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海牛的家書-後記_迴自太平洋的告禱
2008/07/21 11:45:31瀏覽426|回應0|推薦5

「再抓沒幾天了,差不多要回去了啦!」

「你又知道了!」

「我說的你不要信喔?不然你去問問前頭的,看現在魚是不是都在網頭那邊,天氣冷了,魚都沉下去了,要換超低溫的出來抓了!」

「嗯,放捆 (鮪釣) 的,對嗎!」

「是啊!你怎麼會知道?」

「全世界就你一個人行船喔?人家大副、大車不會跟我說喔?報務員也說過啊!」

「那回去還會再上船嗎?」

「不敢了,一次就嚇到了!」

「給我騙,有什可以嚇到的?說來聽聽看!不過,說正經的,跑船實在也不是什麼好頭路!」

「你看!你都這樣說,你要叫誰還敢上船!」

「我這樣說有什不對?這是事實啊!」

「沒有啊!我也沒說你不對,是你這個老船員就沒好樣給我們這新船員跟,你要怎麼叫我們還上船?」

「什麼好樣?不然要怎樣才是好樣?」

「沒有啊!人家學校最少也會教人唱那個『白浪滔滔我不怕』,人家陳一郎最沒有也在叫人『行船男兒免怨嘆,心情就要放輕鬆』,你呢,呵 ……」

「呵 …… ,陳一郎是誰?不曾聽過!」

「喔!你連陳一郎都不知道喔?你是在海上多久了啊,住在東港,你不是也住東港,以前跑船的,現在在唱歌!」

「我管他誰,『免怨嘆』!那唱歌才這樣唱,不然你叫他再回來跑船,看他要不要說?」

「呵!!」

* **

這是下船前作業空檔中跟一個老船員的聊天,那時候連續作業了近三個月了吧,每天的工作時間是16-18小時,吃飯時間不算,還只休息了個颱風天!

下船後不曉得為什麼,曾想回到社會學,因此在台北的建築工地打工,雖然那時候的台北很熱也常下雷陣雨,不過就像老師傅所說的,那是個好工資的年代,一天的所得超過當時一錢金子的金價,理想的估算只要一年多吧,說不定就能掙得我所需要的三年學費,不過只一個多月的,就遇上了台北的六四。

當時工地的老師傅老找我喝酒,剛搬出工地的我,也不曉得血液中流著什麼,關於那樣重大的事件,有著無數的莫名,只是或是也真的不懂台北吧,見到的景象,特別是在羅斯福路跟幾個哲學系學生聊過的印象,年輕的熱情與真實之間,老大副一點曾希望我對漁業的寄語,及服役時中山室書籍裡「周公教文王以無逸」的旋轉著,對於工作及繼續唸書我都充滿著無力。

當然的,當時就試著寫過,只是高中後就罕曾交過作業的我,當時腦海的邏輯也不曉得為什麼都是第三人稱全述 —— 也許是服役時看過的一套杜思妥也夫斯基,及很多故事都是如此吧,並不知道那樣的寫法所需要的涵養及修為,而後來有一個方芳飾演的、口頭禪是「爸爸!我又回來了!」、一個有為青年的角色,看著那一直停留在開頭的稿紙,只覺得「寫」或真得三代的孕育,而當時的社會情態,讓我對學校的「學」似乎也失去概念,外出工作了一陣子。

而或是有過那種「想寫」的想像吧,因此後來對於許多海上喋血的新聞,都特別有著股莫名,雖然也曾藉著友人寄來過的學生劇團影片,及參考一些劇本,試著想表達那段台語世界的感情,不過也都未果,而這些是八十五 年上過一期編劇班後,先寫出過個看過一堆名片後,自己都覺得不知所云、主題不夠的劇本,而後家父生病需要復建期,不能離家工作時,就劇本及一些當時的感觸整理出來的。

當然的,寫的很濫情,內容應該也無補於世,事實上寫下時連韋伯的《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及「馬克思對共產主義的三個論述」(註)概念皆無,而要是有,應該也能有能力寫建言,大概也不會想寫故事了!至於台灣遠洋漁業目前的問題是資本主義的問題、比較經濟的問題,還是教育的問題、少子化的問題,到了今天,反正應該都不是很容易解決的問題了吧!

記得在航末,曾跟報務員聊起過些美國漁船上幹部眷屬、韓國船長的配槍、日本漁船員的制服、及一些工時的問題,關於遠洋漁船上的生活可否改造的問題,不過劣幣逐良幣、勞動後屈,我自己那當時也懂得不多的文言文,一遇到他的本來無一物,讓他的「你乾脆說遊艇好了」就給制住了,當然的,面對著世界的市場,競爭、競爭,他那種戰時的說法或也不是沒有因由,只是,只是,只是所學不多,只是留下這個彆腳的老故事,供有緣噴飯,只是,只是,只是應該也不用只是了,只能是祈望船上的幹部們,海上平安,並多多了解及善待那些大陸及外籍漁船員們囉!

只是,只是有專家研究,說兩性教育的最佳施予期在十四到十六歲,這方面自己所處的時代是貧乏的,至於無障的業與職的最佳施予期又在什麼時候,就不知道有沒有專家也一併研究了!

註:「1.……這種共產主義,由於到處否認人的個性,只不過 是私有財產的徹底表現,私有財產就是這種否定。…… 2.……這兩種形式的共產主義都已經把自己理解為人向自身的還原或復歸,理解為人的自我異化的揚棄,但是它還沒有弄清楚私有財產的積極本質,也還不了解需要的人的本性,所以它還受私有財產的束縛和影響。… … 3.共產主義是私有財產即人的自我異化的積極揚棄,……這種共產主義,作為完成了的自然主義,等於人道主義,而作為完成了的人道主義,等於自然主義,他是人和自然界之間、人和人之間矛盾的真正解決,是存在和本質、對象化和自我確證、自由和必然、個體和類之間的鬥爭的真正解決。……而在今天,普遍意識是現實主義……」(見卡爾.馬克思《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2062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