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鄉音不再.無限悵然在樂生!》
2019/06/09 22:28:26瀏覽3520|回應1|推薦17

                

2019/02/22完成的翻開一本深情的書卷~《福爾摩沙雨林植物誌》】(請閱http://blog.udn.com/selin7777/124973816)紀敘之中提及:「而我必須盡快做的事情是:前往新莊樂生療養院,看看那位我出生那年就進入院區的老鄉親,是否健在?!」

    樂生療養院是1927年議決、1930年竣工的診療機構。十幾年前我們開始認識它的時候,從中正路(省道臺一線)循著蒲葵道進入院區,首先進入眼簾的是一棟有拱門的建築;在這棟典雅建築的西側是院長室,院長室旁有個高大的石碑,上書『以院為家  大德曰生』,據考證那是當年日本貞明皇太后御賜俳句,到國府年間被抹掉重刻為前述八個字;院長室前方則有一座長方體石碑,落款者有蔣宋美齡女士、周至柔將軍、彭孟緝先生、蔡培火先生等,蔡先生姓名上方原本刻有國民黨的黨徽,在2000年國民黨失去中央執政權之後,黨徽被塗模糊了。走在院區,猶如一部近代政治變遷史,刻畫在樂生。

    趁著台北有藍天白雲的2019/03/05上午,去了一趟迴龍的樂生療養院。十幾年下來,從前有兩排蒲葵樹的路徑不見了,找不到入口,只好一直往桃園的方向前進,找到了路進入新院區;在新院區旁的大榕樹下遇見駕駛電動代步車的韓森症(即俗稱的痲瘋病)病友,她引導我走到「樂生橋」西端,過了樂生橋隨即看見舊院區蓬萊舍下方的大榕樹;斜坡上方的福利社已關門大吉,掛著看板。我從福利社前左轉到一排ㄇ字型建築物前,記得來自美濃的鄉親住在轉角的房間,此刻這整棟建築沒有人跡,顯現破損和蕭瑟。

    去年我曾前往新莊社區大學,聽見他們參與以緩坡方式重建樂生院大門口的「樂生大平台」的討論。但近期發現仍舊以電梯興建的施工做法,關心樂生案的

團體和年長的患者對捷運局這種不尊重文化價值、工法也不友善的狀況至表失望。請諸位讀者閱讀林秀芃書寫的詳盡紀錄:https://www.sutori.com/story/le-sheng-zhong-jian-shi-jian-zhou--rJRxGF2eWU7nBVNFr3DsbYs9樂生重建時間軸〉

    諸位仔細端詳該文中第一張空拍照片,是否覺得這方天地真是一顆漂亮的綠寶石?最前方那排房子有漂亮的拱門,穿過拱門往右轉有長廊連起另兩進建築物,整體就是一個〝王〞字型;這三進建築分別是:行政辦公區、門診部、重病房。

    從公共電視「我們的島」節目於2018/01/08播出的〈屋坡角上的傷痕〉檔案的空拍照片(https://ourisland.pts.org.tw/%E9%97%9C%E9%8D%B5%E5%AD%97/%E6%A8%82%E7%94%9F)看出,行政大樓的第一進及西側很多建築均已遭拆除,第三進的西側與隔壁樓房間的轉角有棵大樹,好像就是我記憶中的「毒魚大風子」,也就是胖胖樹寫的《福爾摩沙雨林植物誌》書中提到可以治療韓森症的雨林樹種。前述兩座具有高度歷史意涵的紀念碑則不見蹤影了。我曾在北勢溪上游新北市雙溪區泰平村看見社區居民將壽山宮下方一座斷掉的石碑重新接合的紀事;政治大學附近指南里番仔公館的三角公園邊邊,也有一面斷掉的石碑被接合之作為,社區這種珍惜文化資產的行動讓到訪者深感敬佩。

    二十多年前台北市捷運局從台灣省衛生處取得用地的過程當中,院區所屬的雙鳳里里民曾經一再建議:保留院地作為慢性病收容中心。十多年前,陳專森里長跟我們說,當年里民的聲音是很不被重視的,同時那個時候對於文化史蹟可以說民智未開,大家也不了解樂生院是公共衛生史上的世界級瑰寶,所以無法凝聚出社會運動的量能。到了21世紀初,幾位文史工作者、學者、青年樂生聯盟的積極行動,才引發各界對樂生療養院加以關注。特別是青年樂生聯盟,多年陪伴年長的病友們爭取人權、環境正義,寫下了重要的歷史篇章。

    03/05這天在新院區遇見的老病人表示,她目前有年金可以領,也已經習慣了新環境,被照顧得還不錯。在舊院區,我遇見一位也是民國四十年就進入樂生院的年長女性,她推測跟她同年進院的我的同鄉應該已經撒手人寰;她還開心地分享在大樹下接待結婚成家後、帶著小寶寶來探望他們的青年樂生聯盟成員的喜悅,一股幸福之情,溢於言表。

    來到佛堂,看見含笑依然壯碩,西側有一棵洋玉蘭欣欣向榮,瓊麻含苞待放,大煙囪屹立在佛堂東邊!大煙囪再往東不遠就是輔仁大學,很久很久之前,輔仁大學的谷寒松老師就引領學生為樂生院民長年奉獻,帶領他們出遊的呵護與用心,是院民在寒森歲月中,最滋潤心田的溫情!佛堂內側,孫立人將軍、孫科院長、證嚴法師、、等致贈的匾額仍在。倒是佛堂旁蓬萊舍外牆加了很多鋼梁,設置了安全監測系統,從旁走過時有些提心吊膽。

    最近外子打羽毛球的時候,發生阿基里斯腱(俗稱〝腳筋〞)斷掉的情況,母親節那天手術接合,目前正療養復原當中。此期間,深刻體驗到無障礙環境的重要;準備回醫院門診那天,在舍下大門口要往下兩階階梯步上馬路都要斟酌半天,困難重重。想起樂生院舊院區的平房建築,院民們以電動車代步很方便去串門子的路徑,濃濃綠蔭提供的新鮮空氣,實在是比較適宜的生活空間!然而,原本綠洲般的樂生療養院,如今很大面積成了捷運機廠和污水處理廠、、。

從樂生橋的東端走到西端,有離開家園般的悵然,有走往醫療大樓的憂心忡忡;舊院區西側坡道邊緣原有的水塘不見了,如今都是邊坡保護工程,還有陸續傳出的地質風險課題。舊院區的家園在這個過程中歷盡風霜,政府與民間共同探討改善的規畫大都沒有落實;在這種時刻,可能很少人想起水塘旁曾經閃爍著點點螢光,慰藉了受苦受難的院民。

站在孫雅各紀念館和孫理蓮女士銅像前,思及他們在樂生院為無助的院民所做的奉獻,實在令人感念,繼而反思:在安頓樂生院民的身心方面,我們還很多需要加強的空間。

                                                                                                                                                                                       2019/06/09 

*延伸閱讀:

~https://www.coolloud.org.tw/node/70129監院糾正新莊機廠選址錯誤〉
                                    
樂青:為德不卒,應回填移廠

~https://www.lslp.mohw.gov.tw/web/news/news.jsp?dm_no=DM1551927206574&lang=tw漢生園區發展計劃〉

( 在地生活高屏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lin7777&aid=127316740

 回應文章

Sir Norton 城市的性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6/10 12:34
引人深省的嘉舉義行,星火默然,局部但持續。
時至今日,此處繁複老舊的建築,當歸復成原土森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