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秋刀魚的海
2008/07/21 11:58:18瀏覽887|回應0|推薦5

秋刀魚撈補介紹

日本釧路市漁業協同所拍攝的秋刀魚棒受網過程 

故事大綱:

這是以海洋及一艘撈補秋刀魚的漁船為場景的故事。

那年夏季,振平退役不久,然而振平於重回轉殘敗的親戚企業無力回挽,重面對的感情又再受挫,故在對以往所建立的生活及生命的感覺均處掙扎之際,踏上了這艘漁船。但是在這個漁季之中,一個缺乏秋刀魚經驗的船長、一個矛盾於海洋生活的報務員、一個帶著服役時打架腦部受傷兒子的大副、一個嗜賭但唯一有秋刀魚經驗的二副、一個曾在海上犯下殺人罪剛經大赦出獄的三副,及幾個青少年共同的工作與生活的經歷,卻讓振平的回顧與前瞻,襲上層深藍的色彩。

本故事自一場九六0毫巴的低壓風暴切入,內中藉秋刀魚的群性、火誘網撈捕的過程、天海中的景觀,及與公司另一艘同型船隻的比較,描繪一種在荒與張的心情下在人與人、人與魚、人與天海、船與船、國與國間互動與衝突的感覺,並粗略敘述隱藏中振平及諸人受當時政治、資本、技術等社會面下自制度、教育所影響的人類情感。內中軸動分述如下:

故事結構:

開場:(1-15)除元駒步與合力同心的港前準備外,敘述振平所屬船隻因漁獲轉載未提早走避下,船上成員於這場未知風暴的態度,及交待振平及一些新舊船員的上船動機,與振平於風暴中仍憶及戀人的矛盾心態。

段一:(16-23)敘述振平因船長一句無心數落,短暫思及自己於能力的無能, 觸及上船後對草根味重的船長於領導及家庭性格的養成背景的印象,及對此印象的調整與解嘲,內中併介紹秋刀魚棒受網的作業過程。

段二:(24-29)敘述振平於風暴中因年輕船員阿興的閱報態度,轉思及報紙角 落施明正絕食而故的報導,而透過轉載船轉延遲而來的報紙與振平初從報務員 手中得知其人與接過其著作《魔鬼的自畫像》日期接近的詫異,回思起與報務員因此書的互動及矛盾。  

段三:(29-42)敘述振平接續上個段落的詫異及矛盾,透過船上成員阿復服役 期與人衝突導致的智能受創,轉述及振平與三副帶有勇敢雄性性格的的接觸過 程,及三副與自己性情養成及差異間的困惑。  

段四:(42-72)承上個段落,敘述振平於英雄與書生的困頓間,透過轉送的友 船傷患阿樹對自己失敗戀情的武斷,及船上諸青少年在單性世界的的兩性思維 ,對自己對曉月從愛慕到現實,從社會汪洋的海及思想精粹之椲間的欲果及不 斷。

段五:(73-89)再承上個段落,透過振平船隻遭遇風暴驚險、轉載前船上鼓起 的離船風,敘述振平透過現實在較生活中的報務員及船員阿忠對職業的態度、 當時的社會情狀及己身對傳統中元普渡的印象,於個體的小大與洋海世間的似 定與猶疑。

歸結:(90-)結束在船長對振平透過海圖敘述穿越風暴的不得不,及振平打開三副於出港之初遞給的《觀世音菩薩普們品》偈文陌生與矛盾,及於緣與法的心認知與新認識中。

人物表:

船 長:(欽仔)時年卅八;方臉、瘦小、黝黑精明。

報務員:(阿陽)時年廿六;中等體位、稍瘦、戴眼鏡。

大 副:時年六十一;原住民。圓臉、壯碩、髮粗短全白。

二 副:時年卅七;短小、小圓臉、兩頰陷落、滿臉面皰、滿背刺青。

三 副:(阿春)時年卅七;原住民。方臉、鼻挺、精壯。

大 車:時年卅八;圓臉、福態。工作盡責、為人和氣。

二 車:時年卅七;中等體位。孤立、心不在焉。

三 車:時年四十四;矮瘦、倒三角臉。剛退伍時曾上船,賭輸上船。

廚 師:時年六十四;腳氣不佳。原業飲食攤,子女已長,上船過其不曾經歷之海上生活。

大金剛:時年十七;大耳方頭、一雙不太轉動的眼睛、上唇人中旁有縫痕。智弱、衝動,曾在海上受傷,右手除拇指外皆由腳趾移植。

金 源:時年十六;矮胖。父母幼年離異,國中即輟學,愛幻想。

徐 復:時年卅三;尖臉、高瘦。大副的兒子,當兵時打架腦部受過傷。       

文 成:時年卅八;中等體位。老船員、貪飲。

志 明:(小白臉)時年十六;白皙。國中剛畢業,聯考失敗上船。

建 興:時年十七;矮瘦。莽動、俱小大哥氣。

志 生:時年十七;瘦高。過不慣工廠工作生活,羨慕飆車,想賺錢買機車。

慶 榮:時年十七;中等身材、結實。志生同學。

建 忠:時年十九;中等體位。流氣、衝動。傷人避仇上船。

四 車:時年四十四;矮瘦。原為焊工師傅,因小輸與妻口角上船。

金 樹:年約三十;中等體位。公司另一艘同型船船員,工作受傷曾經振平所屬 隻接運上岸。

阿 海:公司另一艘同型船船長。故事中僅出現聲音,豪爽。

振 平:時年廿六;個性見故事大綱。

曉 月:振平戀人。

註:對白中標楷體部分為台語意譯。

場:1                

景:左舷、後甲板                         

時:日                

人:振平、大副、三車

△ 天際的波譎雲詭。

△ (溶接)斜打疾密的雨粒。

△ (溶接)汪洋中破浪艱行的船隻。

△ 字幕:1988年11月。疾密的雨粒斜打在鐵皮艙壁、斜打在背上雨具的聲音。

△ 平雙腿張跨在秋刀魚的網具上吃力的抱起網具。大副將纜繩穿過網下綁好,將繩的另一頭繞過網上方的鐵纜。平配合大副大副的施力,將網抱高,讓大副綁妥。

△ 大副偏仰著頭看了看天色後,深刻皺紋集結成堆的鬱容。

大 副: 好了!好了!進去了!雨那麼大!

△ 平拾著地上幾條裁截好的纜繩,抬起頭仰看著大副,眨了眨打了雨水刺痛的眼睛、扶正聚滿水幕的眼鏡。

振 平: 那以前不是都綁八、九個嗎?

大 副:其他的人呢?都跑到那裡去了!

振 平:他們剛剛是跟二副、三副在綁燈具;要不要我去找他們來?

△ 大副又抬頭看了看天色,思量時,一個大浪就打在大副的背上,大副狼狽的一個踉蹌,沒站穩的將全身的重量聚在手上,壓住平剛緊忙握住艙壁鐵條的手上。

大 副:進去了!進去了!有兩、三個應該也可以了!

△ 稍定神後,大副抹了抹驚懼面容上的雨水,扶著起網的滾筒,低身一步一步無力的向船艙走去。

△ 平將剩下的纜繩撿起,也小心的走在傾軦的船面上,走到艙口。

△ 平將繩索結在鐵欄上,站著看了看。大副脫好雨衣進去。

△ 滂沱的雨勢。

△ 三車走出門來,外移了幾步,斜背著平小解,邊解著邊回頭。

三 車: 站在那裡想什麼 ?

振 平: 沒有啊,很久沒用淡水洗澡了,在想要不要將衣服脫一脫,跳進去沖一沖啊?

三 車: 喔?呵……

△ 三車回頭笑了笑,解完跑步進車間。

△ 平解著雨衣時一個巨浪襲來,平隨著船身震盪跳起尺餘,搖頭轉身。

△ 甲板上映著昏弱水銀燈光的散去水流。

△ 上製作公司寶號。

場:2       

景:餐室

時:日        

人:金源、建興、志明、志生、慶榮、二副、四車、廚師、振平、報務員、徐復、大金剛、大副

--------

△ 日光燈。

△ 日光燈下的餐桌的周圍聚集著眾人:源坐在長條凳上已穿好救生衣;廚師坐在靠門一旁;四車、興、明、生、榮練習著穿著救生衣;報務員彎腰站在梯上下看;復傻楞的扶在臥艙口處,兩眼無神的平視著。

△ 大金剛似還不解的瞪著那很少轉動的眼睛,東看西顧著拉著顛倒穿著的救生衣。

△ 平手扶著廚房的門框看著。

報務員:這樣你們知道了,那我上去了。

△ 報務員說完步上樓梯。

建 興: 你們看大金剛啦,哈……

△ 興笑著。其他人這時也都看過來,不同程度的笑出了幾聲。

振 平: 穿顛倒了!脫掉穿過!

△ 平歎口氣後搖著頭說著。

△ 大金剛鈍鈍的看了平,臉上帶著畏怯的疑懼,好一會後才反應過來,吃力的脫著那卡住他臃肥膀臂的救生衣,短肥的臂膀不靈活,用腳趾移植的手指有困難,遲遲拉不下那倒翹救生衣的領口。

△ 興等的笑聲。

△ 平搖了搖頭,走近大金剛,帶著點粗魯的替他拉下。

△ 大金剛遲滯的眼神。救生衣鬆下的袖口,垂在剛手上。

△ 平吱了聲,掃看眾人。

振 平: 拿來啦!

△ 平跨前拿過過救生衣,稍整妥後推肩讓剛側身,正快將救生衣替他穿上時,一個狂浪將他們震起,平一頭撞在艙壁上,剛沒立穩的滑倒,整個身子倒向源身上,源坐著的、沒有固定長條椅也倒下,兩人擁倒在地上。

金 源: XXX !

△ 源推開剛坐起,搥了剛一拳。

△ 平揉著後腦勺看地板搖頭苦笑。(斑駁、翹起、水漬、泥污的塑膠地板。)收拾情緒後站妥,拉看了臀部的雨褲。

△ 廚師對眼下此幕收歛後的笑容。

振 平: 廚師!你怎麼會沒有穿?

廚 師: 死了就死了,反正我也活了這麼多歲了!

△ 廚師說著微笑的唇角,一絲難以理解的灑脫。

振 平: 喔?看那麼開?

△ 平帶著點質疑的笑看著廚師,懷疑的思考。

△ 平眼了下廚師、二副旁電視機下打開的櫃子,櫃內只剩的幾隻木樁。

振 平: 那下頭的救生衣你們沒有拿上來喔?

△ 眾人搖頭。

建 忠: 沒有!

△ 平掃望眾人,訥訥的退後靠在牆壁上,頭轉向門外的風雨,昏暗中封閉住的艙口。

大 副: 沒有用啦!沒有用啦!這種颱風船要是沉了,你穿什麼都一樣啦!

△ 大副走過復時叼著煙說,不屑的走上駕駛艙。

眾: 喔……

△ 眾人沈默相覤。

△ 平靜默無語,低頭的經過復走向臥室。

場:3                

景:寢室

時:夜                

人:振平

--------

△ 平低頭踏入寢室舖位間窄隘的通道。(通道上凌亂的兩張紙板,紙板上腳踏污痕,幾片魚鱗,下舖零散的堆著些成箱的泡麵、飲料,行李,皮箱。)稍拉開半掩的布廉,看了看未關緊的窗上滲下的小水柱、已濡潤了一角皺集成堆的棉被,旋緊窗。

△ 平用腳將地上的紙板稍稍帶正,褪去半截雨褲,跳坐上舖位,將雨鞋踢在門口,脫下去雨褲,順手將它丟在雨靴上。

△ 倒下的雨靴,沾著地板污泥的雨褲,褲腳縫補後又裂開的線頭。

△ 平看著地上自嘲的唇角。

△ 平拿起床頭波密罐製成的煙灰缸上的煙頭,正點著時,船隻上下一個猛震。

△ 牆上的隨身聽(蓋片壞了的,內有一卷張鎬哲《再回到從前》錄音帶的。)旁一張震歪了的、平友人攝自故宮前的、著青年裝的照片。

△ 平取下照片,停留了下,翻過背面。

△ 『希望再見到你時,你是一條龍,而不是一條蟲!中民 1984.1.22』的字跡在平吐出的煙霧下糢糊。

場:4                

景:港邊巷道

時:日                

人:文成、振平、三副、金源、徐復、大副

--------

△ 近午的烈日。上片名。

△ 旁白:嘿囉三!嘿囉三!……(一二三。成與平、三副與源彼起此落的喊聲。)

△ (搖進)烈日下、油桶上架起的、綑綁成圓柱的、每隔約一尺半捆上綑繩的粗桂竹,戴斗笠的成、平腳頂著竹捆持鐵棍使力動作的模樣,三副、源腳頂著竹捆持鐵棍使力動作模樣,尾部仍散開的桂竹旁復彎腰拾起地上一條裁剪好的繩索,大副滴著汗用茶壺蓋喝水。(綑桂竹浮筒景)

場:6      

景:港區旁的道路

時:日        

人:船長、志明、少東、三副、文成、金源、建興、振平、建忠、三車、四車;其餘一號船船員

--------

△ 音效:鉸盤鐵鍊快速拉動聲。

△ 港區的各型船隻。

△ 旁白:(眾由遠而近)嘿囉三!嘿囉三!………

△ (船長一起一落快速拉著鉸盤的鐵鍊。)明抱靠在鐵柱上吃力、不順手的將掛在粗鐵絲下的鉸盤壓向船隻,隨著拉動一次鐵鍊,緊閉眼一次。

△ 怪手的履帶。怪手旁倒退著走指揮怪手前進的少東。跡近伸直的怪手下鉤掛著竹捆,竹捆,竹捆約五分之二後抬著的二十幾人。(春、成、源、興、平、忠、三車、四車、混雜在一號船的幹部、船員中。)(竹浮筒上船景)

場:7                

景:平寢室

時:夜                

人:振平、志生

--------

△ (平頭旁第三場照片已置回、旁加一『一帆風順』的卡片。)平躺著穿著褲子,穿好後將換過的褲子掛在布簾的繩上,拉了拉濕了的褲腳,調了調送風口的吹向 。

△ 平退後,拿起枕頭,丟在床尾的棉被上,背靠在床頭上,拉起衣物,低頭看著胸口的一塊瘀痕,探轉身拉開抽屜,取出一罐藥洗,搓揉著。

△ 生進來,手拿著兩件救生衣,丟進平的舖位下。

志 生: 怎麼?撞到了啊?

振 平: 是啊,剛剛跟阿興他們抬前頭的艙蓋時,浪打了起來,我們三、四個人都沒站好 ,全摔成一堆,讓艙蓋給碰了。

△ 生取出包煙開著,遞一根給平。

志 生: 出來去看有沒有麻將打喔,颱風天的,無聊的很!

振 平: 這種天氣你們也有辦法打啊 ?

志 生: 看看啊! (哈欠) 有人說起了!不然要幹嘛?

振 平:(搖頭) 那你那救生衣就這樣放喔?那搞不好是要救你的命的欸!

志 生: 不然要怎麼樣?難到還要把它給供起來啊?就算要供也沒有位子了! (低身塞了救生衣)

△ 生說完出去!

△ 平將煙放進嘴裡,繼續搓揉幾下,蓋上藥洗,點上吸上幾口 , 在床頭的波蜜果菜汁罐上劃著煙灰,上升的煙絲後搖晃的八、九個香火袋。

△ 船隻劇烈的上下震盪,平頭撞上了天花板。

△ 音效:一陣自廚房傳來的乒鈴乓啷。

△ 旁白:(廚師) XXXXX!XXXXXXX!給我落的一地,XXXXX!XXXXXXX!那不就都不用吃!

△ 平按著頭苦笑揉著,眼睛看了掉落的幾本書籍後,看著床尾書架上零散的書籍。

△ 平低著頭冷笑,望看掉落在國語字典旁的一本雷馬克的《奈何天》譯本,凝望會後順著翻過翻開的書頁拿起。

振 平:『莉連向他揮別,他們又看到他一次,是從上面一個更高的彎路上,霍爾曼的車 子像隻藍色小虫子開下山,………』

△ 平搖搖頭,上升的煙絲,平俯身一本一本的收著,收拾中無意間抬望的雙眼。

△ (促進)平頭上架上斜倚著的《開放社會及其敵人》封面上墨藍底色上粉紅色雷電霓光圖案。

場:8                

景:駕駛室、報務員室

時:夜                

人:大副、建興、報務員、振平

--------

△ 夜海。(大浪)

△ 旁白:(振平)三車我問過,他說是 賭輸了 ,他說退伍後跟過一個一起當兵的同伙上過一次遠洋船,以後好像一直在做裝潢。

△ 旁白:(報務員)嗯!

△ 報務員探身開床尾櫃拿飲料。

△ 平熟悉環境的張望。

振 平:謝謝。四車呢 , 在問三車的時候,我笑笑的問了他是不是也是,不過他不太高興的叫我別問,我想大概也差不多吧,他們那個年紀會上船,大概也就是這樣吧,不然就是跟老婆吵架囉!

報務員:不然就是事業不順。嗯,不過在船上沒有什麼叫四車的,三車以下就只有叫 斟油仔 的!

振 平:不曉得!我也是跟著別人叫。不曉得誰開始叫的,大概是年紀上的尊重吧!他以前是做 西工 的;看他在用 乙炔、電樞 都很 厲害 ,也說不定是專長上的尊重。

報務員:嗯!

△ 平開飲料。

振 平:船上很多人我到現在都不知道姓什麼叫什麼,像大副我就叫他大副,二副我就叫他二副,他們也沒有自我介紹過,大概在這裡名字也不重要吧。你我也是,不好意思,到現在只知道叫你 報務仔!報仔 !

報務員:喔!我叫林明陽!明天的明,陽光的陽,你可以叫我阿陽!

振 平:嗯,阿陽,不過現在好像還是叫 報仔 比較習慣!呵……

報務員:那其他人呢?

振 平: 文成 你知道喔! 阿興 嘛!他是說國中畢業以後跟著人混,幫人討債,還說有個舅舅是混黑道的,說是不想過提心弔膽的日子。真的假的我是不曉得,不過還沒有出港的時候,有一次看到他跟打起來,被人家隔開後他裝著要找開山刀的樣子,好像有點樣子!

報務員:嗯!

振 平:那個小白臉是高中聯考沒考上離家出走的,他上船家裡人不知道!

報務員:小白臉?喔!我大概知道哪一個,好像就常常跟在那個叫 阿興 旁邊的那個是不是?

振 平:他爸爸、媽媽不知道是離婚還是分居,家裡小孩子他最大,好像都跟他媽媽,他 爸爸在日本,沒考上不敢讓他媽媽知道!還聽說他爸爸以前是跑商船的。

報務員:嗯,資料上他好像住高雄的!那矮矮胖胖的那個呢?

振 平:那個我們就叫他 大元(ㄎㄡ) 。 大元 的父母好像也在他很小時就離婚了,跟著祖父祖母住。沒聽他提過他爸爸,國中都沒念完,他舅舅介紹他去做過麵包店的學徒。大概是受不了那種烤箱間跟揉麵檯的生活來的,十五、六歲,這個世界有很多遠方的幻想等著他!學校都容不下,何況麵包店,還沒出港前聽他說過晚上常跟一些人去港口看星星。

報務員:嗯!(微笑)你寢室另外那兩個呢?

振 平:他們說想要賺錢買機車。他們是國中同學,都住臺北,大度路飆車後遺症吧!是那個比較高叫 志生 那個先說要跑船的,找另一個一起來。

報務員:(笑笑)那你呢?你又是怎麼會上船的?

振 平:喔!我啊?呵……

△ 平笑笑把頭轉開,低頭自嘲的笑了笑,按熄香煙!

△ 發報機旁堆疊的兩本書。《魔鬼的自畫像》、《白先勇自選集》。

振 平:呵!白樺寫過一首叫《船》的詩,你聽過沒有?

△ 報務員搖頭。

振 平:我記不太全喔!讓我想想喔,……,有一段是這樣子,『今天我才有資格嘲笑昨天的自己,為昨天落葉似的惶恐感到羞殘』,『虛度了多少年華,船身多次為礁石撞穿』!嗯,『面對強大自身千萬倍的對手,能面對自己的只有清醒和勇敢。』

報務員:喔?(笑)那你是來體驗生活的!那是來這裡清醒的?還是勇敢的?

振 平:喔?『清醒』、『勇敢』?現在還不曉得,再看看吧!呵,那首詩還有些其他的部分,……。嗯,那本書我沒買,不過我有抄下來,下次上來時拿給你看看!

報務員:(注視)嗯!

場:9                

景:平寢室

時:夜                

人:振平

△ 窗外的暴風雨。(水幕加雨點上的七個「情」字)

△ 平放下布簾後低頭。

振 平:(喃喃)『清醒』?『勇敢』?

△ 平搖頭低笑後停住,抬眼。

△ 天花板上四張民國七十七年中國小姐泳裝像製作的樸克牌。(四張Q)

振 平:呵,『可憐的萬里尋妻』?

場:10               

景:成寢室

時:夜                

人:振平、文成    

--------

△ 成坐在舖位上拉著被角。

文 成: 來,聞看看,香不香?

振 平: 好了啦!知道了!誰不知道那是你女朋友送的,說的全船上的人都知道了!聽都快聽爛了!

文 成: 你有沒有?你有沒有?

△ 成天真的笑的像個孩子一般。

△ 平搖著頭笑。

△ 成喝了口酒將鋼杯遞過來。

振 平: 那是你寫的嗎?

△ 門邊牆上簽字筆歪斜的幾個大字:可憐的萬里尋妻。

△ 成探身轉頭看。

文 成: 還你寫的呢!那原先就有的。

振 平: 知道啦,只是消遣你而已(打臘涼)。還有沒有新鮮點的,不然我要去睡了。十一點多了!明天又是一堆的工作喔!

文 成: 等一下啦!那麼快要做什麼,幫我看個東西的 。

△ 成說著從枕頭底下取出一個標準信封。

振 平: 什麼東西?要是情書我可不要看喔!

文 成: 拜托啦,就是看不懂才會找你。

△ 成自信封中取出一張香水信紙,攤開交給平。

文 成: 這是出港時她給我的!

△ 信紙上的字跡:心知不敢輒形相,卻話因緣恐斷腸,若使春風會人意,也應知有杜蘭香。

△ 平咬著唇。

振 平: 不知道,看不太懂。可能是叫你要好好疼惜她。

文 成: 就這樣喔?

振 平: 就這樣啊!我怎麼知道你們是怎麼在交往的,不然你還要我講什麼?還有兩個航程(兩帆海)八九個月,你就留著慢慢想,這樣不比較有趣,也比較不會無聊 。

△ 平將信紙交回給文。

振 平:(哈欠) 要去睡了!你也可以睡了,明天還又是一堆的工作喔!

場:11               

景:平寢室

時:夜                

人:振平

-------

△ 船隻又一個上下猛震,平抓緊床沿平衡。

△ 旁白:(平心誦聲)拜託喔,兄弟! 颱風天欸,在這裡想這個!  

△ 平下舖位離開寢室。

場:12               

景:餐室 

時:夜                

人:振平、志生、金源、二副、建忠       

-------

△ 平走出通道時搖搖頭。

△ 生手摸著裹成一團的毯子中的麻將。源、二副坐在一旁。

△ 忠瞇了下眼角笑,站起讓平上梯。

場:13               

景:報務員室

時:夜                

人:報務員、振平

-------

△ 逆浪前進的船隻,壓在船頭的大浪,船頭整個沉下,船隻不進反退。

△ 船頭浪破後桅桿附近的水流。

△ 平走過報務員室門口,回了步。

△ 報務員在舖位邊放進盒餅乾後,正放進瓶礦泉水,舖位上放著救生衣,回頭。

振 平:在做什麼?

報務員:沒有啊,準備些乾糧、水的,(搖頭)這次的颱風不太一樣!

振 平:喔?大副剛剛才說這種天氣船要沉了,做什麼都一樣。

報務員:你聽他的!說是這樣說,總要做點準備。

△ 傳真機響起,報務員回頭

報務員:等一下喔!我收個氣象。

振 平:(點頭)你忙。

△ 平離開。

場:14         

景:駕駛室     

時:夜          

人:報務員、振平、文成、三副、大車、大副、船長

-------

△ 成手緊握著油壓控制器,全神貫注的注視著旋轉窗,身後的媽祖像前煙香嬝嬝。

△ 右側座位大副、大車神情凝重的看著前方,窗上映著日光燈打著大雨點的水幕。

△ 旁白(振平): 這次的颱風比較大喔!

大 車: 何只比較大 大而以! (回頭望一眼) 我跑了那麼久的船,像這麼大的颱風也只遇上兩次!讓那轉載船給拖了,船長早就該避了!

振 平: 喔?

△ 平扶著放置魚探機的木架,低了下頭後也靜默看著前方。

△ 旁白(阿海): 欽仔!欽仔! 收到請回答! 欽仔!欽仔! 華豐兩號 !華豐兩號!收到請回答!

△ 成轉頭,坐在左側座位的三副也轉頭。

文 成: 去叫船長!

△ 平扶著架子走向船長室,剛走近通道口,船長出房門。

振 平: 船長!

船 長: 聽到了!

△ 船長走向SSB。

船 長: 收到,收到,阿海!怎樣?

△ 旁白(阿海): 沒有啊!看看你那邊的狀況現在怎樣了。齁,我這邊的風浪是越來越大,剛轉載完,船又清的空空的,煩惱喔!

船 長: 我這邊也一樣啊,船好像沒有在走,你就還比我先走的,我還正在颱風的中央,煩惱就對唔!

△ 船隻又正面承受一個巨浪,船隻一個猛震,船長扶著木架,差點跌倒。

船 長: 還有事情嗎?剛剛站著又差點跌倒!

△ 旁白(阿海): 沒有了,只是跟你做個聯絡而已,不然收線好了!再聯絡!

船 長: 嗯,不然就再聯絡好了!

△ 船長放下話機,看著成站了下,走向電羅經前握住電羅經扶手前望。

振 平: 船長!那今天晚上要顧駕( 船員協助航行稱 「顧駕」)嗎

船 長:(懷疑的) 這種天氣你們可以嗎?

△ 平感覺問錯話的低頭他看。

船 長: 你們在下頭待命就好了,有事情再叫你們!

振 平: 嗯!

△ 船長走回船長室。

△ 平東看西看了下,見大車掏煙,也掏煙,丟一支給三副,點好一支放進成口中,再看了看,走出駕駛室。

場:15               

景:平寢室

時:夜                

人:振平

-------

△ 平走進寢室,開抽屜取了包開過的乾糧及一本行事曆,坐上床,左右望了下。

△ 旁白:(船長) 這種天氣你們可以嗎?

△ 平搖頭後吸了口氣,吱了聲,緊閉著唇,咬了口乾糧,咀嚼中,想到了什麼似的,苦笑了起來。

△ 溶接《鮪魚魚訊》的舊期刊。

△ 旁白:我是從報務員轉任船長的,那一次在大西洋遇到了個強烈的暴風雨,那一天.....,(略停)這個時候一個滔天大浪從右前方過來,我緊忙的將舵給轉右,但是這個浪的來勢實在太凶,接著我聽到了.......

振 平:(搖頭後)看過了這一頁,你就能夠變的可以嗎?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2063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