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歷史遊戲
2009/01/15 20:42:46瀏覽1175|回應0|推薦5


黎倉海一個人孤單地站在伊克星球的海邊,已經有一個下午,他靜靜聆聽海浪拍岸的聲音,最後看見七個太陽,緩緩落在大海的最遠處。

他想像數百年前在地球的祖先,是不是也和他一樣,看見同樣的夕陽沈落,那絢麗的霞照,把大海染得一片通紅,不過,他知道,地球只能看見一個太陽,哪像伊克星球的天空擠滿了七個,每一個太陽的顏色還都不一樣,當然落在大海上的景觀,就更加繽紛多彩了,地球的祖先大概沒想到,伊克星球的海洋,在傍晚時,竟然是七彩多姿的海面。

這是黎倉海在伊克星球的第二十個年頭,他是地球移民到伊克星的第五世代,黎倉海的祖先黎氏家族,在地球西元二0七0年遭到大毀滅後,與各國人士紛紛搭乘伊克星際提供的星際船艦,倉惶逃離那個滿是仇恨、戰爭的星球,到達二十五個光年之遠的「彩曼星系」伊克星,伊克星人伸出熱情的雙臂迎接他們,還為地球人開闢「地球移民專區」,設立大學、城市,讓數千名地球人有了溫暖的居所。

是啊! 伊克星人對他們是再好不過了,黎倉海想,當年地球兩大聯盟,以最先進的巨爆型核彈相互攻擊,蕈狀雲成為地球歷史留下的最後圖騰,黎倉海聽父母說,當時伊克星人提供了好近百艘的星艦,在地球毀滅後的一百年內,陸續接走了地球最優秀的各族群菁英,到達伊克星球移民,讓地球人免於被滅種的危機。

當年伊克星人為何要搶救地球? 根據伊克星的官方記載,伊克星人原本就與地球人在數萬光年前,可能就源自同一星球的生命物種,伊克星人比地球人更早移民到外面星球,在伊克星展開了他們的歷史,他們原本的生物外形,與地球人是一樣的。

不過,經過長時間演變,伊克星同樣經歷一場驚人的內戰,他們了解「身體」是大部份罪惡的來源,後來伊克星有一場大規模的「生命科技」革命,將「腦電波」 (所謂靈魂)和軀體獨自分開,伊克星人大部份以「腦電波」的形式,存在於各個「腦電波容量室」,在想要「軀體」的時候 (伊克星人把身體當成衣服) ,再把腦電波輸入各種不同體態的「衣服」,運動時有運動型態軀體,開會時則有符合開會標準的身體。

或許擁有同樣的血緣,讓伊克星人對地球人的關懷與其他星球不一樣,黎倉海想,在他二十年的生命中,與他相處過的伊克星人,都非常和藹可親,雖然他們穿著各種不同的「軀體」,真正的情緒很難充份展現,不過,事實上,伊克星人也很少進出「地球移民區」,整個「移民區」由地球人自治、管理,而地球人除非想進入最高學府「地球歷史研究所」就讀,才能長期待在伊克星市。

想到「地球歷史研究所」,黎倉海的眼睛明亮了起來,他太想了解地球祖先的一切一切了,尤其能考進研究所,等於取得地球移民區菁英群的身份證,還有一項傳聞,更讓新一代的地球移民躍躍欲試,那就是伊克星人計畫率領團隊,回到毀壞有幾百年的地球勘查,而地球歷史研究所的成員,將是首選的生力軍。

黎倉海經過激烈競爭的考試,成為十名新生之一,明天就要進入研究所就讀,他在回到移民區的路上,俯看另一邊燈火明亮的伊克星市,他的心情充滿濃濃的希望與期待,黎蒼海最大的願望,就是早日了解地球歷史,有一天回到己毀壞的地球,重建一個全新的星球。



著名的地球歷史研究所,竟然躲藏在伊克星大學的偏僻角落,讓黎倉海、艾克等十名新生,找了一個小時才找到,研究所與大學內的建築物沒有兩樣,甚至看起來更加斑老舊,不過,整個研究所的大廳,只有一個超大發亮的光幕,黎倉海、艾克等代表地球十大族群的學生,坐在大廳中,等候教授的上課。

這名伊克星人老師,沒有穿起「軀體衣服」,也沒有具體的影像,發亮光幕上出現的「教授」,竟然只是一團混沌的白影,那團白影開始說話,他說,「歡迎大家來地球歷史研究所,大家在上課這一段時間,可稱呼我為「伊克星先知」,相信我,這門課程可說是相當深奧,「歷史」不是大家想像的那麼簡單,尤其「地球人的歷史」,牽涉到人心的主觀變化,創造了客觀的歷史。」

伊克星先知說,「我們地球歷史研究所的課程相當特別,一般人想了解地球歷史的平面文字資訊,在每個同學桌面上的個人電腦系統,都可立即搜索閱讀,但我想帶領大家進入「立體真實」的地球歷史,展開一場「歷史遊戲」,身歷其境直接參與在地球上發生過的歷史。」

伊克星先知的聲音平板沒有變化,尤其完全「沒有表情」,他接著說,「以地球的人文傳統來說,歷史是發生過的事物,但從整個宇宙來看,它的範圍無邊無際,包容象限面相當廣泛,以現有「宇宙學」來分析,以時間為直軸、空間為橫軸,任何在宇宙發生過的事物,都有其存在軌跡,只是所占的空間、能量大小多寡,當然,有些能量隨著時空的流動,會萎縮到一個極限。」

大廳牆上那個超大光幕,出現彩色的巨大圖片,正是伊克星先知所說的時空互動曲線圖,他指著其中一個「時空間軸線」上的小點說,「如果一個事件已發生過,它的時間軸固定在那個點上,已經停滯結束,空間軸卻還存在,當然,下個時間點又無限延續,簡單來說,既然這些時空點,都還存在著宇宙的一個時空象界,那就是說時空旅行是可能的。」

伊克星先知的語氣忽然變得很嚴肅,他說,「數千年來,伊克星人最想探求的宇宙真理,最重要首推解開時空之謎,許多科學家投入時空之旅的研究,但是,科學家發現現要從時空軸上的一個點推往另一個點,須要極大的速度,甚至要比光速更快,才能讓時空軸移動,這一切都須要無法想像的巨大能量,才能讓有機軀體以超光速進行時空之旅,不過,在巨大的能量之下,要進行難以想像的超光速,所有的軀體無法承受而徹底毀壞。」

「直到伊克星人發現軀體和腦電波,經過更高科技的篩離,兩者可以完全分開,腦電波在充滿能量的小空間內存活,而軀體則是須要時才穿上使用,尤其複製身體的技術日益發達,伊克星人如今端視生活環境的不同,穿上最適合的軀體衣服。」

超大光幕的時空軸上,開始出現明亮的光點快速移動,伊克星先知說,「在這幾年,伊克星科學界經過無數的嘗試,終於成功地用超大型的光波加速器,讓「腦電波」以超光速飛行,移動時空的樞杻軸,展開時空之旅,伊克星人親身體驗過難以想像的穿越時空過程,為了研究時空之旅與過往歷史的互動關係,所方特別爭取這一套最新進的系統,設置在地球歷史研究所內,讓你們這一批地球移民的腦電波,以超光速展開時空之旅,實地了解地球的歷史變化。」

黎蒼海聆聽這名只在光幕上出現的伊克星老師講課,一面看著周遭同學們專心上課的表情,黎蒼海想著,原來他們的歷史課,竟然是以往科幻小說所說的「時空之旅」,設想你可以出現在歷史巨大變化的現場,親自體會所有歷史演變的過程,將是怎樣的心倩? 尤其你親臨地球毀滅的那一刻,你會採取怎樣的行動。

黎蒼海沒有想到下一刻,他就首當其衝體會到這些巨大的變化。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黎蒼海、艾克等十名新生,推開寫者「歷史遊戲」四個金字的科學實驗室大門,實驗室內四周都是明亮的金屬片,刺眼的光茫有時讓人睜不開眼睛,而中間的廣場方場放置著十個比人體還大一點的金屬長方盒,好像可以躺進一個人的大小,這時右邊的牆壁忽然出現了一個四方形的發亮光幕,大家都猜到是伊克星先知要上課了。

「大家請躺進去吧! 」,伊克星先知的聲音在室內迴響,在黎蒼海前方的那具金屬盒,上面的那一道鐵片忽然打開,他聽從伊克星老師的指示,跨進去金屬盒中,發現盒內的空間比想像中來得寬敞,不知那裡來的光源,讓裡面充滿了讓人舒服的白光,黎蒼海發現盒內沒有一具科學儀具,只有在頭頂上方有一個弧形的金屬架,他躺下去後,金屬架自動輕巧地放在他太陽穴兩旁。

黎蒼海閉上眼睛,在片刻的黑暗後,他發現有一個人站在他的前方,那人充滿著不刺眼的光亮,完全沒有形體及輪廓,只有聲音最為清亮。

「你們不用猜了,我就是伊克星先知,歷史遊戲的系統,直接將你們的腦電波與我的連接,在這個空間裡,你們看得到、也聽得到,但因為沒有軀體而無法觸摸、移動一切,以地球上的中國說法,你們現在是以「靈魂」狀態和我接觸,腦電波的形態可說同等於靈魂,你們將要用腦電波進行時空之旅。」

黎蒼海這才發現「自己」沒有重量,整個人輕飄飄地看著前方發亮的伊克星先知在「說話」,原來這就是自己的「靈魂」,黎蒼海想著到時自己的「腦電波」要以超光速,回到地球任何一個年代,進行時空之旅,那真是無法想像的刺激。

「在進行「歷史遊戲」之前,我先要說明,為何這堂最重要的課程要取這樣的名字,上堂課己告訴大家,要帶你們的腦電波進行一趟歷史時空之旅,事實上,伊克星的科學技術,不但可將每一個人的腦電波,以超光速送回到地球的某一時空點,更能把你的腦電波,進入重大歷史事件的歷史人物軀體上,這樣讓大家觀察整個地球重大歷史的演變,在這段活動期間,你的腦電波只待在所進入歷史人物的大腦中樞,在一旁觀看,完全不干擾、不介入你寄宿歷史人物的大腦活動,也就是說,同學將以客觀的立場,觀看整個歷史變化。」

黎蒼海發現伊克星人的科學,早己發展到當年地球人無法想像的地步,他發現這個時候,他的眼前出現許多精巧但好像又不怎麼具體的按鈕及光幕,伊克星先知的聲音又在一旁響起。

「這幾年伊克星的腦電波學,發展得十分迅速,我們已將所有所謂電腦、操控裝置的設備,與腦電波銜接在一齊,你們可以就在腦電波小小的世界中,操控一切。」

黎蒼海發現眼前的光屏,出現「重要地球歷史事件選擇鍵」、「歷史人物選擇鍵」、「歷史遊戲開始」等按鈕,伊克星先知則在一旁指導著說:「這個地球歷史遊戲總共有三堂,你可以選擇二至三個個重要歷史事件,再挑選你的腦電波,進入三個歷史人物的大腦,體會地球最重要的歷史演變情形,一個歷史事件、一個歷史人物的生命,就算是一堂課程,我們以地球的西元年制開始計算,參與遊戲者的選擇年度,從西元零年,到地球大規滅毀滅的西元二0七0年,遊戲時間則從你參與的歷史事件開始,直到腦電波進入的那個歷史人物軀體死亡為止,我們將把你送回伊克星上。」

由於黎蒼海的血緣為中國人,歷史遊戲系統立即在黎蒼海的腦電波上,整理出了一百多個黎蒼海認為最重要與中國有關的重大歷史事件,黎蒼海心中最想參與的歷史事件,是中國開始統一強大,結合其他華人國家,最後引起大規模世界大戰的這段時間,「歷史遊戲」系統立即以黎蒼海的心思,篩選出他最參與的3件歷史事件,分別為「2050年中國統一」、「2070年全球華人聯盟成立造成地球內戰」。

接著地球歷史遊戲系統,繼續讀出了黎蒼海的心思,他的腦電波最想進入的歷史人物有兩個人,一個二0五0年促成中國統一的總理邱國通,另一個是二0七0年全球華人地球聯盟主席汪鴻軍,黎蒼海想在他所讀到的地球歷史中,邱國通促成中國與台灣統一,後來卻被偏激的獨立分子刺殺,汪鴻軍則是全球華人聯盟主席,他率領該華人聯盟與「白種人同盟」,展開地球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世界大戰,這兩人都在地球歷史扮演重要角色,黎蒼海想成為邱國通、汪鴻軍,深入了解地球歷史最具關鍵性的一刻。

伊克星先知的聲音飄渺詭異地再度響起,他說:「在展開歷史遊戲之前,要告訴各位同學,人體腦電波結構十分微妙,事實上,我們發現腦電波在射入歷史人物的大腦後,除了被動地客觀觀看,只要加強參與遊戲者的腦電波能量,將可驅走歷史人物的腦電波,正式接管歷史人物的軀體,但是,只要啟動這樣的裝置,你們的腦電波,就成為歷史人物軀體的一部份,再也回不來伊克星,我們當時以實驗的構想,設計這樣的啟動按鈕,但是我鄭告警告同學們,千萬不可以啟動這個禁忌的融入裝置。」

「只要你啟動禁忌按扭,你就不再是遊戲者,而成為歷史人物當事者了,腦電波就會隨著歷史人物的軀體,留在那個年代,永遠回不來伊克星上,在這裡要鄭重警告大家,千萬不要碰觸那個危險的裝置。」

那時沒有人理會伊克星先知的話,大家都在忙碌地想了解這個新鮮的歷史遊戲,只想趕快穿梭時空,回到毀滅前的地球,展開一輩子難得的時空冒險,黎蒼海心中開始有些莫名不安的蠢動,他想,躺在這個金屬盒中,就能熬遊地球的歷史時空嗎? 而你如果有機會反轉地球的歷史,你會不會冒著生命的危險,讓地球不再亡?




黎蒼海的第一堂歷史遊戲啟動了。

他的腦電波以二十五光年的速度,穿梭過時空,但卻只感覺像睡一覺一樣。

只不過,醒來竟然是在西元二0五0年的中國北京天安門前,黎蒼海終於來到了他夢想己久的地球,他看到即將強大的中國早晨,天安門附近的街道還在似醒未醒,有一片薄霧在這個世界強國的首都徘徊不去,黎蒼海知道自己已進入中國總理邱國通的身體內,他觀看即將轉變的中國。

邱國通正坐在國家領袖級的黑色大車內,直駛向中南海,黎蒼海看著大路兩旁的綠樹迅速倒退,一棟巨大的建築物出現在眼前,他感受到周邊嚴肅的環境,彷彿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

黎蒼海正在想如何形容在別人體內,窺看另一個世界的感覺,他一樣能藉著邱國體的軀體,看到、聽到、觸摸到、嗅聞到,但是由於腦電波無法進入邱國通的大腦中樞運作,不能真正使用到邱國通的軀體,他可以明顯感受自己只是個旁觀者,只不過,是一個貼近邱國通大腦的窺伺者,有趣的是,他雖然在邱國通的體內,卻根本不知邱國通真正的思維。

伊克星科技的發達,黎蒼海就算遠在二十五個光年、兩百年之外,只要他有須要,立即能連接到伊克星上歷史研究所的超級電腦,目前他正在快速查閱電子歷史資料,根據歷史的記載,邱國通等一下將進入中國人民大會堂,與台灣代表簽下歷史性的統一協議書,孤懸於海外的台灣,正式成為大中國的一部份,這樣的做法引起獨派異議人士強烈抗議,邱國通將在走出大會堂時,遭到獨派異議人士的槍殺,引發中國強硬派的抬頭,與台灣、國內部份地區展開短暫內戰,內戰進行不到一年,中國迅速統一,中國鷹派人士就此長期掌權,並與其他其他華人國家結盟,在二十年的時間內,成為全球舉足經重的超級強國。

邱國通的死,竟成為中國走向集權強國的一個重要關鍵,最後甚至是地球滅亡的間接原因,邱國通當年被西方視為中國走向民主的掌旗手,不料,他的死卻讓保守的共產黨重新掌權,打破中國民主化的美夢,黎蒼海以往讀到這段歷史時,十分崇拜邱國通的政治理想,把他視為他的學習榜樣。

黎蒼海想著,歷史及人生這麼諷刺,再過不了多久,他就要目睹自己心中的偶像死亡,還是在他的「眼前」中彈躺下,而他什麼都不能做,最讓他痛恨自己的是,他更挑了這段歷史,做為第一堂歷史遊戲。

邱國通現在正走進中國人民大會堂,四周的群眾為他響起聲量驚人的掌聲,人民的歡呼聲,好像海浪般湧來,邱國通接著與台灣代表許家信簽下統一協議,上百個鎂光燈同時閃爍亮起,記錄歷史最重要的這一刻,在眾人的掌聲中,邱國通發表了他著名的「讓華人追求中國的民主自由」演講。

邱國通結束了簽約的活動,在保安人員的簇擁下,要從中國人民大會堂旁邊的走廊離去,黎蒼海緊張地等著歷史的這一刻發生,獨派異議人士郭思,這時將會從走廊的通風系統躍出,衝破緊密的保安人員守護,成功將邱國通刺殺,忽然之間....,但是,竟然什麼都沒有發生,邱國通在重要幕僚的簇擁下,走進人民人會堂一個小密室。

在密室的大門緊閉後,邱國通對情報部門主管說,「都安排好了嗎? 」,主管點頭示意,幕僚人員幫邱國通穿上防彈背心,等準備完畢,邱國通隨即再走出會議室,這時天花板的通風系統忽然竄出一個人,引起眾人驚呼,獨派異議人士郭思從人群中衝出,對邱國通擊出一槍,邱國通的西裝立即噴出鮮血,在一片慌亂中,真正的邱國通被保安人員送入走廊的一個密道內,另一個與邱國通裝扮神似的替身,從密道中被送出,替身一樣是身上有彈痕、滿身鮮血,不一樣的地方,這個替身己經死亡,邱國通從另處祕道回到他的個人辦公室。

邱國通沒有在歷史紀錄的時刻死亡,在邱國通大腦內的黎蒼海目睹了這一切,震驚到無法承受,原來他的偶像竟設下這般驚人陰謀,那麼邱國通乍死的目的終究是什麼,不到幾分鐘,黎蒼海所讀過的歷史,在剎那時完全瓦解。

邱國通悠閒地坐在祕密會議室中,看著國防部長賴蒼松在人民大會堂召開的緊急記者會,賴蒼松在電視上看來格外悲傷,他說:「中國政府要很不幸地宣告一個消息,總理邱國通上午遭到獨派人士的刺殺,為國殉職了.... 」,電視畫面播出郭思衝出人潮,向邱國通開槍的畫面。

國防部長賴蒼松哽咽著說:「中國政府已經下令清查所有涉入此案的團體及個人,將予以最嚴厲的懲罰,中國即刻起進入戒嚴時期,禁止一切集會活動,並且為了表彰邱總理一生對國家奉獻,即日起全國降半旗致哀,邱總理的職務,將由中國共產黨黨部書紀汪鴻軍全權接手.... 」


黎蒼海冷眼看著這一段人們無法看到的真正歷史,正在無情地進行,黎蒼海終於了解,原來邱國通最想做一個集權的中國統治者,把中國推入世界歷史的頂峰,但這一切都須要最大的統治權力,而邱國通剛接任中國總理,任何的政治勢力正虎視耽耽地要割分他,只有藉著刺殺事件,讓有權力的人,在最短時間內趁機奪取中國所有的黨政治統治權,名正言順地進行清除異己的內戰,無限地擴充軍事武力...。

但是,黎蒼海正在納悶邱國通讓自己在刺殺事件中死亡,他要如何讓延續影響力及權力,黎蒼海這時聽到邱國通與幕僚的對話,,邱國通說:「什麼時候進行整容成汪鴻軍的手術? 我要馬上準備好,事實上,我扮演誰都不重要,因為中國須要壯大強盛,不必再受到列強的欺凌,尤其更要在世界的歷史上寫上煌輝的一頁,這一切都須要有一個偉大的領導者,無論他叫做邱國通,還是汪鴻軍,歷史會記得中國將有一段驚天動地的歷史.... 」。

天啊! 邱國通竟然要成為汪鴻軍,歷史確實會記錄這一段前所未有的歷史,因為中國即將要把地球推入毀滅的盡頭,黎蒼海這時候忽然升起一股強烈的念頭,他想.....,電光火石之間,黎蒼海突然之間,什麼也看不到,腦中響起伊克星先知的話:
「你的第一堂「歷史遊戲」課剛結束。」




黎蒼海回到伊克星後,再度來到那片可以看到七個夕陽的海邊,這次的心情卻以往大不相同,他心中有無數個念頭,如同海潮澎湃一樣拍打在他的胸膛,參與地球歷史遊戲後,他徘徊在虛擬與真實之間,在別人的身體內,那種感覺既飄渺,又好像真真實實地存在,但那一切自己又完全不能掌控,不像自己現在腳踏在伊克星海邊的紮實感受,雙手、雙腳觸摸的都是真實世界,可是,再怎麼說,地球才是人類真正的家,雖然地球早已毀滅有200年之久。

不過,讓黎蒼海心中震撼的是,原來「歷史」的本質是這樣多樣,被記錄下來的歷史是一回事,歷史真正發生的情形,卻可能是另一種狀況,尤其取決於歷史關鍵人物的意志力,像邱國通想讓中國成為世界強國,他堅定地朝向設定的目標前進,就算犧牲自己在所不惜,果然,邱國通的意志力創造了歷史,讓中國變成世界超級強國,卻也將地球推向毀滅的地步。

這時黎蒼海想到一個吊詭的想法,他自己也可以是歷史的一部份啊! 如果他堅持自己的意志,是不是有可能改變歷史,他想著,他如果在下一次歷史遊戲時,狠狠地按下伊克星先知所說的禁忌按鈕,讓自己的腦電波進入汪鴻軍的身體,控制這個該死的政治強人,阻止全球大戰的發生,那麼地球歷史會不會重新改變?

七個夕陽再度緩緩落下海面,海上染出一片深紅,夕陽同時也把黎蒼海的背影,在海岸邊拉得長長的,讓他孤獨的背影,就在海邊沈思起來。



黎蒼海帶著堅毅的決心,來到了西元二0七0年,這是歷史記載地球遭到毀滅性核爆的一年,地球百分之七十的城市,在一夕之間被摧毀,幅射塵成了地球的第二層臭氧層,超過百分之八十的人類在核戰死亡,伊克星人在核戰之後的一百年,分好幾個梯次搶救了近十萬的地球人,回到伊克星。

黎蒼海回到西元二0七0年時,正是北京初秋的傍晚,天空陰沈的灰雲,一下子遮蔽了美麗的夕陽,寬廣的街道,一夕之間卻變得更加蕭瑟、空盪,尤其街上人潮退去,部份商家更關門歇業,彷彿什麼大事就要即將發生,街上最多的是巡守的軍警,他們荷槍實彈走在空盪的大街上,每個人都像天安門上懸掛的那幅巨型
領袖看板,臉上完全喪失表情,只有眼神透露著蕭殺之氣。

地球最大規模的一場毀滅戰爭,根據歷史記錄,是在西元二0七0年七月三十一日,黎蒼海特別選擇從七月一日起,就進入汪鴻軍的大腦,一個月的時間,黎蒼海看到那個讓自己十分討厭的汪鴻軍,緊捉中國黨政軍的各種勢力,強烈的意志力更貫徹到各個華人地區,汪鴻軍成立全球華人政治聯盟,全球一股反華人的勢力風起雲湧,歐洲、美洲、俄國最後竟結合成立「全球白人軍事聯盟」,雙方發生激烈爭議,部份對立嚴重的地區,陸續爆發戰火,全球大戰的風暴幾乎是一蹴即發。

世界大戰即將爆發,汪鴻軍的脾氣變得異常暴燥,黎蒼海在汪鴻軍的腦內,觀看他每天的一舉一動,他的身旁只有一名親信幕僚謝忠信,每天沈默不語跟著汪鴻軍,他在中南海的政治局辦公室時,每天都要上演一場小型戰爭,汪鴻軍不但時常就在電話對話螢幕中,痛罵全球軍事聯盟的白人領袖約翰.甘迪,而且只要政治局或軍委會的常委不小心做錯事,汪鴻軍完全不留情面地在眾人面前拍桌怒罵,有時甚至動手推擠委員,汪鴻軍完全不像一名六十歲的老人,他理著平頭,如同一頭失去控制的獅子,隨時等著向這個世界咆哮。

汪鴻軍只有走進密室,對照著鏡子時,才會安靜下來,理著平頭的謝忠信,則在密室外面枯等,讓黎蒼海想不到的是,汪鴻軍照鏡子,反射出的卻不是汪鴻軍的外貌,而是當年邱國通再老化二十年的樣子,原來「汪鴻軍」雖然容貌、身份改變,但他還是無法忘懷他是「邱國通」,他特別在密室設計這個鏡子,鏡面影像經過電腦精密設計,將邱國通影像,可隨著時光流動而不斷變化,只要汪鴻軍一照鏡子,就可以看到「邱國通」最近的樣貌。

汪鴻軍對著鏡中的「邱國通」,可以講上兩三個小時的話,這是他心情最好的時候,他無所不談,好像和一個老朋友聊天,汪鴻軍這時進入密室,對著鏡中的老朋友說:「我看著你,和我一同衰老,事實上,人生就是這樣,扮演誰還不都是一樣,只是你當初野心、責任感太大了,說什麼中國一定要變成全球強國,還要領導全球華人組成一個軍事聯盟,是啊,這些我都幫你辦到了,但是其他國家的人就不服了,比當初你面對的中國各地獨派人士還要凶悍,說什麼要打戰就打戰,誰怕誰....」

汪鴻軍對著鏡子不斷地喃喃自語說:「如今全球白人軍事聯盟和我們槓上了,說我們華人太過份了,那裡侵占到他們的地盤,這裡又損毀了他們的利益,你說,你要叫我怎麼辦? 如果真要啟動那個布置在全球各個華人國家的三百多顆超級核彈,這可是會引爆世界大戰的,什麼幾千年的中國、美國、蘇聯,什麼華人聯盟、白人聯盟,統統會從地球上消失,你想這樣做嗎,求求你,快給我一個答案。」

「黎蒼海」在汪鴻軍的腦袋,看著鏡中那個虛擬的「邱國通」影像,黎蒼海想著,這是相當吊詭的一個畫面,邱國通整型化身為汪鴻軍,他又在汪鴻軍的腦中,尤其他待會兒可能就要按下那個禁忌按鈕,讓自己成為「汪鴻軍」,取代汪、邱兩個人,因而到底誰是誰,己經是不重要,在歷中的洪流中,意志力戰勝了一切,黎蒼海告訴自己,一定要阻止地球毀滅大戰的發生。

鏡子中的「邱國通」,回了汪鴻軍一個似笑非笑的微笑,好像鼓勵他做下任何的判斷,汪鴻軍也比剛剛心情更加穩定了,他整理一下衣服走出密室,彷彿做了最重要的決定。

黎蒼海在汪鴻軍的腦中,兩人就算只隔了一個比細胞更微小的距離,卻可能無法知道對方真正想的是什麼,而最後的結果,誰都不用爭辯,這些歷史早有記載,汪鴻軍將在二十四小時後,七月三十一日的凌晨兩點,按下那個驚天動地的按鈕,啟動地球的毀滅之戰。

黎蒼海心中一樣做了最重要的決定,他同樣要按鈕,不過,他要按下的卻是另一個鈕,希望能取代汪鴻軍,停止這場毀天滅地的世界大戰,但是另一面,他開始擔心他的決定,對於豐沛的歷史洪流來說,這一切是不是只是螳臂擋車而己?




西元二0七0年七月三十一日終於來到,那整天黎蒼海感受到的汪鴻軍,根本就是一頭垂死的獅子,在最後關頭,用盡所有力量,想以利爪摧毀一切阻擋在他前面的阻礙,白人軍事聯盟下達最後通碟,要求全球華人軍事聯盟停止任何侵犯性質的軍事行動,否則將予以毀滅性的反擊。

那天下午,全球華人軍事聯盟上百名的指揮將領,齊聚在中國北京中南海政治局的大禮堂,所有人等汪鴻軍進行開戰前的精神訓勉,汪鴻軍說:「我有話要告訴大家,中華民族的人民被列強欺壓了數百年,如今終於有揚眉吐氣的一天,我們即將以最強的軍事隊伍,擊敗世界號稱最優秀的人種,證明中華民族才是世上最優秀的種族。」

在所有將領熱烈的掌聲中,黎蒼海透過汪鴻軍的雙眼,看見從來沒有表情的謝忠信,嘴角泛起了一陣冷冷的微笑,黎蒼海還以為謝忠信是看見汪鴻軍的領導權威,心中掀起驕傲的心情。

當天晚上,汪鴻軍一會兒走進密室,和「邱國通」聊天,一會兒和軍事領袖進行視訊通訊,他變得一點也不暴燥,只有面臨重大事件即將來臨前的莫名興奮,最後一通視訊是國防部長阮浩天的報告,他說全球白人聯盟己進入開戰位置,我軍一樣展開總動員,請主席進入「長天一號」戰時指揮所,指揮我軍部隊攻擊」。

是時候了,汪鴻軍穿載起了全身軍服,讓謝忠信幫他理了理衣領,走到了他辦公室的大廳,黎蒼海以為汪鴻軍會走去外面,坐車進入戰時基地,但是想不到「長天一號」指揮所,就是整個中南海建築群,汪鴻軍按下了桌上一個按鈕,周邊的窗戶緊閉,接著中南海建築物整個緩緩下降。

中南海辦公室下降到地底下一百公尺戛然停止,周邊的門窗打開,黎蒼海發現原來北京天安門、中南海的地底下,竟然就是個龐大的地底軍事基地,「中南海」建築築本身就是「長天一號」指揮中樞,下降到地底後,與周邊的地下軍事基地銜接,成為全球華人軍事聯盟的戰時指揮中心,汪鴻軍一出現,國防部長阮浩天等人立即前往迎接,在眾人的簇擁下,汪鴻軍進入指揮所的中心辦公室,他臉上露出一幅自信滿滿的笑容,好像地球就捏在他的手心一般。

戰爭就要開始了! 黎蒼海透過汪鴻軍,看到戰時指揮中心前方有一塊巨大的電腦面版,將整個地球兩大聯盟的軍事基地、武器數量數位化,面版下方則是大型畫面通訊,不時與各地軍事領袖聯絡,凌晨一點各地出現零星戰況,大型面版上各地的軍事部隊,出現地面做戰的紅色警戒訊號,一點二十分海空部隊也開始出現面對的接觸,戰況很快從點進行到全面,不一會兒時間,整個大型面板全都是紅通通一片。

黎蒼海正在做最後的觀察,何時按下禁忌按鈕控制住汪鴻軍,是一點四十分,還是在一點五十分,以阻止悲劇的發生,這時戰時指揮中心愈來愈吵雜繁囂,全球的戰況報告不停湧向這個在地底一百公尺的作戰中心,阮浩天隨時向汪鴻軍報告最新戰況,汪鴻軍平日的暴燥性格,此刻收斂起來,他只乾坐著冷洌洌地看著前方,等待關鍵時刻的到來。

兩大軍事聯盟的陸海空部隊,在凌晨一點三十分全面做戰,一點四十分,大型電腦面板上的即時通訊上,出現白人軍事聯盟領袖約翰防. 甘迪的大臉,他的臉色出奇蒼白,他說話的聲音也有些含糊不清,但在戰時中心的人員都聽到約翰幾近怒罵的宣戰辭,汪鴻軍一句話都不說,向電腦豎起一個中指的姿勢,然後他大喊
,「關掉對外通訊,我們要讓白種人滅絕。」

大型電腦面板上立即換上兩大陣營的超核彈布署系統及攻擊據點,阮浩天說,「兩大聯盟在全球各軍事基地、核子潛艇上,都擁有三百多板的超級核彈,我方己進行多次的軍事演練,雙方展開核彈熱攻擊時,第一波主攻對主要城市、軍事基地,像我方的中國北京、新加坡、台灣台北、日本東京等,敵方的美國華盛頓、英國倫敦、法國巴黎,雙方進行核戰攻勢後,我方仍將有三成的勝算,地球百分七十的城市將遭到摧毀..... 」。

「不用多說,我們準備硬幹了,來開始按鈕吧。」

汪鴻軍下達最後作戰指示,阮浩天等五名華人聯盟的軍事領袖,互相看了一眼,靜靜地走到汪鴻軍前方的圓形會議桌上,進入核戰倒數作戰階段,這個會議桌的圓形核戰執行器隨即被打開,汪鴻軍、阮浩天六人一同以手掌往桌面按下,阮浩天一邊操作,一邊宣布,「中國北京軍區基地準備發射長城洲際飛彈..... 」。

這個命令如同也是對黎蒼海下達,「我也準備按鈕取代你了」,在汪鴻軍腦袋中的「黎蒼海」這樣想著,接著黎蒼海叫出「歷史遊戲」系統,對著中間最顯眼的那個紅色鈕用力猛按,系統出現警示紅燈,「你這樣做將有生命危險,請仔細考慮」,但黎蒼海完全聽不進去,再次用力敲下按扭。

這些全都拜伊克星的進步科技所賜,黎蒼海按下禁忌按鈕後,遠在二十五光年、兩百年之後的伊克星「歷史遊戲」系統,立即加強黎蒼海的腦電波功能,把汪鴻軍的腦電波驅離,黎蒼海完全占領汪鴻軍的大腦,正式「接管」汪鴻軍的身體,這時他發現自己的意志,一下子己控馭汪鴻軍的全身,不像這些日子以來,好像只是個旁觀者,如今他成為「汪鴻軍」軀體的主導者,他轉頭看著旁邊的國防部長阮浩天,盤算怎麼結束這場迫在眉梢的世界大戰。

由於圓型核戰按鈕桌須要六個軍事聯盟成員一同按鈕,才能共同啟動,少一個人也不行,汪鴻軍的手前一秒剛要按下,黎蒼海接管「汪鴻軍」後,立即把雙手自然地收回,他低聲告訴阮浩天他們說,「你們有沒有想過啟動核戰之後的結果? 這可是毀天滅地的事,須要好好考慮,我們是不是要再和約翰談一談。」

阮浩天等五人聽到這番話面面相歔,阮浩天說,「主席,核戰的結果早就評估過,當初最強烈堅持與白人聯盟開戰的是你,你難道己完全忘記。」,

黎蒼海說,「不要再說了,先和約翰接上電話,我決定先暫緩啟動核戰.... 」。

他們六個人說話聲音都特別小聲,不願讓外人聽見,誰也沒有注意到距離他們最近的汪鴻軍貼身保鏕謝忠信,竟然走近圓桌,悄悄地掏出手槍,指著黎蒼海 (汪鴻軍),大家都被謝忠信這個突來的動作震驚萬分。

謝忠信說,「主席,你還記得我嗎? 我是二十年前險些刺殺你成功的獨派份子郭思,後來才知道,你早就探悉這件暗殺行動,還更利用刺殺事件帶來更大的政治效應,不但整型化身為汪鴻軍,更徹底在中國實施軍事獨裁,我被逮捕後,歷經九死一生才逃出,我更以你為榜樣,進行最精密的整型、身份重建,我在你身邊埋伏了近二十年,終於等到這個機會。」

黎蒼海終於知道,為什麼他老是覺得謝忠信怪怪的,他想解釋說,「我己經阻止汪鴻軍製造世界大戰。」,但發現再怎麼說也說不清楚,或者乾脆下令先把謝忠信捉起來再說,但謝忠信冷冷的眼神好像告訴他,這一切己經太晚。

謝忠信的手槍電光火石之間射出子彈,子彈先貫穿黎蒼海想抵擋的左手,再深深擊入他的腹部,黎蒼海感到萬分痛楚,好像他的世界被擊穿了一個大洞,黎蒼海心想這真是諷刺,他想阻止全球大戰,卻死在世界最後一個來路不明的子彈上,他的身體快速倒下,右手自然拍打桌面,卻不小心碰到了圓桌按鈕,阮浩天他們五個人的手掌,始終都沒有離開桌面,黎蒼海的右手這一碰,成功觸動核彈裝置,三百多顆各軍區的超級核彈,陸續發射出去,白人軍事聯盟的核彈,更疾疾從全球各地的基地飛射出來。

黎蒼海還沒看到世界大戰的毀滅場面,他就頹然倒在地上,看見汪鴻軍身體的鮮血,流過他的眼前,然後,眼前一片漆黑,天啊,他想大聲吶喊,他竟然會死在二百年前的地球上...。  

謝忠信、阮浩天整個人都發楞了,看到這個地球最大規模的爆炸,大爆炸從一個城市傳染到另一個城市,好像在感染病毒一般,傳播相當迅速,覃菌雲、無法想像的巨大聲響,在地球各地轟然響起,許多城市猝然被核戰攻擊,大型建築物碎裂成萬千小片.....



黎蒼海在地球二0七0年的時空,隨著大爆炸而灰飛煙滅。

在二十五個光年之外的伊克星上,歷史研究所的伊克星教授們,他們穿載著伊克星人傳統的中年身體,剛看完這一期十名地球學生進入「歷史遊戲」的腦波紀錄帶,紀錄帶最後就定格在黎蒼海被射殺的那一幕。

一名伊克星先知說,「和前幾次的地球學生差不多,他們的目的都選擇拯救地球某一段歷史,有些人進入不少族群或國家的領導人體內,不少人受不了歷史的使命感,紛紛按下禁忌的按鈕,消失在那個時空點上,再也不回來,其中更以這一次參與「歷史遊戲」的地球人最為優秀,中國血統的黎蒼海進入邱國通、汪鴻軍,白人血統的艾克,進入白人軍事聯盟領袖約翰的身上,兩人差一點就改寫地球歷史,但是,就這麼陰錯陽差,什麼歷史都沒有被改變,不過,你沒有想過,萬一,地球歷史如果真的被改變會怎麼樣?」

另一名伊克星教授說,「這一點不就是我們研究地球歷史的真正目的嗎? 地球歷史在建構時有無數人主觀參與,但歷史完成後,應是被動旁觀,但是,如果要透過科學技術主動參與,可能就會投下許多變數,這就是「歷史遊戲」系統研發成功後,最吊詭、最讓人感到興趣的部份,當年我們冒險救回地球人,基於地球人與我們的血緣非常接近,但是,他們卻無法除去人性許多劣根性,在「地球城」中一樣有激烈的權力鬥爭,己逐漸危及伊克星的安危,這使得我們開始設想祕密計畫,逐漸地清除地球人種,剛好「歷史遊戲」系統進行測試,我們就自然地利用「歷史遊戲」系統,進行對地球一切歷史最深入的研究.... 」。

「是啊! 最重要的,這些旁觀地球歷史的腦電波紀錄帶,提供我們下一代伊克星人,最重要的星球歷史素材。」

一名伊克星先知做了最後的註解,教授們進入「伊克星歷史研究所」的教室內
,展開今天一堂名為「歷史遊戲」的課程。

一群年輕的伊克星人坐在課堂上,好奇地看著螢光幕上,出現一名地球人在海邊散步,他迷惘地看著伊克星海面上的七個夕陽.....。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1143&aid=2567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