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消失的森林-56
2007/04/12 00:01:42瀏覽1094|回應0|推薦21

慕尼黑的早晨,街上充斥著勤奮的巴伐利亞人,從他們行進的步調中,還可以找到一絲慵懶的氣息。

愛情是否真的必須與激情一同存在?

Morning Call的服務十分準時,菲莉西雅早上接了電話起床的時候,發覺蕭宇凱半夜就溜回房間了,所有迷濛的回憶湧上心頭,她看著垃圾桶中的用過的保險套,還有些發愣。

她洗了個澡,就如所有歐洲女孩晨間沐浴的習慣,花了許多時間化妝挑衣服,一個小時以後,她到了樓下的餐廳,拿著餐券,走到餐廳裡面,只見方東旭和蕭宇凱兩個男人早就等在那裡了;他們坐在靠近角落的位置,方東旭一臉燦爛的笑容,對著她揮了揮手,示意她過去坐在一起,那是一個靠窗的座位,她緊鄰著窗幔坐下,左邊坐著陰影中的蕭宇凱,右邊則是被朝陽籠罩著的方東旭,看著身邊這兩個男人,她突然覺得稍稍緊張起來。

方東旭體貼地幫她拉開座位後,柔聲問她:「昨晚睡得還好吧?」 

她有些心虛地點點頭:「嗯。」 

只見蕭宇凱在一邊神色鎮定的模樣,他沒跟她打招呼,只是自顧自地吃著自助式早餐,好像昨晚上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

菲莉西雅一落座,就又馬上起身,只因她剛在位置上坐定,蕭宇凱就對她露出一個古怪的笑容,讓她有點心驚。

方東旭以為她要去拿餐點,說道:「今天的蛋很好吃,妳一定要嚐嚐。」 

「好。」

她隨便從旁邊的盤子裡面取了一些沙拉和水果,又幫自己烤了兩片吐司,加上一杯鮮乳,這纔回到座位上。 

只聽方東旭在一邊和蕭宇凱用不知名的語言說了些什麼,他們兩個中國人用自己的語言,談論著她無法理解的句子,好奇之下,她邊吃早餐邊猜測兩人交談的內容;可能他們在談的是接下來幾天的旅行排程,或者他們在講這些日子以來各自的生活,她雖然一句也聽不懂,卻覺得那種腔調比起法語還顯得溫和柔軟,或許中文就是這樣一種美好的、詩一般的語言,能夠讓不瞭解的人也跟著如癡如醉。

她忍不住問方東旭:「你們在說什麼呀?」 

方東旭微笑道:「我們在談叔本華(Schopenhauer)。」 

「一大早談這麼深奧的東西作什麼?」 

「我想讓蕭帶我們去逛一些藝術家和作家的故居,這應該也比單純的景點有意義得多了;如果妳有什麼建議,也可以提出來。」 

蕭宇凱在一邊用德語對她說:「tatsächlich spreche ich Schopenhauer mit ihm eine Stunde lang und über seine Philosophie zu den Frauen.(其實我是對他說了一個小時的叔本華,還有這個哲學家眼中的女人。)」 

菲莉西雅有些不解:「warum?(為什麼?)」 

蕭宇凱嘿嘿一笑:「Denken Sie es sind gut, über gestern Abend mit ihm zu sprechen?(妳總不能讓我跟他談論我們昨晚的事吧?)」 

方東旭見她突然沒說話了,還以為蕭宇凱在對菲莉西雅解說哲學道理,於是說道:「我們也打算去拜訪康德(Immanuel Kant)、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和黑格爾(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的故居。」 

莒哈絲(Marguerite Duras)採取了抽象的表露手法,透過渲染情緒交代人物的背景,並且把性與愛的氣氛拿捏得極其傷感,一九八四年《情人》(L'Amant)這本小說出版,廣受法國文評家的讚賞而一舉成名,作品後來改編成電影,由香港影星梁家輝領銜主演;第一次在光碟出租店找到這部電影的時候,菲莉西雅還是懵懂的少女,影片中那個瀟灑多情的東方男子,讓她沉醉於戀愛的幻想中,愚蠢的歐洲男孩無法滿足她所有的期待,她迷戀上莒哈絲的描寫,直到後來遇上方東旭,這纔覺得他就是那萬中選一的偉大情人。

但是她卻時常感到失望。

這個俊美的男人其實相當保守,她的想法也跟不上他,方東旭所關切的是屬於形而上的世界,她在乎的卻是能不能擁有情愛所能感受到的最多溫存。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快快樂樂過活閒聊就好了,還討論什麼「叔本華的思想」啊?

她看著蕭宇凱,這個男人帶給她極度的歡樂和極度的懷疑,在她面對一段茫然的戀愛時,同時給予墮落與救贖。

蕭宇凱還在一邊顧左右而言他,右手在餐桌底下從一邊伸過來,微笑地訴說著警告:「Bezahlung Aufmerksamkeit und denkt nicht an die anderen Sachen.(不要分心。)」 

當他把那隻手握住她的掌心時,菲莉西雅發現那厚實有力的手指,倒也能牢牢地把她的手包在其中,使她覺得舒適,然後當他整個人靠過來的時候,她也清楚地注意到,他身上那條牛仔褲的質料,緊緊繃著大腿處;這個男人非常高大,身材也相對壯碩,比起方東旭那瘦削的文弱模樣,簡直充滿了強烈的男人味,有一瞬間,她著實感覺到那雙健壯的長腿裹在長褲底下那結實賁起的肌肉,想到這裡,那腿也挨近過來,她的眼光沿著這個男人的大腿往上移動,然後停在某個定點。

昨晚,蕭宇凱熱情地把那巨大的東西挺進她體內,幾度讓她覺得有如被頂上了天,上了肉慾構成的性愛天堂,沉浸在極樂的、天堂般的快感之中。

他是個多麼狂野的男人啊!不但瞭解她的需求,也滿足了她,甚至可以說,讓她開始感到不滿足起來。

只聽他微笑著用德語問道:「Kann ich Sie heute abend sehen?(今晚我可以過去找妳嗎?)」 

忽然之間冒岀這麼一句,她看著蕭宇凱,無法相信他的大膽,他一點道德都沒有嗎?三人同在一張早餐桌上,她的男友的朋友竟然可以隨心所欲就把話題轉到兩人晚上的活動,還如此明白地詢問她的意見;雖然她從來就不是個保守的女孩,可是面對這樣一種挑逗又直接的詢問,她不禁臉上一片躁熱起來,而這種熱不再是發自內心的窘迫,而是一種難耐的興奮。

於是她也大著膽回答:「In Ordnung.(好。)」

方東旭在一邊,並未發現兩人之間的暗流,只是隋口問道:「妳怎麼了?臉色看起來好紅,是不是感冒了?」 

「沒……我真的沒……沒什麼。」 

「那就好。」

蕭宇凱又偷偷對著她眨眼,繼續對著方東旭主導一斷無害的談話,而在餐桌底下,他的右手悄悄伸了過來,在她覆蓋著餐巾之下的、穿著短裙的、沒有套上絲襪的大腿上滑動,她的呼吸因為慾望而變得濁重,在這樣一個亮麗晴朗的早晨,這樣一張平凡無奇的早餐桌所構成的三人世界,有一隻手正放膽對著她大肆輕薄。

她想要夾緊雙腿,想要撤回身子,遠離這個膽大包天的男人,無奈那隻手還是不願放棄所有的企圖,某種更強的力量──他的手指,她咬著唇忍住呻吟──將她的難耐和渴望強自壓抑下來,直到她順著那種撫摸的韻律開始不安地蠕動著。

她的餐巾滑落到地上,但是幾乎沒有人注意到,那些手指熟練地、粗魯地拂過底褲邊緣,將她弄得渾身彷彿燃燒起來,也點燃了她體內盛開的慾望,甚至觸及了她潮濕敏感的女性深穴,彷彿這樣一個公開的場合,仍然是昨晚那充滿秘密和激情的臥室,而她唯一的思緒是她永遠也不可能有力氣要他停止了。

一個女人可能在一張早餐桌上得到高潮嗎?

以前她從沒有過這種荒謬的性幻想,直到一切變為真實,而且是讓人狂喜又難以忍耐的真實,菲莉西雅感覺那手指探入得更深,要不是方東旭起身去拿飲料,那隻手纔意猶未盡地抽了回去,不然她早就叫出聲了;她感覺下體的濕黏,無助地癱倒在椅子上,冰冷的手指和自己差點掉下來的內褲奮戰著,好不容易將之拉回原來的位置。 

她喘息著說:「Sie sind wirklich fett!(你這人真過分!)」 

他在這一小段空檔低語道:「Nicht möchten Sie mit mir bumsen?(妳不是也想要嗎?)」

方東旭拿了橘子汁回到座位,渾然不知桌子底下方才發生的所有情事。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