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抄錄黑白集憲法與媚俗&社論[殖民惡法復活:噤聲的香港,黯淡的珍珠]名人堂王健壯/香港完啦一片漆黑
2022/01/09 08:22:34瀏覽396|回應0|推薦8
聯合報名人堂

王健壯/香港完啦 一片漆黑

http://udn.com/news/story/7340/6019807

2022-01-09 聯合報 / 王健壯

七十多年前,儲安平在他創辦的「觀察」周刊中,雖對國民黨一向批評較多,但在「中國的政局」這篇文章中,他卻寫了這樣一段話:「老實說,我們現在爭取自由,在國民黨統治下,這個『自由』還是一個『多』『少』的問題,假如共產黨執政,這個『自由』就變成了一個『有』『無』的問題了」。

在同篇文章中,儲安平還寫過這幾段話:「今日共產黨大唱其『民主』…實在是一個反民主政黨…共產黨所主張的也是『黨主』而非『民主』」,「假如祇有相信共產主義的人才有言論自由,那還談什麼思想自由言論自由?」「我們從沒看到左派的報紙批評毛澤東或延安,難道史達林和毛澤東都是聖中之聖,竟無可以評論的地方?」

用今天的流行語來說,儲安平在中共建政前所寫的這幾段話,真是「神預言」。他預言到中國媒體果然都被迫改姓「黨」,預言到習近平果然變成「聖中之聖」,預言到「全過程人民民主」這套反動修辭的橫空出世,預言到他自己因為一句「黨天下」的言論而被打成牛鬼蛇神的命運,也預言到曾經如同繁花似錦的香港報業,如今竟淪為荒煙蔓草一片淒涼的悲慘處境。

香港雖被形容是「借來的地方」,卻曾經是華人社會中唯一有自由報業的地方。英國管治時期,港人有言論自由,港媒有新聞自由,報業百花齊放,有大報有小報,有中文報有英文報,有右派報紙也有左派與中間派報紙,媒體受到法律保護,記者不會因言賈禍,香港報業的自由,如同歐美自由報業一樣。

尤其在一九五○年代以後,當中國的言論與新聞自由已陷入有與無的宿命,台灣的言論與新聞自由仍在多與少之間掙扎時,香港的自由報業更顯得一枝獨秀。到香港洽公或旅遊的台灣民眾,通常會到路邊的書報攤買幾本當期出刊的「明報月刊」、「爭鳴」或「七(九)十年代」,台灣看不到的「匪情」,這些雜誌挖掘的秘辛應有盡有,國民黨的權力鬥爭內幕,看台灣媒體像霧裡看花,這些香港雜誌卻直筆無隱,比台灣的黨外雜誌更有不必迂迴婉轉的自由空間。換句話說,在九○年代以前,台灣媒體祇享有部分的新聞自由,香港媒體卻享有完全的新聞自由。

但九七大限卻是分水嶺。初期是國民黨主導的香港右派媒體集體大撤退,接著是包括傳媒在內的香港各行各業,都冒出了一批所謂的「忽然愛國派」,媒體紛紛轉頭北望,中間派媒體也欲語還休,到後來祇剩下六四後即旗幟鮮明反共的蘋果日報,以及像立場新聞、主場新聞與眾新聞這些近年才崛起的網路媒體,困守自由報業的四行倉庫。

雖然誰都知道香港傳媒大限不遠,但誰也沒想到才短短不到一年,蘋果就被迫關門,老闆與編採主管鋃鐺入獄,立場新聞踵接其後,連不負媒體內容責任的公司董事也被抓被起訴,眾新聞則在寒蟬效應下選擇自動關門打烊,四行倉庫至此被完全攻陷,曾經獨步華人社會的百年香港自由報業,也從此山河一片紅,「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這把大關刀,就像儲安平遭逢噩運的那個年代一樣,正在香港「橫掃一切牛鬼蛇神」。

「那一夜,我們說相聲」中有句台詞,「重慶完啦,一片漆黑」,任何人看到「愛國者治港」、「愛國者辦報」已成香港唯一的高音時,大概都會同聲感嘆:香港完啦,一片漆黑。(作者為世新大學客座教授)

******

聯合報社論/殖民惡法復活:噤聲的香港,黯淡的珍珠
2022-01-09 聯合報 / 社論

窮陰殺節、急景凋年,這是香港去年的歲末光景:獨立媒體「立場新聞」的六名新聞人被捕後關停,罪名是觸犯《刑事罪行條例》中的「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港警大舉出籠,寒蟬效應立即顯現。開年後,「眾新聞」宣布停止營運,因為媒體生存環境惡化,必須確保所有人平安。香港新聞自由急遽凋零,映照著一個心虛的大國。

荒唐的是,這次大抓捕行動所依憑的是一紙在一九三八年由英女皇頒行的刑事條例。這一條例中若干對叛逆、顛覆行為的懲治規條,原是為了尊寵以英女皇為象徵的大不列顛王國,縱然因香港回歸改動了些許文字,將效忠對象換成中華人民共和國,但如今拿著這條法令抓人,卻儼然是頂著英女皇的當年餘威,去緝拿共和國眼裡容不下的叛黨。

究其原因,只不過是前年六月底公布施行的香港國安法少了一條可以直接懲辦媒體的條文,只好搬出殖民舊法充數。但這條從殖民時期沿襲下來的律例,充滿了英殖民當局對被殖者的歧視與壓迫。它對「煽動」的定義寬泛得驚人,等於在媒體頸上綁了一條粗繩,只要皇室的眉頭一挑,就能吊死一家媒體。

它的罪名成立條件並不繫於新聞的自身,而繫於它引起的效果。譬如它對煽動意圖所規定的其中一個要件是:「引起憎恨或藐視中央政府,或特區政府,或中國其他地區的政府,或激起對其離叛。」但究竟是否有此意圖或真的引發了這個效果,卻幾可盡由統治當局任意主觀認定。只要當局認為確有此意圖或效果,罪名即已成立,並不需要任何客觀的判定標準。

正因這一法條過於輕率的入罪門檻,它在一九六七年的「六七暴動」後,超過半個世紀都不曾再被港英政府、甚至於後來的特區政府拿來檢控人民。如今援用這麼一條呈現半廢棄狀態的殖民地法例對付媒體,一方面固是赤裸裸地表現出對新聞自由價值的鄙夷與踐踏;另一方面卻形同仍將香港市民視為低人一等的異族,必須繼續被惡法無情地鞭笞。

去年以來,這條法例已被多次引用,從羊村兒童繪本、蘋果日報到立場新聞,惡法的高光復活反映的卻是香港悽惶的政治前景,香港人不但不敢再以集會遊行表達像「平反六四」這樣的政治訴求;眾新聞停刊保平安,更顯示連一個吐露心聲、相濡以沫的園地都不可得。但一個被噤聲的香港,難道可以光耀祖國的門楣?

從香港國安法到刑事罪行條例,北京當局率皆以國家安全為名義、以西方在港進行顛覆為藉口,進行對異議者的整肅,但異議者豈止於被捕下獄的幾十人?所有對自由懷抱著憧憬的絕大多數香港人,豈不皆成了勾結西方的叛徒?

二○一九年因反修法引致的反送中運動,縱有西方背後諸般操弄,但沒有香港與大陸早已蓄積甚久的矛盾,怎能一點星火即遍地燎原?而這些矛盾難道盡皆港人一方之過?北京不曾自我檢束糾錯,卻逞一時痛快掃蕩、剪除所有眼中釘,不過是掩舊痛鑿新傷,為引爆下一次的動盪埋下引信。

從香港國安法以降的諸多作為看,北京正在烹製一個無菌的香港,要將香港內部每一個入侵的毒株摘除。中國原藉著香港的異質體制不斷詰辯而找到茁長的方向,但愈崛起卻愈心虛,如今竟重蹈文革似的覆轍,走往同質內捲的死路。

習近平的新年賀詞說:「祖國一直牽掛著香港」,但何其諷刺,他正在親手扼死香港。連獨立媒體都不復存的香港,已不是香港,而不過是顆黯淡的珍珠。

******

聯合報黑白集/憲法與媚俗
2022-01-09 聯合報 / 黑白集

立法院舉行修憲委員會議,國民黨接連退席和缺席,抗議民進黨鴨霸主導議程。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揚言,國民黨不來,修憲列車照開,儼然修憲方向已定,不惜輾壓民意,照走流程。

柯建銘痛批國民黨,「歷史會給你們鞭屍」。民進黨擅長鞭屍歷史,國民黨恐懼歷史鞕屍。民進黨的確抓到了國民黨的要害,國民黨會不會因此被綁上民進黨的修憲列車軌道,等待歷史輾壓?

這次修憲,朝野提案高達七十五個。剛性憲法原不應輕易言修,政客認為千瘡百孔又不敢言廢立新,於是除參政年齡下修、降低修憲門檻、廢考監、內閣制或總統制外,從人性尊嚴、兒童權、數位權、環境權到動物權,都要求入憲。其實許多提案或不須修憲,或無視現實,甚或純為蹭憲法高度以搏選票。

即使修憲已媚俗化,執政黨仍缺乏尋求全民共識的誠意,連李、扁時代先召開國是會議的慣例都無意為之,只想挾多數硬上,為大選鋪路、累積相罵本的痕跡明顯。

無獨有偶,作為憲法守護者的憲法法庭,媚俗程度超越政客,逕以「Taiwan Constitutional Court」命名,成了「台灣國」憲法法庭,曝光後又悄悄改名。連守護哪國憲法都搖擺不定,如何奢談護憲?

政客媚俗面對憲法,早已偏離憲政初心。只想修憲,無心行憲護憲;該修的不是憲法,是政客之心!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cotttso2003&aid=171197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