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13/10/30 23:54:13瀏覽819|回應0|推薦23

   休息是倒數假期的日子,而倒數假期的時光分外使人心力交瘁。

   十八歲時第一次想去家鄉以外的地方散心,卻覺得到哪兒都疲憊不堪,甚至比放逐身心前還要疲憊;那年冬天去了英國,抬眼是灰濛濛的天空,低頭面對刮得滲人的冷風,雪片像扯破的棉絮一樣在四周飛舞,霧都白色繚繞,高高低低的行道樹上托著一攏攏雪團,雪片不斷降落並沾黏到全身,還有枯枝被積雪壓斷的聲響。

   吃得累,外國的食物沒有滋味;玩得累,外國的月亮沒有比較圓;想得累,我在旅行間隙不斷有想要回家的感受,路這麼長,一個人到哪兒都得自己走下去,不如歸巢休息吧?

   讀書累,工作累,休假也累,人總活在折騰自己的歲月中。

   等待假期就好像買一顆大西瓜,明明沒熟,卻想把它小心存放,時日久了自然會熟,可是單單放著又太虧了,日日夜夜瞧著光陰將它和人一般催熟,忍不住便想早點吃了,倘若抓的時機不對,入口的感覺是那樣酸澀,然而等待太久卻讓它內在爛熟,後悔自己為了一場無意義的等待耗盡了最美好的時光。

   賞味的過程如此,人生似乎也這般,人與人在無奈中計算著彼此相處的保存期限。

   自助旅行就來自於這樣的疲憊感,因為等待的時機不對,從生活中出走的感受自然很累,因此回歸生活,還可以用戀愛作為心靈休憩的短暫假期。

   用餐時親友常將我盤子裡不愛吃的菜挾過去,然後把手邊的蔬菜堆到眼前,其實我真的喜歡厚實的牛排,年輕時卻為了怕胖和保持淑女形象,偽裝自己成了素食主義者。

   委屈自己是一種令人厭煩的感受,年輕時隱忍人際關係的摧殘,成長時壓抑生活的精神負擔,結果到了最後,也不過是讓自己格外疲憊的路途。

   或許就像目測可口但食之無味的菜色,人與人之間總有些不簡單也不乾淨俐落的成分。

   生命中最殘酷的,不是自己的外在與想法會改變,而是發現每個人都已經變成自己不認識也不熟悉的模樣。

   人呢,遇上了比當個陌生人累,見面了比想念時累,沉默比說話累,坐著比站著累,躺著比坐著累,累到了最後,還不如乾脆就當個陌生的路人甲乙丙吧。

   生活裡並不缺乏醜陋的真實,只是不乏糟蹋美好想像的真面目。

   假使能抹去那些回憶,讓那些陌生人的臉不再出現於自己午夜夢迴之時,那麼睡眠就不會如此疲憊了。

   美好的生活早就所剩無幾,可能我真的缺少振奮自己的企圖心,在許多小事情方面也神經兮兮,曾以為別人的心思複雜,原來自己也是一樣。

   我不確定人生中的幸與不幸是否各占一半,只覺得很多發生過的事順理成章,預見的結局也理所當然,有受傷,有離別,卻不構成他人的不幸,也不會轉為自己埋怨此心勞頓的理由。

   人以記憶書寫屬於自己的回憶錄,或許在面臨死亡之際方得以判決一生成敗,可是中間人還活得好好的,日子也過得下去,不免在歇息時煩惱:真是劣根性,亡了羊之後連補牢的機會都放棄了。

   與人相處的憂慮太多,孤單一個人反而時常可以讓心到身體都漸降下溫來,冷靜理智地過著自己的生活,習慣了自在舒服,霎時褪去因配合他人或勉強自己所產生的浮躁及鬱悶感。

   可能每個人都有自己夢想中人生應該達到的高度,或者是站在那些高度上的人們,我卻沒有改變自己的心態,不願花上幾年時光將自己變成另一個麻木或無趣的人,又或者,其實在那些走上分岔點的親友心目中,我這樣的人更算無趣而乏味。 

   工作上,同事們喜歡用最簡單快捷的方法達到最大的效益,領導者也總是願意用最少的步驟和手法獲得最高的利潤,可是對自己真心想要珍惜的親友而言,我寧願慢慢磨合彼此的想法,不輕易信賴任何人,只是因為覺得這些人會變得比想像的更為不同。

   忽然想起第一次在書架前抽出那本《紅樓夢》的時候,這樣厚重的精裝本小說,經典的是錯綜複雜的人物關係,縱然每一回都讀得頭暈,可是我真的喜歡每一個人。

   誠如賈寶玉的博愛心境,一座大觀園光是丫環的數量就多不勝數,然而我卻能對這些人物如數家珍,盡可能在煩躁的時刻閱讀,一方面增進自己對於鍛鍊記憶和人物素養的功力,再者記下這些小人物的臺詞,更能看穿上天不讓每個人活得一清二楚的用意,即便如此的書籍催眠功力強悍,因為當人開始覺得疲倦時,周公立即上門的感受還是很悠閒的,似乎極致的累,可以造就緊繃後極度放鬆的睡眠。

   我們的稜角被生活磨煉得更圓融,或許只是為了讓自己的心靈從人群和現實中滾得更遠,所以小說裡面的離合聚散並非命運,造就命運的是我們開始記錄生命時的性格。

   有時夜裡會聽見自己在黑暗中喊著曾經熟悉的名字,朦朧間模糊的影子飄蕩在霧氣彌漫的夢裡面,似真似幻、似近似遠;想要過去查看,卻總是會在這時驚醒過來,之後擁著被子坐在床上,聽著窗外風聲呼嘯,陣陣寒意侵襲而來,忍不住蜷縮起身子,可愈是蜷縮得緊,愈覺得孤寂。

   我們都有自己的軌跡,跑著跑著,也許就會在某個路口不期而遇,或再次分開,或一路同行,以後的事那麼遠,誰能預料呢?等待便好,向前便好。

(待ROSY)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9263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