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海角七號》影評
2009/09/01 23:33:02瀏覽1560|回應1|推薦6
《海角七號》是典型的台灣深綠皇民仇中媚日的獨派電影,為顧慮到大陸同胞的情感,是應該被禁止在大陸上演。

《海角七號》在台灣上演,能如此的叫座,是基於約一千萬廣大的綠色子民勢力存在使然 。
 
→「補充說明」:剩餘的
台籍本土人士,多坦護血濃於水的綠色皇民裔“鄉親”;這也是近二十年以來,台灣社會正義顛倒是非黑白不分根本的“肇因”所在。

而有血性的中華子民 外省族群,目前在台僅存二百多萬,他們在李、扁執政二十年淫威下,
「反中」皇民獨派勢力賤踏、打壓,成“噤若寒蟬”的弱勢族群社會地位。

試節錄一段《海角七號》“一針見血”的影評,因為該片“非常貼進真實的台灣社會情況”,也充分說明了在台中國人,被打壓、羞辱的真實狀況。

((台灣人在大陸的官方宣傳裡,至今仍被「美化」為「有著悠久愛國主義傳統」、「痛恨日本帝國主義統治」等等,至於什麼台獨啦、什麼住民自決啦,全都是「一小撮人」的主張。在明明就是兩岸劍拔弩張的時期,台灣人能走在大陸街上不被人吐口水,原因無他,中共黨中央在媒體宣傳上還是幫我們一般台灣老百姓臉上貼金的,說我們都是好貨色、不同於台獨或漢奸的。

《海角七號》這樣的電影,是要和中共中央的宣傳唱反調的。你說台灣人都抗日反日?我就讓你知道台灣人在全民抗戰期間,可以和日本人這樣愛得死去活來、而且一愛五十年!讓人家知道他們被日本鐵蹄下蹂躪的同時,海角一端,卻有同胞和日本人濃情密意。

話說回來,台灣被日本佔領五十年下來,對台灣人差別待遇,台灣能有幾個人有此殊榮,像海角七號那般,能和統治者的日本人談得上戀愛?硬說《海角七號》代表了全台灣人對日本的情愫,那就距離事實太遠了。 事實上,這是眾台灣皇民們,期待日本人關愛的眼神,卻慘遭虐待與不平等待遇、“愛恨情仇”下,仍盼望日本人回心轉意,能愛戀台灣皇民們。《海角七號》滿足了台灣皇民們的“單相思期待”。))

--------------------------------------------------------------------------

《海角七號》是徹頭徹尾台獨電影

從表面上看,《海角七號》是在描述兩個時空錯亂的愛情故事,並由一個台日合作的樂團串聯起主線。但是,在台灣以深綠色彩聞名的導演魏聖德,對影片所寄託的情感卻遠沒有如此簡單。若要開宗明義給這部台獨毒草影片下個定義,那就是:以無限懷念日據時代為情感基調,強調現實社會中的日台親善;並以排斥中國,邁向“ 正常國家”為主要訴求的台獨電影。

這部影片最大的特色,是透過一個若隱若現的日本人,他對於台灣女性的眷戀,企圖營造出一個現實國際社會中,日本對於台灣的無限曖昧又不便明講情感(實則是綠色導演皇民化心態的具體體現,),而影片中台灣女子終老守候日本人,更是反映了深綠導演魏聖德對於日本殖民時代的忠貞眷戀。

● 所以,電影的主線已經被定調:就是代表重拾台灣的殖民歷史。

((台籍日本皇民“裔”的「祖國心」正是“回歸大日本祖國”,搞台獨目的也是要回歸大日本祖國,成為"日本附庸"!))

不僅如此,日本殖民文化的遺毒,至今仍在台灣各個角落隨處可見。不僅老一代的台獨分子如李登輝,金美齡極度親日,連台灣上了年紀的一輩,只會說日語而不會說中國話,甚至當年日本敗退本土,很多日本人隱姓埋名留了下來,至今以台灣人自居。這個就是在目前台灣,所謂的日本次文化之發達的原因。

言歸正傳,回到劇情中像徵台獨的部分,深綠導演對於三代閩南人的特徵的描述值得大家回味:一個是茂伯,一個是恆春鎮主席,而另外一個就是所謂的男主角阿嘉。


茂伯代表的老一代的閩南人移民,受日本 教育會說日語,對於日本人極度友善,但卻是傳統閩南文化所謂“主體性”的代表人物。而恆春鎮主席則是中生代閩南人,不懂日語但是所謂的“台語”(閩南話)不離口,本土意識極為強烈,尤其是劇中塑造出囂張跋扈的神態,就是所謂“台灣要尊嚴”的具體體現;而主角阿嘉則是新時代的閩南人,對於西洋化的人性解放有所追求,會說閩南語但是並不標準,雖然不會覺得矮日本人一截,但是對日本的好感,【對於日本次文化卻是無法抵禦】。

可以注意到,綠色導演魏聖德對這三代閩南人,花了極大篇幅去闡釋,描寫;包括對這個族群進行非常正面化的塑造,成功營造出在台獨“福佬沙文主義” 的心態下,閩南人在社會中佔據絕對主角的地位。相反,台灣社會的四大族群中其他三個:原住民,外省人,客家人,卻有著不同程度的醜化,貶低,甚至是歧視。例如代表原住民的勞馬,客家人的馬拉桑,以及當下“最被歧視”,在台獨導演心目中猶如“敵人”的《外省人》。((【惡性台獨分子的特徵】:仇視中國人及祖先))

電影中是如何描寫他們的呢?原住民勞馬出場,讓人印象異常深刻,但表現形式卻是情緒失控,作為交警卻當街無故打人,對閩南人阿嘉暴力相向。這個相當符合台灣社會中,原住民一向遭到歧視,被認為“性情古怪”的印象。台獨導演魏聖德巧妙的將此刻板印象,不留痕跡塞進了電影。而對於客家人的鄙視,魏聖德在影片中也給予了毫不留情的貶低。例如馬拉桑在酒店推銷時候的汲汲營營的神情,點頭哈腰的逢迎。重點是,即便客家人再勤奮努力,在影片結束後,仍然只是一 個在閩南人佔多數的台灣社會中的打工者角色而已。

至於“代表與中國聯結”的外省人,不惜花巨大篇幅強調日台親善如漆的導演魏聖德,就更加給予了 “蔑視”,甚至是“極度邊緣化”,甚至“做出了與中國切割到底的安排”:消毒酒店的總經理,一個代表1949年後來台的外省人,被恆春鎮主席,也就是當今台獨本土化勢力最強的閩南人中生代,言詞斥責為──“用我們的地做生意,難道不用尊重我們嗎?”──僅僅一句話,就點破深綠導演內心對中國的嗆聲:“你們 是外來的,你們不尊重我們的尊嚴,你們中國人在台灣撈到了好處”。
-----這句台詞畫龍點睛,堪稱外省人,中國人在《海角七號》中,【被獨派勢力欺壓】的最高潮。

籠而統之,整個恆春鎮就是一個台灣的縮影。三代閩南人是主角,原住民,客家人,外省人都是陪襯,是奚落諷刺,甚至是被打擊和歧視的對象。【而台獨心態中國際化的代表,則是其殖民化的母國日本,而台灣之所以成為所謂“正常國家”的困難重重,就是在於掌握了台灣經濟命脈的外省人。外省人雖然家大業大,在整個劇情中堪稱“地主”的角色(飯店老闆),但是卻是影片中最被邊緣化與歧視的一個族群。】

所以,一個很令人莞爾的劇情就是,代表新時代台灣與日本緊密聯結,台日“上床”交合的那段“一夜情”。阿嘉對日本人友子說:“我在台北奮鬥了15年,都失敗了。我其實很不錯。”

台北是什麼地方呢?是台獨勢力心目中的中國城,是外省勢力,所謂中國勢力最集中的地方,在影片中暗喻聯合國。一個恰好的事實是,台灣試圖在聯合國闖關,到目前剛好也是15年連續挫敗,拉到片頭第一句對白:我操你媽的台北! ──難道我們還品不出台獨心中的倉皇與憤懣嗎?

所以,在台北中國勢力的絞殺下屢屢失敗,深綠導演魏聖德就獨闢蹊徑,安排了一場本不會成功的樂團演出──人員拉雜,老的老,小的小,不成氣候── 但是,結局卻出人意料,得到了國際社會(眾人),尤其是母國日本(中孝介)的肯定,這個意涵,是在相當程度上撫慰了很多台獨勢力對現實的失望,寓意“台獨 必成,日本肯定,國際歡呼”。

其實有個細節可以值得重視,深綠導演魏聖德為了最後的那兩分鐘片段,花了將近800萬,佔5000萬台幣預算的六分之一!這個代表什麼?一個肅殺的當年“中國國旗”,一支肅殺的當年“中國軍隊”,一對在港口中被中國勢力“拆散”的台日情侶,與浪漫的背景音樂完全不搭調!一幕完全可以不出現當年“中 國元素”的場景,為何要花這麼大力氣被精心打造?深綠導演魏聖德的意圖,其實相當明顯,因為他的心態,已經借男主角阿嘉之口,對日本人說出來了:

(日本!請)留下來,不然我跟你

((台籍日本皇民裔的「祖國心」正是“回歸大日本祖國”,搞台獨目的也是要回歸大日本祖國,成為"日本附庸"!))

( 心情隨筆男女話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ansan123&aid=3276366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瞎扯!
2009/09/23 11:10
請不要把中國人的思維全面拷貝。
深藍不肖生(sansan123) 於 2009-10-07 08:03 回覆:
謝謝指教。

歡迎閣下將您不同意的意見觀點“詳細”寫出來,以理服人。
請尊重他人發言權益、保持理性。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