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國.校.難.想
2009/11/14 09:23:37瀏覽380|回應0|推薦42

最近關於洪蘭女士引發的學習態度的議題,想起了好久以前的國父思想課。

那一年是聯考剛考完三民主義就遇上了這門課,課程在週五的第一第二堂,老師是位年近七十的長者,當時就沒有印象,現在更不可能有,記得的只有西裝、公事包,以及他坐姿上還挺直的腰桿。

班上接近六十人吧,男女各半,而老師也似乎只在第一堂課多說了幾段話,他按照了一本教科書分開分段,給了每個同學一個段落,之後他上課開口的差不多就是「今天輪到哪位同學」,以及第二堂課結束前的點名了。

我的高中課程,似乎是高三一年在補習班完成的,那時候有位同學說「反正不知道做什麼,一起有伴」時,我還想向了理工科,而問了個補習班,那個補習班不收沒有聯考成績單的,而反正真的也不曉得什麼是學,也就真的跟他一起有伴了,而補習班的老師或真的另有股生存上的本能吧,至少擅長說笑話,雖然更後來檢討過那樣的學並不能算是真學,只是針對聯考的取巧。

當然的,在老師的本意裡有沒有朝向點討論不得而知,不過開始就唸課文的同學,老師不見講話,而有跳著唸課文的同學,老師也沒有感覺,反正同學坐下後,就是自習,而雖然或有一兩位同學也發表他對那段書文的感想,而那老師似乎也不見另有表情,課也就這樣的進行著,而他就是側坐在講台邊,有時候看著他自己的書,有時候就似乎是閉目養神,除了覺得悶之外,同學間似乎也沒能有什麼尸位素餐的議論。

當然的,當時自己也還在男生宿舍跟圖書館間三山五嶽,看書打球喝酒,「營養」那兩個字,好像也並不曾另有感觸,關於「通識」,只是覺得這位老師有夠悶,不像「通史」的老師,至少還跟我們分享一些像他唸書時跟同學在樹上喝酒聊天,瓶子丟過來丟過去的昔日生活,而聽同學唸課文當時也沒有另有感想,有時自己看點課文,有時有前一晚有沒看完又有興趣的課外書時,在自習時也大喇喇的拿出來罷了。

上學期時我應該也沒翹過他的課吧,而雖然似乎也有同學抓到了他的習性,乾脆第二堂課再來,不過關於那種趨避,我當時的一點驢子脾氣,坦白說不是很欣賞,但好像高中時有一次不爽的經驗,就被一位老師說過在課堂上的事老師會處理,雖然那位老師也同情,也沒記我的過,不過他的那種勸諫,於我之後倒也冷漠過的多,不過對於幾個點名前摸著進教室的同學,坦白說仍十分的不順眼。

當然的,下學期課程同樣進行著,不過不知道是不是有過一個學期的成績單了,還是也是冬天吧,那點名前摸著進教室的,人數增加了不少,而也還規定住校吧,大一也都還沒有選修課,第一堂有課起床同學會互叫吧,我們附近寢室的是都還好,而到了發展到老師點著名時一群人魚貫而入,而老師還將眼睛移開的時候,當時懷疑起的就不止這些同學了,之後的課,我似乎就比較高興才去了,有時甚至跟同學走到圖書館門口時分道揚鑣,只稍稍接納了同學的別搞到連操行都不及格,而一點意氣用事裡,好像也沒想過五十跟一百。

當然的,那兩個學期我拿到的成績都在 60-65 之間,至於老師給分數的標準何在,就不得而知了,當然的,若不是後來同寢室的一位同學後來問起過我,說他也只翹過了他兩堂課,老師不曉得為何給了他 59 時,我當時曾回答過自己的分數,不然我現在大概也想不起來。

至於現在想起這位老師,是這位老師教書教到只剩下薪水可資回報,還是他積四十年之經驗,認為能思能想可能也不在那個年紀,就不得而知了,至於他那個看著同學魚貫而入還能移開目光的修養,現在想來真的就不知道是該佩服或者讚嘆了,關於過去關於許多看不慣實際上卻又無能為力的焦慮,自己後來都不曉得無形中有多少得像他這樣才能獲得點自在,至於他那樣的修為,就不知道又是怎樣的體制及生活歷練,才能讓他成為那種自為存在下高手中的高手了!

書頁摘自E.佛洛姆《逃避自由》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3493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