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消失的森林-55
2007/04/06 03:47:30瀏覽897|回應0|推薦21

德國這充滿詩意的夜晚,餐廳中洋溢著鋼琴柔和的演奏聲,所有被混淆的思緒,都在這個小小的餐桌上變得更為渾沌;細草坪上的良夜,在花香輕輕搖盪著薰風的季節,玫瑰花正在含苞,所有屬於這個夜晚美妙的景物,都醉倒了所有在慕尼黑街頭飲酒作樂的年輕人。

方東旭看著好友,問道:「蕭,你剛剛跟菲莉西雅在聊些什麼?」 

蕭宇凱微笑道:「秘密。」 

「連我也不能說?」 

「只是一些問候的話,其實也沒什麼。」 

方東旭道:「語言是一種工具,不同的語言就是不同的工具,我們只有三個人,聚在一起卻要說三種不同的語言,我跟菲莉西雅說法文,跟你說中文,你和她卻得講德文來溝通,想想還真是麻煩。」 

蕭宇凱愉快地說:「不麻煩。如果我們想講悄悄話,第三者鴨子聽雷,這不是很好嗎?」 

「你想當鴨子?」 

「不想。」 

方東旭無奈地聳聳肩:「那菲莉西雅當然也不想吧?」 

一邊的菲莉西雅聽見兩個大男人的對話提到自己的名字,不悅地用法語喊道:「Quelle êtes-vous parlant de moi?(你們在說我什麼?)」她問的是方東旭。 

看到方東旭張口結舌的模樣,只惹得蕭宇凱哈哈一笑:「那我們就多花點時間努力溝通好了。」 

方東旭並不覺得這很有趣,他看著蕭宇凱,他似乎和幾個月前最後一次見面的時候,並沒有改變多少,雖然平時喜歡說笑打鬧,兩人還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你在這裡過得似乎不錯?」 

「馬馬虎虎。」 

「我們打算趁開學前來德國玩玩,順便四處旅行一個半月。要你當導遊,會不會太麻煩了?」 

「麻煩就麻煩吧。」蕭宇凱微笑著說:「你不是還有個情人作陪?要是我們迷路了,還可以找她想想辦法。」 

「菲莉西雅住在北部的柏林,她對德國南部不熟。」 

「哦。」 

「我聽她說,德國南部的巴伐利亞地區,是旅遊的精華地段,有一個頗負盛名的『羅曼蒂克大道』的路線,很多景點似乎很值得一遊。」 

「所以她就想搭順風車,讓你岀錢,我岀力岀車,一起來這裡大吃大喝大玩囉?」 

「你別這麼說人家。」 

「反正她又聽不懂中文,講她幾句又怎樣?」 

「要是我跟她用法文說你的壞話,你會怎麼想呢?」 

蕭宇凱微笑道:「你不是那種會在別人背後說長道短的人。」 

方東旭苦笑地看著好友,然後道:「明天我們一起出去玩,你對人家好一點,再怎麼說,她也是我的女朋友啊。」 

「你這重色輕友的傢伙。」 

「話說回來,今晚我們住哪裡,你有沒有什麼建議?」 

「學校的宿舍離這裡有段路,不如我們今晚就在對面的飯店住一個晚上,明天一早,我們就開車去玩,替換的行李放車上,這樣到了各個景點也比較方便。」 

「謝謝你。」 

蕭宇凱微微一笑,沒有回話。

方東旭則忙著對菲莉西雅解說日後的旅遊計畫,他說的是法文,偶然瞥見菲莉西雅看了他幾眼,眼中透露著些許瞭解的目光,蕭宇凱則趁此對她眨了眨眼,臉上掛著一抹奇怪的笑。

餐畢,他們三人到了餐廳對面的飯店check-in,方東旭為三人訂了兩間房,晚上他與蕭宇凱同住一間,菲莉西雅則一人住一間房,刷卡付了帳後,只見菲莉西雅不悅地用德文說道:「gute Nacht.(晚安。)」就拖著她的行李往房間去了。 

蕭宇凱誇張地揮手用德文回道:「晚安啊。」 

一回頭,他見方東旭手裡拿著一張白色的餐巾紙,上面好像寫了一些字。

「那是什麼?」 

「這──」方東旭顯得有些難堪,不好意思地說:「她要我晚上去她那裡,說是想跟我談談。」 

蕭宇凱看著那張寫著一串法文的餐巾紙,上面這句「Je veux vous voir ce soir.」他雖不懂其中意義,可是經由阿旭的解釋,讓他不禁皺起了眉頭。 

「該不會,她是氣我霸佔了她的男朋友吧?」 

「不是。」 

「那她幹麼一臉氣呼呼的樣子?」 

「你不懂,女孩子是要人放在手心捧著的。」 

「我可不想懂,」蕭宇凱一臉煩躁地說,「女人真是一種讓人厭煩的動物。」 

方東旭無奈地笑了笑,沒有回應他的評語。

蕭宇凱提議道:「晚上要不要叫點酒來喝喝?」 

方東旭拿起行李,苦笑著說:「別又把我灌醉了。」

在飯店的另一頭,剛進了房間,菲莉西雅洗完澡,將室內的燈光關掉,一個人獨坐在化妝台前,晚餐似乎耗盡了她最後一絲精力。

今夜百花齊放,在戀愛的國度充滿著幽香、軟語,到處是情愛纏綿,像一對少年夫妻喜氣洋洋的床席。

可是,為什麼他還不來呢?

她套上當作睡衣的T恤,今天一路從巴黎坐火車過來,漫長的旅途早就讓人累得半死,但是她想要方東旭過來陪她,他卻老是跟朋友花上大部分的時間閒聊,不但盡是說些她聽不懂的語言,還沒有幫忙翻譯,今晚受到冷落的對待,使得她感到有些氣忿起來。

長久的等待,直到手錶上的時間走到午夜十二點整,她愈等愈形憤怒。

他是不是忘記了啊?

忽然,房門上響起「叩叩」兩聲,打破了這份等待的寂靜。

菲莉西雅光著雙腳,從椅子上跳了起來,聽見又有人再度敲門的聲音,她欣喜地衝去開門,逆光下看不清來人的臉,她以為是方東旭,只穿著內褲就跑去應門。 

在一片黑暗之中,一個身影閃了進門,菲莉西雅嚇了一跳,因為那人直接摟了過來,他的唇覆住了她,像烈火燒炙的油膏,這感覺起來是如此的好,即使她腦中正敲著警鐘;男人好整以暇地進行著下一個步驟,他溫熱的雙手滑下她的腰際將她擁近,如果說他的舌頭對她是一項震驚,他靈巧的雙手就在一瞬間剝除了她身上的衣物,接著他的唇從她的臉一路下滑到頸部、胸前,吸吮她的乳頭,愛撫她的胸部,似乎渴望吞噬這盈滿他雙手的雙峰,然後又吻到她渴望的唇,手也伸進了她的底褲內。

菲莉西雅很想繼續下去,這份熱情不屬於她所期待的那個東方情人,懷疑之中,理智的驚慌使她將唇扯離開他。

那人喘息著說:「Ich bin es.(是我。)」 

她的懷疑終於獲得證實:「Ich weiß.(我知道。)」 

接下來的對話,顯得有些荒謬:「Warum Sie lassen Sie mich innen erhalten?(那妳還讓我進門?)」 

「So was?Sollte ich Sie aus der Tür heraus treten?(要不然能怎樣?把你踢出去嗎?)」 

「Folglich erwarten Sie mein Kommen?(所以妳早就在期盼我上門?)」 

「Nr., ist es wirklich ein Ereignis.(不,這真的是一次意外。)」 

「Ereignis?(意外?)」 

「Ich weiß nicht, daß Sie herkommen würden.(我沒想到會是你。)」她說完後按下了一邊牆上的小燈。 

燈光一閃,眼前的一切亮了起來,兩個相擁的男女,彼此之間似乎都有些尷尬,但是他們誰都沒有再開口,菲莉西雅裸著身子,只穿著一條內褲,如八爪魚一般攀在他身上,她柔軟的雙峰貼住了他;蕭宇凱臉上的笑容逸去了,他們的目光在觸電的一瞬間相遇,至少在她看來是如此,兩人腳下的地面滑落了,那對眸子深處的邀請是不可能錯認的。

最糟的是她並沒有拒絕。

他們是如此地接近,她可以感覺到他的呼吸拂動她的髮,那種熱度讓人暈眩,他低下了頭,她則想要繼續體會熾烈的激情,那同時驅使他們的奇異渴望,讓他凶暴地吻著她,她像個對性愛上癮的女子,一再狂喜地接受這個男人舌頭的衝刺,而後他一把將她抱了起來,走向旁邊的大床。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