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無‧涯
2011/08/18 07:34:57瀏覽159|回應0|推薦19

第一天做水電時,帶我到工地的鄰居兄長,有事得離開,因此他拿起了粉筆,在磚牆上畫了幾條線,大約都六、七十公分吧,是些從柱子得延伸到開關的管路,而當他畫上了五、六處又走向另一處時,想到什麼似的停了下來,說這些夠我在他回來前施作的了。

他離開了有兩個多小時吧,離開後我也認真的拿起了鐵鎚跟鑿子,不過在他回來之前,我是一處都沒能完成的,而他回來後看到我的進度,一時間也開口了「怎麼」的字眼,但接著可能是「這麼慢」卻也吞了下來,看向了我手上敲腫的傷口。

「忘了你以前沒有做過,不過有這麼難嗎?」

接著他拿過了我的工具,敲了幾下給我看,也說我原先敲出的地方也不夠深,仍得再敲,接著更問起了曾見到過我跟一家水電行的學徒一起過,以為這最簡單的我應該多少會些,而經我解釋是認識那老闆的兒子,他見到的那次可能是他被他老爸叫去幫忙時,恰好跟他在一起,那次只看過他們拉線。

接著他可能跑的也累了,找了個桶子坐了下來,問起我以前做過甚麼,而我也說前一年暑假在一家工廠打工過,在一家礦纖板的印刷機台前放料,更前一年休學時,在一個工地做過些搬運原料跟操作一台鑽地機台的工作。

「那你做一次我看看。」

遞上支菸給我後,他似乎也抽著菸想了會該如何教我,而我拿起了鐵槌敲下的模樣,他似乎也看出點端倪,指正了我握錯了位置,要我握錘柄的末端,這樣才使的上力,並也示範了次給我看,不過按他的握法,我卻不敢使力,敲了幾下後,他看狀況還問我是不是怕牆壁痛,得用力敲,不過接著的那一個使力,我是不只敲到了手,還連柄也都沒能握住,經他跳開才沒碰上他了腳。

「反正我們就是要敲出一條可以放進管子跟一個接線盒的位置,一些技巧再慢慢抓。 」

對於他也差點挨上的一劫,他一時間也有些驚嚇,但倒也沒有發怒,只是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而可能也是看見我帶些無辜的拾起了鐵槌,才又再咬了下唇想了一會,並安慰起我說他剛開始拿鐵槌的幾個月,也是這個樣子,是太久以前的事他想不起來了,並說了他已有好久沒買手套了,中午吃飯後給我買幾雙,敲到的時候才沒那麼痛,接著又想到了甚麼似的看了看我的手臂,說他兩磅的鐵鎚不知道還在不在,他得回去找一找,說力氣也不是一天就會有,要我先斟酌自己的力氣,或先握著握柄的中間,先練習不要敲到自己的手。

中午吃過飯後,他就在他放工具的地方找那兩磅的鐵鎚,他當時有的工具也不多,倒是一下子就讓他找著了,不過可能連「白目」也沒聽過的我,不知怎地會想到「電動鑿子」,那以前也見過的工具,但他說那一支得三萬多塊,他說他以前當學徒時也沒什麼錢,又是工廠做了一年多後才學的,退伍後他那書唸的較多的哥哥,工作幾年後又剛好要跟同學開工廠,他也不敢跟爸開口,若有較多需要敲打的地方,他會跟他的師兄弟借,要我好好學,好好幫他做,說不定很快就有了!

當然的,跟著他也僅學了三個多月,他一位堂叔給他的工程做的差不多後,是他一位師兄要找他進管制區去做工程吧,我經舅公介紹,換了家他雜貨店旁的水電行。

剛進去時是天天都敲磚頭,不過他的工具倒也都齊全,雖然也跟原先的鄰居差不多年紀,不過他是初中畢業後就跟著他的兄長學,因此傢伙較齊吧,像那時他接了個電燈插座預留管都沒配的公寓,敲磚塊他用的是氣動的鑿子,借用管子方便遊走,而有那三個月的基礎,我一開始也還算能進入狀況,雖然前幾天那個或帶有些氣血循環機作用的機器,是讓我吃過晚飯就想睡覺。

當然的,不知道該不該說不懂「相」的狀態,當時的死腦筋讓我曾差點沒將一扇牆給敲倒。那是又近兩個月後了吧,老闆接了個想趕在過年前完工的樣品屋,要我敲一堵四吋牆中的四吋管,當時不喜歡學校及唸書,但對這種動我是很賣力,而他也又有事離開,回來前我也快敲好了,只不過是將一扇牆給敲成了兩扇牆,認真說來當時除了電動鑿外,很多地方還很小心的用手敲,但我抓的原則是以前師傅跟我說的,儘量讓泥水師傅好施作,而挨的罵則是腦筋不要這麼死,粗牆時還有個一兩公分可伸縮,而泥水師父也都知道這種狀況也是不得已,是不會計較的,說的我只好猛抓頭。

「那現在怎麼做?」

當然的,可能我那個無辜狀真的也不是假的,老闆對我的發問,當時又搖了搖頭後倒是笑了起來,笑著說能怎麼做,只好配好管後找板模師父釘上,等樓面灌漿時再一起灌上,並要我配管時小心點,別將牆給碰倒了。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5531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