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那人在燈火闌珊處
2015/12/13 19:30:31瀏覽703|回應0|推薦8

想我十年後,已是一名六十老翁,白髮如霜雪覆頂。  清晨起床,在信箱裡翻找一番,想覓一份報紙蹲下廁所,才晃然記起,多年前島內的報社早已倒個精光,都改發無紙電子報,你只

能用手指在手機或平板裡,上下滑動,再也沒有辦法聆聽紙張摩挲的溫暖聲音。  

我在把手機帶進廁所前,走到牆上那幅島內最後一份報紙的古董前,為從前的文學世代,默哀了三分鐘。而在古董報紙旁邊,是另一個小畫框,裡面有一張中國作家協會在2015年十一月發出的邀約傳真,題目是「新媒體時代的文學發展」(註),那也是我所收到最後一份的紙本傳真。  

不到幾年,這世上的書本,像經歷一場冷血大屠殺,都被熊熊火光吞吃,能搶救的,都已躺在書架上奄奄一息,哀鴻遍野。當然,有些珍貴的書早已絕版,但依然有人冒險收藏,以高價在黑市交易。  那天,有人在微博傳訊息給我,聽人說我專門在搜藏絕版本書,他那邊有些「好貨」,不知我要不要?  

我們約在城市裡的無名巷弄見面。入夜,我在暗黑的深巷拿到一箱古今錯置的詩集,我彷若看到了李白蘇東坡等人的身影,在幽微深處隱現浮蹤,他們在書的那頭,輕輕呼喊我們的魂靈。  

我拿起那些布滿塵灰的詩集,沉溺在李白於自我天地之間翻飛的詩舞,根本沒注意到旁邊已有人走近,他拿了電子鐐銬,將我雙手銬住:  「根據中央法令,為了不浪費樹木資源,嚴禁任何一切紙張製品的買賣和製作,你觸犯了相關法令,被政府視為現行犯立即逮捕…」  我手上那本李白詩集,就這樣慌張地跌落在下過雨的巷弄裡。  

扉頁上的水漬,像是李白垂流而下的千年之淚…  

在暗夜裡,我揣測自己在十年後的犯刑…  「所幸,這個時代還未來臨」,我安慰自己,然後從容回到現今歲月。撫觸著書架上安枕無憂的書籍,只可惜,如果「無紙時代」真的在十年後登場,它們將會像我猜測般的,死無全屍。  

日後我們所看到的詩集、小說集以及散文集,再也不會安安靜靜地躺在紙張上,讓我們一頁頁翻讀美麗的文字風景,那景緻也不再會書本上與我們相伴。  我們還可能因為翻閱它,而犯下淊天大罪…  只是,我一直相信,在最幽微的暗黑裡,「文學人」仍是最後的資產。迄今我們仍然爭相發表作品,閃爍自己看似微弱卻猶如恆星般的光芒。  

我們更可以四處走動,如革命軍一般以肉身相搏的方式,站立在肥皂箱上,滔滔不絕吟唱世上最後一行詩行,最後一頁的文學篇章,用「人」的聲音,述說文字最終的價值與意義。  

時間晃眼而過.... 十年後那晚,白髮如霜雪覆頂的我,走入暗黑深巷裡,打算與不知名的人相遇,他要拿給我一箱古今交錯的詩集。  

我四處張望,看不到相約的那人,直到我準備離去…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原來那人便是我的影子。  

我正拿著一箱詩集,站立在命運交錯的街口,不停來回踱步,在那最深處的暗黑之間…  

註: 2015年11月11-15日,我應中國作家協會參加在南京舉辦的文學會議,其中一項討論議題即為「新媒體時代的文學發展」,所謂新媒體即是現在流行的網路、臉書以及微信等。我個人相信,在不久的將來,「無紙時代」即將來臨,也因而有了本文的書寫。

漫走南方專欄20151208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1143&aid=38674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