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弦.柱
2012/03/20 09:18:49瀏覽134|回應0|推薦25

 

那時候在做過幾年住宅大樓後,換到一家較以工廠施作為主體的公司,而開始沒多久,就做到了一家上市公司為一隊研發人員設置的潔淨室。

 

認真說稍早前也曾想離開的,一開始對那些無塵衣的穿脫嫌煩,及有某些生產中的管線帶畏,且薪資也比以前低,當然的,當時對那個研發,不知道有沒有些許想到了自己服役時的通訊兵種,當時對電子學也曾稍有過興趣,產生過遺憾下的也效點勞了。

 

而就在那之後不久,有一次聽見家人與來訪的同學,討論起一個他們公司的企劃案的,那裡頭有些許關於購買技術與自己研發的利弊評量,當然的,關於那種其中,有許多是假日休息中,隔著房門只是不想打攪他們的開門離開,也沒有仔細聽下聽見的,稍聽的懂的是些關鍵技術受制於人、可從中揣摩,未必超越別人在既有技術上的繼續研發、人才培育。

 

當然的,那個隨我是一安也安了好多年,而在離開前約半年,公司倒也接到了那個潔淨室的拆除工程,而不知道是對那得拆除的些許失落吧,也問了負責監工的廠務是怎麼回事,而那廠務則說是那個團隊在半年多前就已遭公司裁撤了,拆除則是他們公司要將這一層樓出租,而問了為什麼會被裁撤,那廠務倒是稍覺得我問的天真,說這種研發部門的事,又怎麼是他能清楚的,連總經理都視他們為上賓,但時間太久又做不出績效,公司這幾年的獲利又不好,甚至虧損,或是已經覺得養不起這隊人了吧。

 

當然的,當時似乎也浮出過類似某種研發能怎麼控管,是不是多個半年成果就會出來,及或者等這個公司倒了都沒有成果,以及這個團隊如果轉到別個公司又再做出了成果,那屬於之前股東付出的歷程部分,那個心與物又有哪些屬於富蘭克林、艾迪生的部分,甚至造化的部分,而最近因為陳之藩先生過世的消息,又再想起那個「謝天」,但找出來重閱的結果,不曉得是真的太多年了,似乎覺得跟當年教課書的內容有些不同,至少少了開頭一段關於他到外國友人家吃飯的部分,至於那是不是某種升學習課印象下的遺失就不知道了。

 

今年過年也見到了曾去大陸發展的一位六等親表哥,之前就聽他說過,他剛開始跟幾位同事集資所設的工廠,成本一直降不下來,而當同級品質產品,別家工廠售出價格超過他們的成本價格在幾年都無法改善後,也只好選擇認賠頂出,而頂出後他到了另一個城市改做工程,辛苦了十幾年,除了將那最初賠的賺回來,剩下的就是將孩子養大吧,而去年孩子退伍後,他曾帶他過去觀察他的意願,但他的學校所學,似乎較對他舅舅那裡的工作較有興趣,也通過他舅舅的考試,而一次跟同學碰面聽到他們辦過同學會,才六十歲不到,當年四十幾位同學已經有八位不在世上時,更讓他感想起身體是否仍適合那得各省接洽奔波的工作,所幸在一個合理價格下有人願接手,他自己拿了一半,將一半分給跟他打拼過的員工,就選擇回來看看有沒有其他能做,並多陪陪老婆跟老母了。
( 心情隨筆其他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6212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