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秋刀魚的海(43-56)
2008/08/12 20:52:16瀏覽159|回應0|推薦1

場:43               

景:平寢室

時:日

人:振平、(船長)、(平母)、(某講師)

------- 

△ (俯角景)搖晃的護身符、香火袋下平仰眼看著的眼睛。

△ 平坐起來,手指撫了撫護身符上保佑平安的幾個字,自嘲的笑笑。

△ (溶接)平剛上船時掛著串護身符的胸口。

△ 旁白:(船長) 都上來船上好多天了,你那還掛著喔,不會感覺重喔,也不去找個地方,看是床頭還是那裡的,掛掛起來!

△ 旁白:(振平) 沒有啊!我媽媽叫我上來船上先在身上掛個幾天啊!

△ 平拿起行事曆,盯了會行事曆下一本《失樂園》封面上的書名。

△ 旁白:(平母) 你自己要想清楚喔,家裡會叫你多讀書,是想給你讀出來不用做那些粗重的工作 ( 武事 ) 。你自己也出去做過事 , 也應該知道,難道做那些粗重的工作 ( 武事 )能較輕鬆嗎?(客)

△ 旁白:(振平) 不然你以為讀書就那麼輕鬆嗎?我還是覺得做事比較清心,不會像拿妳們的錢讀書在那矛頓衝突(駁忣)!(客)

△ 旁白:(平母) 你怎麼這樣想呢?我還曾說過你什麼嗎?也只是叫你煙別抽那麼多,酒少喝一點,你自己想清楚哦,別說我沒跟你提醒喔,你也不想你兄弟姊妹個個都讀書,以後大家見面也才比較有話講。(客)

△ 平回頭再看著失樂園幾個字。

振 平:呵…… 

△ 平自嘲的笑出聲後,突然僵住,拿起失樂園邊搖頭邊注視。

△ 旁白:(某講師)(無氣無力的)我們回過頭來再看看這一段,473-D,二百七十五頁,『除非哲學家成了國王,或是世界上的國王、王子都具有哲學的精神或力量』,在這裡我們可以看到蘇格拉底對政治的崇尚。我們現在再回到剛剛那裡,(略停、眾翻書聲)對於蘇格拉底描述的寡頭政治,如何會演變成民主政治,以及民主政治的一些現象如何會形成到專制政治,你們回去看看,我們今天就上到這裡。柏拉圖的理想國我們再一、兩堂課就差不多講完,接下來我們要講亞理斯多德,你們回去也準備準備,到圖書館找找資料什麼的!

△ 平放回書本,看了眼頭上方上「一帆風順」的書籤。

△ (促進)書籤。  

場:44               

景:港檢所海邊

時:日                

人:振平、金樹            

-------

△ 樹手上抱著的一箱舒跑上「一帆風順」的書籤,拋過。

△ 旁白:(阿樹) 來,這給你!

△ 平手上接住的箱子上書籤旁還有紅紙寫的「祝華豐一號滿載而歸」毛筆字。

振 平:(意外、尬尬的) 這是怎樣?這怎麼好意思!

阿 樹: 沒啊!歡喜啊!

△ 欄杆處兩艘船分開,平低頭看了看華豐一號幾個字。

振 平: 這不是你船上的,這怎麼可以!

阿 樹: 沒有啦,這是我自己買的,他們寫錯了。

△ 樹的船漸遠,樹站在一堆飲料後。

場:45               

景:平寢室

時:日                

人:振平

-------

△ 平躺下閉上眼睛,轉側睡,張開眼睛。

場:46         

景:工作艙、甲板

時:夜          

人:船長、金源、振平、文成、三車、三副、大副、大金剛、建興、建忠、志明、二車、四車、志生、慶榮、金樹

-------

△ 天未亮前浪大下的起網情況。

△ (溶接)天剛亮了會,陰天,海上的天色陰沈,四、五級浪,救生艇隨浪起伏。

△ 旁白:(阿海) 欽喔!欽喔! 華豐兩號!華豐兩號!

△ 旁白:(船長) 收到,收到,阿海喔,怎麼樣?今天抓的好嗎? OVER!

△ 旁白:(阿海) 抓是抓的算不錯,不過,X,才好了兩天就開始走霉運的樣,剛才一個船員讓網給攪了進去!

△ 旁白:(船長) 這樣喔!那怎麼會給攪進去的呢?

△ 旁白:(阿海) 誰知道,看到的時候就已經攪入去了,機器停掉時就就只看被網給裹了三、四層了!

△ 旁白:(船長) 那人有沒有怎樣?那不就受了重傷?

△ 旁白:(阿海) 手臂斷了一隻,胸部肋骨好像也有斷的樣子,現在我那大副在照顧。

△ 旁白:(船長) 這樣喔?喔,不然你等一下喔,我正在起網,一會我再呼叫你好不好?

△ 旁白:(阿海) 好啊,就這樣。

△ 救生艇上一床棉被裹著的阿樹,兩旁一個長髮少年、一個三十來歲實壯的男子,兩人蹲站姿吃力拉著繩索前進,浪頭不時的打進艇內。

場:47               

景:平寢室

時:日                

人:振平、金樹

-------

△ 電暖爐紅色的光柱中平將臉盆毛巾放下。

振 平: 還會想睡嗎 ?

金 樹: 不會,已經睡了很久了。

振 平: 那要不要喝點水?

金 樹: 好啊。

△ 平將橡皮管頭交給樹,樹喝了幾口。

振 平: 那要是沒想睡的話來聊聊天好了,這樣你比較不會想到疼那裡去。

金 樹: 嗯。

振 平: 對了,還沒有問你叫什麼名字?或是怎麼稱呼的?

金 樹:李金樹, 叫我阿樹就好了 , 你叫阿平 。

振 平:謝振平。 那你住哪?

金 樹: 樹林!

振 平: 臺北那個樹林嗎?沒有去過。嗯,對啦,要出港那天,你怎麼會丟了一箱舒跑給我,害我想了很久都想不懂,昨天我還在想呢,怎麼會那麼剛好受傷的又是你?

金 樹: 沒有啊,那個時候是看你做事漂亮!

振 平: 哪裡有,沒讓人嫌就很幸運了。在這裡是天天給嫌的臭頭,呵……

阿 樹: 我們的船要上流刺網(酃啊)那天有沒有?那天你們船上的只來了你一個,那兩天做的很累有沒有?

振 平: 喔,那天我本來就應該要去的啊!前一天你們不是也幫我們?是我們那些年輕的大概體力不夠,才沒來。對啦,要不要抽煙?點一支讓你吸兩口的。

金 樹: 好啊!

△ 平邊點煙邊說,樹吸著煙笑著。

振 平: 嗯,對啦,常常聽我們船長跟你們阿海在無線電聊天,他蠻有趣的齁,偶而還會唱兩句「愛拼才會贏」,不過那聲實在有夠難聽,像牛在叫似的,我們這邊的聽到都在笑,有時正在拉網,給他一唱,拉的全都快沒力氣了!

△ 平、樹笑了起來,平幫樹取下煙,彈了彈煙灰。

振 平: 還聽說你們廚師換了好幾次了,怎麼會這樣?

阿 樹: 那都也是不曾煮過的,煮那根本不能吃的,每天就那兩樣菜,常常也害我們配罐頭,大家就抗議啊,船長也吃了不高興,就換囉,換第三個了。

振 平: 那這樣我們的廚師還算不錯,我們的廚師以前至少還賣過甜不辣,一頓至少也還有個三樣菜,雖然也是讓人嫌 ,還過的去, 在船上要主廚也沒那簡單,在船上大家除了工作睡覺就只有吃,要讓大家都滿意也真的很難。那你們船上有沒有人賭博?

阿 樹: 有啊,怎麼沒有,幾乎是天天的!

振 平: 還聽說你們船員也分的好幾派是不是?這樣有沒有比較有趣?

阿 樹: 有是有,不過那我也不是很清楚。

振 平: 你也是第一次跑船喔?以前在做什麼?

阿 樹: 裝潢。

振 平: 那怎麼會跑來跑船,做裝潢目前行情不是還不錯?

阿 樹: 是不錯啊,唉!認識一個女的,理容院做的,也不是養她不起,不過她就是……

振 平: 喔。

△ 平苦笑低下頭,眼睛轉走。靜默了會。

振 平: 不好意思,問到這個!

阿 樹: 不會啦,那過去的事情了!

場:48               

景:平寢室

時:夜                

人:振平

-------

△ 平坐在床舖上冷冷自嘲的笑。

△ 旁白:(振平) 不好意思,問到這個!

△ 旁白:(阿樹) 不會啦,那過去的事情了!

△ 振 平:(喃喃) 那過去的事情了 ?

△ 平不自主的拿起一支抽了半截的香煙,點上。

場:49               

景:如內文

時:                 

人:四男、三女

-------

△ (溶接)朦朧,四處散昇的煙霧,沒有支撐的窗框,不遠處幾個不等高的長方形低檯上,各自曼舞般忘形擁抱媾歡的男女,右下角(窗框旁)進入的一個背影,漫行進入駐足、回身,低檯上一個回過半個臉的女子,忘我的臉上朝背影看著的眼睛。(夢境)

 

場:50               

景:平寢室

時:日                

人:振平、金樹

-------

△ 睡著的平夢醒時突然張開眼睛,臉頰上嘲虐的一次抽慉,微張著口,緩慢吸氣的鼻音,吐氣,仰頭,閉目,一會後側身坐起,呆坐,看了下下舖臉上擦滿藥油的樹。(焦出)

場:51               

景:平寢室

時:日                

人:振平

-------

△ 平帶點猙獰的笑起。

△ 旁白:(平心誦聲)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你還會作出這樣的夢,表示你一點都沒有認識清楚,那不是你的自由夢,那加上你太多零零碎碎的佛洛依德的,你應該清楚的,只不過又是你一次的理型受挫企圖轉進罷了,把現實跟真實分清楚,別給自己太多無聊的藉口,傷害別人也傷害自己的藉口。

場:52               

景:釧路港

時:日                

人:(略)   

-------

△ 發報機的電碼聲。

△ 港外堤岸飛起的海鳥群,停格。

△ 發報機的電碼聲。

△ 船隻接近港口,港口上的救護車、醫療群、關員、代理商,停格。

△ 發報機的電碼聲。

△ 通道上,醫師進入寢室,興興奮持長壽煙給站在門口持單架的,頭盔、服儀整齊的醫護工,醫護工搖頭拒絕的憨厚表情,停格。

△ 發報機的電碼聲。

△ 駕駛室大副與海關人員的談話,海關人員正使用的小型影印機影印資料,平拿來一張字條交給大副,停格。

△ 發報機的電碼聲。

△ 平與海關人員坐在長條凳上邊動口,邊做手勢、後指向滾筒機的模樣,海關人員嚴肅點頭的模樣,停格。

△ 發報機的電碼聲。

△ 擔架下船的情形,平半跑步出來,丟下牙膏、牙刷,代理商接住轉頭離開,停格。

△ 發報機的電碼聲。

△ 剛駛離岸的船隻,欄杆邊站著的二副、三車,前儲藏室口邊的布袋(裝破布、冷凍手套、舊冷凍靴等的)、網具,艙內昏暗處手電筒的燈光下盤旋堆置的粗纜,大副拉著纜頭,平搬開上頭的雜物,源拿著一疊壓艙的金紙,停格。

△ 發報機的電碼聲。

△ 緩降的錨、鐵鍊、粗纜,延至後甲板機械處的粗纜,機械邊的大副,邊立機械上澆水的志明,停格。

△ 旁白:(振平)呵……,不聊這個了,聽說有些女孩子最討厭男孩子聊當兵了,尤其是那種一聊就聊不完的,聊別的,聊聊你的初戀吧!

△ 旁白:(報務員)呵……,那個好像還沒有過,呵……

△ 旁白:(振平)喔?真的還假的?那約會呢,約會總有過吧!那聊第一次約會!

△ 旁白:(報務員)嗯,這個倒有過。第一次約會在高中的時候吧!是一個別班的女孩子,那時候下了課常打籃球,他來球場旁邊看過幾次,有點印象,有一天他約我去吃冰,吃冰的時候兩個人也不知道說什麼,不過也只就那一次,後來就沒有了。

△ 旁白:(振平)嗯,那我猜那個女孩子想要的大概是英雄吧,還要是幽默的英雄,大概約會過發覺你還達不到吧!

△ 旁白:(報務員)嗯,可能吧!呵……

△ 旁白:(振平)不好意思,我講的太白,或許我也遇過類似的狀況吧,讓人覺得不過爾爾,不過我還沒你行呢,還能有女孩子主動約的!

場:53               

景:平寢室

時:日                

人:振平、建忠

-------

△ 平回身取下「一帆風順」的書籤,屈著膠套取出一張紙張,攤開注視。

△ 紙張上平稍工整的字跡:

        無怨的青春    席慕蓉

      在年輕的時候時,

      如果你愛上一個人,

      請你無論如何溫柔的對待他。

      ………………

      ………………

      山崗上那輪靜靜的滿月。

△ 平靜靜的折好、放回,用圖釘的角落固定在牆上。

△ 平往床尾挪了挪,至送風口邊,躺下,躺下前的移動聲後,雨點打在窗、牆的聲音外,隱約的送風聲。

場:54               

景:右舷

時:夜                

人:振平、建忠、大金剛

-------

△ 探照燈重複搜尋掃過的夜海海浪。

△ (溶接)平雙手撐靠在欄杆上看著海面,(茫然漠視良久後的眼神)動了下腳,緩轉頭後仰頭側身,微張著嘴。

△ (溶接)船尾方向低掛高緯度大大黃黃的上弦月。

△ (溶接)平深視、吸氣、潤唇、咬唇的臉。

△ 旁白:(建忠) 在想什麼?

振 平:(低聲) 喔,沒有啊!

△ 平輕笑的低下頭。

△ 忠走前一步、仰頭、回頭、笑笑。

建 忠: 看月亮想女朋友唔?

△ 平冷冷的淡笑。

建 忠: 今天晚上的月亮很漂亮就對啊!

振 平: 嗯 !

△ 平仰起頭。

△ 月。

△ 旁白:(建忠) 你看!我們大金剛在那裡唱歌欸!

△ 忠鬆下剛輕拉平雨衣的手,臉上捉黠朝虐的模樣。

振 平: 嗯!

△ 站在燈座上控燈笑著的大金剛剛。

建 忠:(笑喊) 喂!大金剛你還懂得唱歌喔?在唱什麼歌?不說出來聽看看。

△ 大金剛轉頭傻笑望忠。

建 忠: 你顧好欸!別歌唱唱的魚沒看著欸! (說完擠眼看平)

振 平: 也別將他看的那麼傻!我有時候站在上頭,無聊的時候也唱歌啊!

建 忠: 那你都唱些什麼?

振 平: 想到什麼就唱什麼啊!

建 忠: 嗯!不然我現在唱一首歌給你聽好不好?

振 平: 嘴巴長在你臉上,你要是愛唱就唱,不愛聽的話我自然會走開!

建 忠: 嗯,唱這一條,我想想看!(略停)「月娘光光照腳倉,向你求愛你不準,愛人對我越離越遠,親像船過水無痕....

△ 忠邊唱邊笑邊擺頭,看著平不時的擠眼,平不斷加大的苦笑,笑低了頭,把頭轉走,掏煙塞進忠的嘴巴。

建 忠: 怎麼!唱的不好聽啊?

振 平: 沒有啊!我沒說不好聽啊!你自己再留在這慢慢的練,說不定臺灣的歌壇又多了一個陳一郎!

建 忠: 怎麼?不看月亮了啊!

△ 平回望了下忠,沒有答話的走開。

場:55               

景:平寢室

時:日                

人:振平、建忠

-------

△ (溶接)平彎身輕拉抽屜仍發出了聲木器磨擦的聲響,抽屜縫的角落一個藍色蠟面的小紙盒。(忠探身在榮床頭的罐頭上按熄香煙)平取出紙盒凝視著。

△ (溶接)信紙上漂浮的字跡。(內容為下述旁白)

△ 旁白:(曉月)振平:最進開始學電子琴,希望能學出一朵花來。你信上說的事我不太明白,不過我有些朋友也是很年輕就結婚的,裡面也有很幸福的,我想你就別替你的朋友擔太多的心。問我最喜歡什麼季節,我想冬天吧,冬天睡覺最舒服了,還可以穿很多漂亮的衣服在身上,你呢?你這封信的文字裡我感覺出一點……,不知道怎麼說,或者說怪怪的吧,可不可以打個電話跟我聊聊,對了,你     還沒有我的電話喔,我把它附在信末。祝愉快。曉月。 

△ 紙盒盒面上映著道平床頭的日光燈管,焦入。

△ (溶接)一張張從四面八方聚來、逐漸擴大、慢快門不聚焦、一個女孩吃著一塊蛋糕的照片。

△ (溶接)平苦楚的冷笑。

△ 旁白:(振平)看的多未必有用啊!呵……,不會用、想錯了,那比沒看過還更遭!

△ 旁白:(報務員)呵,不會用?想錯了?怎麼說? 

△ 旁白:(振平)怎麼說喔!在應該想《酒店》、《人性的枷鎖》的時候,卻在想瓊瑤的《海鷗飛處》,在應該想《風聲鶴唳》的時候,卻在用《罪與罰》、《父與子》,你說那能有什麼用?呵.. 

△ 旁白:(報務員)不懂!

△ 旁白:(振平)也沒什麼不懂的,如果有一個人被人家說他不喜歡賭,人家言者無心,他聽了這句卻去懷疑他自己個性上是否太優柔寡斷,不敢面對,拿自己去賭一段人性跟愛情,呵,你說那遭不糟糕? 

△ 旁白:(報務員)喔?

△ 旁白:(振平)其實比這更糟糕的還有,什麼人性、愛情啊,那還是他後來想像的、美化的,事實上他連賭什麼都不曉得!

△ 平的冷笑僵住,低頭。

△ 忠移過至榮的舖位,朝著平。

建 忠: 阿榮要是進來,你再叫他叫我起來喔!

△ 平點頭。

△ 忠面牆屈著身子躺著。

△ 平注視了下忠,(溶接)一瞬忠一個狡詭的表情,(溶接)一長串民國七十七年第一屆中國小姐選美參選者泳裝照片製成的樸克牌。

△ 旁白:(建忠) 貼這什麼?打手槍要用的啊!

△ 旁白:(振平) 吱吱吱,你腦袋要那麼齷齪,也別將別人想成跟你一樣好不好,你腦袋裡到底都裝些什麼!

△ 旁白:(建忠) 是這樣嗎?我看看喔,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第一屆中國小姐,還四張Q,你的皇后唔?沒有用啦!那給有錢人玩的!

△ 旁白:(振平) 到底是你自己傻瓜 ( 厭頭 ) ?還是將人家女孩子都當作傻瓜?人家有錢也是人打拼省起來的,最沒有也是人祖先剩下的沒給敗去的,有人就喜歡那種氣魄跟風度,你是在跟人吃什麼味?不然你出來不是想要來打拼的又是要來作什麼的?而且我也不過只是拿來集中某一部份的注意力罷了!

△ 平搖頭狀,抬眼看了下天花板上的樸克牌。

場:56               

景:教室

時:日                

人:女教師、曉月、同學們

--------

△ 女教師帶著制服下揹著書包的月走上同學們面前講台的右側。(未至焦的朦朧狀。)

△ 旁白:(女教師)我們今天來了一位新同學,請大家先鼓掌來歡迎她。

△ 掌聲。

△ 旁白:(女教師)我們接著再鼓掌請她自我介紹好不好!

△ 掌聲。

△ 旁白:(曉月)(低著的頭微抬起,帶點沉的聲音)我姓劉,叫劉曉月。(低下頭一點不安的看向窗外後)。我也不曉得怎麼介紹自己,不然你們問好不好……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