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文化‧文明‧不衝不突
2008/11/03 08:59:12瀏覽435|回應1|推薦18

文化

上個月家母聯絡好了師傅,為家祖母舉行了 還老願 的祭祀。

家母說這個祭祀是為了祖母生前或曾在神佛之前許願,或疏忽、或酬答不夠而舉辦的,在師傅的疏告中,也聽到了這一段。

對於這個祭祀,家母的心情上有種非作不可的文化制約,而我個人似乎只能是認是於這樣的生命觀。

家母也說,二十餘年前家裡也為家祖父舉辦過,不過在我記憶中卻找不到,當時不知道是人不在家,還是心不在家。

家祖父過世時我才十四歲,關於生死沒有概念,而儀式雖然按照著傳統 齋科 進行著,某些印象也還在,不過關於齋科過程的印象,印象裡最突兀的,卻只有一個因逗趣的豬八戒而笑了出來,讓長輩使出個不可的眼色較強烈,其他的應該都還不懂得懂吧。

印象裡似乎還有小學四年級前 —— 家裡還沒有電視機前,家祖母有時會帶我與臨街上的一些齋科會場觀看的情形。

當時的觀眾還頗多的,有點像廟埕前以前每年次數也不多的神明戲。

文明

上個週日去為一個以前同事的祖父上香。

前同事的祖父高壽九十有五,因此門口掛的是大紅布。前同事說了,家裡是以一種喜事的心情為其祖父送行。

聽到時,最先浮出的是電視上王永慶先生子孫的迎棺畫面上使用的白色。

當然,或是二十幾歲時有一本社會心理學的書籍,我找的到的答案似乎只有內中提到的關於社會賢達的登高一呼吧,只是後來的逐漸社會,感覺上一種"歐己桑"文明卻已是不可抑制。

看見那個白色時覺得的奇怪裡,也有些猜測向五行生剋吧,不明瞭那是為王永慶先生,或者他哪位子孫的規劃,當時就朝向點規劃者有沒有以王先生的影響力朝向點社會的,更希望他後來的傳達能讓那個白色,只是傳達給整個社會一個小點。

這個很難說起,因此也就沒有開口,倒是前同事接著就說起其祖父年輕時從事過伐木的工作,還曾為王永慶先生的伐木業事業體工作過。

『也許王永慶先生看你阿公古意,找你阿公作伴去的!』聽見時,關於「影響力」曾稍更發酵過,但回答應的似乎仍是這種較屬於想像力的輕快,但感覺上前同事並不想沾這種光。

「家裡有三隻狗,前幾天也不知怎地也走了,不知道是我阿公找去作伴,還是冬天又到了,有人想做壞事!」前同事接著又說了。

聽見這時,我觀看了下週遭的環境,看了下山間這裡十來戶人家的聚落形式,遙想著某種遠古。

不過最近的腦筋很是飄移,飄移到的倒是有一次網友跟我聊到的一胎化後我的回應,那一次就跟他提起過這個家族,而那次是剛跟其他同事進來過不久,知道前同事的祖父有八個兄弟,他的曾祖父更有十個兄弟。

衝突

昨天參加了祖母墓園的秋祭。

一處天主教的墓園,對外開放過一段時間,後來據說是一些法規的問題不對外開放了。

艷陽高照,儀式準時於定好的時間以彌撒的方式進行著。

不過祭壇的位置在日出方向的高處,而那個方向又有一座山及一個靈骨塔遮蔽,反倒成了墓園中最暗的地方。

彌撒前有個修女要大家儀式間禁燃鞭炮的聲音,聽來顯的頗有突兀,而看著似乎各自為政,許許多多就在各自墓位小徑上隨地就燒起的紙錢,似乎也了解那是控制不住下的委婉吧,而如果沒有記錯,這裡最初設有禁止的牌子,後來不知道是有人還是管理員在靠近入口處以磚塊作圍,希望設定在一個地方,只不過仍控制不住。

神父的讀經、講道,我自己試圖集中點注意力,只是恰好面向的祭壇,只能看見神父的影子,及雖還算流利卻感覺不出力量的言語,以致腦海還是流向了「有權柄的人」以及「文士」而無能為力,而神父站在的祭壇之上,不知道是否也有因這幅景象,有更多時候側身向祭壇後方的教職教眾為多,「入境問俗」與「俗問入境」之間,許多時候一開始的不清不楚,到來的不處不清,如果要自由平等博愛兼顧,或也只有等時間的循環過後,才能夠冀望有平和的秩序了!

這幾年打開過幾次下述書頁的中的「神祇無疚」,以前會有各種不同的衝突,而這一次卻是害怕有感覺,只是因為那個名字叫「群」的鬼魅嗎?還是又是其他社會從上到下不上不下的什麼呢?

( 知識學習其他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孫十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懂 了....
2008/11/03 10:54

化而不明;  明而不化,    正是疑團;  

十荒(seedeyes) 於 2008-11-12 11:36 回覆:

風花雪月易表

天高地厚難形

在家的忘記有朝

有廟的忘記出家

若不是千瘡百孔

我或連懂都不想懂

年少時聽多了笑傲

包括現在也還是感歎而不是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