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抄錄兩則公共工程與建築師報導&2021建築界最高榮譽普利茲克獎揭曉
2021/03/21 09:50:53瀏覽366|回應0|推薦16
城市治理 社會設計

建築界最高榮譽普利茲克獎揭曉 法社會住宅建築師摘下
https://futurecity.cw.com.tw/article/1918

拉卡頓和瓦薩爾改造巴黎當代藝術中心東京宮(Palais de Tokyo)。 圖片來源:普利茲克建築獎提供(暫略)

2021-03-18
文・陳宛茜(UDN聯合新聞網)

在後疫情時代,什麼樣的建築師是新的典範?


國際建築界最高榮譽——2021普利茲克建築獎今晚(16日)公布,由法國建築師安妮·拉卡頓(Anne Lacaton)和讓-菲利普·瓦薩爾(Jean-Philippe Vassal)奪下。評審團認為,他們的作品回應這個時代的氣候與生態危機和社會困境,尤其在城市住房領域,並藉此重新點燃「現代主義建築師改善大眾生活的希望和夢想」。

普立茲克獎由凱悅基金會贊助,是國際上公認的建築界最高榮譽。包括貝聿銘、諾曼福斯特、伊東豐雄、安藤忠雄、庫哈斯、札哈哈蒂等國際建築大師都曾獲得此獎。拉卡頓和瓦薩爾是第49位與第50位得主。

拉卡頓和瓦薩爾分別生於1954年與1955年,1987年在巴黎攜手成立了拉卡頓和瓦薩爾建築師事務所,他們並非以城市地標建築揚名的明星建築師,主要作品是社會住宅與平價公寓、學校建築與宿舍,包括法國米盧斯的14座社會住宅、法國聖納澤爾的53套低層公寓、烏爾克-饒勒斯大學的學生宿舍和社會住宅等。他們還在歐洲和西非等地區完成了30多個項目,多是供大眾居住的平價住宅。

以在法國設計的弗盧瓦拉克拉達匹住宅為例,拉卡頓和瓦薩爾借助冬季花園和陽台,創造了可以人工調節的理想微氣候;並以低廉的成本增加居住空間,讓居住者一年四季都能節約能源並親近自然。瓦薩爾認為,「美好建築是一個能夠讓特別事情發生的空間,人們只要進入那裡,就會情不自禁地微笑。」

普利茲克建築獎-建築-美學-城市美學-社會住宅-拉卡頓-瓦薩爾-法國2021普利茲克建築獎得主——法國建築師安妮·拉卡頓(Anne Lacaton,右)和讓-菲利普·瓦薩爾(Jean-Philippe Vassal)。圖片來源:普利茲克建築獎提供

「好的建築應該是開放的——對生活開放,為提升人們的自由度而開放,讓任何人都能夠在其中做自己要做的事情。」拉卡頓表示,建築不是為了「展現什麼或者強加於他人的」,而應當是熟悉、實用和美觀的,「並且能夠靜靜地為日常生活提供支持。」

拉卡頓和瓦薩爾的代表作還包括巴黎當代藝術中心東京宮(Palais de Tokyo)的改造,改造後讓博物館室內面積增加兩萬平方米。評審認為,他們的改造擺脫當代博物館慣用的純白空間和引導通道,反而創造大量未完成的空間,讓藝術家和策展人創作自由流動的展覽。

對於城市內過時的基礎建設、老建築,拉卡頓堅持「永不拆毀」。她認為,「改造是一次機會,可以利用現有資源做到更多、更好」,而拆除是「簡便但短視的決定」,它浪費了能源、材料,更浪費了歷史,還會產生巨大的負面社會影響,「在我們看來,這就是一種暴力行為」。他們正在動手的作品,包括將法國巴黎的一座醫院變成138套中層公寓。(延伸閱讀|改造台北40年老公寓 台中花博策展人吳書原:我在露台養一座森林)

***
民意論壇

公共工程對建築師 可以更粗暴嗎

https://udn.com/news/story/7339/5301517

2021-03-08 聯合報 / 簡學義/建築師(台北市)

我帶領的竹間聯合建築師事務所,參與公共工程近卅年,始終抱持的信念,是竭盡所能以一己建築藝術與技術的專業能力,貢獻予國家社會。

在我所撰擬的事務所工作守則中,一到四條條列:

一、我們認為且僅令我們從事的工作為實踐生命價值的過程。

二、我們認為生命的價值乃在開展自己潛能的同時兼顧對整體社會的責任,兩者不互相壓抑亦無優先順序。

三、我們認為做為一個建築工作者,開展自己的潛能乃是竭盡自己的能力去了解生命、自然與創造的本質。透過這樣的了解厚植自己的人文素養與專業能力。

四、我們認為做為一個建築工作者,對整體社會的責任乃是竭盡自己的能力去促進群體良好的生活環境,並對阻礙此一發展的任何事物投注關心與實際的改良行動。

這是我將建築不只做為「職業」而是視為「志業」背後的生命價值觀。

然而,多年來只是「明月照溝渠」,建築師只是「政府採購法」中所定義的「廠商」,雖然文化部明列建築設計産業為「文化創意產業」的範疇,然政府對待建築設計産業始終毫無「文化」可言,建築對政府只是「土木工程」導向,從來不重視「建築」乃是「文化工程」重要的一部分。

多年前文化部籌備成立中,時任文化建設委員會主委的陳其南先生説:「我們國家需要的是『行政的文化化』而非『文化的行政化』。」但是在「政府採購法」的操作下,正是將建構「文化工程」的「建築設計産業」埋入永無希望的泥淖中。

竹間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日前參與「文化部華山2.0文化內容產業聚落」計畫的新建工程規畫設計監造勞務採購招標評選,該案原為二階段評選,惟投標「廠商」不多,主辦單位要求建築師於第一階段書審評選會議前至會議室外等候決議,是否合併第二階段由建築師直接簡報,故所有建築師必須等候。

當日決議合併二階段,敝所抽籤為最後簡報,我遂暫行離開,惟團隊成員卻需於現場等候達三小時之久,此一程序原可更細膩設計而顧全周到的,此事牽涉時間資源的浪費,對建築師亦顯不夠尊重。

更令我錯愕的是敝所於簡報中,身為評選委員會主席及代辦單位代表的內政部營建署官員,卻與鄰座的業主文化部代表以沒有壓抑的聲量聊天說話。此一干擾簡報人甚或其他評選委員的行徑雖於法亦不容,然背後所隱藏的對建築師乃至「建築産業」的不尊重態度,才是「政府採購法」執行偏差與制度不周全所隱藏濃瘡惡疾的冰山一角。

即使無視建築師參與公共工程的奉獻精神與工作辛苦,評選委員的責任乃是代表國家看顧建築師所投身的國家理想的建構。其粗暴行徑顯現的公共工程沉疴難癒,已讓我對公共工程與國家徹底絶望。

我必須在此與曾經共同努力過的建築夥伴們告別,放棄對公共工程的憧憬與理想,暫時離開公共工程領域,不忍心也不捨的,難道終究還是要放棄這一場曾經用生命付出的與國家深情的戀愛?
( 知識學習檔案分享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cotttso2003&aid=157782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