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消失的森林-59
2007/04/17 23:58:03瀏覽1246|回應4|推薦27

或許,人們總是在陌生的地方說著陌生的語言,也只能和特定族群的人說著自己所瞭解的語言。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他們三人一同渡過白天緊湊的自助旅行,每天晚上到來,蕭宇凱都悄悄溜去菲莉西雅的房間,忙著偽裝和偷情的日子,有時並不是那麼歡快,菲莉西雅無法擺脫心中的憂慮,在方東旭面前也顯得有些戰戰兢兢,愧疚感讓她無法放心享受這趟旅行,時常還會不自覺地懷疑自己是不是會露出馬腳。

由於語言和溝通上的隔閡,蕭宇凱可以在任何時間或地點,旁若無人地說著挑逗直白的話語,雖然方東旭聽不懂德語,這卻是屬於德國人的土地,有時她還會在四周人們好奇和猜疑的目光之中,尷尬到有些無地自容。

有一回,菲莉西雅忍不住道:「Ich möchte nicht zu ihm mehr liegen!(我不想欺騙他了!)」 

「Es ist zwischen dem Sagen nicht der Wahrheit und dem Lügen von jemand ziemlich verschieden.(不告訴一個人真相,和欺騙他根本就是兩碼子事。)」 

「Wie sehnen Sie sich möchten die Wahrheit über uns verstecken?(那我們的事,你打算瞞他多久?)」 

蕭宇凱微笑著說:「Gut zu erhalten ist gut, zusammen mit einander; wenn Sie irgendeine Mühe erhalten, bin ich nicht einer seiner Freunde anymore.Don't, das Sie so denken?(其實大家相處快樂和氣就好,妳要是惹岀什麼麻煩,以後我也別想跟阿旭繼續當朋友了,妳不認為這是自尋煩惱嗎?)」 

「Manchmal denke ich, daß Sie wirklich ein egoistischer schlechter Mann sind.(有的時候,我覺得你真是個自私自利的渾蛋。)」 

「Nicht ist es gut? Alle Männer sind egoistisch, weil wir in der Nachfrage von etwas sind. Folglich stellen wir ehrlich die Sachen gegenüber, die wir benötigen. wir essen, trinken, haben Spaß, beim Reisen, und bumsen jemand beim Sein in den Notwendigkeiten. Die sind zu unserem Leben gut.(這有什麼不好?人之所以會表現得自私自利,是因為身體有需求,所以我們誠實順應自己的所需,想吃的東西就吃,想喝的東西就喝,想玩樂就找個朋友去旅遊,想上床就去找個人做愛,這樣對自己纔是最好的。)」

「Manchmal sind Sie zu verabscheuungswürdig zu tragen.(那是你的想法,有的時候,我真覺得你太過分了。)」

「Sexuelle Freigabe, ändern sexuelle Partner und haben das Geschlecht, zum des Drucks zu vermeiden, nicht Sie europäische Mädchenliebe diese?(性解放、交換伴侶、以性交來紓解壓力,妳們歐洲女孩不都時興這一套?)」 

「Ich liebe libralism und das bedeutet nicht, daß ich Geschlecht mit jeder habe.(我崇尚自由主義,並不表示我會濫交。)」

「Erklären Sie mir, daß daß nicht Sie nur einen sexuellen Partner, Sie nie haben, erhalten Sie betrunken, nehmen Sie nie Drogen, und Sie liegen nie zu anderen.(別告訴我,妳這一輩子只有一個性伴侶、沒酗酒、沒嗑過藥,也從來不撒謊。)」

這段對話的內容是如此難堪,菲莉西雅呆在當場,即使這一切是如此令人無法忍受,她也說不出任何反駁的話。

「Ich schlage vor, daß Sie auf mich hören. nicht erklären Sie ihm nichts über uns. Und dann sind wir glücklich, wie üblich.(我建議妳聽我的,不要讓阿旭知道我們的事,這樣大家都會過得很愉快的。)」

「Sie sind schlau.(你這人真過分。)」

蕭宇凱拋來一個他最邪惡的笑容:「So wissen Sie gerade?(妳現在纔曉得?)」

菲莉西雅瞪著他,無法相信這個男人可以如此沒有道德廉恥的觀念,他一臉玩世不恭的壞笑,那雙眼睛揶揄地迎視著她,彷彿早已抓住她的弱點一般。

她有種感覺,蕭宇凱並不真的喜歡她,總是利用她滿足自己的慾望,甚至是以此來折磨她。

為什麼她還能夠和這種男人共度許多夜晚?或許,在床上他能夠讓所有的女人乖乖聽話,可是,這就是她希望擁有的中國情人嗎?

懷著不安與困惑,他們的旅程的確捱過了許多難忘的時光,從德國四大大學城之一的Marburg(馬堡),知名的格林兄弟也曾就讀於Marburg大學,這長達四百多年歷史的全歐第一所新教徒大學,具備了宗教性神聖和傳統的象徵;走過蘭河畔的美麗城鎮,Elisabethkirche(伊莉莎白教堂)是為了一個終身奉獻慈善事業的匈牙利公主所建立,這個廿四歲逝世的女子,躺在裝飾得美侖美奐的黃金棺木中,彩繪玻璃上描述著她簡短的生平,這座德國最古老的歌德式建築還不算豪華,由教堂沿著上坡道路往南走,可以望見石板道路兩旁的木質骨架房舍,還有壯麗的Landgrafen Schloss(伯爵城堡),這座古堡居高臨下,可以俯瞰整座城市,顯現岀宗教勢力所掌控的古城歷史。

菲莉西雅的憂鬱心情,到了美麗的Rhein River(萊茵河)流域,很快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悠遠的萊茵河流經德國西南境,他們三人花了半天的時間,搭船從Mainz一路到了Koblenz,這段河道兩岸絕壁,高聳的岩石上矗立著許多古堡,從這些建築物所象徵的意義,就可以看出德國人現實理智的內在;德國人的古堡和法國的差異極大,法國人注重整體的美感和協調性,德國人則認為城堡就要有實際的價值,裡面陳列的多半是些武器盔甲,不像法國幾百年前的貴族,忙著佈置自己華美的花園和臥室。

方東旭在河畔買了份簡單的地圖,三人一面遊河一面對照著路線圖,比起法國古堡中的傳奇故事,德國人的神話似乎比較不那麼浪漫;比如有個叫做Lorelei(羅莉萊)的巨大岩石,講的是妖女以歌聲迷惑船夫的傳說,用意在於讓這些人發生船難而淹死。

沒有純粹的愛情,也缺乏為了他人犧牲的精神,完全是自私的妖魔想要害人的故事,或許,德國女人的天性,也顯示在這種傳說之中。

Lorelei是詩人海涅的作品,這塊高達一百多公尺的巨岩,在一片祥和平穩的萊茵河中,突然凸出在眾人的眼前,相傳Lorelei這個女妖,時常在巨岩上梳理金髮,悅耳的歌聲總令漁人迷失了方向,於是茫然的船隻在險峻的河道中沉沒,人們也跟著慘遭滅頂。

妖魔為何要害死這些漁夫呢?只是為了想擁有一時的快樂嗎?還是毫無理由,只想看著他人悽慘的結局?

菲莉西雅道:「我不明白,為什麼妖魔總是藉著美好的形象來欺騙世人?那些漁夫不是非常無辜嗎?」 

方東旭也不禁思索著:「可能妖魔都是邪惡的,所以需要美好的外表,不然很難讓人墮入陷阱之中。」 

蕭宇凱嘆息地說:「或許,所有的惡意都需要一些美麗的理由。」

他們在萊茵河上飄蕩了將近五個鐘頭,中午的時候,三人一同享用Rudesheim白葡萄酒,搭配美味的鮮魚和雞肉,這酒自古羅馬時代流傳下來,是德國僅有上千年的傳統白葡萄酒,嚐起來十分甘醇。

晚上,他們住在Oberwesel山頂上的Schonburg(仙堡)旅館,這狹小的城堡建於十二世紀,十七世紀時遭到入侵的法軍破壞,經過近年的整建和修復,成為遊客非常喜愛的旅館,早晚風景甚佳,可以俯瞰萊茵谷地,還能目睹晨昏朝顏與夕照之美,他們著實度過了非常愉快的旅途。

這期間,他們也去了St. Goarshausen這個古城,Katz古堡(又稱貓城)在山頂上,位於山麓的則是與之對望的Mauseturm(鼠堡),這兩座以貓和老鼠為名的古堡,已經有六百多年的歷史,可惜保存不佳,許多城內的造景和雕像都在二戰戰火中遭到嚴重破壞,有一段時間還被稱為「德國最大的廢城」,為了經營下去,地主只有整建為旅館,販賣歷史遺物給所有前來的遊客駐足欣賞。

牠們停留比較久的,是方東旭喜歡的Heidelberg(海德堡),這個兼具文藝氣息與熱鬧氣氛的大學城,擁有極為知名的「Wandern des Weges der Philosophen(哲學家步道)」上,可以隔岸眺望古典的城堡,林蔭間的幽靜,簡直可以懷想當年許多哲人在此悟得天道化物的過程。

蕭宇凱問他:「你覺得一個人要如何變成一個真正的哲學家?」

方東旭說著有如詩句一般的幻想:「或許,藉由豐富的閱讀和感性的啟發,一個人可以在自然的環境中,領會到造物者的神奇與生命的奧妙?」 

「不,人都是從印證錯誤的臆測中,逐漸看穿事物的本質。會不會,我們所見到的,都是些可怕的假象?」

他聽不懂好友的古怪說法。

是不是,哲學家都有著如此天高地遠的想像力呢?還是,哲人都可以不停挖掘岀自己潛意識底下那些難以名之的理論?

夜宿海德堡古城,實在是一次非常美好的經歷,他們剛抵達的夏季晚上,城堡和街頭都舉辦著熱鬧的節慶,舊市區的餐廳、酒吧高朋滿座,年輕人三三兩兩醉醺醺地走在路上唱著歌兒,老年人攜伴坐在河畔看著煙火和遠遠的光影變化,這個德國最古老的大學城,充滿了灑脫不羈,那些在街頭跳著舞的男女,似乎活在另一個讓人早已遺忘的時空。

方東旭著迷於想起歌德在Alte Brucke(古橋) 畔的驚歎:「Was ich hier gesehen habe, ist ohne Zweifel eine wundervolle Welt!(我在這裡所看見的,真是個美麗的新世界啊!)」不知不覺中,他也跟著沉醉地歡呼起來。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Ros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覆民為國本:
2007/04/20 03:34

黑麥汁是不錯,這東西很便宜,我當時就覺得奇怪,在歐洲最買不下手的是礦泉水,喝多了那些會冒氣泡或味道濃厚的東西,只會渴望淡而無味的昂貴口感。

這是我寫方東旭的想法,你要把姓蕭的當作黑啤酒也可以,喝多了就會爆發潛藏在心底的獸性。


筆記阿本~ 中美將領大合照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上床一腿,下床豬腳
2007/04/19 13:12

蕭宇凱想吃就吃,想喝即喝,想玩就玩,想上床就不下床.

蕭宇凱的小日子過得挺快活,吃的是德國貴氣豬腳,

想的是女人的性解放,男人的性解脫?

這樣吧,再來桶純正德國黑麥就更快意了.

敬啤酒肚的男人,大塊頭的女人... 呼搭啦!


Ros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覆楊醫師:
2007/04/18 02:31

這篇是遊記小說,與其簡單設定成戀愛之旅,不如加點意外進去,這樣也比較能夠對照出人性的本質。

或許,善與惡都是偏見,惡是許多荒謬的行徑,而真實的善只是一種幻覺罷了。


■♀醫楊曉萍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既定的旅程與意外的情節
2007/04/18 02:09
常常是考驗人與人底限的最佳環境, Rosy這個場景設得好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