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挪‧移(下)
2009/08/09 10:35:40瀏覽152|回應0|推薦16

四個半月後的某一天,我跟那個阿正在高速公路上遇上塞車。

是嚴重車禍引起的吧,十幾公里的路,開了兩個多小時,才開出了交流道,阿正踩離合器跟踩煞車大概踩的有氣,而大概肚子也餓了,前一天也剛好是發薪日吧,他沒提出的就將車子開進了間羊肉爐店。

「與其在路上塞,乾脆坐下來看夜景,請你吃羊肉爐!上個月讓你請,今天別跟我搶!」

「上次是剛好有心情,阿弘又剛好說很久沒喝兩杯了,你妻幼子小的,也不用刻意,羊肉爐兩個人也吃不下了!」

「我叫他弄個兩人份就是了!今天換我有心情好不好,爬了一天梯子,又碰上塞車,不想動了!」

那個時候我已經離開那裡,在帶有些意氣之下,那個討厭的工程我並沒有做到,休息了一個多月後換到阿正那裡,有兩處工地,遠的頂多二十里路,但才一個多月,新老闆說是讓人拜託到,要我們兩個到五十幾公里外的一座工廠。

剛聽見時,我曾問阿正那裡是沒有工人是不是,阿正才說就是沒有人願意接的爛攤子,包商跟業主有些工程款上認知的差異,爭執了近一年,剛獲得共識,但包商的主工程目前人手無法他調,找不到人下,是新老闆的上包跟包商有些人情因素,才要新老闆幫忙,而新老闆也答應補貼車輛耗損及油資,以及避開塞車時段慢到及早退各半個小時。

阿正那天心情應該還是不錯。那天終於將廠房的消防警報系統檢測完畢,好多天了,不是十三尺的A字梯上,就是工廠天車的工字鐵上,有點釋下重負吧,因此他還打了電話虧了下阿弘,叫他過來吃羊肉,但也是還塞在路上的阿弘跟他那一組人罵聲連連,他還將電話交給了我,聽了下他們的罵聲,而在羊肉爐還未調理上來下,阿正捉弄的再形容了下羊肉香味的誇張,讓我也笑的好大聲,阿弘也開玩笑的還說要我們一定要等他們!

啤酒潤著潤著,也就聊向了阿弘,有一些個性上的疑惑,阿正跟我聊向了些他那不太負責任的父親,及他十幾歲時為了保護他妹妹衝動下走過的歧路,雖然不是什麼快樂的事,但也有不少疑惑稍解的釋然,但接著接到的一通收訊不是很好的電話,我還是在外頭調整了一會才回座,不過表情似乎仍是在臉上。

「怎麼,剛剛還好好的,怎麼才接了通電話就變這樣子?誰打來的?」

「你的偶像啊!」

「什麼我的偶像?」

「我們以前的主任啊!你以前不是說過很佩服他的!」

「有嗎!我不記得了!」

「偶像就偶像,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他專業上的專長,跟處理事情上的圓滑,我也很佩服過啊!多少也曾經是我的偶像啊!啦,喝酒,喝酒,喝酒不提那種不高興的事!」

想到了這,我搖了搖頭,輕笑了聲!

「他怎麼還會打電話找你?上次問你怎麼不做了,你說不想說,因此我就沒問!」

「就說過不想說了,你知道又還問!」

「上次你沒有生氣啊!鬱卒就說出來,省得自己內傷!」

「是關於扣繳憑單的,他說他幫我多報了兩萬多,問我繳稅會繳到多少,再寄給我。」

「那有什麼問題?」

「什麼有什麼問題!我就沒在那裡做了,他憑什麼!他還跟我說我走了之後他得找人做事,我也讓他唬了下,好像是他對我不對似的,後來才問他找人來做事,你跟公司報就是了,他才沒有說話,不過真的不曉得為什麼不想跟他有牽扯,我跟他說不用了,那點錢我認了,一句『以後路上見到了,當不認識』還差點忍不住!」

「呵…」

「當然啦,切完電話想想,他可能顧著公司對他的觀感也不無可能,不過算算,那也差不多將我那個月那張卡片打完!」

「那既然就這樣了,就別想太多,來,這杯乾了!」

店老闆送上兩個炒菜,我先虧了下阿正先,問他何必如此,他說羊肉爐碳燒的沒那麼快,他真的餓了,問他是不是這個月零用錢老婆有多給,他說老闆給的車輛耗損跟飲料錢他沒有讓老婆知道,我聽了只能苦笑搖頭。

「呵…,不好意思喔,不知道你跟他什麼交情,你好像還是他叫進公司幫忙的!」

「也沒什麼了,以前是見過,是跟我一起進來的阿如跟他較熟,也是阿如打電話給我的。以前我只知道他人很海派,那時候他跟人合夥自己當老闆吧,不過那一場輸的很慘吧,後來到那裡感覺就不太一樣了!有人說他只想接到工程,風險評估做的不夠,自己也沒有班底,逼急了又經常調那種一個晚上五千塊的夜工!人家工作了一天才來的,加上晚上光線又不好,他那些合夥的也對他不是很諒解,很多帳目也不清不楚!」

「那個我也聽說過一點。當時接觸較多的是領班,認為那些都是過去,況且也不領他的薪水,你跟阿弘喝酒那時,我只想到那次責任到底是領班還是他的,不過以前就聽說領班不想跟公司走的,雖然剛喝完他兒子滿月酒的隔天,就出了這麼件事!他當時真的蠻氣的!」

「你還說呢!那天我在最底下,滿頭滿臉的,出來他們主任就在那裡對著我跳,我那個鏟子差點沒丟過去,我也是人家交待我怎麼做就怎麼做好不好!」

「那天我好像在拉庭園燈的線,後來是聽說一支資訊的管路,到底怎麼回事都還不知道?」

「誰曉得?那地下室時就配的管子,他們臨時守衛室時想先用電吧,拉電線時按規劃資訊線也不可能先拉,後來蓋守衛室時,地基有墊高,他們屯土前,去接管的人也不知道當時就埋在下頭了,說來責任是在我們這邊,那天又好死不死他們總經理還是誰下來,問了他們主任怎麼這個時候還有這樣的聲音,領班解釋給他聽時,他也不聽,就叫他叫主任來,後來主任來了,解釋完,他就說他不管,一定要一個人負責,誰曉得後來他們又怎麼喬的。」

「是啊!當時我也只是不想動,乾脆這裡做完再說,想說老師傅也古椎古椎啊!」

「那你後來又怎麼會辭掉的?」

「其實辭掉的前一個星期,我就對他不是很愉快的!嗯,應該在那更早幾天吧,他問過我一個問題,他說『如果有一個工作月薪十萬,但是要全省到處跑,你會不會接受?』我沒有想過那種問題,他也問的很突然,我就只跟他搖搖頭,說不知道!」

「嗯!」

「交屋後差不多都週休二日的,那個星期天我本來有些預計的事,當然啦,語氣不是命令,但是也很硬,他要我跟老師星期天去幫人家配樓面管,當然啦,我的感覺上是領公司的錢做公司的事,他也突然說就問他說有事可不可以不去,他給我搖頭,說他答應了人的,不可以。」

「嗯!」

「那次我也當賣他面子,還不是太重要的事,雖然不爽,還是去了,那天還下雨,而他雖然還提了阿比來看我們,不過看他在那裡跟不知道什麼人說話的樣子,我稍稍猜出是怎麼回事了。」

「嗯!」 

「那一天星期一吧,我還沒到工地,他的電話就來了,要我先去他家搬個東西,說卡片已經要老師幫我打了,我原還以為是公司的東西,後來才知道是他弟弟的東西,搬完之後我就跟他說了,我做到這個星期,他也有點訝異吧,問我是不是另有高就,而他那句話氣就更上來了,我就跟他說這樣的話我算做到昨天!」

「你的脾氣真的也很大!」

「是啊,現在想來也覺得修養還是不夠,不過氣就到了那裡,也許當時應該先跟他說這幾個小時該算他的,不能算公司的,直接辭職就好了,不然也不會有今天這件事!」

「你喔!你怎麼不想說不定現在還跟老師傅在那納涼,用不著跟我這樣南北跑!」

「呵……,這個倒也不是沒有想過!才做了個把月你跟我說要這麼遠時,你猜我想到什麼?」

「想到什麼?」

「去配那天的樓面管時,你猜那票師傅哪裡來的?」

「你不說我怎麼曉得?」

「中部上來的,他們說他們早上六點不到就集合,開了兩個多小時的車來的,他們那天還問過老師傅我門這裡的工價,他們領班的工資還比我們這裡的師傅工資還少上三百!」

「那你想什麼?」

「不曉得!不曉得是該想有必要這樣歹命嗎?還是有的做要加減做!那些油錢不算,老闆是一定有的賺才接,但那些空氣污染就不知道該算誰的了?他們那裡房價沒這邊高,聽他們說連一個便當都比我們這裡少二十,還沒他們那裡豐富!」

「那老師傅呢?還在不在那裡?」

「還在啊!上個月還打電話給我,說剩一個人在那有夠無聊,不過一個月也剩十幾天了,也差不多了,你那個主任倒是調走了,公司調了他去基隆,是不是他說的一個月十萬的工作就不曉得了!嗯,呵……」

「想到什麼這麼好笑?」

「沒有!是想到那個工地倒離你家不遠,要是那次忍下來,多去幫他配個幾次,說不定六萬塊他就幹了,辭職的換成他,我們說不定現在也在那,也不用跑那麼遠了!呵……」

「你跟我說笑話啊!什麼時候這麼幽默了!那領班呢?還有沒有聯絡?他有一次打電話給我,說在做一棟百貨公司,不過那時我就做著這邊了,沒有應他!」

「沒有!他也打過次電話給我,可能是差不多時候吧!我是聽爐仔說的,後來那裡他也沒做了,聽說他老婆覺得這樣做沒保障,又聽他大舅子說有一家早餐店要頂讓,就頂下來了,當時正在裝修,找他去幫忙拉線,現在應該是當老闆了吧!」

「賣早點?實在很難想像!」

「是啊!我也稍稍有點感覺,我好像剛進去不到一個月就喝他的喜酒,他那時又剛從監工轉領班,他自我解嘲他老婆幫他選的白西裝跟配了幾天樓面管下來曬成黑碳照起相來不知道會什麼模樣的笑容,那個灑脫我好像印象特別深刻,就不知道他穿起圍裙又是副什麼模樣了!」

「也許那樣比較幸福啊!」

「是啊!也許那樣比較幸福吧!來,喝酒喝酒!」

(系屬綜合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3208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