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差‧錯
2010/05/18 08:13:35瀏覽419|回應0|推薦46

續寫自

http://blog.udn.com/lianfuplay/3922213


「為什麼?」

一個井底取水式,赤金打造成的鍊子粘上後的又一個左右,鐵支離收過了陰陽刺,問道。

「沒有為什麼,為了那次海鳳凰到訪過後,你曾說的『痛快』二字!」目光射出,如願冷冷的應道,「我不明白那兩盞茶一個時辰,一句話都沒有的痛快!我不要我的一輩子就只有這樣的痛快!」

「『生滅無常法無我,寂滅涅槃禮天地』」雙指一捏,鐵支離手中的陰陽刺短了一吋,一個運氣,兩片木屑分別射向了如願的雙腕,「這差錯訣中開頭的兩句,你還是沒有能夠參透,枉費了這近十年來,配合你各階段練功的謹慎小心!」

「『法無我』?那師父那句『痛快』二字,就難道一點的『我』都沒有嗎?」發覺手上已使不出力,如願的目光更是帶著怨憤。

「唉!」鐵支離仰頭一歎,「陰陽刺授自海鳳凰的師父,不過我早年就與其師為友,不在門下。海鳳凰為了其師的志業,二十年前將他師尊傳下的黃玉牌,抵押與一位財主,苦心詣旨的與天狼教周旋了二十年,終於才讓他們的教主改邪歸正,也解散了幫眾,為師的『痛快』二字,乃出自於此。」

「喔!」

「二十五不殺,五十四不殺,差錯訣後我另為你附上的條文,你不是也背的滾瓜爛熟嗎?莫非那一點都不能夠進不到你的心中嗎!」

「對不住,是小桃子說我這整日習字練功、伺候師父,不嫌悶嗎,他要與我天涯比翼,快樂消遙,如願因此才一時懵了心!」

「也罷,看來天狼教的源本,是我自己也疏忽了。海鳳凰的師父曾言,陰陽刺乃夢中祖師所授,乃因天狼教肆虐江湖,加上海鳳凰體質的關係,才在我中年時另授予了我,主要為了襄助海鳳凰,將來若非純良之士,自有天意,寧可不傳,本想再考校你三年,為你娶房媳婦後,再連同這赤金鐵鍊也授了與你,那為師就可更加潛修,今生亦稍無憾,不想你竟是如此的不長進,為了個小蹄子的兩句甜蜜言語,竟連殺師大逆之事都能做出,是為師的錯看了你了!」

「對不住,請師父原諒如願!」

「你去吧,鄰省水尾,為師那一處礫田你知道的,辛勤些,溫飽仍有,那裡正堂旁有一書室,收藏的典籍,為我二十至四十時之所閱,你去那裡懺悔潛修吧,我年過七十了,再擇一人或也未必得以竟功,十年後若或天甲有幸,我再召你回來,看看是否為你解開手上的禁制吧!」

走出了斗室,鐵支離仰向天際,夜霧重濃,上弦雲過,「為火,為日,為電」,心海浮出的六字,讓他又另有所悟的喟然一笑,而在那一笑之中,他手下的陰陽刺又短了個拳頭,先於碎屑,落到了土中。


那一天去繳責任險的險金回來,恰好遇到了這一頁,試了下,不過寫下開頭後又忘了。

營業員的父親,以前是開武俠小說出租的,是一位年輕時同伴任軍職兄長的同學,因此年輕時也跟同伴到過這家店,不過武俠小說在他那裡看到的雖也有,主要還是從這位同伴的少數收藏及介紹的圖書館書籍。

那天也跟營業員的父親聊了下,聊到的除了他幼年唸書成績沒他的兄弟行,因此家中的農務協助,當時較歸他,因此幼年過度勞動下,他連身高都比兄弟矮,也聊起他後來轉投資錄影帶後的血本失利,而看著含飴弄孫的他,兒女皆已成年,生活應該還好的,除了對比於他那又是醫生又是教授的兄弟們,或稍顯得蒼蒼忽忽。

當然的,在那段十七到十九歲間,內中曾受的潛移默化,有過多少,不得而知,那跳開到了三十出頭,才見到的金庸的文字時,對於金庸先生於台灣版序言的「古代的、沒有法治的、以武力來解決爭端的社會」的開頭告誡,似乎覺得自己已經是在些錯誤影響之後了。

關於目前半開放的社會中,「為所應為」及「有否更好的方式」間,日前也恰有兩則關於「進入文官體系差不多都在學校畢業三年內」及「文官體系的醬缸文化」的新聞討論,而這些在選舉的「首」長,及代議的議「會」,在許多只能做不能說的「武」下發展的文官,是真的只能期待選民素質提升後的用選票決定,還是「有更好的方式」,還是也能同時並進,就不得而知囉!


參考的兩頁

http://blog.udn.com/seedeyes/3887249

http://blog.udn.com/seedeyes/2965909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4031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