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醫‧療
2011/10/25 11:45:40瀏覽164|回應0|推薦29

週前家父因感染住了幾天醫院,而住進醫院第一天時,隔壁床住的是位在雙十節那天鋤草時,指頭遭不明蟲類咬傷的病患。

據從他與探視親友的敘述,似乎較歸向蜈蚣。他說發覺被咬傷時,想起住附近自家大哥家裡備有蛇藥,咬傷後曾先去找來自療,但發覺似乎不對,加上附近醫院假日沒開下,就緊忙要兒子送往急診,但注射血清後卻仍無法改善,在留院觀察期間,腫脹蔓延到了下臂,醫生也僅以止痛施藥說得觀察,但他的妻子似乎覺得狀況不是太對,也就詢及醫生能否將其咬口的肉塊切除。

醫生的專業於此有所保留的,或是仍想對症施藥吧,也言及顧慮切除擴大傷口感染的考量,稍有留難,而那在其妻子覺得那種取捨,與丈夫的痛楚甚至危險間,不要其負責的堅持下,醫生也就稍動了手術,而腫痛也就真的漸去,家父住進醫院那天,醫生也說及了隔天讓其出院的可能性。

當然的,就一種求知的精神,這缺少院方醫師的說法的,只是並非家屬,可能也無法詢及醫師那是毒源漸去,或者切除也曾將毒源挖除,不過也算是又更檢驗了次「緩辭不足以體神」,覺得這位病人的妻子頗神的。

當然的,由於痰音重加上發燒,加上家父有臥床多年的體虛,這些倒都讓我傾向相信醫師的專業,而斷續三十八度多的發燒一週後,食慾有愈來愈不振的現象,認真說來家人與我都稍有些急,而所幸醫師這時也從檢體的病菌培養中,發現一種抗藥性較強的病菌,正逐漸康復中,而這在醫療專業上或也是體會了次「急辭不足以體化」吧!

當然的,在聽說裡那對夫妻有位兒子所學也與醫療相關,他曾否也曾加以判斷不得而知,而當晚這位妻子倒是跟來訪的親友強調了幾次,說他先生可能是在鋤草時遇上了隻毒性強的大蜈蚣,而他先生無意間收草時,手恰好抓住了他,以致那一口是它集畢生之毒,才導致這次毒傷會那麼嚴重吧!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5738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