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龍子有一次摘了一朵蓮花,放在阿鳳手上,他說,那朵蓮花,紅得像一團火。



「龍子一把揪住他的手說:『那麼你把我的心還給我!』阿鳳指著他的胸口,『在這裏,拿去吧。』龍子一柄匕首正正的便刺進了阿鳳的胸膛。阿鳳倒臥在臺階的正中央,滾燙的鮮血噴得一地--」

                            
















「那個阿鳳只是笑,說道:『你要我的心麼?我生來就沒有這顆東西。』你們說,這不是瘋話是甚麼?出事的那天晚上,一個大除夕夜,我們都在這裏,就在這個臺階的中央,阿鳳抖瑟瑟的只穿了一件薄襯衫,王夔龍那一刀,正正插在他的胸口上。他抱住他一身的血,直叫:『火!火!火!』--」



「龍子坐在血泊中,摟住阿鳳,瘋掉了。」


「阿鳳的血,滾燙的,流得一地,就流在這裏。我把他抱在懷裏,他那雙垂死的眼睛,望著我,一點怨毒也沒有,竟然還露著歉然和無奈的神情。他那雙大大的、痛得在跳躍似的眼睛,跟了我一輩子,無論到哪裏,我總看得到他那雙痛得發黑的眼睛。那天晚上,我記得我坐在臺階上狂叫:火!火!火!我看見滿天的星火都紛紛掉了下來,落在蓮花池裏,在熊熊的燃燒--」




                          -- 白先勇。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