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秋刀魚的海(30-42)
2008/07/21 17:19:33瀏覽155|回應0|推薦0

場:30               

景:餐室

時:日                

人:大副、振平 

------

△ 大副啜了口酒拿著杯子。

大 副:他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

△ 大副停下來將杯中物飲乾,閉唇,緊皺眉。

大 副:當兵時打架傷到頭部。

△ 平注意著看著大副的鬱結愁容,將大副的酒杯再斟上。

振 平:那你有沒有帶他去看過醫生?

大 副:怎麼沒有!花掉我一百多萬不止,也沒有什麼用。

△ 平沈默低頭,啜了口酒,注意的看了下大副,將酒瓶裡的酒全部倒給大副,吸了口氣。

振 平:那醫生怎麼說?

大 副:他們說的那些話我也聽不懂了,醫也醫不好,沒有用啊!

△ 大副喝酒。

振 平:總有說是什麼病吧!

大 副:好像說是什麼 ㄑㄧˊㄥㄐㄧˋㄥ 性精神異常。

振 平:情境?是這個情?這個境?

△ 平在餐桌上劃著。

大 副:好像是吧!

振 平:沒有聽過!

△ 平搖搖頭。

△ 大副將酒飲乾。

振 平:那他當兵前怎麼樣?

大 副:很正常啊,我還讓他念高中。不過他念不到一年就說不想念了,我就找他跟我一起上船,上了一次船後,他又自己上船二年多,一直到當兵。

△ 平點點頭。

振 平:那他還有沒有兄弟?

大 副:他有一個弟弟,現在在做二車。

△ 大副的額頭皺紋。

場:31               

景:復寢室

時:日                

人:振平、徐復、三副、大金剛   

--------

△ 平搖搖頭 又啜了口波蜜。

△ 復仍低頭看地上。

振 平:徐復, 那我們坐在這裡這麼久了,而且你又請我喝波蜜 ,都沒講話你不會感覺怪怪的喔?

△ 復沒有看平,站了起來拿大副的煙,自己點了支,坐下時一樣沒有看平,煙像用爪子抓著,在地上劃煙灰。

△ 平搖搖頭。

△ 旁白:(振平)你怎麼都不喜歡說話,上船到現在好像沒聽過你說過十個字?。

△ 旁白:(徐復)沒有!

△ 旁白:(振平)還是沒有十個字啊!好像也都沒有見到你笑過!(略停)這次回去大副有賺到錢,叫大副給你娶個老婆,像你這樣不說話又不笑怎麼行。笑了齁    !對嘛,這樣多好!你是不是不喜歡跟男的說話?

△ 平再搖頭,在一陣原住民語中抬頭。

△ 三副邊走邊罵,貼著大金剛進來,大金剛進來後坐下,白眼生氣的看地下,平讓站起來。

三 副:不是我要罵你啊!你看你自己,連睡覺的地方都像個豬窩一樣!

△ 三副邊開衣櫃取出一包新煙邊罵,平尬尬的讓過一旁,走了出去。

△ 旁白:(三副)說你你又不高興,不說你又不會改,牛啊!牛你知不知道?人家牛打他他都知道聽話,你除了知道抽菸還會什麼!

場:32               

景:平寢室

時:日                

人:振平、慶榮、三副

-------

△ 一個打在船頭的巨浪,船隻整個上下震盪。

△ 旁白:(慶榮) 齁 !

△ 平扶著床沿站住,回頭。

△ 榮從床舖上坐起,按著腰,站出床舖猛跳。

△ 平側著看榮。

振 平: 怎麼,重傷了喔!

慶 榮: 睡不到十分鐘,X!不能夠睡的,出來去坐了。

△ 榮出去時三副進來。

三 副:沒有睡覺啊!睡不著?                     

振 平:呵!

三 副:上次在你這裡好像看到有一面鏡子,借給我用一下?

振 平:那個上次去日本的時候借給小白臉,打破了。你要鏡子做什麼,他們不是等你打麻將?

三 副:試過了,不能打,那牌會這樣……

△ 三副比一個跳起來的手勢。

振 平:呵……

△ 三副拉起十來個護身符上的《觀世音菩薩普門品》的小冊看。

三 副:你這個還在啊!上次我拿給你的,沒有丟掉?

振 平:怎麼會丟掉!

三 副:那這次浪這麼大,怎麼沒有去燒香?上次我不是看你去燒香,還特地跑去洗澡。

振 平:我看船長有在燒了。上次是那個"wire"(鐵纜)差點就打在頭上,而且還是連續兩天。呵……

三 副:呵……,想剪一下鬍子又沒鏡子,糟糕喔!

振 平:你去看看報務員有沒有,他應該有!

三 副:嗯!

△ 三副離開後平端視著護身符上的小冊。

△ (促進)護身符上的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 旁白:(三副)這個給你,我在我床頭上看到的,大概是以前的人留下來的。

△ 旁白:(振平)那怎麼不自己留著?

△ 旁白:(三副)我不信這個!

場:33    

景:甲板

時:夜     

人:船長、文成、大副、三副、二副、大元、振平、志生、志明、大車

-------

△ (俯角景)桅桿與駕駛室間的一根粗纜,纜下平持著昇降按鈕看著成處。

△ 旁白(船長): 有事沒事又給我出這種狀況,到底是用的起來嗎?

△ 成疑懼的握住纜,朝駕駛艙看看,又看了看大副。

△ 平走至大副旁。

△ 大副吱了聲。

大 副:這樣弄不起來。

△ 大副看了看三副、二副。

△ 三副看了看大副,脫下雨衣、雨鞋、襪子,再看了看大副,跳了下去。

大 副: 去拿一條纜繩來。

△ 圍看的眾人中,元、平離開。

△ 旁白(船長): 阿春跳下去了喔?叫他要小心點欸!

△ 竹筒隨著五、六級浪昇降著,三副拉開繞住的鐵纜,游向一邊。  

△ 三副從圍在船頭的成等放下的纜繩拉爬上來,全身在顫抖著。

△ 大車從平手上拿過一條浴巾,將三副裹住。

大 車: 跟我去車間好了,那邊比較暖和。

△ 大車扶著春離開。

船 長: 來,把網給上上來,魚都走光了!

△ 眾人就定位起網。

△ 生走至平旁。

志 生: 他是什麼時候跳下去的!我怎麼沒有看到?

振 平: 我也不知道啊!知道的時候他就已經跳下去了!那真的很危險的 。

 

場:34               

景:平寢室

時:夜                

人:振平 

------

△ 平含起香煙的沉疑貌。

場:35               

景:車間

時:夜                

人:振平、三副 

-------

△ 三副只著著內褲,正擦著頭髮。

振 平:這個給你暖暖身子。

△ 平放下一瓶竹葉青。

三 副:謝謝,已經有了,船長有叫人拿一瓶下來了。

△ 一旁一罐開過的米酒。

振 平:沒關係,留著喝。我上去了,馬上輪到我的班。

三 副:嗯,這個你的喔?明天乾了再還你。

△ 平點頭,上去。

△ 平戴著手套,成走來,塞了根煙在平嘴內。

文 成: 換你啊?

振 平: 嗯,你喔!又出狀況了齁!又喝酒了齁!

文 成: 那也要怪我喔 ? 那是讓浪攪絆到的。   

振 平: 稍微收緊一點的不就不會了?那你怎麼不跳下去弄?

文 成: 船長也沒有叫他跳了囉,我就正在用啊,也差不多要用起來了啊!

振 平: 人家不用船長說啊,聽船長說話的意思就知道跳了,你要是用不起來,大家不是就站到天亮。

文 成: 船長剛剛也說他要跳下去時他也不知道,也說這樣跳真的很危險的。你說我,那你自己怎麼不跳 ?

振 平: 說真的我也沒那個膽量。

△ 平搖頭。

文 成:這種浪若是叫我跳,我也不敢。

△ 平示意大金剛,大金剛將探照燈固定,爬下來。

場:36               

景:平寢室

時:夜                

人:振平

-------

△ 平左右手用兩只沒了瓦斯及壞了火石的打火機點上香煙後深吸了一口,打了幾打那只沒了瓦斯的火石,注視著火石火光時的眼睛凝沉貌。

場:37               

景:餐室

時:日                

人:振平、三副

---------

△ 汪洋。

△ 平從外面走進飯廳,春坐在飯廳內呆坐,剛醒的模樣,側身讓平經過。

振 平:不用作業,沒有多睡一下?

三 副:醒來了,不要睡太多。你呢?怎麼也沒睡。

振 平:起來上廁所。

三 副:要不要喝酒?昨天你拿給我那瓶我還沒有喝,一起喝?

振 平:喔?好啊!

三 副:那我去拿。

△ 春進去,平往廚房拿出兩個碗。

△ 春出來,開酒,平接過倒酒,半碗。

振 平:我們別乾,慢慢喝!

三 副:嗯。

振 平:喝點。

三 副:跑船好不好玩?

△ 平笑笑,尬尬的搖頭。

振 平:跟本來想的有點距離。不過我倒沒有想過好不好玩,或許事先就知道不是很好玩的!

三 副:比較累喔?

振 平:累是還好,以前也做過工地的工作,也待過工廠天天加班,倒是很多工作不熟悉,有時候不曉得該怎麼做,做起事來怕怕的。當然,時間比以前天天加班還長可能也有。

三 副:我也是!這種秋刀魚船我以前也沒有跑過。

振 平:那你以前都跑過什麼船?

三 副:拖網船比較多!

振 平:嗯!

三 副:喝酒!

△ 兩人喝,喝過靜默了會。

振 平:對了,你上船前說我們要上船前,公司都會找我們喝一攤,這次好像沒有,公司只找了船長跟報務員。

三 副:喔,不曉得,我們以前是這樣子的。

△ 平遞煙。

三 副:戒指還戴著?沒有收起來,不怕磨壞了?我本來也戴一個,開始作業就收起來了。

△ 平看了無名指上的兩個指環。

振 平:喔?不會啦!也不會妨礙工作了。一個是退伍時分隊大家送的,一個是出港前一個朋友送的,戴著有時候偶而可以提醒自己想起一些事情來!喝酒,喝酒。

△ 喝過,春將酒分完。

振 平:我要慢慢喝喔!酒量不是很好,不敢喝快。

三 副:嗯,喝一點。

△ 溶接再溶接兩人喝酒談話的模樣,碗漸空。

三 副:兩個人喝一瓶,好像沒什麼喝到喔,才一下就喝完了。

振 平:嗯。

三 副:還要不要?昨天船長給我那瓶,我只喝了一點。

振 平:你還想喝?我那裡還剩不到半瓶,我去拿來好了,還是別混著喝!

△ 春點頭,平站起離開。

△ 春也離開。

△ 平拿出一瓶剩不到半瓶的酒及一包煙,站著尋找了下春,坐下將酒分過,開煙抽著。

△ 春放下一包煙在桌上。

三 副:你也去拿了!

△ 春坐下後遞過一張折著的紙張給平,目示平閱。平接過打開。

△ 一張泛黃的漁業公報,框格內一則在開普敦私藏婦女上船的敘述旁,春字的橫線下,因細故推人落海致死,簡短的敘述,再下的處分格內,取消二車資格的處分文。

△ 春注視平。

△ 平掃閱過其他文字,抬頭注視春一眼,短暫的不解,低頭折好,交回,春放在一旁。

振 平:來,喝一點。

△ 平拿起碗喝,帶著僵硬矯作的嬉皮笑臉。

振 平:船上還能藏女人,不知道他是怎麼藏的,呵……

△ 春低調笑容。

△ 平又拿起碗喝,一小段靜默後轉嚴肅。

振 平:你……

△ 平正尬尬欲言間傳來船長的聲音。

△ 旁白:(船長) 下面有人坐在那喔?有空坐在那裡喝酒喔!趁現在在避風颱,旁邊那盞燈怎麼不去弄一弄,等颱風過了要隨時準備作業欸!

△ 春、平互望了下。

△ 旁白:(船長) 大副還在睡喔,叫大副把人給叫叫起來,我船停下來讓你們弄!

場:38       

景:甲板

時:日        

人:大副、三副、文成、大元、二副、建興、志明、大金剛、徐 復、振平、船長

-------

△ 左舷長桿上探入海中的兩盞圓燈具,近船身的那盞歪斜。

△ 大副、三副、成、元、二副、興、明、剛、復聚在一旁、除三副外均睡眼惺忪。平拿著一把板手,一把梅花板手過來,交給春。

△ 三副看了看燈具,看了看大副,回頭找了找,解下一條另細繩,一頭綁在腰上,一頭綁著梅花板手。

振 平:(朝大副) 沒有要拉回來做喔?

△ 三副咬著板手跨過欄杆。

△ 眾看著三副。

△ 三副順桿上爬,將燈具按正,翻過身,想扶著纜繩蹲起,縮起第二隻腳時,掉了下去。

△ 平愣了下,緊忙跑步解下救生圈,丟下給三副。

△ 三副鑽進救生圈回游。

大 副: 去找一條纜繩來!

△ 大副朝站在最旁邊的元。

△ 三副將繩子綁在身上,被拉上來。

船 長: 有沒有怎麼樣?怎麼不小心點的!

△ 三副聽見聲音,朝著探出窗的船長,驚魂未定的搖搖頭。

船 長: 趕快去換一換衣服的,別感冒了。

△ 三副點點頭,脫著衣服。

振 平: 有沒有受傷?剛才的酒喝錯了!

三 副: 沒有啦! 那上面有油,會滑。 我先去換衣服。

△ 三副離開。

△ 大家看著大副。

大 副: 拉起來用。

△ 眾開始動作。

△ 平爬上船艙上層的欄內,成亦爬上,成拉著纜繩讓平解著。

文 成: 有酒味喔!喝酒都沒有找我,難怪會出事情!

振 平: 齁,剛剛嚇了一跳,早知道就不敢跟他喝酒了。也都喝完了,以後也沒有了!

場:39               

景:平寢室

時:日                

人:振平

-------

△ 平疑惑狀,吱了聲。

場:40               

景:駕駛室

時:日                

人:振平、三副

-------

△ 有星空的夜海。(溶接)三副微仰頭沈入回憶中的側臉。

三 副:那時候我才十幾歲,她們家就在工廠的旁邊,我跟幾個我那一族的禮拜六或是放假啊就到她家跟她爸爸喝酒,她也常在旁邊,大家就坐在院子裡聊天,常常都聊的很晚,有時候不回工廠,就在她們家客廳睡。

△ 旁白(振平):嗯!

△ 一小段靜默。

△ 旁白(振平):那你帶我去過那家店那個老闆娘的妹妹呢?你不是說認識他妹妹?

△ (溶接)三副低下頭另一邊另一個角度的側臉。

三 副:那個啊!喔,(閉了下唇,冷笑了下)死掉了,車禍死掉的!

△ 三副抬頭間去掉有星空的夜海。靜默了會。

三 副:那在我上一次上船的那一年。好久以前了!

△ 三副說完話看了下平。平點了下頭。三副繼續看著前方的海一會,再轉頭。

三 副:(笑笑間)你相不相信世界上有那種會向上面流的河?

△ 平笑笑搖頭。

三 副:你不信啊?我們臺東那裡就有,真的,那個水是向上面流的!

振 平:嗯,不過這好像違反了地心引力,會不會是跟其他景物比較上的錯覺?

三 副:不曉得,反正我就看過。這次回去要是不馬上再上船,有機會帶你去看看!

振 平:好啊!你現在就想到再上船啊?

三 副:是啊!下次我打算走遠洋船,二年半那種的。這次我也在工地做版模做了一段時間,不過不習慣。雖然那個錢也不少,也許我在海上比較習慣吧!(略停、笑笑)至少在海裡面沒有蚊子,不用點蚊香就可以睡覺。

△ 三副回頭看了平一眼。

振 平:(迷惑的)喔?

場:41               

景:平寢室

時:日                

人:振平

-------

△ 平疑惑狀,再吱了聲,躬臂躺下,睜大的眼睛。

場:42     

景:前甲板

時:日      

人:大副、(船長)、建興、志明、三副、二副、建忠、文成、振平

-------

△ 中大浪。

△ 右舷解著燈繩的大副。

△ 旁白:(船長) 實在不知道你這個大副是怎麼做的!就知道是有颱風要來,還全部的人給我帶去睡覺,要睡你也等燈收一收再去睡對不對?昨天抓沒魚,今天不用下冷凍庫,你就打算要睡到六點啊?

△ 抬著前艙蓋走過的興、明。從門內走出的三副走過船長室下方。

△ 旁白:(船長) 齁!阿春你現在才出來喔!睡的那麼舒服喔?

△ 三副沒有答話的頂風走向船頭,站在拉著繩索的忠、成後方。

△ 船頭一個傾落,二副拉著繩索側身避激起的浪花。

二 副: 到底好了沒有?   

建 忠: 好了!阿平!我要開始拉了喔!

振 平: 好了,別拉的那麼快欸!

△ 平手上拉著繞著欄杆兩圈的繩索。

三 副: 那你是在幹什麼?還繞的那麼多圈?

振 平: 風那麼大,大副說過這樣才比較安全啊!

三 副: 像這樣慢吞吞是要做到什麼時候,走開啦!我來!  

△ 春搶過平手中繩索,放掉繞圈。

三 副: 好了!拉!

△ 平愣了下,走向成、忠旁將燈放妥,低頭整理繩索。

三 副:你看!會不會有事情!做事情就這樣慢慢吞吞的,要做到什麼時候!

振 平:沒有事就好啦,大副就教我們風大要這麼做,你比較行啊!

三 副:幹什麼,說你你還不高興啊!

△ 平回身站住,看著三副。

三 副:怎麼樣?想打架啊!

△ 旁白:(船長) 你們前面是又在幹什麼!叫你們做點事就要吵架喔!

△ 忠走至平旁拉了下平手,推了下平,平悻悻然的走向另一盞燈。

△ 旁白:(建忠) 我們去別的地方做啦,你上次不是才勸我別這樣,要是出事情不就要去跳海!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