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秋刀魚的海(73-89)
2008/08/14 15:11:08瀏覽175|回應0|推薦1

場:73               

景:太平洋

時:夜                

人:(振平)、(平軍中夥伴)、(金源)

-------

△ 各種不同角度的怒海惡浪。

△ 旁白:(平夥) 走啦,去洗一下三溫暖的再來去吃飯!

△ 旁白:(振平) 不要,沒有那個習慣。剛才曬太陽,現在吹冷氣,又有冰汽水,已經是三溫暖了。坐著聊天就好了!做累啊!不想走那麼遠,等會再一起吃頓飯就好了!

△ 旁白:(平夥) 好啊!看你啊,吱……

△ 旁白:(振平) 怎麼?不認識我了啊!要看的詳細點喔!

△ 旁白:(平夥) 齁,我就生來就黑的,現在曬的比我還黑!

△ 旁白:(振平) 呵……

△ 旁白:(平夥)X !怎麼會想要走來跑船的?

△ 旁白:(振平) 沒有啊!聽人家說海口人都比較凶,來看看啊!

△ 旁白:(平夥) 別喔!別看向我這邊來喔!我高雄縣,算山內的!那看到了沒有?有沒有比較凶?

△ 旁白:(振平) 有喔!還是有差!昨天我跟大副載網經過那過港隧道,兩台摩托車不知道是擦撞還是怎的,看他們人也沒怎樣,兩個人就狠打起來,那警察、憲兵過去拉開,有一個還把警察推開叫他最好別插手!

△ 旁白:(平夥) 啦,那小攤的啦!那藍寶石旁邊的那條路上,常常也聽到那『嗙 !嗙!』的!聽的幾乎要習慣了!

△ 旁白:(振平) 哦?你也別講的那麼誇張好不好!講給我們外地人怕的唔!

△ 旁白:(平夥) 說你不要信喔?兩個月前我就載了一個,要下車前拿五百塊給我,叫我車先別開走,叫我要聽到聲音時才快走!

△ 旁白:(振平) 哦?聽不懂?怎麼會這樣?

△ 旁白:(平夥) 啦!那是要叫我轉移別人的注意力讓他比較好走的,旁邊還有他的同伙在等也說不定對嗎?我才沒在傻說!賺那五百塊,搞不好得替他做槍靶,看他走開就趕緊走囉,還等他!

△ 旁白:(振平) 喔?還懂的戰術運用喔!受過軍事訓練的喔!

△ 旁白:(平夥) 你不知道喔?要做那一行頭腦都要比我們好才有辦法!

△ 旁白:(振平) 呵,好了!別說這個了,你不是說退伍後要跟你爸爸做生意,怎麼又會開計程車!

△ 旁白:(平夥) 那也不用每天囉,店現在我爸會顧,要切貨的時候我才跟我爸去就可以了,剩下的時間就加減跑囉!

△ 旁白:(振平) 嗯!

△ 凶海惡浪下的船隻,或浪壓不進,或在浪峰空處倒退等。

△ 旁白:(金源) 怕愈陷愈深啊!

△ 旁白:(振平) 愈陷愈深?喔?浪子回頭喔?

△ 旁白:(金源)我 說要來跑船,他們還不肯,還兩百多個跪下來要我別走,我想說踢頭(玩樂)總沒盡頭,還是堅持一定要來。

△ 旁白:(振平) 你唬我啊!你是在發白日夢是不是?兩百多個跟你跪?你當作我大金剛阿?說謊也不打草稿啊?

△ 旁白:(金源) 呵……,那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騙你?

△ 旁白:(振平) 別人我是不知道,你喔!人家是看過兩本黑手黨的書就想說做個教父不過爾爾,你是時報週刊看一看的就當做踢頭(玩樂)過啊?兩百多個跟你跪?看你也沒那個能力。先別說你沒那個能力,就算你有那個能力讓兩百個人向你下跪,你這個年紀做到那個程度,靠什麼,真要走,人家沒把你怎樣就不錯了,還求你走?奇怪欸,這種場面你怎麼會想的到的啊?起乩是不是?還是又是那齣連續劇在演的啊?

△ 旁白:(金源) 說你不相信喔?在我那八家將殺人都沒罪的欸!

△ 旁白:(振平) 實在不知道你腦袋裡是在想什麼,誰跟你說的?你若是要想到那去,你這輩子都難過,乖乖的工作啦,才十五、六歲而已,人生還長呢,結束了,不跟你說這些,說這不要聽了!

△ 凶天惡海。

場:74               

景:平寢室

時:夜                

人:報務員、振平

-------

△ 平膝上書頁裡《開放社會及其的人》只翻開至第一篇篇目『柏拉圖的符咒』隨即燥鬱閤起的情緒。

△ 旁白:(振平)(平心誦聲)『相對於人類無窮的慾望而言,滿足的手段勿寧說是稀少的。』手段?……你又曾真心的將自己放進過這些嗎?好吧!就算手段難聽說方法好了,你那次跟報務員聊到當兵,你連想提醒他蘇格拉底那三張床的概念都不能對嗎,天造地設的、畫家筆下的、每個人心裡想像的,他注意聽的樣子好恐怖對嗎?那你是害怕他所能想像的太簡單,還是天造地設與畫家筆下的那個均衡點連你自己都還模糊呢?入伍後你也只是讓一件軍中慘案又帶進這些一段時間,你還不是認為那是種帶著點永恆悲劇的東西,寧可是在自己幸福後再追求的東西,這些你還事只能相信社會心理裡那種在位者的登高一呼,對那些學校裡總覺得自己不得志的學者總是問號,但對那些又要革又要命的過程又總是懷疑……

△ 平搖頭迷惑狀。

場:75               

景:報務員室

時:夜                

人:報務員、振平

-------

△ 旁白:(報務員)齁!你們帶的那些還不夠多喔!你知不知道我第一次上船時帶了多少東西?

△ 平搖頭。

報務員:六罐波密,就六罐波蜜!

振 平:嗯!(低頭尬笑)說點你第一次上船的事來聽啊!

報務員:第一次上船啊,嗯,那次是我唸書的時候實習。(略停)在南方澳出港的,那次還出了一件事,被印尼的海軍帶上岸!被印尼海軍帶上岸的時候,報務員要我帶雙筷子下去,說他們吃飯都還用手抓的。

振 平:喔?那怎麼會被帶上岸的?

報務員:公司也跟我們講是合作船,不過他們根本就沒辦,我們不知道,在那裡邊待了一個多月才出來,我到現在還記得當時另外一艘船的報務員寫的一首打油詩,念給你聽喔!

△ 平點頭。

報務員:『土牢暗夜腳步聲,燈影灰濛人消條,不見天日何時了,海上男兒心戚戚。』呵!

振 平:嗯!(略停)那你退伍後都一直在船上?

報務員:也沒有,這次我也停了快一年,跟幾個朋友合夥開了家泡沫紅茶店,不過……

振 平:股東不和?

報務員:可以這麼說,呵……,你怎麼知道?

振 平:有些書裡分析過!

報務員:是啊,我是小股,我們四個人,大股那個是朋友的朋友,他佔了一半,反正,話都是他在說,事都是我在做,真的是和不來!

振 平:你們事先沒講好做事的算薪水啊!

報務員:有算啊!他只來一下看看也算啊。也只做了差不多半年,我就撤股了,剛好船長找我,我就又下海了囉!

振 平:嗯。

報務員:其實這次上船也蠻矛盾的,我大部分的同學現在也都沒有上船,船上的生活喔……(搖頭)也一段時間了,你應該也看到不少!

振 平:嗯!

報務員:再說個故事給你聽喔!有一次我到我們公會那邊去,那天十點多了,我出來的時候在旁邊看到一個人,也是個報務員,在大太陽底下坐著,看他的樣子,還有地上的煙蒂,他大概在那邊坐了一個晚上不只,反正很頹喪很頹喪就對了,問他,他說他跟公司借了錢,但卻是怎麼也不想再到海裡去……

振 平:嗯!

報務員:後來我幫了他一點錢,跟他去向公司說了。那種掙扎或許我也有過吧,呵……(略停)我有一個同學,他結了婚五天就出港,那趟海還沒回來,對方那女的就以這個原因向法院要求離婚。

振 平:那你同學也是,怎麼不慢一點再出港?或是休息一趟的?

報務員: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有些事情不那麼簡單的,像剛才說的那個,家裡父親年紀也大了,又一堆弟妹在念書,我這樣幫他都不曉得對不對,他這樣子說不定會以後都不敢上船,不過看他當時的樣子,(搖頭)唉!

振 平:嗯,不過這我可能比較體會不來。

場:76               

景:報務員室

時:夜                

人:振平、報務員

△ 報務員自床尾櫃中取出一瓶人頭馬,放置在發報機與煙灰缸間,煙灰缸內燃燒過半的香煙。

振 平:你不簡單喔!一瓶酒還能留到現在。不過這種酒跟我喝浪費了,我的程度還在牛飲階段!

報務員:你也會這麼虛偽喔!把那杯水喝了或倒了,我就只有一個杯子,一起喝。

振 平:嗯。

△ 報務員用打火機,指甲剪弄開瓶塞,倒酒。

報務員:這次出來我本來沒有要帶酒的,這瓶酒還是我爸爸在要出港那天拿給我的。

振 平:喔,那你爸爸算很開通的喔,一般的父親很少這樣做的!

報務員:或許因為他以前也在船上工作的!

振 平:嗯!

△ 平點頭啜了口。

振 平:你當初會學這個也因為這個?

報務員:或多或少吧!我有一個哥哥也是念海專的!

振 平:他現在也在船上?

報務員:沒有,退伍後他上過一次船,回來後就..,我也不曉得該怎麼講,船上的生活你也看到了,有點怕上船吧!而且好像喪失了信心,有很久都沒有工作! 

振 平:嗯!

報務員:後來有個機會,我介紹他去一間船務公司做職員。

△ 平靜默,遞過一根煙。

振 平:不是每個人都能習慣海上這種生活!

報務員:嗯,而且我們讀書出來的,一工作就是幹部,有更多要調適的,有些人調整不過來,就不敢再上船了!

振 平:嗯!

報務員:有一次,那是我第一次不是實習的當報務員,船上有一票山地人,八、九個有吧!他們找了一個人叫我去船尾,神祕兮兮的,也不說做什麼,去到那裡,他們圍成一圈坐著,我什麼話都還沒說,就指著一碗公的米酒,呵……

振 平:還是得喝對嘛!

報務員:是啊,船上就這麼十幾二十個人,你要不喝的話,他們會認為你看不起他,以後見面就難過了,而且船上又只是一丁點的地方!

振 平:船上有這種小團體也蠻恐怖的喔!要是有人提議罷工的話。

報務員:是啊!這種狀況也不是沒發生過,就有過船長因為這樣才出來沒多久就把船給開回去的,而且這種情形好像越來越多,(閉了下唇)我是指有小團體喔,我們船上還好,好像沒有這種情形!

振 平:嗯!

報務員:對了,我上次不是跟你提過那個在海狗船上的同學嘛,他們那艘船不久前沉了,這次他們轉載了三次,本來想說他這次能賺上一票的,人算不如天算喔!

振 平:喔,那船上的人有沒有怎樣?

報務員:還好,人都沒事,都上了救生艇被救起來了!

振 平:嗯!

報務員:像你、我、董事長的兒子都同年齡,有時想想人的命運真的不一樣喔!

振 平:呵……,怎麼突然講這個?

報務員:我曾經想過的,到了萬不得以的時候,我知道他什麼時候身上會有很多錢!

振 平:喔?酒才沒喝多少喔?會有這種想法有點恐怖喔!

報務員:人總要有萬不得以的打算對嘛!

振 平:當心喔!你存在著這種打算,有時候還不到萬不得以,也會被你想成萬不得以喔,人家也是前幾代的努力,或至少是機運對嘛!

報務員:呵!呵!我說說而以。不過我有個同學,他前幾年跟我說過他要找些志同道合的人,將來買一艘船做海盜!

振 平:那也許只是他一時的想法也說不定吧!或許後來又修正了!

報務員:不,他是真正有著手在做喔!

振 平:那他是俠道羅賓漢或是武俠小說看太多吧!你們報務員的收入跟地位也不低,現在也談不上什麼亂世!奇怪!

報務員:不過相對的也不高吧!你沒有在這個行業裡你不曉得,像現在有了衛星電話,船長越來越不需要我們了,公司的算盤都很精的,我相信我們的公會早晚有一天必須要採取抗爭的行動!

振 平:這個我就真的不曉得了,科技面又加上資本面的那種問題最複雜,每個公司也都有他面對的競爭,物競天擇,這本身就很殘酷的,不然也就不需要那麼多的道德教育了!這是很普遍的問題。

場:77               

景:平寢室

時:夜                

人:振平

-------

△ 平將《開放社會及其敵人》放回,靜坐了會後,躺下。

△ 旁白:(振平)(平心誦聲)道德?道德又能是像你這樣解釋的嗎?不,這不是你認為的,那只是報務員先前的話讓你一時想出的言語罷了,包括這樣的存在都是危險的,絕對有你現在的怨天尤人在裡頭,現在就別再想這個了,休息保持体力吧!

△ 溶接暴風雨下逆行的船隻。

△ 滾筒式衛生紙不斷拉出的景象。

△ 溶接:(書頁上的文字)(扥爾斯泰《復活》44)

最使他驚異的是馬斯洛發不僅不覺的自己的地位可羞(他覺的這個地位可羞),不是女囚的地位,而是娼妓的地位。任何人,為了能夠行動,必須認為自己的活動是重要的,良好的。因此不管一個人的地位如何,他一定要為自己對於人們的一般生活採取 ……

△ 溶接:(書頁上的文字)(馬竇福音第二十一章)

復活的問題 在那一天,否認復活的撒都塞人,來到他跟前,問他說:「師傅,梅瑟說:誰若死了、沒有兒子,他的弟弟應娶他的女人為妻,給他哥哥生嗣。在我們中曾有兄弟七人:第一個娶了妻沒有子嗣就死了,遺下下妻子給他的弟弟;連第二個與第三個,直到第七個都是這樣。最後那婦人也死了。那麼,在復活的時候,他是七個人中那一個的妻子?因為都曾娶過他。」 耶穌回答他們說:「你們錯了,不明瞭經書,也不明瞭天主的能力。因為復活的時候,也不娶也不嫁,像在天上的天使一樣。

△ 旁白:(曉月)有人說我長的像那個歌星,那個叫什麼名字來著,中......

△ 旁白:(振平)嗯,不過幹嘛要像人家!做自己不好啊?

△ 旁白:(曉月)嗯!

△ 旁白略停。

△ 旁白:(振平)那你怎麼會這麼早發生這種事?

△ 旁白:(曉月)還不是常常聽我姊姊跟她朋友在那裡講什麼好爽好爽的!

△ 旁白略停。

△ 旁白:(曉月)你有沒哭過?

△ 旁白:(振平)當然有啊!不過好多年沒有了,最後那一次跟自己說不再哭的。

△ 旁白:(曉月)我會哭的,你知道嗎?

△ 旁白:(振平)喔?

△ 溶接:(書頁上的文字)(馬竇福音第二十一章)

復活的問題 在那一天,否認復活的撒都塞人,來到他跟前,問他說:「師傅,梅瑟說:誰若死了、沒有兒子,他的弟弟應娶他的女人為妻,給他哥哥生嗣。在我們中曾有兄弟七人:第一個娶了妻沒有子嗣就死了,遺下下妻子給他的弟弟;連第二個與第三個,直到第七個都是這樣。最後那婦人也死了。那麼,在復活的時候,他是七個人中那一個的妻子?因為都曾娶過他。」 耶穌回答他們說:「你們錯了,不明瞭經書,也不明瞭天主的能力。因為復活的時候,也不娶也不嫁,像在天上的天使一樣。

△ 旁白:(振平)你最想要什麼?

△ 旁白:(曉月)我最想要什麼啊?我好想要有一部車喔!不過不是那種那種大台的,我想要一台紅顏色的,小小的。

△ 旁白:(振平)嗯!

△ 旁白:(曉月)有一個四十幾歲的男的說給我一台 B M W ,叫我跟他欸!

△ 旁白:(振平)喔?

△ 旁白:(曉月)哪裡有那種老的差不多要死的男人啊?

△ 旁白:(振平)喔?你說什麼?

△ 旁白:(曉月)喔!沒有啦!你為什麼不是念醫學院的啊?

△ 旁白:(振平)喔?我為什麼是要念醫學院的啊?

△ 旁白略停。

△ 旁白(振平): 「其次也相仿,要愛人如己」, 呵 .... 「 復活的問題」?是當年那段扥爾斯泰的《復活》曾讓你否定懷疑的,是後來當兵時 「在復活的時候也不娶也不嫁」, 又將這些給 模糊掉的,那又是當兵前那些真空爐裡的塑膠曾讓你問起你是要鍍上那假的銀色,還是寧可本來面目,還是退伍後鍍過的那麼多耶穌呢?呵 .......

(溶接)真空爐出爐中爐架上一個個搖晃著銀色的基督受難像,及將要進爐的爐架上搖晃著的基督受難像。

△ 旁白(平姨丈):你看這裡,這項產品的設計還另有奇妙的,當鏡框裡的這些燈光亮起來的時候,那個耶穌像會有變化的,像不只一個,而是無數個一樣!你真的要把他挖掉,換上這個「戀」字?要不要再考慮看看?

△ 旁白:(大車)快!快!快!那車間口的紙箱啊倒啊!快出來幫忙搬,一個去叫船長飼電鈴!

△ 旁白:(三副)(敲門聲後)快點喔!快點喔!雨衣穿一穿的快出來喔!車間門口的那些紙箱倒下去了喔!

△ 平匆忙起身後寢室內多人匆忙穿著雨具貌。

△ 匆忙走出通道的眾人。

△ 緊急電鈴聲。


場:78         

景:後甲板

時:夜          

人:大車、三車、建忠、振平、金源、大副、三副、二副、志明、建興、大金剛、徐復

 △ (溶接)車間門外帆布下堆置的紙箱及隨著船隻晃動拉緊急鬆開的繩索

(溶接)平依舊平視著的茫然

旁白:(曉月)我也不知道該怎麼介紹自己,不然有什麼問題,你們問好嗎?

(溶接)一條繩索斷開後,一綑綑的紙箱壓向了車間的門口,及隨著強風上下拍打著的

帆布。

(溶接)車間內的大車聽見聲響,自房間中劍步上來,試圖推開門而推不開,轉下梯幾

步呼叫二車、三車,二車、三車聞訊後也爬上梯,與大車合力推門。

旁白:(振平)那你那也不記得,是在那稍早還是稍後的初夢呢?那就僅止於是一種生理現象?

(溶接)平初夢境像。

旁白:(曉月)怎麼?都不認識我了?

旁白:(振平)那那天在車站的偶遇,及那之間的三年呢?那又是一堆的陰差陽錯的碰巧?還是……,不是那天剛開學的晚上喝了酒後,那個失了意的同學讓你感想了句「失戀難道真的有這麼痛苦,過了個寒假還是這樣」!在同學的「你又沒有談過戀愛」下,你做的出那次的邀請?而那又是宿命?還是就是種時空呢?「這種事得慎重,我才喝了兩三杯,不會被你的幾句話就激到的!」那為什麼這些還是敵不過「就邀他出來走走也沒什麼的!」也是自然呢?那之後的而然呢?那不是你想像中的而然呢?呵........

旁白:(平同學說到他也是可憐,老爸是軍的,雖然做到將軍,不過也沒唸過多少書,也只是生活不檢點的草霸王,阿兄又是天九界的,常常躲債不知道躲去哪,才會生作那個性,我們班的女的,看到他講話的樣子也怕,沒幾個敢跟他講話!也只有一個阿娟跟他跟緊緊!

旁白:(振平)「那這樣你也算有收穫啊!最少這些我就不知道,那啤酒不能算賠罪,算請你的!聽你這樣說,我對他倒有些興趣!

旁白:(平同學)「你別失戀就什麼人都好,連阿英都有興趣

旁白:(振平)「誰跟你說我失戀,我只是不知道要怎麼戀而已,阿英五官端正,要是長出點肉,來也是美人一個,這去年還不知道是誰說的

旁白:(振平)那在那個時候你自己就沒有那些塵世的飄忽嗎?在那世俗的榮譽觀,及那些雄壯威武嚴肅剛直的邊邊,你真的也不知道什麼是戀及該戀的是什麼,也不知道該如何尋找呢……

旁白:(振平)蠢啊!蠢啊!那後來又可是那一頁聖靈與義人之間的進入,讓你對關於人與類的歧想,進到了一片汪洋呢,其實你不懂得想,也不想想,就只想抓住點什麼,卻又什麼也抓不住,那些雄壯威武雖然你也懷疑過,但對那些蘇格拉底柏拉圖所謂的愛智,那些隔膜卻更厚呢

(溶接)車間門被合力推開個縫後,大車鑽出了門外,拉來了疊紙箱將門縫卡住後,示意要二車、三車先下去拿雨衣後,跑步向了船艙!

旁白:(大車)快!快!塊!那車間口的紙箱倒出來幫忙搬,一個去叫船長電鈴!

旁白:(三副)(敲門聲後)快點喔!快點喔!雨衣穿一穿的快出來喔!車間門口的那些紙箱倒下去了喔!

平匆忙起身後寢室內多人匆忙穿著雨具貌。匆忙走出通道的眾人。

緊急電鈴聲。

左右傾軦的後甲板上的積水中大車只套了件雨衣正解著綑綁的繩索;三車、忠搬著紙箱丟進海中,平、源、大副、三副、二副、明、興等陸續加入。

淒冷黯淡的水銀燈下,大風雨中船隻傾軦的厲害,傾軦中的腳步、網邊的積水。大浪襲來,船隻劇烈的傾斜,甲板中間大金剛、源、大副摔倒,平扶起大副時回頭,小白臉兩腳滑出了船,雙手緊抱滾網的滾筒,正慢慢的爬起時,又一個浪打來,三車逆風走前幫著拉起時,源、平亦向前。

浪繼續,工作繼續。

一個猛浪將長燈桿的繩子震斷,燈桿撞擊在船艙,折成了鉤型時,大金剛蹲著的掩耳狀。

折彎的燈桿。

大副推了大金剛一把,繼續工作。

海象。(溶接)不斷被拋落海的紙箱。

△ 左右傾軦的後甲板上的積水中大車只套了件雨衣正解著綑綁的繩索;三車、忠搬著紙箱丟進海中,平、源、大副、三副、二副、明、興等陸續加入。

△ 淒冷黯淡的水銀燈下,大風雨中船隻傾軦的厲害,傾軦中的腳步、網邊的積水。

△ 大浪襲來,船隻劇烈的傾斜,甲板中間大金剛、源、大副摔倒,平扶起大副時回頭,小白臉兩腳滑出了船,雙手緊抱滾網的滾筒,正慢慢的爬起時,又一個浪打來,三車逆風走前幫著拉起時,源、平亦向前。

△ 浪繼續,工作繼續。

△ 一個猛浪將長燈桿的繩子震斷,燈桿撞擊在船艙,折成了鉤型時,大金剛蹲著的掩耳狀。

△ 折彎的燈桿。

△ 大副推了大金剛一把,繼續工作。

△ 海象。(溶接)不斷被拋落海的紙箱。

場:79               

景:平寢室

時:夜                 

人:志生、振平、金源    

-------

△ 生將雨衣掛在門後,雨褲褪在雨鞋的鞋管上。    

△ 平推門,生讓了讓,將雨鞋放置角落。

振 平: 那小白臉怎麼樣了?

志 生: 沒事啦,嚇到而已!

振 平: 喔!

△ 生走至舖位邊點煙,平褪著雨衣時,源進來。

金 源: 阿平!

振 平: 怎樣?

金 源: 你那藥洗給我一下,那小白臉有一處黑青。

△ 平點頭開抽屜取給源,褪下雨褲後坐上舖位。生拿著鋼杯、電湯匙、泡麵出去。平拿毛巾擦了擦腳後順手擦了擦窗下的小水柱。

△ 心聲:(振平) 嚇到而已!

△ (溶接)前一場明抱著滾筒遭浪襲來的情景。

△ 平楞了會後走出寢室。

場:80               

景:明寢室

時:夜                 

人:建忠、志明、振平、建興、金源、慶榮    

-------

△ 忠幫明搓揉腰部瘀青時明又痛又笑的表情。

志 明: 你是在我跟我推還是在玩啊,會痛欸!

△ 忠捉狎的笑笑回頭看了眼平,站起來,朝對面舖位並排坐著笑的源、榮、興。

建 忠: 大元的手比較有肉!不然還是叫大元來。

場:81               

景:平寢室

時:日                

人:振平

-------

△ 平從明寢室離開走回自己寢室,站在自己的舖位邊。

△ 旁白:(振平)今天是家鄉普渡的日子,凌晨結束作業後曾托報務員掛電話回家 ,下午上樓探問,見其熟睡沒敢吵他,晚餐時他才說風雨太大無法通話,剛才顧 燈前倒想起了很多家鄉的情形,也想起了今年端午在三副親戚家的過的情形,是每逢佳節倍思親嘛,當兵時也沒這種感覺,也許是這一次是自己選擇要離家的吧     !在三副親戚那大家庭裡吃粽子時,好像想起了什麼,吃的時候是忍著眼淚的。

△ 平拿著筆在行事曆的首頁上寫著九六0毫巴,然後寫著一0三三加上點的時候,想不起來的笑了笑,搖頭,翻至後面的記事頁的日記。

△ 旁白:(振平)記得在上比較宗教課時,那身為牧師的韓籍教授批評我們拜拜的言辭及當時的目光,讓很多同學受不了的。(自此處溶接進第79場畫面)是的 ,時代是變了,是有些人藉拜拜大肆鋪張;是的,政治教育的演變是很多人忘記 了傳統儀式內涵的意義,但農村人樸實豪邁的人際生活藉祭典而保存,想來也不 是他一個旁觀者所能理解的,種田的不賽豬公,你要叫他比唇槍舌箭嗎?一頭豬羊的犧牲,那也只是農業社會的豐餘啊!更何況是分贈諸親友的!一個水燈的漂    流,那不只是為冥冥不可見的諸鬼煞引路,那何嘗不是博愛及諸鬼煞的一種生活    教育呢!(旁白暫停,進79場平與成對白部份)兩天前船長似乎也做了普渡,    當我洗過澡也想上支香時,船長已經要大家收著了,後來報務員又說船長要找生    肖屬虎的灑冥紙,實在不曉得這是一種怎樣的變質!又不太好意思問,……

場:82               

景:工作艙、甲板

時:日                

人:大金剛、振平、志生、文成、大副

-------

△ 工作艙通道的暗處,大金剛拖著一條長鐵鍊,快拖至梯口。

△ 平、生快步的合抬一生銹白鐵箱的鐵鍊上梯,放在甲板上另一鐵箱旁。

△ 大金鋼鐵鍊拖過鐵梯的聲音,正在補著網的成回頭掩耳的模樣。

文 成: X!吵死了,你不這樣做不行是不是,你這個大金剛喔!

△ 大金剛楞住瞪著他的大眼,站在梯口離甲板還有兩階。

△ 平正從白鐵箱中拖出鐵鍊,抬頭,放下。

振 平: 文成啊!別嚇他喔,那是我叫他做的,那條太長,兩個人扛不動,我才叫他跟阿榮用拖的

△ 平、生下梯幫大金剛將鐵鍊弄上甲板。

文 成: 那不是兩天前才加的!船長是怕你們沒事做是不是,那麼重加那多條要作什麼?浪大抓沒有就是抓沒有啦!

振 平: 誰知道?大副交代的!船長想說不鉛底還不夠重說!

△ 成掏煙揮了揮,平走過蹲下接過煙,摸了摸網上的三條鐵鍊。

△ 大副拿著兩條內胎上來,平點上煙離開。

場:83         

景:前甲板

時:夜          

人:大副、志明、振平、志生、船長、文成、慶榮、金源

-------

△ 大副慌張的的扳鐵纜煞車的動作,及過後自怨的表情。

△ 鐵纜鬆頭,纜尾掃過志明小腿,明單腳跳開,坐下的動作。

△ 平、生跑過明旁蹲下,明抱著小腿。

△ 船長邊罵著邊探頭出窗。

船 長: XXXXX!大副啊!不然你是在弄什麼X!整個"wire"(鐵纜)給我放進海裡面去,你X較好的!我怎麼會用到你這個大副,XXXXX!XXXXXX!(咳嗽、吞口水)我XXXXX,害我氣的差點哽到,那人有沒有怎樣啊?

△ 明苦笑著脫去雨靴拉起褲管,小腿上的一條紅痕的模樣,大副蹲站在前,平、生旁站著成、榮。

金 源:(喊) 沒怎麼啦!唰過而已!

△ 旁白:(船長) 那把他扶起來看看有沒有辦法走?讓他跳一跳!

△ 明被平、生扶起,動了動腳,跳了兩跳。

志 明: 沒有事啦!

△ 生扶明走開。

船 長: X ,今天才下沒兩網,這網又給我走掉,大副啊!那是沒事情喔!不然你也會有事你知道嗎?是會給抓去關的欸!我X,還不看看要怎麼弄,還在那看什麼,你是打算要大家做到幾點啊!  

△ 大副愣了愣,走向源拉著的網頭纜旁。

△ 旁白:(船長) 那你又走去那裡做什麼,那竹筒沒先拉近來,拉那就有辦法是嗎?那後面的有到位置沒有?那竹筒慢慢拉!頭尾跟著慢慢拉啊!

場:84               

景:平寢室

時:夜                

人:振平

-------

△ 平從思考中又回至日記,看了會日記,合起,坐上鋪位。

△ (溶接)下段旁白中『父母在』至『用心呢』的文字。

△ 旁白:(振平)父母在,不遠遊,古有明訓,雖說不是到這裡遊玩的,但當時只是為著某種心情,為著某種理由,又何嘗曾體會祖母、母親不忍的用心呢?剛剛寫到這裡時,船長要人通知我上去,疑慮後才知原來有我的陸上通話,一時之間百緒雜陳,當聽到媽的聲音時,要不是是在眾人面前實在…,媽又是怎麼適應去問公司打這種電話的呢?這時竟會想起又是哪路神靈的感應呢?下來後四車不知怎的找到了大金剛的洞簫,節奏斷續的淒音讓我拜託他停止,他說什麼時代了還信這個,只是自己的心情加上還跟他存著芥蒂,我不太高興的走出飄著細雨的船頭,不過似乎想到了上船前那段不知體諒別人的日子,似乎也就不決的那有什麼了!另外在細雨中還想了想今天我竟會要媽將電話交給爸,上高中後似乎跟父親不曾融洽過,那是否在經歷過這些生活後,我更能體諒他呢! 

△ 平仰頭深思狀!

場:85               

景:平寢室

時:夜                

人:振平、慶榮

-------

△ 平低頭坐在床沿聽到聲音轉頭的表情。

△ 旁白:(慶榮) X !

振 平: 又怎麼啦?又在罵什麼?

慶 榮: 沒有啊!前頭那盞燈又破了啊,又損失了六萬啊, X !做了四、五個月不堪他破一次!

振 平: 這次不是有蓋了?那要破也沒辦法啊!

慶 榮: 是啊,是沒辦法啊!

△ 榮拿著泡麵。

慶 榮: 沒辦法啊!公司有事沒事又載那些紙箱出來也是無法度啊!那不是算我們的經費,丟丟到海底也是沒辦法啊,X,剩下沒半個月還載那一萬多只起來,把我們當作仙啊!

△ 平苦笑搖頭的笑容,看著榮出去。

場:86               

景:平寢室

時:夜                 

人:振平、建忠、金源、建興

-------

△ (溶接)平靠坐在地上紙板上,眼睛上仰。

△ 旁白:(建忠) 我們剛才去跟船長講若有船我們要回去欸!

振 平: 喔?你跟誰?

建 忠: 阿興跟小白臉。

振 平:那船長怎麼說?

建 忠: 不然怎麼說!他說他考慮看看啊!

△ 忠坐下來。

振 平: 你們什麼時候決定的?怎麼會想要回去?

建 忠: 昨天才講好的!賺也賺沒錢,不然在這裡做歹命的喔!

振 平: 呵?那我不知道喔!反正你們也決定了,也跟船長說過了,就看船長怎麼決定了!

建 忠: 那要是能回去你要不要回去?

振 平: 那我還不曾想過,出來就出來了!回去又怎麼樣?

建 忠: 回去隨便做也比這賺的多!

振 平: 那我不知道,你要有那本事我也無辦法講什麼,船上對你來講可能也不是什好地方!

△ 平彎身拿了兩罐飲料。

振 平: 不過船長要是讓你們回去,那工作要怎麼進行,那不太可能!

建 忠: 也沒差我們兩、三個了!

振 平: 差沒你們兩、三個?你這個人雖然做事比較老奸一些,最沒有手腳也算猛的,多一個我不比較輕鬆,要是又走了三個,剩下那徐復跟大金剛,我不就要做給他死 。

建 忠:(故意奸笑) 我手腳那有猛了!那是你不棄嫌。

振 平: 那也不是誇講你,小白臉我是較不曾看他做事,你跟阿興性急的,要不懶惰,說不定手腳手比我還快,那騙不了人的!

建 忠: 真的假的?

振 平: 那些五四三的我也不想講,你自己想一想,任何工作做不久要能賺多少也騙不了人,就算不提能力,你至少要讓人信的過對嗎?

建 忠: 是這樣的嗎?

△ 源、興進來。

金 源: 你們在這裡講什麼?講的笑嘻嘻的!喝汽水喔,那我有沒有?

場:87               

景:平寢室

時:夜                 

人:大副、振平

-------

△ 平睡中醒來的模樣。

振 平: 大副喔?怎麼樣!

大 副:要吃飯了,我來跟你拿昨天船長講的,寫好沒有?

振 平:我沒有寫。要怎麼寫?

△ 平坐了起來,拉棉被蓋住腹部下。

大 副:就寫啊,除了文成阿春 都寫了,我也寫了。

△ 平嗤笑抓頭髮。

振 平:你也要回去喔?

大 副:是啊!船長他自己講的,寫的出理由就可以。(略停)跟他一起不好做事!

△ 平痴笑。

大 副:怎麼樣?

振 平:沒有啊!

大 副:你是怕回去公司要賠錢是不是?不會啦,我們這次也沒有簽契約!

振 平:不是這樣,唉!

大 副:那就寫啊!我這裡還有紙!

△ 大副從一疊不同紙張下拿出一張給平,眼睛看著平。

△ 平接過低頭,看著紙,吱了聲,拿起床頭的書墊上,抬頭看了看大副,正要翻身向抽屜,大副遞過的一支筆。

場:88               

景:後甲板

時:日                

人:振平、大副、志生、報務員

-------

△ 平走至右舷的欄杆邊,看著剛破曉的海面,背後大副正在盥洗,生脫著雨衣。

△ 報務員自前方著盥洗用具走近。

報務員:看日出啊!想什麼?

振 平:喔,沒有,發呆吧!

△ 報務員也看著遠方,各自轉頭時,目光交會,報務員笑笑,手上比著書寫的動作 ,平笑笑。

報務員:你寫些什麼?

振 平:苛政猛於虎!(笑笑)吃不飽來穿不暖!

報務員:喔!(大笑)別傻了,船長怎麼可能讓你們走!

振 平:有想過!(轉頭)大鳴大放? 

△ 報務員笑笑轉向海,一段靜默。

報務員: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說給你聽喔!

振 平:嗯!

報務員:有一次我跟一個剛認識女孩子到海邊,他看到夕陽下的海浪的時候,跟我說了一 些帶著很多形容詞的話,你知道那時候我回答他什麼嗎?

振 平:你回答他什麼?

報務員:我跟他說在海上的時候,有很多時候是必須抬著頭看這些海浪的!

振 平:喔?(點點頭)這時候告訴我這個是想告訴我什麼?

報務員:契約!

振 平:契約?喔?(略停)不是很懂,不過有很多方向可以對你剛剛這兩個字做不同的解釋,不過那不是我現在想跟你說的,嗯!這樣說吧,我並沒想回去,不過我找了找不想回去的理由,好像除了怕讓人笑又半途而廢、一趟海都走不完之外,沒有更充份的,呵.. 

報務員:嗯,那他們為什麼想回去?是因為聽到這次大概賺不到什麼錢?

振 平:他們有這麼說,不過那應該是比較好找的理由,船長不是每次都在喊『大 家拼一點喔!大家出來就是為了要賺錢喔!』 他們會用這個理由也很正常,不是嗎? 

報務員:嗯,呵.. 

振 平:不談這個,不談這個,那那個女孩子有沒說你不解風情啊,『抬著頭看海?』後來發展如何?

報務員:沒有啊,就見了那一次。

場:89               

景:前甲板

時:夜                  

人:船長、(阿海)、振平、建忠、大副等

-------

△ 波面大且高的海面中起伏的竹筒,聚魚燈下少數游過的魚群。 

△ 船長頭伸出船艙,向後。

船 長:(瘖啞的喊聲) 那後面到底是在幹什麼啊,XXX,Wire不知道收緊點是不是?沒有聽見啊!

△ 平、忠向後望。

船 長: 喂!你們後面是睡著了是不是?喊都沒聽見是不是!

建 忠︰(抬頭) 有風,可能是沒聽到!

船 長:(低聲)那 你們一個去跟他們講一下,齁!我喉嚨已經喊到沒聲了!幹,擴音機壞了也沒人會修理!

△ 忠離開。

△ 旁白:(阿海) 欽仔!欽仔!收到請回答!

船 長: 收到!收到!

△ 旁白:(阿海) 欽仔,那轉載船有跟你聯絡嗎?

船 長:沒有欸,不是說還要幾天才會到!

△ 旁白:(阿海) 是啊!不過現在浪都這樣,我看這趟也差不多要結束啊!也抓不了什麼了!

船 長: 是啊!看也是這樣!

△ 旁白:(阿海) 那抓的有什麼感想沒有?

船 長: 抓的不好,哪有什麼感想!對這種魚不熟悉,剛開始時間就拖去了,看下次會比較好嘛了!

△ 船長離開左邊窗口,一下後右舷聚魚燈。

△ 大副站至起往機邊準備,平也走至起纜機旁,船面大幅度傾斜,大副、平均張開大步平衡。

△ 旁白:(阿海) 嗯,我抓的也只是算普通,也不算好,不過第一次出來抓這個,有三百多噸,跟一些前輩也還比的過,也不算漏氣,下一次要再來這裡,應該有較好的成績!

△ 旁白:(船長) 嗯!那你上次說你那些船員的事現在怎樣了?

△ 旁白:(阿海) 沒辦法啊!講不通!那六個還是要走。唉,現在的這些年輕人也不知道都什性,一點都沒法說,不知道都怎麼教育出來的,要我以前的個性喔,還跟他用講的!愛的教育!X!教育出來的我看也差不多啦!

△ 旁白:(船長) 是啊,我們以前做事巴結就來不及了,哪來那麼多屎尿!

△ 旁白:(阿海) 啊!不講這了,鬱卒啊,唱歌給你聽!

△ 旁白:(船長) 嗯 !

△ 旁白:(阿海) 一時失志不用 .....

△ 海面起伏的竹筒,竹筒上時鬆時緊的鐵纜,燈光變換。 

船 長:(稍無力的) 大副,起網。

△ 大副起網機的轉動的聲音。

△ 平看著竹筒控紐的眼睛,不時的瞄向頭頂上的鐵纜接頭。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