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抄錄聯合報民意論壇【 大屋頂下/武統是國恥更是國難】
2020/09/14 22:02:26瀏覽299|回應0|推薦13
大屋頂下/武統是國恥更是國難

https://udn.com/news/story/7339/4856215

2020-09-13 01:06 聯合報 / 黃年

武統是國恥,更是國難。

這裡說的「國」,有二義。一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武統的主體。二是指包括台灣與大陸的「中國」,是武統的受體。

武統是國恥。常聞,敬酒不吃吃罰酒,不能和統,就武統。豈不可恥?

古公亶父曰:「殺人父子而君之,吾不忍為。」孟子曰:「不嗜殺人者能一之。」雖然真實的歷史並非如此,這卻在兩三千年前就出自中國聖賢的心中及口中。

何況,人類文明畢竟已進化至廿一世紀。連處理一個釘子戶、一條流浪狗或一棵擋住公署擴建的老樹,都不能行凶動粗。更何況,現在面對的是一個兩千三百萬生靈的民主政體中華民國。你能說:不跟我統一,我就殺人?

即使中共的軍事較強,但「遠人不服,修文德以來之」,這是價值,這是文明,這就不能「殺人以一之」。

兩岸問題在根本上是「文德」的問題,亦即是價值與文明的問題。若不能「修民主自由人權法治以來之」,而欲以殺人了結,這是國恥。

更別說等而下之的把殺人卡通化,「寧可台灣不長草,也要解放台灣島」、「留島不留人」、「核平統一」。這不止可恥,已無人性。

武統更是國難。武統不發動則已,一旦發動就必定要「首戰即終戰」。不到登陸受降,不能終止;流血殺人,自是國難。但若「首戰不能終戰」,即顯示國際介入的僵持已經形成。至此,兩岸的戰爭亡損及戰後的對峙情勢,亦是深不可測的國難。

國際是否介入及若介入將到什麼程度是未知數。但台灣是第一島鏈的關鍵,又是一個應當維護的民主政體,此皆使國際介入具有高度動機。例如胡錫進高調鼓吹大幅置備核武,好似想像情勢可能走到核戰的地步,但即使是非核的戰爭,那是不是國難?

何況,以上只是就軍事層面想像。其實,國際介入較軍事更具威脅性的是金融、貨幣、經濟、通路、外交等超限手段。這些手段,屆時絕對有可能使出,則即使中共在初戰中暫勝,恐也勢將面對國際的超限反撲,中共即未必能勝。這也是國難。

而且,想像中,不論打不打得下台灣,中共恐皆不免有重大承受。打下了,殺人而一之,將為中共在歷史上再添一筆孽債,亦勢將使中共面對更難自處的國際環境。若一舉打不下,則大陸內部怎麼得了?國際外部怎麼得了?兩岸又怎麼得了?

總之,發動武統,若是三天取台,血染寶島,中國失去五千年來唯一的民主政體,中共則勢將面對更具敵意的國際,這是國難,兩岸皆是受體。但若首戰不能終戰,中共未能登陸,台灣不降,則兩岸將進入完全不同的對峙情勢,那也是國難,兩岸也皆是受體。

其實,何妨就將這兩年的中美對抗看成一場「微武統」的演習,前述演繹皆已證諸今日。大陸方面的評論紛紛出現警語:「武統攸關國運,不可輕率甚至輕浮」、「美國萬一真動手怎麼辦?」、「千萬不要掉進美國的陷阱」、「不隨美國起舞」、「拒絕脫鉤」,及「戰爭的氛圍要提升,戰爭的風險要下降」,胡錫進甚至說:「(美中台)都不要開第一槍!」

現在,僅僅只是「貿易戰」而已,雙方尚未開槍,中共已是捉襟見肘、手忙腳亂。若要武統,是不是國難?中共諸人應已從今日處境得此見識。

以為武統能終結兩岸問題,是把問題看小了。如前所述,兩岸對峙不能只看兩岸,因為台灣是國際爭奪的戰略要地。兩岸對峙也不能全看軍事,而是涉及世界文明的角力。也就是說,兩岸問題是一個世界等級的「文德」問題。

對於國際來說,台灣若武統落入中共之手,不但台灣的民主政體被消滅,且將減少了中共民主轉型的可能性,又增強了中共專政的實力。因此,台灣問題不能只看兩岸,且不能只論軍事,因為攸關世界文明。甚至可說,「武統」可能正是國際所等待的終極處置中共的時機。

北京必須站在這樣的高度上看世界,才知道立足國際的根本,是在國家的氣質與信譽,而不在軍事。也必須在此高度看兩岸問題,才能認清武統不是兩岸問題的解方。

中共首須認知武統的國恥性及國難性,降低了武統的企圖,始能下決心在武統以外找尋兩岸方案。

北京過去的想法是:不能和統,就武統。今後的想法應當是:不能武統,就要設法和統。

和統的必然路徑就是民主統一,民主統一的必然路徑則是要接納中華民國,放棄「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

中共以「台獨」為動武的底線。這樣的武備可說是被動的,用於震懾台獨,但不能發動武統來消滅中華民國。因為,中華民國不是台獨,對中華民族言,中共沒有對它動武的正當性。對國際言,亦無正當性。

兩岸走到今日這個僵局,主因即在北京的「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最近,大陸上演《八佰》,也許可視為兩岸共同角度的《上甘嶺》(抗美援朝影片)。北京若使中華民國回復其在「中國」的應有角色與榮譽,從辛亥革命、抗日、八百壯士等題材中,建立起兩岸的歷史連結與精神紐帶,或許能使「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逐漸淡出,讓中華民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醞釀出在現實中共存共榮的可能性。此即「大屋頂中國」。

北京不容中華民國立足於台灣,「中國」在台灣就失去憑靠。

有了這樣的覺悟,武統就必須排除,且若排除了武統,則接納中華民國就成了北京解決兩岸問題的唯一方案。

民進黨正在「去中華民國化」,大陸卻從《八佰》回到中華民國。從這個諷刺性的對照可知,中華民國才是兩岸定海神針。

中國統一愈來愈不易。主要原因是幾十年來中共錯失了如汪道涵所說的「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一中各表)」,及「共同締造論(互統一)」。若要統一,必須「為人類文明建立典範,為兩岸人民創造救贖」,即必須以接受中華民國為張本,不能武統。

至此,「統一」的概念已經昇華。統一不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滅掉中華民國,而是指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並存於「一個大屋頂中國」。

武統會帶來國恥與國難,必與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背道而馳。
( 知識學習檔案分享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cotttso2003&aid=150661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