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淑雅!一路…
2015/02/03 09:22:40瀏覽280|回應0|推薦7

淑雅是我二姨第四個兒子的媳婦,長得富富泰泰,圓圓滿滿,每次見面,總是笑口常開,嘻嘻哈哈,熱情奔放,有她在場,大家總是非常的開心。

104131日,星期五,媽跟我說:「淑雅自殺了。」

我不相信。不可能,那麼樂觀、認真、隨和、熱情的人,怎麼會自殺呢?

母親斬釘截鐵的說:「真的,已經火化了,都不敢讓我知道,我昨天去妳二姨家慰喪,妳二姨很不捨,哭得好傷心,我一個下午都在二埔陪妳二姨。」

怎麼會自殺呢

母親在電話那一邊一直說,我腦袋一片空白,怎麼會自殺呢?

腦海中出現與淑雅互動的過程,一幕一幕……在我的腦海中不斷盤旋。

 

淑雅與丈夫阿教在仁德開了一家鐵材加工工廠,專門幫人加工特殊的耗材,因為技術好,做工精良,因此生意一直都非常好,阿教是一個非常孝順的人,自父親過世之後,為了陪伴母親,經常來回往返住在玉井二埔的母親,而淑雅除了必須負責工廠的接單及工作的排程之外,也要回玉井幫忙打理阿教種植的木瓜園。

 

自從父親中風之後,母親一個人無法耕種那麼多的田地,因此將一部分的田租給人,其中一塊八分多的稻田租給阿教種木瓜,阿教很會種木瓜,用網室栽培的方式,在南化已經種到很出名的,也與木瓜產銷班的廠商訂契約,而阿教可以在家種木瓜及陪伴母親,淑雅卻兩頭跑,工廠及家裡都要幫忙。

 

去年三月我載母親去內門紫竹寺拜拜,順路到大姨及二姨的家拜訪,大姨因為糖尿病的關係,眼睛看不到,因此無法出門,表哥也請了一位越南看護在照顧,而二姨的丈夫病了三十年,也於去年過世了,因此母親想要去看看自己的親姊姊,於是我就載著母親到南化。

 

到二姨家時,淑雅剛從田裡回來,騎著一輛摩托車,頭戴著一頂斗笠,腳穿一雙雨鞋,鞋子上都是泥巴,人還未到,聲音已經到了「三姨!怎麼有空來。」我抬頭看到這位二姨口中非常孝順的媳婦,給我非常親切的感覺,她的聲音有點沙啞,也許因為在工廠內大聲叫喊有關係,造成聲帶有些破損,但不損淑雅的親和力,淑雅長得很胖,臉很圓,兩邊的腮幫子鼓鼓的,臉頰上長了稀稀疏疏的雀斑,幾乎沒有脖子,全身肉滋滋的,她的眼中閃爍著快樂的光芒,顯然很享受種田的樂趣。

 

母親與二姨閒話家常,淑雅則又騎著摩托車走了,沒多久又回來了,採了一籮筐的木瓜,每一顆都是碩大飽滿,看起來非常好吃的樣子。她大聲的說:「採一些給三姨帶回去吃看看。」她像一陣風一樣,快速而又精準,而且也不會與她的老公商量,想做就做,也不用阿教說,她全都做好了。

 

阿教則長得高高瘦瘦的,像竹竿一樣,而他的媳婦則像一團肉球,兩個完全不一樣的人結合在一起,真的是絕配。阿教思慮周詳,凡事謀定而後動,淑雅則是行動派的,說到做到,心口如一。

但兩個人都一樣對二姨非常的孝順。

不像阿教的大哥,從台糖退休了,卻很少回來探望二姨,而二姨已經八十九歲高齡了。

我對這一對夫妻有很高的興趣,兩個人結合更是一個反差與互補的效果。

 

去年阿教的木瓜開始收成了,一個星期採收將近100箱,一星期收入將進30萬元,母親很安慰,那一塊田地沒有荒蕪,有人耕種總比放在那裡長草好。可是萬萬沒想到淑雅卻在年底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自殺就是結束了嗎?淑雅!自殺後妳解脫了嗎?

沒有,對吧!

我要跟妳說「請妳一路好走!」但我講不出口

我知道自殺後一定不好走的,但人生不能重來,妳選擇走這一條路,以後再轉世投胎一樣會碰到,任何的關卡沒有去面對它,解決它,那個問題一樣重現,妳仍然要去面對,而每一世都會重複出現的。

妳認為自己的生命自己可以、有權結束。

妳覺得人生沒有意義了,但甚麼才是有意義的人生呢?

妳說妳沒有孩子,但孩子只是上輩子的債務,這世要償還的,老了孩子還是不會留在身邊,妳婆婆我的二姨、我母親都生了一大群的孩子,但留在身邊照顧的有幾個呢?妳有一個愛妳的丈夫,難道還不夠嗎?阿教那麼認真孝順,家族中很多人靠妳們夫妻生活,這是你們能力夠,妳真忍心讓阿教失去了老伴,還要背負老婆自殺的罵名。

 

當然,人遲早都要離開人世的,但不能因為人生碰到關卡,就輕易結束生命,要知道,每一個生命,上天都賦予他應有的任務,任務沒有結束之前,生命強制終結,那是違背天理,妳的靈魂將無法安寧,所以,我無法對妳說:「淑雅!一路好走!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nsen&aid=20597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