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魚兒〉
2008/06/16 21:03:48瀏覽695|回應3|推薦0

〈魚兒〉

繞岸東鳴水欲乾,

   魚兒相逐尚相歡。

   無人擘入滄江去,

   汝死哪知世界寬。』

王安石在這首詩中說:

繞著河邊有人在那兒打水,水都已經快要被抽乾了!

然而,魚兒還在那兒,彼此高高興興的相互玩來玩去。

也沒有人想到,把魚兒們帶到大河流去;

魚兒,魚兒啊,你直到死了,都還不知道這個世界,有多麼的寬廣啊!』

一個人,當他的智慧不足時,往往面臨險境,還完全不知道;

說來,不知是悲哀,亦或是值得同情?

甚而說是,是環境逼迫、是他人所為、而自己是受害的無辜者呢?

這個世界,其實,是非常非常寬廣的。

天地,從來沒有限制過任何人;

天地,也沒有說過----「你永遠就只能那個死樣子!」

而你又怎麼,使得自己變得無知與不明呢?

當遭遇困境時,若是不知,那麼是自取滅亡而已啊!

而要怎麼走出去?

又如何發現生存空間?

又當怎麼去體會到,世界是非常的遼闊與包容呢?

給自己換一種心情吧!

給自己換另一個生活空間吧!

人世間的人、事、物,

真的沒什麼大了的啊!

這條路,不小心走的窄了;

那麼,親愛的:

請另闢蹊徑吧!

我深深相信著------路,無限的寬廣啊!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c0731&aid=1964799

 回應文章

四寶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的空間
2008/06/24 23:34

目有所盡

思卻無涯


四寶貫三教^*^無欲保平安
閒雲遠山自相宜(sc0731) 於 2008-06-26 19:15 回覆:

目有所一,

思則寂靜。

心是福田,

無求及悟。


清角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我呀
2008/06/22 18:49

我是在夢遊

沒去雲遊

早些年該玩的該跑的都盡了

現在幾乎是需要才出門

夢遊的時間多於生命的大半

閒人吧

禍福相依你說的情境與我的看法相去不遠

總是過日子

盡挑自己可以便利可以權變的

包括生病這一事

也盡量與疾相處能得個自在體微見廣

也在這裡希望你病體無恙

超然世間一切的苦難

魚兒與魚說都是很有意思的

至人無立場,所有立場皆能超然象外

我們期與相長吧


飛殤渡飛淚
始知
楚樵滄浪
閒雲遠山自相宜(sc0731) 於 2008-06-26 19:00 回覆:

我想,身體微恙需要養病與休養;

而心一樣的,也會生病。

身與心,都需要休息啊!

怕的是,「心」生病了卻不自覺。

每每身子生病,總也在休養中,讓自己的心也休息一番。

身與心,都需要盤整與再次找到自己內在思想理路,

讓自己與自己共處,

並重新找回「聞之知」與「德行知」之我。

不論是身或心,都心存感激。

每一步路,即使走的艱辛,也一樣的感恩與幸福。

晚覆,向妳致歉了!


一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魚說
2008/06/17 00:55

前些日子我看到无能子的一篇『魚說』雖然立意與你說的不一樣,但是我挺愛其中之味。

古代有魚跳龍門的傳說,跳過龍門的會變成龍,沒有跳過的還是魚,然而無論是魚或龍都有各自的生活難處和好處。

人間裡常見『坐這山望那山』其實哪山都有風景。

心量寬大者,不出門能見天下事,天下事其實也就知其一而生萬物,雖然人類的進步日里,歸根的變數是可以數來的。

我寫這一小段不是與你唱反調,我依然崇敬你的智識,只是眼下閃過這念頭,說與你聽聽,雖知你文學涵養廣褒,我也僅僅在你的筆下虛張一回,見諒了

閒雲遠山自相宜(sc0731) 於 2008-06-21 23:13 回覆:

親愛的了了:

魚說,或是說魚,都得過活,對吧?

重要的是,怎麼讓自己過的有品質與氣質,寬度與廣度吧?

人生本來就是「兩兩」同在。

當你在享受快樂之時,其實背後隱然已經有著「悲哀」存在;

而我們不能只要快樂,而不要悲調的部分;

因為,不論是好是壞,都是同時存在;

而端視自己怎麼以智慧去抉擇;

而一旦決定之後,即使使錯了,也是一種抉擇;

那麼,對自己負責吧!

人生本來就是「變」,試問哪一個不變,哪一分不變呢?

連我們身上的細胞,不也在分秒時間內死亡與重生嗎?

請不要擔心什麼,我會認為你「唱反調」的話;

每個人不同的看法與切入角度之不同,正是這個世界多采多姿與值得追尋的地方!

不論可人兒,你對我說了什麼,我都可以坦然接受的,不然書不是白讀了嗎?

還有,縱使你又去休息雲遊了,希望你看到我所告訴你的話。

你讓我擔心,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