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形.上
2009/07/24 09:32:04瀏覽503|回應0|推薦36

他談哲學論藝術總謳歌愛情,但「真正的愛情是很抽象的東西,不是和某個人作過什麼、過什麼生活」,史作檉歌誦的愛情,是希臘神話以及十九世紀浪漫時期的神聖感,和湖與山和大自然共存的愛情,果然不存在 21 世紀的現實。

「哲學本身的成就是形上學,用整體來看一切。」史作檉認為,他雖是個作夢的人,但哲學中非常清楚,談論性與生殖與身體與性別,他都能析辨的分明。

然而人生的閱歷不是來自「經驗」?史作檉直言:「『經驗』是十幾歲人的事,後來增加的都是亂七八糟的想法。」

取引自: http://www.wretch.cc/blog/youngfamily/3492450 


第一次聽見「史作檉」 ,在三十歲左右,提起的人應該帶有些聽到我口中的「新竹」吧,不過自己當時對「哲學」這兩個字帶些誤解的過敏,聽過就沒在腦海。

那一直到十幾年後,聽見背後有人喚出「史老師」,才想到幾分鐘前拿著隻手電筒跟自己蹲著看一台沉水馬達的人是不是他,不過由於只聽到過名字吧,也沒敢問,又再過了個把小時,是再聽見「史作檉老師」才確定的。

帶些清瞿儒雅,表達斯文有條理,蓬鬆的頭髮帶些藝術家的質素,頗有好感的,但那天回家太晚吧,第二天就上網找了下,不過資料有限,就買下了幾本書想尋找那種好感,不過購下的幾本開始語句,打不開我那顆從試誤法走來長過繭的心,而且關於詩的語言,雖然曾想及了不可連續閱讀,該散開,以及要找對象性,但一天看一點的也無法持續多久,很快的就放棄了。

最近是一個網頁的跳脫,又再看到了史老師的名字,而雖然再找出了書頁,感覺上變化不大,但是看見了一段當時標註過的,一段關於要兩個小說才能交待他的生命的部分,也就再上網找了下,不過似乎仍沒有看見,倒是看見的這一段,又覺得前兩次是不是都是錯過,但那又是學術裡(美制)277V的問題,還是學習裡台電N與變壓N的問題,還是自己偏差後關於整流電容的問題呢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3153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