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妹
2015/02/17 10:28:47瀏覽343|回應2|推薦7

小妹從台北回到台南,每次總是匆匆的來,匆匆的走,才見面又要離開了。送小妹坐高鐵後,我一個人開車到高鐵站的林蔭樹下,將車子熄了火,靜靜的想一想,這些年來與小妹的緣分,到底是深,還是淺,為什麼總是似有似無的牽繫著,像一條千絲萬縷的絲線,纏繞著我們的手,是前世的因緣延續到今世嗎?否則家中姊妹四個,為何小妹總是緊緊的握著我的手。

 

小妹是我們家最小的孩子,母親生下她時已經35歲了,算是高齡產婦,為了想要再生一個兒子,父母親一直增產報國,但母親一直生女兒,因此小妹的誕生,其實是讓母親更加辛苦而已,因為不是兒子。

 

說起小妹出生的那一天早上,母親囑咐我到隔一條路的萬生母家,告訴她我母親有事情,請她來我家,原來母親要生小孩了,後來小妹誕生了,很小,好像一隻小猴子,皮膚紅通通,很輕,頭髮很少,屬虎的。

 

我開始背著小妹作家事,牽牛吃草,很多小時候的記憶,其實已經很模糊了,但背著小妹卻是我永遠無法忘記的工作,小妹還是很小,但頭很大,頭髮紅通通的,仍然是稀稀疏疏的,她在我的背上不斷的加重,但我也不斷的長大,我讀小學一年級時,背小妹的時間減少了,只有放學回來及放假日才要照顧小妹,我上學時母親就把小妹放在搖籃裡,但搖籃吊得很高,父親怕小妹醒來亂爬,所以把小妹的搖籃吊在屋脊下的高處,可憐的小妹就這樣躺在搖籃裡,直到我放學回來,把她從搖籃抱起來,背在我的背上。

 

我讀小學二年級時,導師是石麗嬌老師,一次作業沒有寫完,被老師打了五下的藤條,痛到骨髓,好痛啊!眼淚含在眼眶中,不敢哭出來,因為要做的家事多,又要照顧小妹,那一天小妹一直哭,哭不停,我背她也哭,放下她也哭,一整個晚上她就一直哭,我抱著她才不哭,就這樣折騰的大半夜,因此延誤了寫作業的時間,但我已經累到不行了,想一想一個讀國小二年級的小學生,要做這麼多的家事及照顧小嬰兒,體力真的是透支了,而小妹能順利長大,也要感謝老天的幫忙,放在高高的搖籃裡,居然都沒有發生意外,真是奇蹟。

 

我在想為什麼大姐都沒有在幫忙照顧三妹及小妹,而母親把照顧兩個小嬰兒的事情都交給我呢?大姐只大我一歲而已啊!小妹讀國小三年級時,我已到台南讀書了,那時我很高興考上台南高工的建製科,也很高興能夠到外面的世界看看,更高興的是能夠離開小妹去走我自己的旅程,但事實是非常難予預料的。

 

我帶著興奮的心情與國中同學陳惠珠、楊玉霞及張專三位同學到台南的開元路租屋,屋主是玉井豐里鄉嫁出去的女兒,是同學楊玉霞的親戚,我們四個人租了一間小房間,睡兩層的雙人床舖,我以為從此我就可以高枕無憂了,沒想到更糟糕的事情發生了。

 

父親每個月給我500元,我要繳房租350元,剩下150元是我的生活費,我每天都餓肚子,因為只能吃一碗陽春麵,同學邀一起去吃晚餐,我都不敢跟她們一起去吃飯,因為我沒有錢,也不敢說,怕被同學笑,晚上餓到起來翻房東的垃圾桶找吃的,想起來真是可憐啊!

 

小妹讀國小時,我参與她的生活就變少了,但後來聽她與三妹說,兩個人經常吵架,而我卻為了我的慘綠青少年生活而憂鬱著。高工二年級時,我與同班同學高麗莉租屋在開元路元寶樂園的旁邊,屋主是元寶樂園的樂師,吹薩克斯風的,晚上都不在,房東太太是楠西人,有一個弟弟也讀南工鈑金科,我仍然經常餓肚子,正在發育的青春期,真的非常的痛苦,我的同學麗莉是一位家境很好的女生,長的很正,圓圓的臉,白白的牙齒,功課很好,笑聲很好聽,個性很爽朗,而我總是渾渾噩噩的不知道自己在追求甚麼?但是餓著肚皮總沒有辦法好好讀書吧!

 

終於我無法忍受每天餓肚子的日子,在高二下學期我開始通勤上學,但這是我另一段坎坷的上學之路,一樣沒有飯吃,因為一早要趕通勤專車,早上五點半就要起床,騎腳踏車到望明上車,晚上又要趕坐客運回玉井,披星戴月的,冬天時冷到全身發抖,手指頭凍到都麻木了,那時候真的每天都很餓,我的胃也因為經常這樣餓肚子而得了胃潰瘍。

 

小妹讀國中三年級時,父親因駕駛牛車,牛隻發狂,一隻腳被牛車輾過,造成出血性骨折,緊急送到岡山的骨科接骨,住院好長一段時間,而那時我已經到軍中服務了,母親到岡山照顧父親,我與小妹在家,我一面上班一面還要負責採收哈密瓜,小妹要参加聯考了,卻跟我一起包裝哈密瓜到凌晨,也因為這樣小妹高中聯考沒考上省南女,高職考上南工機械製圖科,我建議她念台南高工,以後也可以考大學,或著選擇就業。

 

那一段日子不知怎麼過的,很苦,很苦,日子很不好過,不知道為什麼經常想到要結束自己的生命,因為活著好痛苦,尤其每天都餓肚子。

 

小妹開始讀台南高工與同學楊英鳳租房子在永康學校附近,那時候我因為通勤上班很累,在開元國小後面租了一間小套房,有上下兩層單人床,有一間小小的浴室,但沒有熱水,房租每個月1000元,我去看小妹租的房子很小,而且在房東廚房與客廳之間,通風照明都不好,我想到我讀南工時可憐的學生生涯,於是我要求小妹來跟我住,我負責她的生活費,學費是不是我負擔的,我已經忘記了,但小妹南工三年級時参加甄試沒考上師大,我記得我去標了一個會給小妹補習,那個會我繳了三年才繳完,我還買了一輛捷安特的腳踏車給她騎,沒想到車子騎沒多久就被偷了,還好,小妹很爭氣,補習一年終於考上台灣技術學院機械工程系,也認識妹婿,最後有情人終成眷屬,而我卻從此走入孤孤單單的人生。當年小妹考上技術學院與大哥考上高考,是我們家兩大喜事,父親非常的高興,卻沒人記得我的付出,我也很高興小妹能夠為周家揚眉吐氣,至少父親兄弟沒有一個孩子能夠與我們家相比。

 

是上輩子的緣份延續到今世吧!今世就好好的圓滿情債,不管世事桑田,不管日出日落,人生總要好好的過下去,生老病死總會發生,慨嘆之後,生活還是要繼續,現在我總可以吃的飽飽的,不必再為一餐飯而傷腦筋了,但我青春的人生已過了。

 

看著前面的景色,美人花開了整排,很美!但我眼睛逐漸模糊,原來淚水已爬滿了我的臉頰,我為什麼要哭呢?為已逝的青春掉淚,不!為這兩年來不斷奔波而感到疲憊,真的好累,我想好好睡一個覺,但願一覺醒來,世界已經全部改變,而我又重回那個背著小妹牽牛吃草,燒柴煮飯的小女孩。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nsen&aid=20960533

 回應文章

芒果妹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05 10:29
務農也沒也不好,只是以前重男輕女的觀念,讓身為女人的我,很難過.

寧靜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4/29 16:43

我的小妹和我相差12歲,也是我帶大的。因為母親想多生一個兒子,卻得了肺結核,生小妹時還血崩。我的父親只有一個兄弟,沒有姊妹,然而我嬸嬸愛打麻將,將我父親托她做會的錢偷偷花光了。兄弟鬩牆.....

父親在我大四的時候死了,我的弟弟妹妹都沒有結婚,團聚在母親的身邊。唉,那個時代大家都很苦,不過幸好我們是住都市,不是務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