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彼岸.卡夫卡vs.海上.花
2018/05/21 12:05:11瀏覽201|回應0|推薦0

1968年(昭和43年)1月29日 東京大學(以下簡稱「東大」)醫學部學生為了反對登記醫師制度代替現行的實習制度,進入無限期罷課。

摘自維基百科:東京大學事件

一杯酒,酒一行,一字直落十字裝,十字頭上……;二杯酒,酒二行,二字直落土字裝,土字腳下……;三杯酒,酒三行,三字直落王字裝,王字頂上……

摘自:《梅州客家佛教香花音樂研究.下編第二章_初辰救苦》

此外,另一種說法則為,圓點者,乃就胎藏界之日輪而示大空;仰月點者,乃就金剛界之月輪而示大空。為示兩部不二,故並用兩點。〔悉曇藏卷三、卷五、悉曇三密鈔卷上〕

摘自維基百科:仰月點



上個月中,剛翻過《海邊的卡夫卡》結尾的當晚,腦袋有些空蕩蕩的,或是吧,盯著便條紙上的田村、中田與浩一、星野的思辨,感覺頗有驚歎,但關於Jhoner walker先生、桑德斯上校,稍岐出的英與美,感覺迷霧就稍多了,就決定暫且不去想了,當然的,紙上所並未寫下的,像是甲村家的甲村、佐賀女士、大島小姐、開啟星野認識音樂的退休文部省官員、大島小姐那在東京廣告公司工作過的兄長,也就都只能先放著沉澱了,而洗了個澡,稍看了段大陸中央臺的「社會與法」,而準備就寢前,又從電影台中撞見了部《消失的房子》,在裏頭撞見了個一百年,四個相隔了二十五年的11月11日。


「不要用大理石,要用河石。」

這是三十幾歲歲時,一位一生務農的宗叔曾開口的。

當然的,當晚在田村、中田與浩一、星野,及翰走路先生、桑德斯上校,佐賀女士、大島小姐中,最先想起的那個祠堂中又圓又硬的石頭,雖然並不知道那種石頭在日本當地代表的象徵意涵,或者那也僅是虛擬的石頭,及或也有些《石頭記》中的「榮」、「寧」祖上,以及「警幻」。

那是位帶我進宗親會的宗叔。雖然家中也一直參加著,但隨著當時的學校的集體教育,及外在工商世界的流轉,在三十二歲前,對於宗或親的始源還是缺乏概念的,當然的,那次也稍僅是那位宗叔一次對著關於墓碑材質的感觸。

當時宗叔的開口,對於那個關於「大理石」,也僅想起了起骨前土葬的那種梢僅六、七年的暫時,及也聽說過的在墾荒初期,某種僅在一種磚瓦材質瓦板上以墨跡為記,模糊後曾有人拾錯骨的的篳路,而這次不知是否加上了「大理兩星陰德邊,勾陳尾指北極顛」,以及「陰德門星兩黃聚、尚書以次其位五」來思辨一些關於「圖書導覽」,不得不佩服村上春樹在「控訴」時代孤兒的父性在當代戰後關於生命極化迷惘的描述的用心,及「形塑」時代集體教育下對母性缺憾引人入勝的魅力,但也仍留存著不少周潤發在先生《寒戰二》中對關於「外國人的二鍋頭」的感嘆,及蕭麗珠小姐在《踩在夕陽裡》中關於的等與候的「少尉德啃基」(或《軍官與紳士》)的矛與盾吧。

當然的,關於「二鍋頭」似乎有些關於「法」與「爵(位)」的鑲金包銀與「灋」、「廌」、「法」之間,而「夕陽底」又稍有些關於孔雀的「頭」與「尾」,那應該超出我此刻能想吧,暫時不想想,倒不知為何想起了這位宗叔接觸時,參與宗親會「抬終」最初遇上的幾位宗親吧!


第一位宗親當時沒有太多的印象,只記得年過九十,住在靠山邊的小聚落中,磚瓦的合院,有部分已改以鋼筋混凝土,及屋旁還見的著燒柴的柴堆,當時初次參加的人也有好幾個,而也還記得那處公墓的坡度特陡,簽到雖有五、六十人,但到了小徑陡坡,人多派不上用場時,一些壯年及富經驗的宗親都差點抬不上去,一旁跟著的兩位家屬,見著時還出手幫了忙,是後來鄉公所曾多鋪了段水泥路,讓那個狀況才稍不致艱難些。不過後來似乎僅上去過一次,或是火葬的觀念也逐漸被接受,雖然一些輕與重之間,關於一種良俗與某種社會變遷間,那之中稍一直都有些問號!

第二、第三位宗親則是一對攣生兄弟,先走的是因病去世,年齡上是七十幾吧,而他的兄弟則聽說是參加了告別式後就沒有返家,後來在海邊被發現,而由於隨兒子的工作遷居臨鎮,去之前宗叔倒提起過儘量抽空,說是宗親年輕時也還熱心,但腳氣不佳後兒子對這就似不參與,他怕人手不夠,宗叔還說過句「不看生者看亡者」,而那天似乎也稍感覺到會長對他兒子似不怎麼客氣,包括對選了副較厚重的壽具有微詞,而下葬歸正後的掩土前,對他兒子對站的遠遠的所解釋作「法師交待」,他除了以「放下時頭避開就是了」,還更加了句「也不來看看有沒將你父親埋正」,而那個並不正常的死亡,除了觸景傷情外,是否還有其他因由就不得而知了!

第四位宗親則更是不勝唏噓了,是才僅二十三、四歲的宗親,不只白髮黑髮之間,包括在見到他那即將臨盆的妻子出現前,於我似乎都有無法發問的是有著怎樣火烈榮譽制約之下的「想不開」,而公祭最後才見到的,或是那頭上身上都裹著不少繃帶的友人,又更增加「君臣父子夫婦」外更多關於「兵役」「同儕」的不解,腦海的搖頭就更是不在話下了!而更搖頭的是,不甚記得是幾年之後了,他那未婚的弟弟聽說採了種更火烈的方式結束了自己,不過也許工作在外的關係,是過後才得知的!



田村卡夫卡君,有一點你最好記住:歸根結底,殺害佐伯青梅竹馬戀人的也是那幫傢夥。缺乏想象力的狹隘、苛刻、自以爲是的命題、空洞的術語、被篡奪的理想、僵化的思想體系——對我來說,真正可怕是這些東西。我從心底畏懼和憎惡這些東西。何爲正確何爲不正確——這當然是十分重要的問題。但這種個別判斷失誤,在很多情況下事後不是不可以糾正。只要有主動承認錯誤的勇氣,一般都可以挽回。然而缺乏想象力的……

https://book.douban.com/review/3607549/


「嘿,你知道什麼叫做靈薄獄(limboo)嗎?所謂靈薄獄,就是橫在生與死之間的中間地帶。一個模糊暗淡的寂寞地方。那也就是,我現在所處的地方。現在的這片森林。我已經………。移動中的靈魂是沒有所謂形體這東西。我只是採取這樣一個假藉的形式而已。所以你……」

摘自:《海邊的卡夫卡.第46、47章中間》


寒鴉(學名:Coloeus monedula)為鴉科寒鴉屬的鳥類,舊時歸類於鴉屬寒鴉亞屬,別名慈鳥、小山老鴰。全球活動範圍約為15,600,000平方公里。該物種的保護狀況被評為無危。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F%92%E9%B8%A6


烏鴉是鴉屬(學名:Corvus)鳥類的通稱,屬於雀形目鴉科,是很多城市非常常見的鳥。烏鴉是最聰明的動物之一,能提前制定計劃[1]。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9%8C%E9%B8%A6


彌生時代之後,隨著水稻種植和金屬器技術的傳來,高松市區內已開始出現稻作村莊[1]。高松市內的古墳時代前期遺跡有茶臼山古墳等前方後圓墳(日語:前方後円墳)遺跡[2],古墳時代後期的遺跡則有久本古墳等橫穴式石室(日語:横穴式石室)遺跡[3]。

據……

https://zh.wikipedia.org/zh-tw/%E9%AB%98%E6%9D%BE%E5%B8%82


靈薄獄(拉丁語:limbus;英語:limbo),解作「地獄的邊緣」。根據一些羅馬天主教神學家解釋,靈薄獄是用來安置耶穌基督出生前逝去的好人和耶穌基督出生後從未接觸過福音之逝者。另外,靈薄獄安置了未受洗禮而夭折的嬰兒靈魂(包括未成形的胚胎,他們本身不可能犯罪,但卻有與生俱來的原罪)。

靈薄獄之詞源來自拉丁語單詞limbus,意思為邊緣或界限。靈薄獄普遍地認為是靈魂將要去的地方,反映神學的不確定性。靈薄獄不為天主教和東正教的正式教條部分(比較起煉獄,它是天主教教條的一部份)。正式教會教學依然是,這些靈魂(不論他們生前為善為惡)都是在靈薄獄中。換句話說,他們的命運無法確定,只有上帝才能定斷。

天主教神學中,此學說仍在爭論。由於《聖經》沒有直接論述和沒有充分根據,基督新教不接受靈薄獄的概念。

https://zh.wikipedia.org/zh-tw/%E9%9D%88%E8%96%84%E7%8D%84


剛翻開《海邊的卡夫卡》時,當睡前書是翻了快一個星期,才翻到了第十二章,而在看到點關於那段關於夢與禁忌的謊言後,才更坐起來看的,至於戰爭中的婦女幼童,與家具之間,到那個一九六九年的學運之間,關於為學的目的與某種問鼎之間的「太廟」,一直似乎也有些不懂,那包括男有分女有歸、三十而娶二十而嫁走到了現代,與某種世襲的襲一、襲二、襲三、襲四、襲五,與世一、世二、世三、世四、世五之間,及這些又怎麼與「施設緣起」之間,但若從2016年才從熊本地震中才的得知的「阿蘇山山神」,與現下選舉新聞中感覺的更是在火山口築牆而並非灌溉,在些「星野」與「星正」間,反倒也有些「火野」與「火正」的不解,至於「大公協奏曲」以前也未聽過,但聽了似乎也跟以前在「鬧壇」與「風入松」曾試著學習聽一樣,是仍也聽不懂,或也仍舊只能放著了,再沉澱過後才來更看村上春樹先生的文理傳達藝術了!


摘自維基百科:膠子.電子與正子湮滅的費曼圖


B理論家諸如D.H. Mellor[10]與J.J.C. Smart[11]想要以非時態的事件定序去消除所有有關過去現在未來之爭辯,其相信過去、現在及未來同樣真實,反對那種表示它們是時間不可化約基礎的看法。B理論還認為,過去、現在與未來在認知與反映上有十分不同的特性。例如,我們回憶過去,預測未來,而不是相反。B理論家認為,事實上,我們對於未來之解之少,只反映了過去與未來於認識論上的區別:未來並不比過去少了一分真實,我們只是對未來的了解比較少而矣[12]。

摘自維基百科:時間的B理論


出花園是潮汕地區的一種成人禮。在潮州人的眼裏,未成年的孩子就像是生活在花園裏一樣,等到其成年時(虛歲15歲,海陸豐地區是虛歲15歲),就要將孩子「牽出花園」,表示其已成年能獨立生活。

摘自維基百科:出花園


至於某種宇宙中的存在,在思量未來與回至從前間,關於《消失的房子》一次閱看似乎還不出端倪,就連1942與1967年的11月11日發生過什麼的表達都記不太下,而也許吧,也想到太多的傳統「地基主」信仰中「以前曾在此努力及安生過」的「地基」與「境主」間吧,關於一些的「匯」、「集」信念的傳達與退逝,與韓國的傳統信仰與現下的天主教信仰有怎樣的撞擊過現與融合,關於對心臟不好的小孩又如何解釋「具體」、「整體」的「血」、「肉」與「聖枝」、「聖灰」之間,關於靈體的四獸與二十四長老,某種不同時空的「對象」與「普遍」間,關於「退」與「兼人」間,別說一般父母了,現在在一種物質貿易及軍火貿易的威權下,或是連君王或都並不容易思量完全了!

而那是否又是因為強風難以聚氣,而關起來的風在現世又顯得孤邈,以致不禁又想起了「拜花樹」及「出花園」,一些稍都僅是不小心聽到過的以前存在過的民俗,而關於「父母想生」及「父母離欲」間的自然與非自然,在現下「政治的夥房」及「學事業的夥房」的許多「衝衝衝」標示中,似乎感覺到的反更是讓蘇格拉底描繪的群婚之氣更聚而不散,而一些或有著「戒定慧」素養的人的「衝衝衝」,又怎麼影響著一些「兼人」與「退」的,就更不得而知了,而「烏托邦」的「U-top-ia」又當如何忠恕與一貫,「pine」又怎麼「松」與「高松」到「公」,而《海邊的卡夫卡》是否也是種另類的「雅各與天使的摔角」,不知是否也因為些學界的「pen」、「penny」,及產業界的「旺來」、「鳳梨」之間,對於那馬林襦司基對「學者對心靈分析所有的遺憾,並非因他公開地用相當的注重研究了性,乃是因他將性研究錯了。」不知怎地又浮了出來了!

當然的,在一點圖騰與禁忌的觀念中,似乎也不得不否認自己也曾是個缺乏想像力的人!至少仍有些不知怎地死腦筋,曾在對某種世態的迷惘中,在三十五歲遇到「揚棄了的質等於量..........揚棄的藝術等於絕對知識」時,曾提醒自己該當某種「歷史遺產」記下以資檢醒,雖然這些根基知道於自己實在太淺,也是經常的忘記,也並不覺得死記有甚麼用,至於那是被「勿忘在莒」的時代性矛盾過,還是想像力於我的成長環境仍過於奢侈了些,包括年輕時雖曾有機緣遇上座圖書館,但卻不知為何對於那些圖書又總只想著「逃」。

「這麼多書該怎麼看?」

還記得修心理學課程時老師曾給的一個「認識圖書館」的作業,當時曾拉了位學長幫忙,而他也很熱心的幫我介紹了圖書館,但他對於那我的白痴問題也只是能聳肩傻笑地回應了,至於一般百姓關於昔日十五歲屬於生理自然的「花園」,與一種「知識花園」的「無」與「窮」間,是該有怎樣的拉近,及或該有怎樣的區隔,在某種「得天下英才」與「陪公子讀書」間,就不知道那都很難做的久的教育部長,又是能怎麼去規劃那個十五歲的之前及之後了!而「一個天才可以養活二十萬人」,跟那被養活的二十萬人是更助益還是妨礙了四百萬或四千萬人的人生間,幾年前關於一個韓國企業主開口時的感觸,不知怎地又浮了出來。


2 相能否能夠在完成具有論與知識論的同時,還能夠保持其作為依據自身的一?

① 整個分有

② 部分分有

③、 第一個無限退後的論證--不斷顯現的大

④、 第二個無限退後的論證--典型與仿本

摘自:蘇富芝教授《柏拉圖的真理之路──從《巴曼尼德斯篇》出發

第一章《巴曼尼德斯篇》裡的少年蘇格拉底相論》



至於若從這裏的③與④來探究「吹笛者」的根源,及某種升學與升官、發財圖的榮挫與譽折下自私的迷信,或說見下現實上權威的便利,又如何影響著整體與生理,關於需要與完全,關於自由與自繇,關於平等與等引,就不知道村上春樹先生在那五十好幾的當時,關於古實與寧錄間又是採著怎樣的自信,對於那個靈薄所下的筆了,而近日在美國不久前剛在敘利亞的行動後,才遇見的聯合國發布的一首名為《心跳》的MV,與軍人退撫制度抗爭中與警與記者的衝突中而想起的老人與小孩,突然間倒覺得稍更無解了,就不知道台北的重慶南路上,是否也有個少年能看得出,看的出上頭這關於中山與串出的幽默了,而關於和平與奮鬥的議題,與各式各樣的探戈之間,關於貪愛與更受生,關於無名與入處聚落,或是依舊愚昧吧,倒不知為何又浮出了譬喻與減損,及又浮出了張雨生〈大海〉中曾唱出的「潮來潮去」與「逐漸模糊」了!

至於「有燈」、「沒燈」與「揭印」的翻轉間,又該如何計入十五歲,現下倒不知為何又想起三十幾歲時曾調侃自己二十一歲時曾將「文化人類學」、「社會心理學」因境遇混念成了「文化心理」、「社會人類」,倒不知道該不該也探究今夕何夕了!

當然的,關於那個「仰月點」,則是不知道最近又再翻開「關於費爾巴哈的提綱」,又想起的「費爾巴哈」的上承,在查訪維基時遇上的,還是又再查訪了什麼時遇上的,至於音義與形義之間,關於父子聖或聖父子就似乎更模糊了,至於那冊厚厚的《梅州客家佛教香花音樂研究》,則倒是幾年前託人購回的,原本的初衷是想能否從其中見到些「拜花園」及「出花園」的儀程,不過也未能尋著,至於「未知生」與「以禮」間,又該如何對某種「古」及「時候」尋找,就不知道還能否問「封建之諸侯王」的「王道」,與「諸侯王之家將」的「家」了,而服兵役時從《愛的藝術》稍後曾遇見的《逃避自由》探討,現下都懷疑起是否因為毫無方向找到的一點的「方向」,因此對於更「微細」反倒缺少認識了!

至於那引發「東京大學事件」的關於「登記制」與「實習制」的實質情況為何,及為何會有些教授會想改?及為何會有些學生會反對?就不知是否被事件的發展給所掩蓋了,至少從條目中似乎也看不見端倪,而從這就不知為何想起了「差不多先生」,與讀書時陪同同學送一隻難產的狗兒送醫曾遇見的一位獸醫了,他曾對那個難產給過個將第一隻犧牲掉的建議,而未經世事的同學在稍看向了我們後也接受了,但在依舊未果下經另一位同學殺了個五折價後,才又剖腹接生出另幾隻的!

至於那「桑德斯上校」的《瓦力》檢醒,及「Jhoner walker先生」的《普羅米修斯》、《聖約》檢醒,關於現下對於「巫醫樂百工」的「綜」倒是都不知該如何檢醒,都不知道該當如何思辨「身異想異」、「身異想一」了,更遑論 「身一想異」、「身一想一」了,而一種分工國富的大,及某種三、四歲入學的公,在某種「無私」與「親子」間,就不知道當問哪個分配的國父及國母,及怎樣的「安」全及怎樣的「保」護機制才是合情與合理,都不知道該問「空無邊」前後的「身一想一」、「識無邊」,還是「有無相生」、「無所有」了!

當然的,在整理沉澱這本《海邊的卡夫卡》的閱看中,又聽見河南鄭州有個順風車司機殺死空姐後跳河自殺的新聞,及德州休士頓有個十七歲希臘裔少年在校園開槍的慘案,至於公學與一種農民工、工民工、商民工、士民工父母之間還能怎麼連結,能否在學校教育中建立出某種聯繫與差異的認識,就不知為何想起了童年時還在家中或不少地方的牆上,還能見到的《佛說三世因果經》了,至於劉慈欣先生《三體》中提及的降臨、拯救、倖存間,而那些關於「佛說」又是增強了判別,還是模糊了判別,就更不知該如何判別了,而關於婚姻又該是登記制還是實習制,倒又不知為何想起「夜摩」原意中的「善時」、「善分」了!


…………

…………

……釋迦文佛送花來,南無歡喜地菩薩。(佈施)

……觀音佛母送花來,南無離垢地菩薩。(持戒)

……地藏菩薩送花來,南無發光地菩薩。(忍辱)

……彌陀菩薩送花來,南無焰慧地菩薩。(精進)

……拈花童子送花來,南無難勝地菩薩。(靜)

……伽藍公王送花來,南無現前地菩薩。(般若)

……韋陀菩薩送花來,南無遠行地菩薩。(方便)

……十八羅漢送花來,南無不動地菩薩。(願)

……吉祥菩薩送花來,南無善慧地菩薩。(力)

……滿堂諸佛送花來,南無法雲地菩薩。(智)

……牡丹……九天玄女送花來,南無花公花婆九子聖母好命菩薩。

……花……三奶夫人送花來,南無合堂聖眾諸佛菩薩。

……

(33:23~34:20)

心理學家佛洛姆說過一句話

我覺得可以跟大家分享

他說愛是一種能力,同時也是種藝術

那麼人想要掌握愛的這種藝術

必須要做到幾點

第一:要有理論的指導

第二:要有實踐

第三:還要給予愛足夠多的關切

但是我們發現,

在我們的這個青少年的發展階段

我們的學校教育

包括我們的家庭教育

可能更多的是說

你們要好好學習

因為一旦早戀的話,

就可能會影響到學習

而我們其實忽略掉了一件事

就是愛本身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青少年發展課題

這個是需要學習的

甚至是終身學習的

我們說很多成年人

我們說事業非常成功

然後那個家庭也非常狀似和睦

但是可能會缺乏一點點溫暖

或者叫做幸福感

為什麼

可能就是愛的能力在缺失

這個家庭就狀似和睦

但是可能缺乏愛的能力

缺乏愛



......“你不能知道什麽是不存在的,那是不可能的,你也不能說出它來;因爲能夠被思維的和能夠存在的乃是同一回事。”那麽現在存在的又怎麽能夠在將來存在呢?或者說,它怎麽能夠得以存在的呢?如果它是過去存在的,現在就不存在;如果它將來是存在的,現在也不存在。因此就消滅了,也就聽不到什麽過渡了。“能夠被思維的事物與思想存在的目標是同一的;因爲你絕不能發現一個思想是沒有它所要表達的存在物的。”這種論證的本質便是:當你思想的時候,.......

摘自百度百科:巴門尼德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eedeyes&aid=111635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