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太空.漫步
2009/07/07 14:02:09瀏覽497|回應0|推薦33

△禮堂前的平臺上學生樂團奏唱著鹿港小鎮,雷射的光點散佈著。唱至有一顆善良的心和一卷長髮後,正嘶唱起臺北不是我的家時,聲音忽然被停住 ,唱者僵在當場。

△ 一旁六人座的箱型車旁幾名亂髮披肩皮衣皮褲的團員搬著樂器。

△ 旁白:( 主持人 )現在我們邀請到的藍天使合唱團已經到了,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藍天使唱團及他們才剛剛退伍的主唱陳沖。

△ 臺上學生退去,剛退伍短髮的主唱上。

主 唱:謝謝大家,謝謝大家。非常的抱歉,我們比預計的時間到的晚,不過不是我們計畫的不周詳,今天我們很早就啟程出發的,是在下高速公路的時候遇上了警察,他對我們團員的頭髮有些意見,你們這裡的警察沒有臺北的開通,我們花了段時間才跟他們解釋清楚的,請大家鑒諒。希望大家喜歡我們今天帶來的歌曲。

△ 音效:掌聲。

△ 主唱回頭看了看架設樂器的團員。

主 唱:因為我們到的晚了,我想今天我們就直接從點唱開始好了,在我的夥伴們準備的時候,大家有什麼想聽的歌曲,不要客氣,儘量說出來,讓我們來為大家演唱。

△ 音效:掌聲,點唱聲彼起彼落了一陣。

主 唱:好,好,Hotel California,Eye Of Tiger ,好,好,我們就先為大家演唱這兩首歌。

△ 主唱回頭看了看吉他手,及其他團員,吉他手點頭,吉他手起了一段音,群眾掌聲響起。

主 唱:這是我們的吉他手阿志。

△ 吉他手彎腰致意,群眾又響起陣掌聲。

△ 歌曲繼續至中段。

△ 雷射光點中樹下的平、元。

繼 元:走了啦,唱的有夠爛的,一點都不像,音樂都跟不上。

振 平:再聽一下啦,大家高興就好嘛,要那麼像做什麼,也說不定人家剛退伍,生疏了。吉他手彈的不錯啊,這首歌吉他手有很多表現的空間。再聽聽下一首看看嘛,下一首Eye of Tiger 歌也很好聽,洛基的主題曲。

繼 元:喔,你想聽好吧。

△ 舞臺上吉他手專注的看著吉他演奏著間奏。


這是一段我第一次與臨熱門音樂現場的記憶,那年二十歲了,但之前的生活很封閉,從十七歲的一部電影「周未狂熱」到那時,之間聽過樂曲不少,不過有記憶的不多,當時住的地區調頻是收不到的,零用錢或也不像有些同學能夠唱片常常買,因此那天的感觸比較像個天真的小孩。

當然的,那時候沒有聽過麥可,而之後一年的變化,快節奏的舞曲幾乎就絕緣,麥可的歌曲除了電時節目片段的看見,是聽到他過世後的消息,才找了幾首他的名曲欣賞的。

當然的,從最近對他一生流水的評述裡,哪些是他個人的,哪些又是他的團隊的,這些似乎仍清晰不起來,因此我的某些感觸暫時仍退縮到下述二十二歲時面對著一台機器的感觸。


那一年休學後,徵兵的通知七個多月才到,等了一個多月後,有位我都不知道他開起了工廠的阿姨過年時的提起,我也就過了去,肢體的勞動稍冷靜過些後,某些的飄移,也隨著環境的關係一度注意到過那些機器的理型。

那是架真空蒸鍍的機器。高中時期不自覺的作繭,物理、化學都沒上過的,腦海中應該只有比一般人更多的感情用事,以及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楚狂。那時候天天趕工吧,因此機器的保養都利用假日,由姨丈帶著我進行的,而姨丈斷斷續續為我的解釋裡,抽氣幫浦、擴散幫浦如何形成一處真空空間,到如何利用鎢絲與錫的比較熔點形成分子散佈,也逐漸的有了些概念,當然,剛開始還是純物理的。

那一天似乎是隔天得出貨,但晚上沒有人願意加班,而姨丈夫妻又得出去,而姨丈雖也交代隔天他再早些起床開爐,但我看若不處理明天得占烤箱,工作序程將耽擱時間也不順暢,而一個人也還應付的來,也就接著處理個段落,而也不知道是一個人面對那種空蕩的感覺,以及哪種單調轟隆的幫浦聲加強過,到了八點多處理完後,在還得讓機器運轉的一段時間裡,也許是幾個保溫瓶玻璃內膽扭曲了的鏡中自我,碰撞到幾天前一個烤箱因師傅忘了將烤玻璃的溫度調回,導致的塑膠變形及真空處理面漆出現的色彩,突然間讓我問起了「本質」,問起了自己是寧可有機會鍍上一層銀色,還是本色,甚至也再問向了那個模子前的原料型。

當然的,那類的飄忽,到後來隨著環境還是又忘了,自來的那種飄移,到了「順其自然」、「內心交戰」聽的也麻木後,「原來的我」、「啞口」又在周遭不斷的放送,在一些明滅的 led間,還曾想過準備電子學的,但一個廣播的內容就又轉到會計學,更後來更變成什麼都學不來或者不想學,在對麥可一生的感觸裡,就不曉得是慶幸還是悲哀了。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3111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