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十年生死兩茫茫
2007/11/14 06:45:50瀏覽1945|回應9|推薦82

那槍聲劃破寂冷暗夜時,我正躺在她的床上。

她和我依偎在一起,絲絲溫存緊緊牽引著我們的歡愉。她溫柔地貼靠著我,如絲如雲的秀髮散在我的胸膛,這美麗的可人兒,是我的好友之妻。我們偶爾有機會獨處,總是興奮中夾著哀傷。兩人的相遇是命運安排,而不能結合卻是現實的無奈。

命運弄人不過如此。

那天晚上,鎮上發生了槍擊命案。在昏黃的燈光下,僅有幾位目擊證人。而他們卻不約而同的,都指出那逃逸的兇手特徵與我外觀相符。雖然百口莫辯,我還是選擇了沈默。法官當眾要我提出不在場證明,我如何能夠?我的腦子裡都是她的眼她的心,明知保持緘默的代價,是賠上自己的一條性命,但那樣的決定,卻是我百般無能時,唯一能為她做的……

認罪吧!即使那不是我該擔當的責任刑罰。死生由命,讓一切都隨風而逝吧!即便從此她要獨自擁抱孤寂悵惘。

就法服刑的時候,我大步走向高掛的吊索,卻看見她站在人群中。她的臉上沒有半滴淚水,也沒有表情。然而我感到巨大的哀傷籠罩在她周身,她的冰冷來自絕望。

十年了。這十年來,她常披著黑紗,獨自來看我。沈重的步履支撐著無止盡且不可言說的哀愁,她總是哭倒在我的枯骨墳前,風蕭蕭,伴著她的抽泣,迴盪在空寂荒涼的墓園。我們的愛情世人不解,僅有她知我知。今生無緣結合,或許僅有死亡,才是永恆。




黑紗 The Long Black Veil, written by Marijohn Wilkin / Danny Dill

performed by The Chieftains

Ten years ago, on a cold dark night
Someone was killed, 'neath the town hall light
There were few at the scene, but they all agreed
That the slayer who ran, looked a lot like me

The judge said, son, what is your alibi
If you were somewhere else, then you won't have to die
I spoke not a word, thou it meant my life
For I'd been in the arms of my best friend's wife

Chorus
She walks these hills in a long black veil
She visits my grave when the night winds wail
Nobody knows, nobody sees
Nobody knows but me

Oh, the scaffold is high and eternity's near
She stood in the crowd and shed not a tear
But sometimes at night, when the cold wind moans
In a long black veil, she cries ov're my bones

Repeat Chorus

.

.
這首「黑紗」The Long Black Veil ,最早在1959年由 Lefty Frizzell 演唱。我在youtube上面找不到這個老版本與大家分享。其實真正把這首歌唱紅的,是後來 Johnny Cash 在1964年發行的專輯。他的鄉村風格用來唱這首歌,我不能做嚴厲的批評,但是以個人口味來說,覺得並不適合。或許是因為已經聽過 The Chieftains 的版本,早就認定那樣緩慢淒美的唱法才合乎歌詞要表達的無奈與哀傷,因此對 Johnny Cash 版那種輕快的曲調始終無法聽進心裡去。這首歌因為長久以來翻唱過的人有許多,各有各的詮釋,因此歌詞的細節並不太一樣。歌詞以第一人稱觀點敘述,內容描寫的時空背景,我們可以將他想像為十九世紀的美國大西部。民風尚稱保守,而犯罪的審判僅憑目擊者的指證。一命償一命,死刑犯是以絞刑就法。我每每想到一個架在廣場空地上的吊索,就不寒而慄。

寫這篇文本來的構想,是要把歌詞內容用文字描述鋪陳出來,可是開始寫才知道自己根本缺乏說故事的能力與鍛鍊。這首歌原本充滿了想像的淒涼美感,好像被我這麼一揭一掀的說開,反而完全失去那瀰漫在冷風中的迷離氣氛了。一嘆。


Johnny Cash - The Long Black Veil

 

( 休閒生活音樂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uedesmuriers&aid=1349900

 回應文章

周笎翎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不同看法
2007/12/15 20:42

論私密的愛情而言,是感人是偉大!

但是以個人來談,是自私的‧愧對家人親情與社會道德責任‧


辣媽 亞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十年生死兩茫茫
2007/11/21 16:10
我無法原諒馬後砲的那個女人.當時不敢站出來澄清.事後在墳前徘徊懺悔.有用嗎 ? 她自己一輩子背負著罪惡感.還有活下去的資格嗎 ?
李四(ruedesmuriers) 於 2007-11-22 04:23 回覆:

辣媽別生氣。每個人個性不同,處境不一樣,不必要求每個女人都忠烈。她也許有稚子要照顧,不得不苟且偷生……

我確實不贊成她的行為,但是說真的,這樣沒有自我的人,活著比死了痛苦,不是更可憐嗎?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瀰漫在冷風中的迷離
2007/11/16 21:48

有啦,

光憑這一句

「瀰漫在冷風中的迷離」

你已經點出整首歌的氣氛了,

謝謝你

這首歌我第一次聽

詞曲意境

我都很喜歡

李四(ruedesmuriers) 於 2007-11-16 23:27 回覆:

是啊是啊,這幾個字是有用到啦,但是接在「完全失去」的後面,意思就不一樣了吧。你很愛說笑喔。我有看到你接受音樂城市入城邀請的回覆,真不是一般普通級的 ……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過客』--落葉誰去~ 歸根...
2007/11/16 12:40
曾經的家人
成了 難忘的『過客』

何只十年
李四(ruedesmuriers) 於 2007-11-16 23:28 回覆:

本來怎麼猜都看不懂你寫的意思,去看過你的網誌才抓到意思。

謝謝你來這裡。


France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勝唏噓
2007/11/16 01:45

李四寫的很好,有傷有感。

難怪啊,這人世間,沒有所謂的永恆,也沒有真正的秘密。

李四(ruedesmuriers) 於 2007-11-16 04:47 回覆:

謝謝艾蜜莉的稱讚(安慰?!)

人世間有沒有永恆我不知道,但是秘密肯定是有的。不過除了當事人之外不會有旁人知道,否則也就不叫秘密了,是吧?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第一次聽這首歌
2007/11/15 12:15
喜歡第一個版本
李四(ruedesmuriers) 於 2007-11-16 04:41 回覆:
張爺大概也被我影響了。我很希望酷媽會回來貼藍調版,這樣我們可以再聽聽看,再決定是不是還喜歡 the chieftains 的唱法。

Berkeley妹妹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這二種版本歌我沒有太多感覺
2007/11/15 06:43
我所有的感覺來自於這個愛情故事, 是李四說的, 李四version......
李四(ruedesmuriers) 於 2007-11-16 04:39 回覆:
毛妹被我騙傻了吼?有沒有看到音樂城市裡我在回應欄寫的故事?呵呵,快去看看!

123酷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可以老實說嗎?
2007/11/15 05:43
這兩人的版本都不好聽
這種歌以鄉村風格根本表現不出悵鬱情懷
應該用藍調唱法才能打動聽眾
李四(ruedesmuriers) 於 2007-11-16 04:36 回覆:

我最喜歡酷媽講實話了,這樣我才會很高興的繼續相信以前酷媽稱讚李四的話都是真的~

酷媽好人做到底,介紹一下藍調唱法的這首歌,好嗎?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原版本(?)較好
2007/11/14 10:03
我比較喜歡我知道的版本,不論唱法(但不知是誰唱的)或是歌詞
單是第一句 Ten years ago, 我聽見的是 Long time ago
就把鬼魂長久的孤寂拉得久久遠遠
再想像那女子終老都月黑風高時去探望他
使得這永遠守口如瓶的愛情令人感動且感傷

之後尚有
The people who saw, they all agreed
The slayer who ran looked a lot like me...

再之後我忘了,但是總覺那兩人唱起
不論唱法或歌詞整個感覺都沒了...:(

你翻的倒不錯,以中文形容得很棒!
李四(ruedesmuriers) 於 2007-11-15 04:53 回覆:

你聽這首歌的感受應該是跟我比較接近。人家樓下的阿嬌就不這麼認為。

很高興你在這裡留言,讓我有機會去你家逛逛,我很喜歡呢。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