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悼念父親
2017/07/21 23:23:16瀏覽1110|回應0|推薦16

!您自六月二十九日早上二時五十分離開這個紅塵世界,到今天七月二十日已經第二十二天了。

 

六月二十九日清晨接到兄長電話,通知父已離世,我真為父親鬆一口氣,爸!您解脫了!不必再為病痛所苦了。

 

自從您發病到離世這段期間,兄長每日晨昏定省,上班前下班後必親自到養護中心去看您,為您做全身按摩;大姊每日必到養護中心為您漱口洗臉抽痰,按摩已經失去知覺的身體,明知道這樣做效果有限,但總是想要能讓您能夠再站起來,恢復身體的功能。

 

爸!您有這麼孝順的兩個孩子,您真的很幸福啊!

我知道您躺在那裡真的很痛苦,全身只有右手可以動,原本可以說話的,住到尾末聲音卻逐漸沙啞,眼神也呈現渙散,腦中的記憶一點一滴的消失,從開始去看您,您還記得我,到最後我是誰,從您那迷網的眼神可以看出來,您早已無法辨認了,這不能怪您,因為我去看您的次數太少了,每二個月才去看您一次,但每次去,您總是迷迷糊糊的在睡覺中,更不敢吵醒您,原本以為您還可以撐五年以上,沒想到養護中心的一場流感群聚感染,讓抵抗力原本就很弱的您,毫無招架的能力,嚴重的肺炎侵潤您整個肺部,更造成腎臟衰竭,生命力不斷流失,我們都不忍心再讓您繼續受苦了,兄長簽署放棄急救,讓您可以早日解脫病痛的折磨,離開使用過度早已破損不堪的身軀。

 

原本計畫六月二十九日早上去看您,沒想到您六月二十九日清晨二時五十分就走了,您把三餐都留給我們,連讓我們看最後一眼都不要,爸!您走的真瀟灑啊!連揮揮手都沒有就走了,一點都不流連這個紅塵俗世。

 

您自一○二年一月三十日上午在山坪芒果園跌倒,造成腦幹出血送醫急救,雖然母親及兄長都極力的要救您,從奇美醫院轉院到高雄醫學院開刀救治,爸!您的病真的太嚴重了,開刀後雖然恢復意識,但時間太短暫,我們從震驚、傷心,到心情逐漸平靜的接受您的病情,這後續的照顧真的是很磨人啊!您是那麼怕痛,但偏偏您每次發病都是痛不欲生,哀痛欲絕,我沒辦法替您痛,但我感同身受您病體的苦。

 

母親每次去看您,總是淚眼模糊,哭的不能自己,讓原本眼睛就不好的母親,雙眼的視力逐漸模糊,您病倒之後,家裡那麼大的芒果園、芭樂園,由母親一個人獨力照顧,噴藥、採收全都包辦,我也只能星期假日回家幫忙,母親的身體也因為日夜操勞而病倒了,眼睛因為白內障開刀,沒有好好休養,造成黃斑部病變,現在一眼全盲,另一眼只有微弱的視力,連插座孔都看不到了,爸!您不在了!母親一個人住在鄉下,很孤單!很寂寞!很辛苦啊!因此,我必須來回奔波回玉井照顧母親,所以,爸!原諒我來不及去看您最後一面,不是我比較愛母親,是母親也需要孩子的照料。

 

您在彌留時,兄嫂就已經打點好葬禮的方式,因此,我們以佛教的儀式來辦您的最後一場盛會,我們虔誠的誦經迴向給您,母親也決定要將您的骨灰放在佛光山的萬壽園,讓您接受阿彌陀佛的召喚,魂歸西方極樂世界。

 

爸!想到您自小到老一生坎坷的遭遇,從沒有享受過一天的好日子,臨老還要受折磨的病骨支離,我每晚總是在淚水中入夢,我們真的不忍心您再受這樣的苦難,大姐捨不得祈求佛陀早日接引您到西方極樂世界,我和小妹只好每日抄波羅蜜多心經迴向給您,希望您放棄心中執念,放下對祖父、兄弟的怨恨,生命是輪迴的,今日人負您,他日必有所報。

 

不知是波羅蜜多心經讓您大開智慧之門,還是您真的苦難已受盡,您選擇離世的時間真的很奇特;您的長孫冠汶剛喜獲得女,長曾孫女出世的時間是國曆一○六年六月六日,您離世時間卻是農曆一○六年六月六日,是巧合嗎?還是您真的心願已了呢?

 

一○六年七月九日是我們送您最後一程的日子,早上十時三十分,禮儀公司帶我們到您停靈的房間,看到您的大體,瞬間每個孩子都哭紅了眼,您是那麼的瘦,一張小小蒼白的臉,躺在停靈架上,身上蓋著一條紅色的往生被,因為是九○歲了,也算高壽了,只是最後的四年半,您完全不能自主行動,完全無法說話,雙腿也因為躺在床上太久了而無法伸直,您被這最後一擊的大病折磨的不成人形,我們的心好痛,好痛!早知道會如此折磨您,您病倒那一刻就讓您好走,花錢救下您的命,卻讓您受盡折磨,爸!對不起!兒女們不孝,讓您受苦了。跪在您的靈前,我們心痛欲絕,禮儀師從您的手上拿起手尾錢依序發給我們,拿著手尾錢,我們的心更痛,爸!希望您不再有病痛了。

 

入棺之後,看著躺在棺木之中的您,那麼的安祥,彷彿睡覺一樣,胸前放一把檀香摺扇,鼻樑依舊高挺,緊閉的嘴唇銜著一枚銅錢,嘴角微微往上翹,皺紋沒有了,那一雙炯炯有神的雙眼,永遠闔上了,爸!您好帥啊!禮儀師把您打扮得好像新郎官一樣。

 

我們三姊妹最後到您的面前辭別,禮儀師說:「有什麼話要跟爸爸說,趕快說,等一下要蓋棺了,就看不到了大姊喃喃自語對著您說了一堆話,但我卻不知跟您說甚麼話,只有眼淚伴隨著心傷,看著您仿佛睡覺一樣的躺在棺木之中,想著以後再也看不到您的身影,聽不到您的聲音,再也無法叫您一聲「爸爸」了,淚水又狂流,無法控制。

 

蓋棺之後就是家祭儀式,爸!來看您的人真多啊!因為兄長及大姊的關係,花柱擺滿了整個永懷廳內外,我們換上黑色的孝服,在您的靈前三跪九叩首,謝謝您的養育之恩,謝謝您賜與的生命,沒有您就沒有我們啊!兄長開始念祭文:「爸爸!您有很好的學歷,也有很好的工作,因為阿公一句話,您義無反顧的留在農村耕田,為了照顧弟弟們就學,您的犧牲就沒有……」兄長用充滿磁性的低沉音調,緩緩訴說您一生所受的委屈與痛苦,大家哭成一團,連來送行的親朋好友也都頻頻拭淚,爸!我們不捨啊!

 

三叔有來送您最後一程,他應該有聽到兄長所念的祭文,爸!除了您的兒子能夠排出這樣盛大的排場,叔叔們沒有一個可以做到的,高雄市長、兩位副市長都送花致意、中鋼董事長、總經理、副總經理親率中鋼團隊向您致意、世曦工程周董事長也率領團隊向您拈香祭拜,因為您栽培一個這麼棒的國家棟樑。

 

爸!您有滿意嗎?那麼多人來為您送行。您雖然只有一個兒子,但這個兒子可沒有讓您丟臉啊!大姊在教育界也蘊育出桃李滿天下,在佛光山也耕耘很多年,佛光山的師父也親到靈前為您拈香祭拜,佛光山的眾多師兄姐也親到靈前祭拜,爸!您的兒女都有很好的成就,我們身為您的兒女是幸福的,也是值得驕傲的。

 

冗長的公祭完成之後,我們要送您到火葬場了,扶著棺木,您的長孫冠汶揚起招魂幡,兄長捧著您的牌位,嫂抱著您的照片,我們緩緩隨著靈車走到火葬場,在路上禮儀師要我們對著來送行的三叔跪拜,我們全部對三叔下跪,爸!您別不高興,三叔是我們唯一的長輩,雖然以前對爸很不友善,但您的祭禮他全程参與,二叔連來都不來,四叔早已經生天了,我們只是感謝三叔参與您的的最後一場盛會。

 

火化之後,禮儀師要我們從您的骨灰中一個人撿一塊骨頭放進骨灰罈內,爸!火化後,您只剩一小堆骨頭,我們永遠失去您了,要見面也只能在夢中了。

 

我們把您奉厝在佛光山的萬壽園,佛光山師父在您面前誦經,我們再度跪在您的靈前,淚水又不受控制,哭斷了腸,爸!您這一生辛苦了,安息吧!我執愛的父親!在佛陀的身邊聽聞佛法,乘願再來,我們相約下一個人世見面。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nsen&aid=106895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