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夢形‧夢容
2010/09/27 10:21:33瀏覽219|回應0|推薦26

祖母過世後曾經有幾個與其相關的夢。


第一個夢出現在約半年之後,在夢裡我是跟著祖母散著步的,而地點則有點像在祖母出生後不久所居住的,太祖父母們租住過的三合院前的小巷,而祖母在跟著位我不認識的人在寒喧過後,走了沒多遠說起他人不舒服,而我在扶他在一旁的石墩狀的矮籬坐下後,撥了電話,而接著夢境似乎又跳躍到家大姐的車上,只不過卻是塞在車陣之中,接著就醒過來了。

當醒過來時,已經接近天亮了吧,而這些裡,我能所起的檢省不多,事實上夢中的三合院前,巷子乾淨清爽多了,既不是我小時候知道後那種已經帶些殘破陰暗的土角厝前的模樣,也不是後來改建成的生生冷冷的公寓前,不過不知為何我只能想到那裡,而且那裡也沒有過那種石墩狀的矮籬,而當時也不曉得為何醒過來後會有些注意力在那個矮籬之上,又是好久後我才想起有一座基地頗廣的廟宇前,有著類似的矮籬,不過形狀也並不相同。


第二個夢很短,應該說只是一瞬,那在祖母過世後約一年,而祖母是在一個火焰的形狀中出現,有著點痛苦的表情。

那是個半夜的夢,雖然醒過來的狀態不是驚醒,不過卻也並不舒服。當然的,在那個不舒服裡,曾經想到的是自己那段時間有沒有做錯些什麼,包括也想起家二姐曾說在祖母停靈期間曾見到祖母,而在精神現象與不是精神現象間,也不知為何,當時的感覺也就是祖母已在一個不是我們能夠了解的空間國度。

當然的,那是在嬸婆也過世後的幾個月後了,後來也想起過這個夢是不是跟嬸婆的火葬儀式相關。在那之後我似乎思索起過一陣子的複製科技,以及有位也兼職襲下他的父親起金職司的遠房的堂妹夫,提起過的關於祖母那個墓地與其他墓地的感覺比較,以及稍前不久與一位姨輩關於喪葬儀式的聊起。


另一個夢是出現在祖母第三年的忌日上,而祖母並未出現在夢中。

夢一開始的時候,出現的是一個崖璧下的長形空地,空地上則是一列空著的、方形、石製的供桌,而盡頭的昏暗處似乎沒有香燭的神龕內,也不知道是何神祇,而我在離神龕稍近處的一個供桌旁背對著供桌看著遠方的時候,一位小時候住在家裡隔壁的大姐姐走來跟我招呼,問我是不是準備祭祀,而我則起了他的父親最近可好後,他則答好。

當然的,說來慚愧,可能因為家中祭祀採的是農曆,家母都記的清楚吧,而我僅在過年期間才稍有概念,不知為何我將祖母的忌日記成了是第二天,而那個夢是出現在那天午後的休息,而醒來後問起家母,家母說過年時已經合爐,按這裡的習俗,是不另做祭祀的,而雖然想起以前曾保留的幾個祖先的忌日,也在一年多前經有人提起歸為春秋二祭。

醒來後,我曾先思索起的關於那個夢裡所問起的改裝,其實那位大姐姐的父親已經過世了十餘年了。關於那位大我十幾歲大姐姐的記憶,都較在小時候吧,不過我是到了三十歲以後,才比較有關於她們家庭狀況的認識,關於他跟他的姐姐與妹妹都是養女,而她們的一位兄長跟她們的父親也不是血緣關係。

那三個姊妹中較大的兩位,可能是自小就與祖母與加母相處的關係吧,跟家祖母及家母都建立起過相當的感情,包括出嫁之後有時路過,或年節回來,都不忘來看看她們,事實上夢中出現的那位,出嫁幾年後夫家兄弟也多,後來房子買的也在鄉內,而在做出那個夢的二、三個月前,有一次他騎著機車經過家母恰好在門口吧,我當時正在準備著當天掃墓的用物,因此她們當時聊的內容也聽見了,那天他說起的是她們姊妹決定要將她們父親原先在某個靈骨塔中的靈骨,遷移到他大姐家附近的公立靈骨塔。當然的,她們的兄長先天有遺傳的疾病,也沒有考慮婚姻,很早也搬了出去,而跟他的父親似乎相處的也不好。

當然的,關於這個夢,源頭不知道是不是來自祖母或知道時日不久後,關於點成家的交待,祖母過世後確實也想過較多,不過不知道是否自己於此仍表裡難一,對此耐心不足,事實上隔年清明節祭祖時,聽見位退休的嬸嬸,對於那種祭祖場面的發歎為「實在很難想像,就一對夫妻幾百年前來到台灣,二百多年過後發展出這樣的情況,擠的像是一群老鼠般」!當然的,當時覺得他說話並不得體的,在祖塔前上香的秩序雖然稍擁擠了些,不過每年一次東西南北各地而來的聚集,秩序仍是有,加上前頭的基地也正建設中,不過對於開枝散葉,無形中那也帶有事實存在,那次的思考之後,似乎就更回到祖母的提醒前所無形中的「」了!


幾個月前太祖母以前曾租住過的三合院前,拆除成了空地,未來又會是什麼形貌呢?


參考的一頁:http://blog.udn.com/seedeyes/2965909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4398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