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公.分
2009/07/22 12:54:42瀏覽347|回應0|推薦27

那是小學六年級時的事吧,那一年學校新來了位教務主任。

那一天是早自習吧,他巡視校園到了我們班後門口時停了下來,當時我們是按身高排座位的,他注意到了最後一排有兩位身高比較不同的同學,他叫他們站了起來,又叫他們坐了回去,接著就離開了,不只那兩位同學,班上大家都莫名其妙的。

同一天的第二堂課下課不久吧,他帶著校工提著個木頭工具箱過來,並協助校工將課桌的四個桌角釘上了四支也許是從壞了的椅子上拆下的椅條,將整個桌面抬高十公分左右,這時他才要那兩位同學試一試有沒有比較舒服些。

那裡頭有位同學跟我住的近,也頗熟的,那天放學時我問了他,他說當然舒服多了,當然,那似乎是在還不懂問不舒服為何沒有說的年紀,他絕不是那天才長高的。


那是進訓練中心後約一個月吧,八月底的太陽底下,分散開來操練的是什麼倒忘了。

接近下課前吧,值星班長吹了口哨將大家集合,宣布了有單位要來挑人,並說那是個好缺,要我們守秩序些,運氣好的就去享福,剩下一個月的操練也免了。當時訓練中心只有兩個大隊在接兵,接著值星班長就整隊到另一個大隊的集合場上等候了。

近午的時分,天氣炎熱,坐在那水泥地上候著的情況,並不比黃土上的操練舒服的,不過倒也沒有多久的,就看見另一個大隊的隊長陪著位老士官長出來,彼此客套了下,接著還是由老士官長發言,頗有笑容的老士官長說了,他是負責一種飛機機型的保養的,他要挑兩名助手,他說那種工作不難,只要教了就會,但因為那種機型有一處空間特別狹小,因此他要挑的是身材特別小的,尤其頭型特別小的。

接著在值星班長的一聲令下,我們近三百個人就立正脫帽了,而雖然老士官長走到隊伍前,雖曾要班長放我們輕鬆些,但班長沒有命令下來,我們是沒人敢的,而那處訓練值中心髮型的要求是光頭,二個星期理一次,當時就算有點頭髮,也不長吧,脫帽下那種太陽曬了下來,確實讓人不舒服,而不一會,旁邊也起了滴嘟,而雖然也思肘起為何不一排一排的脫帽,但更思肘起一次因腳上的傷口,在被要求下一處濫泥水溝時向一位算是正派斯文的值星官反應,得到的是要打仗時要是過河你是不是要留下來,在那裡就只好多認識自求多福了。


「每次只要一段時間不到這裡,前兩、三天都會有種呼吸困難的感覺!」

這是幾年前一位身材較小但很是精壯的同事,對於一處較大範圍無塵室中的空氣的感受,到他家裡拜訪過,知道他從出生到那時,一向居住的地方四面都是森林。

他的那種感覺我應該稍微好些,通常是前幾個小時吧,至於那是不是空調的設計上還有盲點,就不得而知了,不過只要進那家公司,一定見的到他,也許吧,那裡的領班向老闆要人時,也估量高架地板下的空間,因為範圍大的關係管槽更為交錯,加上機台密部,有些需要鑽的地方,難免得用到他。

當然的,也都一起工作有幾年了,他自己應該也知道只要高架地板下,領班分配位置點時一定先是他,大家在其他位置時也會稍給他優待,他通常也不等交待就會自動自發,不過那天的狀況又稍有不同。

那天只四個人進無塵室吧,線路並不長,只不過進機台的鋼板鋪了五、六十米,又恰在管線通過的地方,而且還有兩處轉彎點,沒有兩個人下去還不行,加上他那天人似乎有些不舒服,一開始就表明那天別讓他下去,連領班拜託也無效,當然的,有一個中厚型的同事不考慮,也就只好由領班跟我下去。

坦白說,爬過一處線路已高出線槽的點時,我的身型已帶些勉強,而領班試了幾次卻都過不了,而那或也只好找另外找線槽的低點或拆腳架才能進行,看著領班似乎要做前一項的努力,不是太容易的事,也只好搖起頭向那位師傅喊話,拜託他勉為其難一下,別一個小時的工作搞成大半天,不定下午兩點就可以去喝啤酒釣魚的事,何必搞到三更半夜。

那天爬出地板後,領班搖了搖頭,開玩笑的盯著我的胸部看,我也開玩笑的要他別性騷擾,身材跟我差不了多少的他說了:頂多也就差個一、兩公分也不行。

當然的,在正常的空間中,我應該寧可自己的胸膛厚上些,最近又缺運動了,腹部又稍有些垮垮的囉!

特別費國務機要費出現後,"一體適用"經常聽見,但"公使公用"卻不知道都到了哪裡了!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3156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