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1202包公蠟梅~~河南鄭州
2012/02/07 14:27:11瀏覽563|回應3|推薦19


包公蠟梅~~河南鄭州

雪霽天晴朗,臘梅處處香,
騎驢灞橋過,鈴兒響叮噹。
響叮噹、響叮噹,
好花採得瓶供養,
伴我書聲琴韻,共度好時光。


這首黃自作曲的「踏雪尋梅」歌謠,
只要是生長在台灣三、四、五、六年級的男女老少,
幾乎都能朗朗上口(最起碼也能哼上幾句)。
然而,在台灣不僅「踏雪」的機會很不容易,
連「臘梅」也陌生的很,可能您還沒看過呢,
這首歌謠唱得滾熟,可是這些歌詞還真讓心裡不踏實。

據我所知台灣只在武陵農場有唯一的一株臘梅樹,
而且還隱藏在外人根本想不到的角落。
這篇
「包公蠟梅」
應該會滿足您~~知的慾望吧!
 

^-^請欣賞包公蠟梅圖片^-^

談天說地:

「包公蠟梅」是啥迷瓦糕呀!
先向您自首:這是我創造出來的名詞啦。
這次河南之旅安排了開封包公祠的參觀行程,
包公的故事在中國可謂是婦孺皆知,
中國傳統戲曲曲目中的「鍘美案」等,
生動描述了這位清官是怎樣的不畏強權,執法如山。
想當年每天晚上八點鐘一到,
台灣大街小巷幾乎沒啥行人,
大家都聚精會神的在電視機前看包青天連續劇,
那個年頭的人只要提到包青天,
首先就會想到一個黑臉壯漢、印堂還有個黑白八卦,
接著就會想到金超群,他演黑包子實在太傳神了。


【包公祠】是後人為紀念名臣包拯而建的祠堂。
包拯在北宋時期曾任開封府尹,
一生為官清廉,功德為後人世代傳頌。
宋亡後,在金、元時期開封就建有包公祠,
現在的包公祠當然也是重建的,位於包公湖西岸。
到了祠堂內,心中的落差確實蠻大的,
感受不到包公的鐵面無私,
卻隱然覺得狗頭鍘該伺候一下當代的某些人了。

可是在重建後的庭園中,
一眼就看到幾株一人高的蠟梅,
一嗅就聞到清幽淡雅的的闇飄香,
這些年多次的中國行,
終於有一次完整的蠟梅拍攝,
所以定名為「包公蠟梅」


蠟梅的“蠟”,很多人都一直以為是“臘”。
這是因為蠟梅大多會在臘月開,人們就誤用成“臘”,
而這種誤用也逐步被人們認可,所以變成了“臘梅”。
其實蠟梅以前一直是虫字旁,古代文獻上都有記載。
而且蠟梅和梅花並不是一回事,
蠟梅大多是冬天開的,而梅花大多是春天開。
蠟梅這種花的花骨朵的質感就像蠟燭的蠟。


‧中文名稱: 蠟梅
‧英文名稱:
WintersweetMilky Mangrove
‧學    名:
Chimonanthus praecox Chimonanthus praecox
‧科    名:
蠟梅科( Calycanthaceae )蠟梅屬(Chimonanthus)
‧別    名: 黃梅、黃梅花、金梅、臘梅、蠟花、蠟梅花、
             臘木、黃金茶、石涼茶、唐梅、香梅、香木。
 
蠟梅,落葉叢生灌木,是中國特產傳統名貴觀賞花木,
有著悠久的栽培歷史和豐富的蠟梅文化。
唐代詩人李商隱稱為寒梅,有<知訪寒梅過野塘>佳句。
蠟梅花開春前,為百花之先,故人稱早梅。
蠟梅先花後葉,花與葉不相見,
蠟梅花開之時枝乾枯瘦,故又名幹枝梅。
蠟梅花開之日多是瑞雪飛揚,
欲賞蠟梅,待雪後,踏雪而至,故又名雪梅。
蠟梅花入冬初放,冬盡結實,伴著冬天,故又名冬梅。



梅花雪-童麗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are2008&aid=6092606

 回應文章

不倒翁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好古典
2012/02/12 06:10

感覺古色古香耶

太美了

share~分享~(share2008) 於 2012-02-13 08:33 回覆:

歡迎不倒翁進來逛公園

這篇連音樂都刻意連結成古色古香

您真是深知我心呀

有空常來逛逛


巾幗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原來
2012/02/09 16:22

這就是臘梅啊~~

很久以前我去雲南圓通寺旅遊時

在庭院中有拍過這種花

share~分享~(share2008) 於 2012-02-13 08:31 回覆:

同學早ㄚ

假日都不在電腦桌前,請見諒

有機緣多到戶外走走

您的心情保證開朗無比

祈願    吉祥如意


Reed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上回參觀一寺廟
2012/02/08 18:40
蠟梅花期未到,可是瞥見院內黃花點點,
於是欣然購票入院,細看才知是以人工一枝枝綁上去的蠟梅切花!
真是敗給這般佛寺僧人!

敬請人道支援 我卓越不群的母親

八旬阿嬤
【台灣司法◎人間煉獄】部落格
share~分享~(share2008) 於 2012-02-09 08:12 回覆:

敗給這般佛寺僧人~~

其實僧人也是人,不必高估他們

更何況中國寺廟內有領公職薪的"僧人"

還是將心融入自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