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消失的森林-58
2007/04/16 05:24:45瀏覽904|回應8|推薦24

菲莉西雅處於一種對自己的強烈懷疑與煩惱之中,古來通姦都有悲慘的結果,這是文學的定律。那她呢?她無法確定自己的感情,這也算是跟人通姦嗎?

「Was bedeuten Sie?(妳這話是什麼意思?)」 

「ich denke, daß offenbar zu sprechen ist notwendig, mit Ihnen.(我只是覺得有必要跟你說清楚。)」 

「Sind Sie dumm, dieses mit ihm zu sprechen?(妳該不會傻得要去告訴阿旭吧?)」 

「Denken Sie mich möchten in der Mühe erhalten? Nicht fühle ich schuldig?(你以為我想自找麻煩嗎?我又何嘗沒有罪惡感呢?)」 

那天晚上,當他又去她房間的時候,菲莉西雅鼻音很重地說,她的音調聽起來像剛哭過的孩子,一時還恢復不了常態。

她的房間總是一樣地凌亂,行李箱隨意在鞋櫃上打開著,薄外套扔在高腳椅的椅背上,只穿著一件草綠色的胸罩和同色系的內褲,牛仔褲和襪子放在梳妝台那兒;她用了一種比較濃的香水,直衝男人的嗅覺細胞,那東西應該含有不少麝香,西方女孩喜歡這種催情激素,催得他下體頗有硬脹之感。

她說想先沖個澡,蕭宇凱就在房內找些介紹旅遊景點的資料。

他想起,隔壁房間內因為酒精而昏睡的方東旭,臉上是一抹譏誚的苦笑,或許旁人會懷疑他為何老是看上好友的女人,他也很厭惡自己總是捲入這些愈發複雜的情勢,細細整理一天的思緒,他開始準備明日要開始的旅程,仔細計畫每個明天,是他向來自豪的優點。

房間裡飄散著女孩子的體香,加上一絲沐浴乳的馥郁氣息,正偏著頭梳理濕漉漉長髮的菲莉西雅,光潔的臉頰泛著熱浴後的紅暈,清爽可人如出水芙蓉,她其實長得不賴,蕭宇凱一直很佩服方東旭看女人的眼光,內在不說,他的女朋友都有不錯的外表和身材,但這些女孩們所顯示的也只有這種程度。

蕭宇凱沒話找話,開玩笑地問她要不要先上床,還是看看電視休閒一下;德國的情色影片充斥著午夜場的許多頻道,雖然要付費,旅客們還是興趣盎然。

菲莉西雅羞澀地笑了笑,蕭宇凱吻她臉頰時她乖順地承受,還有點暗中觀察他被識破的慌亂,使他明白了下一步需要怎樣做。

打開電視,她正專心坐在床邊看著播岀的影片,身上隨意包著條浴巾,頎長的雙腿一直露到了膝蓋上面,白嫩的腳丫非常性感,這些不刮腿毛的德國女人,猶如情慾的野獸,身上總是毛茸茸的,特別能夠刺激男人的性幻想。

她看的是一部叫作《sexueller Geliebter》(性伴侶)的系列單元劇,片子描寫的是是一個廿、卅歲左右成熟、美麗、性趣勃發的熟女,還有她那就讀高中的妹妹,兩姊妹對性愛的渴望與痴迷,迷人的女主角一下就脫光了衣服和男人們上演熾烈的床戲,從頭到尾貫穿著繾綣淫靡的音樂,以及荒謬情色的鏡頭。

「Ist es lustig?(好看嗎?)」 

「Das Programm ist nicht sehr interessant.(這種情節很老套。)」 

「es scheint, daß Sie diesen porn Film mögen.(妳倒是很喜歡。)」 

「ich mag nicht diesen porn Film.(我纔沒有。)」 

聽他故意問這些教人難堪的問題,菲莉西雅的臉都紅了,但她用意味深長的沉默,保持著一個女孩最後的虛榮和矜持。

蕭宇凱站到她面前,她的眼睛仍然緊盯著電視,但長長睫毛的微微顫抖,顯示出她的心慌意亂;他托起她的下巴,看著這個微微閉著眼睛,櫻唇焦渴開啟的女人,這種爛片還是能夠引起女人的情慾。

他低頭吻住了她香甜的嘴唇,她摟住他的腰就勢躺倒在床上,他吻她的唇、她的眼睫、她的耳垂,還有她頸項上漂亮的一個小愛心刺青;這個熱情的德國女孩也吻著他的嘴,雙手摟著他的脖子,雖然認識還不滿四十八小時,兩人之間熟識的程度,已經超越了她和方東旭幾個月以來的交往。

蕭宇凱剝下了她的浴巾,雙手摸索著保險套,在這樣夢幻般的城市Wurzburg,以各種方式侵入一個俏麗女子風情萬種的肉體,這種奇特的經歷,使兩人的情慾格外高漲,他以雄猛的抽插動搖她對東方情人偏執的幻想和依賴,使她感受到天外有天的性愛快樂。

這樣一來,他就可以在肉體上掌握這個女人,讓她遠離方東旭的床。

只聽見她狂亂地喊著:「Dieses ist mein erstes Mal! Ein was für erstaunliches Gefühl! Ich sterbe, ich komme...(我這是第一次啊,好別致的感覺……你要弄死我了!)」

而他卻分心地想著接下來的行程,開始喃喃自語:「我們明天開始變更路線,先去法蘭克福,再從萊茵河谷地一路南下……」 

不過,這些話菲莉西雅根本沒注意聽,因為他說的是中文,而且她太過於沉浸其中,腦中一片渾沌,很快就進入性愛所產生的茫然快感之中。

第二天的行程,一如蕭宇凱之前的規劃,從德國的交通樞紐城市Frankfurt-am-Main(法蘭克福)開始,一大早他們就開車前往這座大城市,由於擔心車程太長,重蹈先前開遠路從Munchen(慕尼黑)一路直奔Wurzburg的問題,所以他和方東旭一下子就敲定了後來的變動路線,買了些簡單的早餐,就開車上路了。

中午之前,他們就抵達了目的地,法蘭克福堪稱德國最負盛名的文化都市,它擁有全歐第三大的機場,還有特快車ICE開往德國各大城市,許多人以為法蘭克福僅僅是個工商業重鎮,可是本地的參觀遊覽價值,卻不遜於其他德國的知名據點。

每年不定期的交響樂團演奏會,加上著名的法蘭克福書展、歌德獎、和平獎的頒獎與舉辦,將全世界藝文的火花開在此地,他們讚嘆地看著週遭的景致,就在繁華先進的摩天大樓旁邊,有著都市之中最難得的美麗公園,綠意之內包圍著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和席勒(Johann Christoph Friedrich von Schiller)兩位文壇知名人物的肖像和紀念碑,法蘭克福是德國大文豪歌德的故居,《少年維特的煩惱》(Die Leiden Des Jungen Werthers)、《浮士德》(Faust)等名著都在此地完成,每年的歌德誕辰,都會上演舞台劇來紀念這位偉大的文學家。

稍後,他們走到徒步區,去觀賞古城區的建築物,傳統的梯形屋頂或許無法引起熟悉德國的遊客重新注目一次,但是河畔美麗的風景,加上人文氣息濃厚的書店與歷史文物的展覽,仍然讓人覺得耳目一新。

午飯前,他們去逛了法蘭克福的植物園,這個具有百年歷史的大花園,到處錯落著大小不一的溫室,德國氣候四季分明,要保存不同的植物特別花了心思,其中熱帶植物的規模堪稱世界第一,方東旭買了幾張明信片,順手就在附近投了郵,寄給早已相隔天涯海角的同學們和親戚朋友。

午餐的時候,餐廳裡放著布魯赫(Max Bruch)的小提琴名曲,這位十九世紀末期至廿世紀初期的德國作曲家,主要以小提琴協奏曲知名,還是個早熟的神童,十四歲就寫了一部交響曲,第一部歌劇《戲謔、詭計和報復》(Scherz, List und Rache)就是取材於歌德的劇本,接著播放的還是他的作品《美麗的海倫》(Schon Ellen),由於缺乏大型作品的思想深度和獨創性,他的作品未能流傳至世界各地,只有G小調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在小提琴曲目中顯得重要一些,方東旭寫著明信片,不禁想起自己許久沒有練習提琴了。

只聽蕭宇凱邊吃著豬腳,邊問他說:「你買那麼多明信片,是想跟所有認識的同學報平安嗎?」 

方東旭微笑道:「我只是覺得,法蘭克福的風景明信片這麼好看,如果能夠讓朋友們也分享我在各地旅遊的快樂,應該也不錯。」 

「這樣不是很麻煩?你還真的每個人都寄一張啊?」 

「我也不是每個同學都寄。」 

蕭宇凱道:「是哦,你這人就是對別人太好了。該不會都寄給女孩子吧?」 

方東旭搖搖頭:「在法國念書的同學,我都有寄,不只是女孩子而已。」 

忽然想起,他寄給布馮副教授,卻沒有留一張給法比安.貝亞瓊,似乎也有點不好,或許,男人不自覺地記著其他的女人,這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天性,與其說是一種「偷腥」的毛病,不如說是一種自覺,當一個男人有了這種自覺,纔算是一個正常的男人;雖然很不甘願,但他還是得承認,男人都會有這種想法,他和蕭宇凱一樣,也是個男人,而且總是不自覺會想起另一個女孩。

就不知,那個叫做法比安的法國女孩,現在怎麼樣了?

「阿旭,下午我們可以去逛那些你想看的作家故居,晚上去住Wiesbaden,你覺得怎麼樣?」 

方東旭回過神來,問道:「今晚我們不住法蘭克福?」 

蕭宇凱道:「這裡的旅館不好訂,我們身邊還跟著個小姐,住青年旅館也不妥當,乾脆就跑遠一點,去Wiesbaden的溫泉區住宿。」 

「溫泉區?」 

「是啊,今晚可以洗溫泉,德國的溫泉礦物質多,對身體很好的。」 

「你決定就好。」

蕭宇凱翻岀手邊的《Let's Go》,開始研究起緊湊的行程,並且不時做著筆記,只見菲莉西雅好奇地湊了過去,兩人喃喃不知說了些什麼,講的都是德語,看起來互動好得甚至有些親暱,方東旭不作他想,以為兩人是因為講相同的語言,特別能增進友誼,並不以為意。

話說回來,能瞭解共通的語言,是不是就更可以拉近彼此的距離呢? 

他好奇地問道:「你們剛剛在聊什麼?」 

菲莉西雅臉色一紅,很快地說:「我們在講今晚要去的Wiesbaden,這個地方有點偏遠,我擔心趕不及,所以纔問問……」 

他又問蕭宇凱:「如果今天趕不及去Wiesbaden,我們要不要在法蘭克福多待一天?」 

蕭宇凱道:「法蘭克福待一天就夠了,若想放鬆心情度個假,可以到法蘭克福的郊區Wiesbaden溫泉區,車程不過四十分鐘,不但可以享受舒適的溫泉浴,還可到賭場試試手氣呢。」

夜間馳騁的種種欲念歸來,伴著點燃的燈盞而眠;可是,他不曉得那兩人之間的暗流,已經到了十分明顯的程度。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Ros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覆民為國本:
2007/04/20 03:37
是沒錯啊,姓方的最後娶了個客家太太,吃多了外國菜會拉肚子,他想開了就選客家小炒囉(我個人挺喜歡的)。

筆記阿本~ 中美將領大合照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怎....了?
2007/04/19 12:51

客家菜怎就成小菜了?

法國佬.德國佬的菜,怎就貴氣了?

嘿... 不想了,吃碗牛肉麵先,

妳慢慢織網吧.

 


Ros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覆民為國本:
2007/04/18 23:23
這裡沒有預設客家小菜的出現耶(只有法國和德國的全餐,代價昂貴哦)。

筆記阿本~ 中美將領大合照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客家菜
2007/04/18 16:02

那麼改吃客家滷豬腳與酸菜吧?

保證點滴酸甜在心頭.


Ros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覆民為國本:
2007/04/18 00:12
您想貪多嚼不爛?這兩道菜已經被炒爛了(差不多要玩完了)。

筆記阿本~ 中美將領大合照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酸菜與豬腳
2007/04/17 19:50

有一腿的德國豬腳與吃了心酸的酸菜?

這道菜久嚼不爛了.


Ros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覆民為國本:
2007/04/16 23:09
這個嘛……吃豬腳,就是要「有一腿」囉,德國的酸菜也是一絕,吃得人也心酸啊。

筆記阿本~ 中美將領大合照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淋上啤酒烤一烤
2007/04/16 19:40

蕭宇凱的那塊豬腳挺酥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