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抄錄民意論壇「民進黨自打耳光的修憲」聯合報名人堂嚴震生/台灣走向一黨制
2022/01/19 03:36:50瀏覽447|回應0|推薦9
民意論壇

民進黨自打耳光的修憲
http://udn.com/news/story/7339/6040718

2022-01-18 聯合報 / 林騰鷂/東海大學法律系退休教授(台中市)

立法院在前年十月六日成立修憲委員會,卻拖延至去年五月十八日才召開第一次全體委員會議,而在今年元月六日才再召開第二次全體委員會議,顯有輕忽懈怠!如今民進黨又在立法院臨時會中,罔顧程序正義,急推「由上而下」,背離民主核心價值的修憲案,實在是鴨霸無恥!

因為,蔡英文擔任民進黨主席,在二○一五年三月卅日主持修憲事宜協調會報時表示:「必須要堅持三項基本態度:一、不要短期計算,要看國家長遠利益。二、不要倉促修憲,要在穩健中求改革。三、不要政黨壟斷,要有公民團體參與」,並承諾在二○一六執政後,以政府的力量來辦理「由下而上」的公民憲政會議!

但蔡英文全面執政以來,有以政府力量,開過任何一場「由下而上」的公民憲政會議嗎?蔡英文及其所帶領的民進黨團,背棄許諾,還要在立法院臨時會中「倉促修憲」,不是自打耳光,唾面自乾的無恥行為嗎?

蔡英文在上述修憲事宜協調會報又說:「國會改革先行,優先解決票票不等值、國會無法完整反映民意的問題,並應增加國會多元性,降低政黨席次分配門檻至三%。票票不等值問題,可就採『聯立制』選制變革或選區重劃等方式研議規畫」。如今,「國會無法完整反映民意的問題」,日益嚴重,民進黨團版修憲案有半言隻字,提及國會改革,增加國會多元性,解決「票票不等值問題」嗎?

又立法委員選制,採日本單一選區兩票並立制,地方民意代表選制採複數選區一票制的選制歧異,無法像德國單一選區兩票聯立制那樣能選賢與能、完整反映民意,但民進黨團版修憲案,何以未能履行許諾,提出改革的鋪陳呢?

在責任政治方面,總統兼任黨主席,包攬了五院人事提名權,在當前非常無效能、人民難以行使之雙機關、超高門檻的總統罷免、彈劾法制下,一旦當選總統,在四年任期內的胡作非為,人民均無法制衡!

另在此不當憲政機制下,未經人民同意,自甘淪為總統應聲蟲的行政院長,還可有行政院各部會及獨立機關首長之決定權,且只要看總統臉色行事,可不必向立法院負責,甚或對代表人民的立委嗆聲!這種總統有權無責,行政院長、部會首長也跟著有權無責的憲政怪象,民進黨立院黨團版修憲案均無修正著墨,對得起台灣人民嗎?

更可議的是,立法院會期至今仍規定每年兩次,第一次自二月至五月底,第二次自九月至十二月底,早已不合時宜。而立法委員們更離譜的將第一次會期拖延到二月廿日、第二次會期拖延到九月廿日左右才開議,每年又足足少了四十天會期,嚴重閹割了台灣人民對立法、預算、決算及政府人事監督與同意等主權之行使!

因此,民進黨實應提出廢止各民主國家所未見的立法院會期規定,規定立法院要像其他國家機關一樣上班,才能增益台灣人民在立法、預算、決算及政府人事監督等主權的行使,守護民主最基本的核心價值!

******

聯合報名人堂

嚴震生/台灣走向一黨制
https://udn.com/news/story/7340/6040717

2022-01-18 聯合報 / 嚴震生

本月上旬的補選與罷免案,民進黨政府兩戰皆捷,不僅展現其動員能力,同時也透露出許多民眾對缺乏可以制衡執政黨的其他力量,似乎並不在意。照理說,民進黨在國會的優勢絕對超過美國民主黨的些微少數,如果民進黨的席次類似美國的民主黨,不能失掉一席,必須在萬華的罷免案及台中的補選中傾全黨力量來拚這兩席,還可以理解,但在早已享有國會絕對多數的情況下,還要如此在意,就顯得有些貪心,而選民放棄監督的力量,也意味著台灣將走向權力集中的一黨制。

我在大學教授非洲政治時,最喜歡和學生介紹非洲獨立初期國家領導人為實施一黨制的辯護。迦納首位總統,也是倡議泛非主義的恩克魯瑪就揚言,多黨制度只會造成社會的分歧;象牙海岸老總統胡佛埃—波尼表示該國並不存在反對勢力;幾內亞開國總統杜瑞宣稱,唯有一黨制能落實該國施行的社會主義;坦尚尼亞受人尊敬的平民總統尼瑞爾則是強調,一黨制最適合在該國建立民主。

如果一位非洲獨立初期的領導人來到台灣,一定會覺得我國目前一黨獨大局面非常熟悉。民進黨總喜歡抹紅兩大在野黨,特別將不支持台灣獨立的政治人物醜化為親中舔共,認為他們造成社會分歧。1450不妨使用恩克魯瑪的說法,乾脆推出化解社會分歧、消弭雜音的一黨制,讓台灣團結對抗中國大陸。

其次,國民黨目前氣勢相當低落,民眾黨尚無法對民進黨構成威脅,其他如時代力量及基進黨根本就是執政黨的側翼。當這些在野勢力不是被打趴,就是被收編時,蔡英文可以如同胡佛埃—波尼所屬象牙海岸民主黨的統治,辯稱不是民進黨想要一黨獨大,而是台灣不存在反對勢力。

此外,抗中保台已成為台灣最重要的意識形態,不可挑戰,有如幾內亞剛獨立時擁抱社會主義的情形。當時該國堅信這個意識形態能夠讓它與殖民統治和帝國主義做徹底的切割,而一黨獨大的幾內亞民主黨,就是落實這個意識形態的重要工具。蔡英文顯然也在塑造這樣的氛圍,就是擁抱台獨是堅持的信念,而民進黨則是實現這個夢想的唯一道路。

最後,由於民進黨自認是對抗威權體制而誕生的政黨,因此自始就代表民主,如果國民黨執政是威權復辟,民進黨執政就代表民意的依歸。這和坦尚尼亞尼瑞爾所率領的坦尚尼亞非洲民族團結(TANU)為對抗帝國主義專制統治而生,所以TANU最適合在該國建立民主的說詞如出一轍,因為它是根正苗紅的民主政黨。

這四個一黨獨大的例子,嚴格來說就是一黨制,但並非全部獨立之初就選擇一黨制。坦尚尼亞在坦干伊喀一九六一年獨立時,還是多黨制,但四年之後卻修法改為一黨制;同樣迦納在一九五七年獨立後,執政的傳統人民黨僅是該國許多政黨之一,但一九六五年修憲後,就成為唯一的政黨。

如果我們繼續讓執政黨貪得無厭,很有可能就讓民進黨以避免社會分歧、已經沒有反對勢力的事實、落實台獨理念的代言人,及其民主正當性為由,說服選民實施一黨制對台灣最有利。果真如此,對岸應當最樂見此發展,因為民進黨已為中國共產黨以一黨制統治台灣鋪好道路。

若是台北還想要以民主對抗北京,選民就必須削弱民進黨的力量,或許短期內無法打破它一黨獨大的局面,但至少可以防止台灣走向一黨制,才能和對岸做區隔。(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兼任研究員)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cotttso2003&aid=171351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