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梨花‧樹
2009/09/24 22:35:28瀏覽620|回應0|推薦67

最近想起這首歌是因為冷香丸吧,記得不久前曾報見有學者研究後來跟賈寶玉一起生活的是史湘雲,不過並不知道那項研究的用意。

冷香丸是被寶釵埋在梨花樹下,需要時服用的,雖然仍不懂曹先生為什麼用"梨花樹"以及"需要"。

這首歌小六時就常聽,一年多前有一次想起還寫過下述:


這首歌第一次聽是父親買回的第一張唱片上,應該是當時很流行的歌曲吧。

那時候父親已經有六個小孩了,是他買下一台手提唱機時一起買的,那時候大姊剛上高一,因為有土風舞課需要一台唱機,那一年我小六。

那時候我應該還不曉得什麼叫唱片行吧,家裡除了那張唱片,就只有大姊的兩張唱片:一張是英文歌曲,裡頭記得有《混血兒》、《郵差先生》;一張是楊兆貞的藝術歌曲,裡頭記得有《夏日最後的玫瑰》及《白髮吟》。

大姊那時候課業也重吧,上過課後也不怎麼聽,父親似乎也只偶而聽,而到了我手裡,先就是那三張唱片轉而轉的,後來也不知怎地,對那台機器有了好奇,就是拆啊拆的,而雖然沒有拆壞,但似乎沒有人指點,似乎每次都那個馬達與皮帶間不解。

國中的三年差不多都早出早睡的,五點半起床,九點多睡覺,學校的課業大概剛剛好夠我吸收吧,而物理課的馬達實驗好像又剛好失敗(現在一直懷疑是不是漆包線有問題),不過似乎考試沒有問題,似乎也就忘記了那個好奇,至於音樂則除了音樂課,也只記得有一陣子同學在抄歌詞,國中音樂課唱過哪些歌都忘記了,也回想不起來,雖然應該也孕育過我,但是抄的那兩首歌詞雖也忘了很久,但三十初歲有一次回溯後,也許找的到的關係吧,我至今倒是印象深刻,一首是歐陽飛飛的《愛的路上我和你》,一首是劉文正的《誓言》。

在姊弟妹裡似乎只有我與大弟比較常買 CD ,在小時候更早更早的記憶裡,家中還有一台一架壞了的收音機,據說是父親中了獎卷時買的,不過要家人回想大約是什麼時候他們卻記不得,我曾想去考證一下是不是在我出世前後,或是年齡中的哪個階段,以前音感跟節奏感都還不錯的,不知道跟這有沒有稍許關係。

「詩之教也,溫柔敦厚;失之在愚。」二十四歲從南懷謹先生的論語別裁中看見這一句,只不過當時正流行卡拉 OK 吧,心底又需要很多的吶喊吧,文章的《古月照今辰》、齊秦的《原來的我》、林淑如的《無言的結局》、林晏如的《疼惜我的吻》,一直唱到陳一郎的《紅燈碼頭》喉嚨因酒精都稍有變化,還是走不出那個愚。

至於這幾年呢?能願意請購下的 CD 很少了,或許吧,空白還沒品嚐夠吧,因為一個部落格裡偶遇, YouTube 裡聽過請購下的 《夢中戲》, 就因為少了 MV 裡的一句口白「聖僧啊!你要挽救咱的未來」,都覺得物不等值,就不知道是不是又該重拾點「溫柔敦厚」囉!


又善男子窮諸行空,已滅生滅,而於寂滅精妙未圓。若於所知,知遍圓故,因知立解。十方草木皆稱有情,與人無異。草木為人,人死還成十方草樹。無擇遍知,生勝解者,是人則墮知無知執。婆吒霰尼,執一切覺,成其伴侶。迷佛菩提,亡失知見。是名第四計圓知心,成虛謬果。違遠圓通,背涅槃城,生倒知種。(楞嚴經卷十識陰十魔第四) 


十八歲稍後才見到紅樓夢的前半部,接近三十歲曾想過學校為什麼教劉姥姥卻不教太虛幻境,當然的,應該知道那並不好教,而直到二年多前才見到楞嚴中關於堅固、虛明、融通、幽隱、顛倒妄想的敘述,坦白說至今依然能體會有限,就不知道當時的編輯委員的採用立意是幽隱或者顛倒了!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3346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