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賽‧塞
2010/08/12 14:32:08瀏覽325|回應0|推薦39

近三十年前了吧,那年工作了段時間,仍然對學校沒有興趣,而同宗的工作告一段落後,接下的是個山地管制區內的工作,而我又不便跟隨,停了一兩個星期後,經一位舅公介紹,我到了附近的城市。

當然的,當時那位老闆也退伍不久,開業還不到一年,是他有位小學同學的父親是做建設公司的,將一個別人沒能做完的爛攤子,讓他按工計酬來收拾。

而在還是民國六十幾年末尾的當時,公寓建築在那裡也剛開始發展吧,那是處有六、七處入口的公寓,而我進去後,可能得配合泥水師傅粉艢,先趕了段室內配管,接著就處理了那些爛攤子了。

那有點類似 《青少年哪吒》裡那個「克難國宅」排水管阻塞的濫攤子,不過阻塞的是雨水排放管罷了, 而為了那個濫攤子,老闆還從台北他的兄長那裡,多調出了個人下來!

那些屋頂的雨水管,塞住的有十之六、七,少則二、三十公分,多則達到上米,全是混凝土,而那種不可思議的現象,老闆顯然也多有保留,只猜測的說了他的同行可能得罪了營造,當時也就信了,而雖然也不是沒有可能,不過現在想來,若從結構體請款完成後,建設公司與營造間是否另有糾紛也不無可能,畢竟這種狀況,建設公司不追究營造的責任都不太可能。當然的,也又是近十年後才聽位老師傅說起那年是個建築業的衰退期的,很多才剛起步幾年的,或者實力不足的,財務都出現危機,倒下的很多,以當時的票據法,是得坐牢的。

當然的,雨水管都是直幹管,當時老闆指示的做法,是要我們接管子從頂樓測量塞到的高度,那種二、三十公分的,就挖個淺坑方便出力試著敲,爲此他找來了支有彎度的鑿子後,還更找鐵匠加了長度更打造了支,而也試用了將有點重量的長鑿固定在 的水管上,利用重力加速度往下撞,不過成效都有限,畢竟從下往上使力,加上個九十度角,並不容易的,還是得借助開挖,開挖後管子再用補的,而那些塞的太深的,則也怕破壞到結構體吧,老闆說他還得請示同區域少個一支後的排流性足不足夠,及或者能否外牆放明管的可能性,不過接著又處理了其他變更設計的問題,而在還沒得到結論前,我就離開了!

當然的,從這些感觸要連結到俄羅斯大火、巴基斯坦大水、跟甘肅舟曲的土石流,可能遷強了,不過人類各國只自顧自的發展,那種先求「勝過」的發展裡,有沒有導致些心量不足的科學只顧眼前的景氣忘了天地,不得而知,至於蔡導演在 《青少年哪吒》 末尾藉著一個都市的捷運工程所擺設的警示燈,有否另一種對深埋及隱藏的內在心理捷運,也能有同時進行的寄語與呼籲,或亦也不得而知吧!

當然的,最近物理學家霍金又提出了發展太空的呼籲,至於人類的前途是不是就只能像《青少年哪吒》 中的那對懵懂少男少女般的,只能試想離開與逃,就真的也不知道了!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4312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