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玉‧渙
2010/04/03 07:25:46瀏覽270|回應0|推薦16

玉山積雪  李祺生

元圃層城記未真,
玉峰縹渺見精神。
天遙嶺海偏凝雪,
地近蓬山訝砌銀。
六出花飄雲氣碾,
全臺源衍瑞光淪。
何年分得崑崗脈,
來障東南半壁新。


這也是閱自全台詩較有感觸的一首,特別是「記未真」、「天遙嶺海偏凝雪,地近蓬山訝砌銀」。


『許多年後,李登輝對自己参加共產黨的過往表示:在當代,「三十歲前不相信共產主義是沒夢想;三十歲後還相信共產主義叫不實際。」』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D%8E%E7%99%BB%E8%BC%9D


也許吧,前不久的某些思考進入過這之間,夏雪與冬雷。

當然的,如果沒有記錯,李登輝先生當時出口的對象似乎是記者,能不能代表他對共產主義的真正看法,就不得而知了。

那是年初六時遇見了位小學隔壁班的同學,作文比賽得過獎,畢業時班上第一名的,只不過他的發展到了十五歲就出了問題,精神分裂,除了幾根白頭髮,他連模樣都還保留在十五歲,那天他問我說他不知道為什麼腦海中總有著共產主義。


「共產主義是私有財產即人的自我異化的積極揚棄,因而是通過人並且為了人而對人的本質的真正占有;因此,他是人向自身、向社會的(即人的)復歸,這種復歸是完全的、自覺的而且保存了以往發展的全部財富的。這種共產主義,作為完成了的自然主義,等於人道主義,而作為完成了的人道主義,等於自然主義,他是人和自然界之間、人和人之間矛盾的真正解決,是存在和本質對象化和自我確證自由和必然個體和類之間的鬥爭的真正解決。……,而在今天,普遍意識是現實主義,……」

摘自馬克思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


當然的,從這裡頭很多的黑格爾語言中,馬克思先生在二十六歲時,似乎已經是一個行動思維,至於實際現實間的分野,鴻禧山莊時的連戰先生似乎沒能懂,李登輝先生也沒辦法讓宋楚瑜先生懂,似乎還是陳水扁先生迫使他們了些,至於他們現在都了沒有,則不曉得了!


至於在EFTC前的馬總統,及兩英主席實際了沒有,及有沒有辦法讓人民於這些博士語言也能稍稍有些概念,就更不得而知囉!


參考的一頁:

馬克思和佛洛依德關於歷史的分歧相當明確的。馬克思始終相信人類的進步和完善,這一信念根植於從預言家經過基督教、文藝復興到啟蒙運動個個時期的西方思想傳統之中。而佛洛依德,特別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後的佛洛依德則是一個懷疑論者。他認為人類的進化問題實質上是一場悲劇。不管人要幹什麼,必然以失敗而告終;如果人還能成為一個原始人的話,那麼人就會得到快樂,但卻失去了智慧;如果人繼續是更為複雜的文明的建設者的話,那麼,人將變得更加聰明,但卻更為不幸,更為病態。在佛洛依德看來,進化是一種模稜兩可的,賜福社會幹的壞事和好事一樣多。馬克思則認為,歷史總是朝著人的自我實現這個方向前進的;不管任何特定社會能產生什麼樣的罪惡,社會總是人的自我創造和發展的條件。一個「善的社會」也就是善者們的社會,即全面發展的、健全的並富有創造性的個人的社會。

E‧佛洛姆 《在幻想鎖鏈的彼岸》第四章 人的進化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3892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