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玲的心聲
2015/04/17 17:01:02瀏覽249|回應0|推薦2

每次秀枝對她的好朋友說:「別人說生女兒不好,還好我生了三個女兒;現在都是女兒在陪我。」秀枝的小女兒小玲很不為然,父母親嚴重的重男輕女心態,從小玲很小的時候就感受到了,但母親心心念念也只是她鍾愛的小兒子,小玲最小的弟弟聖傑,她們三姊妹在父母親的心中,只是可以隨喚隨到的丫頭而已。如果以權利與義務來說,就是盡義務的全包,享權利的全無。

 

父母親栽培她們也是有分別心,三姐妹都很會讀書,但母親說:「妳們只能讀公立的,高中不要想,還要考大學會很辛苦,所以只能讀師專或高職,即使沒有繼續升學,還是可以找工作,學一技之長,以後也可以養活自己。」乍聽之下,也不無道理,反正先學得一技之長,以後有機會再進修也不遲。

 

因為在這種政策之下,雖然三姐妹都考上區域最好的女中,但都不能讀,大姐高職考上護校,畢業後就當護士,二姐考上台南師專,畢業後就當老師,只有小玲讀工業職業學校,不上不下,也不是她想讀的科系,所以高職三年都是蒙混過關,反正讀不讀都無所謂,母親不會讓她讀大學,可以畢業就好了,畢業後趕快找一份工作賺錢自己養活自己,不要再看父母的臉色。

 

因此高職畢業後,小玲就在外租屋自己一個人獨居,只有過年過節才回家,平常也是二、三個月才回家一次,反正父母也不會打電話或是要求她多久回去一次,小玲也就這樣自己孤獨的生活,自己養活自己,自己去考大學夜間部,再考上研究所,她就這樣半工半讀完成自己的學歷,也不是想要表現什麼,只是自己喜歡讀的科系,自己喜歡的讀起來也很快樂,嚴格來說,父母親只供給她讀到國中而已,高職的學費也是自己半工半讀賺來的。

 

大姐、二姐與小弟相繼結婚之後,各自有自己的家庭,只有小玲形單影隻,小玲不急著結婚,也不是沒有對像,只是不想走進婚姻,也因為自己沒有結婚,所以父母親有甚麼事情,都是找小玲,生病到醫院,到那裡拜拜,都是小玲專車接送,其他人都沒空,就小玲一個人有空。

 

有一年父親生了一次大病,住院開刀,都是小玲安排的,父親出院之後,也需要定期去門診,母親也只會叫小玲回去載父親,其他的姐妹、弟弟,母親都替她們找好藉口,因為她們都很忙,已經不當護士的大姐,只在家照顧小孩,當個標準的醫生娘,二姐老早就申請退休,過自己想要的退休生活,但母親卻只會叫小玲回去。

 

有一次載父親門診的路上,父親無意間透露出家中的田產早就過繼給小弟及姪兒,小玲內心很不是滋味,為什麼都無視於女兒們的存在,連問一聲都沒有,小弟一出生就享盡福報,甚麼事都不用做,就可以讀高中,考大學,也不是國立的大學,讀的私立三流的大學,學費非常貴,但父母親還是讓小弟去讀,三個姐妹卻都要自己拼死拼活,才能讓自己受到高等教育,男女差別這麼大,女兒難道就不是他們的孩子嗎?

 

雖然內心很難過,但母親的呼喚她還是要回去,只是偶而會有情緒上的語言出現,母親也能嗅出小玲心中的不滿,有一次母親又要小玲載她去看她的姐妹們,到小阿姨家時,因為小阿姨還沒有換好衣服,等候時與表哥們聊天,表哥家剛好是三男一女,因小姨丈已經過世了,家產早就分好了,表哥說他們連祖厝也分好了,連妹妹也可以分一份。小玲聽完表哥的話內心更難過,小阿姨家是不分男女的,男孩女孩一樣都是父母親的寶,而小玲想到自己從小辛苦備至的工作,得到的卻是如此,其實小玲心中想要的只是父母親的尊重而已。

 

母親聽完表哥的話跟小玲說:「都是妳阿公的要求,女生不能分財產,所以都沒有分給妳們。」小玲聽了很不以為然說:「那為何姑姑們都有分到呢?」母親想一想說:「沒有,她們都沒有分到田產。」小玲更不滿說:「怎麼會沒有,那些田都在我們家田地的旁邊。」母親說:「那是三七五的。」小玲說:「既然是三七五的,為什麼還要用錢買回來?」母親無語,但眼睛一瞪說:「妳不要逼我,再逼我,我就會…」母親沒有再說下去,但小玲心中真的很難過,父母親真的不了解她要的只是尊重而已。

 

母親可能有跟父親說,小玲心中的不滿,有一次載父親去門診的路上,父親對小玲說:「我生病那段時間,妳弟媳的父親來探視說,家中姊妹那麼多,親家你的身體又漸漸不好,田地那麼多,應該要趕快辦理繼承,否則以後會很麻煩。都是親家翁這樣說,我才會叫你弟弟去辦理贈與繼承,我對妳們姐妹真的沒有私心。」小玲聽父親這樣說,內心在淌血,父親啊!您說這樣沒有私心,那甚麼才是私心呢?您要把田產給誰都沒有關係,因為那是您的,但您可以跟我們姐妹說一聲嗎?我們不會要一分一毫,我們只要您的尊重,我們也是您的血肉啊!為什麼要把您的決定怪罪於別人的多言了,那是您自己可以決定的,誰都不會有話說,但請您不要說是誰給您建議的好嗎?

 

有一天接到父親的電話,父親很少打電話給她,要她回去有事情跟她說,小玲利用假日回去,父親帶她到家中最大的一塊田地上,指著隔壁的一大塊田說:「那一塊田被農會拍賣了,大概有八甲,如果妳想要有田可以耕種,就去把它買下來,而且那裡有一口井,不怕以後沒有水可以用,以後你弟弟的田也不怕沒水可以灌溉。」小玲聽了這一句話,心中又是難過,又是悲傷,父親啊!您真的沒有把我當成您的孩子,要小玲有田可以耕,就自己買,那也沒關係,小玲從來不是靠爸族,自己的每一樣東西都是靠自己的能力賺取來的,但父親卻為了小弟的田地有水可以灌溉,要她去買那八甲的荒地。合理,真的合理?

 

當然小玲是不可能去買那麼多的田地,況且她一個人而已,也不準備結婚,等她葛屁後,買了以後田地給誰呢?當然也是給小弟或是他的小孩而已,想到父親的私心,小玲不禁淚流滿面,親生父母,真的需要自私到這種程度嗎?什麼事情都是以兒子為出發點。

 

有一年過年,秀枝要求媳婦初二與小姑們吃完飯再回去,媳婦大發雷霆之怒說:「不可能。沒有人可以要求她初二不能回娘家。」秀枝說:「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要妳晚一點回去而已,妳跟小姑們已經二十幾年沒碰面了,我再活也沒有多少年,妳可以答應我的請求嗎?」媳婦氣憤難耐,對著她的丈夫咆嘯:「二十幾年都這樣過了,為什麼今年要我不回娘家?」小玲看在眼裡,痛在心裡,對!二十幾年都沒有要求她初二留在夫家吃中餐,現在突然要求人家,真的是在為難人家啊!母親啊!您在演戲給我們看嗎?我們姐妹也不需要看弟媳的臉色啊!

 

小玲想一想,自從自己開始賺錢以來,父母親的生日、母親節、父親節都是小玲買蛋糕回去慶祝的,其他的姐妹們也認為理所當然,二、三十年來都是小玲在支出,小玲也不會去計較那些小錢,買個蛋糕也沒多少錢,讓父母親高高興興的,自己也很歡喜。

 

不知從哪一年開始,母親節、父親節、父母親生日,母親總要求到餐廳去吃飯,自己去訂桌,並要求大家一定要回去,當然所有的姐妹、弟弟及姪兒們也會回去,原本母親要自己出錢,但最後都是小弟拿錢出來,姐妹們也不認為這樣有甚麼不對,反正也沒多少錢,一桌才3000元,兩桌6000元,很便宜的,每年有時候才去吃一次,最多二次吧!大家吃得也高興。

 

沒想到有一次弟媳寫了一封信給小玲,信中記錄著那一年那一天去那個餐廳吃飯,花了多少錢,都是他們出的,真沒想到,弟媳把每一筆他們支出的餐廳聚餐的錢都記錄起來,小玲內心更難過了,原來父母親生日與她們姐妹聚餐所花的錢,她都記的清清白白的,錢都是她老公出的,她內心很不甘願,所以才要寄給小玲看。

 

小玲明白了,以後不要跟小弟一家人吃飯,否則會引起弟媳不高興,如果一起吃飯就要搶先付錢,不要讓小弟出錢就對了。小玲終於明白父母親及弟媳的心態了,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都是外人了,但小玲沒有結婚,是女兒,也是外人啦!那就認命吧!

 

人生說來漫長,但其實也很短暫,小玲想到自已一生庸庸碌碌的,也不想計較甚麼,反正自己一無所有,能夠跟在父母親身邊的日子也不多了,雖然父母把她當成外人,她也無所謂了,人生就當成來還債吧!債還完了,就可以離開了,沒還完之前,就繼續忍耐吧!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nsen&aid=22306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