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碗‧缽
2010/03/26 10:15:40瀏覽280|回應0|推薦16

那一年三十幾忘記了,旁聽到一個禪宗法脈在民間的傳承者,在跟一位務農長者聊起,他說他在拜師的時候有一道宣誓過程,要將一碗飯往糞坑倒下,聽起來頗難思議的狀況,那位務農的長者接著還問他,現在都抽水馬桶了,那他們怎麼辦,那位法師倒只是笑笑,當時珍惜五榖跟那之間有所衝突的,也只稍當可能是奇聞異譚的幽默。

又經過了十年之後吧,那位法師的兒子已經開始逐漸承起他的職。那是在紅杉軍尚未開始行動前吧,在一個普渡儀式的空檔中,他的兒子不知怎地朝我走來,跟我聊起了這些,而不知道是對關於爭議中的這些我已經太鈍,也陌生中我是未置可否的,當然的,或也可能是我那種反應所給他的反應吧,他接著說起的是要是每年有個百來萬可賺,管他下不下臺。

是那一次吧,那個奇聞異譚才又稍回了來的,關於那碗飯跟抽水馬桶之間,以及那個儀式跟並未出家的他們與某種法傳之間,至於立法委員跟國大代表稍仍混淆的現在,要立法院宣示就職時,在大門口挖出個糞坑的象徵可能也不太可能吧,就不知道各法學院就新進的學生,能否也設計出一套「謀職謀利請選他門」的儀式及學程了!

當然,整個國度如果沒有一套既能讓人奮發進取又能夠漲價歸公的思惟及制度,如果許多良材都選了「英雄好漢」,法學院的教授們可能又得先擔心還得不得的到「英」才的問題了!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3887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