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台東.人
2009/12/06 09:16:48瀏覽502|回應0|推薦35

台東人( 作詞:呂金守 作曲:呂金守 演唱:巴奈 )

竹筍離土目目柯 移山仔倒海樊梨花
有情阿娘仔著甲娶 不通放給伊落煙花

稻仔大肚驚風颱 阿娘仔大肚驚人知
左手牽衫掩肚臍 正手搧君仔擱再來

甘蔗好吃頭硬硬 茶店仔查某上無情
一千二千提去用 叫伊散步叱無閒

六月日頭火燒埔 阿娘仔招君過澎湖
交通飛機也過渡 三餐海產吃魚塊

蓮霧開花滿樹紅 樹頂一隻虎頭峰
叮著阿君仔沒採工 叮著阿娘仔喊救人

枋寮坐車到楓港 翻山過嶺到台東
有情阿娘仔得來送 阮的故鄉惦台東

轉載來自 ※Mojim.com  魔鏡歌詞網


這首歌是早期在卡拉 OK 中,屬於我點過幾次唱不起來後放棄的。

也許吧,第一次聽見的時候是清唱,沒有樂音的,而唱著哼著的人,速度上也比那緩上很多吧,而哼了不少年後,不止節拍跟不上,加上旋律後感覺也不同。

那一年十六歲,也不曉得當時的「智育」下曾養成怎樣的驕縱,缺天缺地的,休了學後一位親戚是想讓我吃點苦頭,能知道讀書的可貴,帶我上了台北,不過似乎當時離開了那一天到晚的教室,並沒有那種感覺,那些大吊車、大機械、大工字鐵,應該也滿足了不少我的好奇心。

唱出這首歌的人,是一個月後連續璧開挖後才進來的,據他自己說是十九歲,來自屏東。他是屬於一個工頭體系下新應募的,他們供餐,午餐後通常也在工寮內休息,那時我原本吃過飯後,都在另一個橋樑下的預鑄樑上休息,也許吧,工寮內也熱吧,那天他看上了為了堆置水泥臨時搭起的棚架,正朝那裡走去,看到我時說起那裡車來人往的不是很吵,我就跟著他走了,而他邊走著的路上,哼著的就是這首歌,而當時我的感覺是歌詞有點奇怪吧,坐下後就要他再唱了次給我聽,而以當時的記憶力,記的雖不全,但至少前兩段是記了下來的,工作中偶而也會哼起。

他會開推土機,也會使用切割電焊設備,這些於我當時都還是稍帶些不可思議的,至於家裡是殺豬的、十五歲就因殺傷自己的父親離家、要不是警察要他有個正當職業他才不來做這個,那則是一次因搬運油桶時他衣服破了,繞進了一家武術館換了件衣服後的提起,就更是個謎樣了,不過這些隨著離開那裡,也就逐漸的忘記,那得到李昂的《殺夫》在報上連載的二十歲時,才又浮了出來,歌詞也還是那時候找到了歌本後才詳細的。

當然的,「強陵弱、眾暴寡」是從小教育裡的負象,就這個父子衝突的偶遇,以前也曾想過接著同伴中傳來過的斷指少年》、拒絕聯考》的內容,在青少年期的相遇來說,傳奇的進入是超過作者訴達的立意太多的,至少在自己缺乏認識所謂的抽離與對象性下,又必須得進入某些反思的當口,那不是種思考的,甚至那在一個剛看起不歸路》連載的早晨,在某些心情下缺少意志力的認識下,同學喚我看一幕巷裡「小姨仔送董事長岀門」的感應,缺乏一種生命的主軸性下,只是心更冷的一般,一切仍也都只是飄移著的現象罷了,徒讓自己迷惑及懦弱的假象罷了! 


…… ,同行十善,饒益眾生。其鄰國內所有人民,多造眾惡。二王議計,廣設方便。一王發願,早成佛道,當度是輩,令使無餘。一王發願,若不先度罪苦,令是安樂,得至菩提,我終未願成佛。佛告定自在王菩薩:一王發願早成佛者,即一切智成就如來是。一王發願永度罪苦眾生,未願成佛者,即地藏菩薩是。 ……

地藏王菩薩本願經卷四


當然的,連「地藏王菩薩」五字,個人都是在「雙人枕頭」這首歌出現的連續劇中得知,而生長在一向稱呼為喪家辦喪事的法師為和尚的農鄉( 稍輕蔑的則稱和尚仔 ),稱呼岀家眾為齋公齋婆( 這則有可能出自經藏難識的誤解吧 ),甚至又是得幾年後才在一座廟宇中遇見。

不太想說今天這個浮出跟日前的選舉有關,畢竟我們的總統也不是王,也是從選舉中產生的,不過這種帶些扮演的飄移中,自己確實帶些離開累劫累世的,除了想起2000前跟夥伴聊起過的前總統做了台北市長就好,也想起那位曾短期工作的夥伴若父母都是教授又將如何,及一位總統與黨主席到底該「挺」什麼的問題。

當然的,人跟制度之間,「台北的天空」跟「台東人」過去交集在哪不曉得,至於未來「年輕的笑容」跟「六月日頭」間,幾任民選總統下來,就不知道行政院長還分的岀是屬於教育部還是內政部,還是根本是外交部了!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3560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