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何蒙‧古魯 vs. 荷蒙‧庫路
2011/05/16 09:36:04瀏覽1046|回應0|推薦58

歌德的《 浮士德 》,是二十四歲時就曾經遇上的,而也忘了是從哪本書中提及的,只不過當時的耐心,在也缺乏 導引 下,那一次只約略到了上述的頁面。

當然的,可能是那個馬格麗特的主軸有吸引過我,也稍為我找到了些輟學服役前的跨不過,稍曾從老人的年輕、年輕的老人、受誘、誘受的輾轉,稍檢省過些當時時代的關於兩性之間,只不過某種歷程的無解,仍只能是「內心交戰」。

二十四歲時雖也想過要看得下去,可能得先看過希臘羅馬神話,不過也許是「兵」與「長官」間,在一個很小很小的單位,那些都忙著進修升等的長官中,自己都帶有不少關於那仍模糊的自我與群我間的嘲謔吧,而可能又在一次體能為主的部隊訓練之後,背過了次教戰總則,那次翻開的希臘羅馬神話,也翻不過幾頁。

目前手邊的浮士德,則約略是在三十五時請購下的,當時停了幾年沒工作,一開始恢復工作後,逛到書店看見許多以前從圖書館借閱過的書籍,稍覺有所感動或開啟的,隨興的買下了不少,只不過就浮士德來說,當時體力的工作下來,雖然翻看但卻缺少思辨,連海倫與帕里斯都沒能深刻的進到腦海,而很機械的工作,一點時過的懺與一點淨觀,尤其也稍羨慕起許多同事以一項技能維生,那很少需要書本的單純生活,當時曾思辯過的海倫與帕里斯,可能都沒有開頭的劇場經理多,包括沒能注意及「何蒙古魯士」(或譯作荷蒙庫路斯),那種實驗室的創造。

而這次再翻開,就不曉得為何停在下頭這「比那渥斯河上游」與「再次在比那渥斯河上游」了,雖然認真說來在目前較中性經濟的世界裡,要回溯到那九個女神思辯馬格麗特頗不容易,因此要從浮士德與梅菲斯特間思辯帕里斯,就更是困難了吧,至於該不該思辯吳淑真女士與周美青女士,以及前總統陳水扁先生與總統馬英九先生,似乎又覺得那種四年與八年與人類的生命間,他們的代表性與傳達性,又卻總是有「阿諾史瓦辛格」與「瑤瑤」的障礙。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5215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