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消失的森林-54
2007/04/04 00:00:08瀏覽822|回應0|推薦19

「Hallo.(嗨。)」

「Nizza, zum Sie zu treffen.(妳好。)」

從一開始的寒暄禮貌過去,菲莉西雅打了招呼之後纔回想起來,蕭宇凱輕鬆握住自己的右手一下,然後放開,在此之前,那種平凡的手部相觸,只是一種日常的禮貌,男人揉捏她的手,也不會引起她的任何幻想,男女雙方肉體的接觸短暫而片面,雖然沒什麼特殊意義,但她卻覺得相當不自在,好像自己在握手的頃俄,就和這個男人有了全面私密的接觸。

他開車載著他們去了慕尼黑市區的一間餐廳,晚餐的時候,從著名的豬腳到餐後甜點時間,她都隱隱覺得這個男人在偷偷打量她,以一種彷彿想要剝除她全身衣物的方式,讓她甚至在吃下每一口蛋糕的同時,都有了十足的古怪幻想。 

許多上面灑滿了黑色巧克力碎屑的蛋糕,都有一個惹人遐思的名字「黑森林」(Schwarzwälderkirschtorte),很少人知道,這個命名來自於德國美麗的黑森林(Schwarzwald)地區;十六世紀的時候德國的Baden-Württemberg,是森林蓊鬱的黑櫻桃盛產區,此地酸澀的櫻桃被拿來作成櫻桃白蘭地,並且用在巧克力蛋糕上增加其美味,彷彿召喚了森林的黑暗、浪漫和奧秘,最早也是婚禮中拿來當作一般貴族新婚之夜必定品嚐的最佳催情贈禮。

這個世界上最美味的巧克力生產者,不是瑞士、美國、比利時這些國家,也絕非Godiva、Neohaus、Maxim或以莫札特命名的這些價昂巧克力可以概括,平價的Meiji、M&Ms、Hersheys、Kinder則充斥著過多的各式甜味,與其說威化與榛果添加了巧克力口感,德國的黑巧克力卻能擁有一種濃郁不膩的獨特口味,可以從苦澀之中回甘,彷彿讓人享受著由苦到甜的人生滋味。

或許「黑森林」也是一個雙重意象,一方面它的恆常性使人的存在,另一方面經由自然的色調,人成為了這片自然之中的一部分,這黑色的森林中,意味著德國人天性之中的淳樸與神秘,這是一種現象學意義上.民族意向的自我表露;然而,很少人能夠從巧克力蛋糕的歷史中看出一個民族的傳承,或者可以說,是這個民族的浪漫、神秘與難以想像,本以為是內斂、莊重、冷淡,卻在凝止的神色之中可以發現熱情的痕跡。

人與樹,或者人與那催情的蛋糕,這之間的關聯不只是一種想像的、虛妄的揣測,而是人的潛在本性。

人的自然本性,絕不是像森林那樣碩然不動的植物,更不是軟化甜膩或酸澀的黑櫻桃,而是像人與人相處暗示種種意味、晨光在林間的移動、浮現的鬨動需求一般自然與平常。四百多年前的德國人在森林中求愛,並且以之作為口腹之慾,連結到性與愛之慾,是不是,人與這些希奇古怪的想像,都是屬於自然而然的產物?

菲莉西雅看著蕭宇凱,臉色有些脹紅,從見面的第一刻開始,這個男人身上就有著強烈的吸引力,他知道自己的魅力在哪,而她也明白,如果自己跟這人太過於接近,好像就會發生什麼事情似的。

「Wie sind sehnen Sie sich gewesen mit ihm?(妳跟阿旭交往多久了?)」他用德語私底下問她。 

「Seit diesem Monat.(就這個月吧。)」

「Ist er in Paris populär?(他在巴黎是不是很有女人緣?)」 

「wie wissen Sie?(你怎麼知道?)」 

「Er ist unter Mädchen überall populär.(他到哪裡都是如此。)」 

「Sie kennen sich während eines langen Zeitabschnitts?(所以你們認識很久了?)」 

菲莉西雅覺得對這個男人異常感到親切,因為他對她說話的時候,用的都是德語,而且他長得既高且壯,符合她對於中國情人的幻想。 

蕭宇凱道:「ich kenne ihn während meiner ganzer Lebenzeit.(我和阿旭認識一輩子了。)」 

「Er behandelt jeder gut und jedes Mädchen in Paris möchte seine Freundin sein.(他對每個人都很好,在巴黎的時候,每個女孩都想當他的女朋友。)」 

「Er ist immer zu den Mädchen ernst. Anders als mich kann ich zusammen mit allen Frauen erhalten.(阿旭那個人就是太認真了,對我這種女人經驗豐富的男人來說,簡直就是小兒科。)」 

「Es klingt, daß Sie Spiel mit Losen Frauen mögen.(聽起來,你好像是個喜歡玩火的人。)」 

「So was?(玩火又怎麼樣?)」蕭宇凱微笑道:「Sie sind das, zum achtzugeben.(反而是妳纔要小心一點。)」 

「Mit was sollte ich achtgeben?(小心什麼?)」 

「Frau wie Sie ist scharf, wildes etwas zu tun und kann nicht sich steuern.(像妳這種個性的人,只要一衝動起來,隱藏在內心的野性就很容易決堤而出,無法控制自己。)」 

「Erlernen Sie Psychologie in Deutschland?(你在德國念的應該是心理學吧?」 

「Nr., mein Major ist Philosophie.(不是,我主修的是哲學。)」 

「Unterrichtet Philosophie schwierige Ideen?(哲學不都是些讓人看不懂的理論?)」 

「Ich studiere die Philosophie der menschlichen Natur, wie Socrates, ich erlerne Frauen.(我研究人性的哲學,就像蘇格拉底那樣,對女人的本性特別感興趣。)」 

「Ausschließlich der Männer?(不研究男人?)」 

「Ich bin ein Mann und selbstverständlich kenne ich Männer.(我是男人,當然最懂得男人了。)」 

「Wie über Frauen?(那對女人呢?)」 

「Ich erlerne noch.(我還在瞭解之中。)」 

「möchten Sie mehr erlernen?(想瞭解得更深入嗎?)」 

「wenn Sie möchten, daß ich mehr über Sie erlerne.(如果妳有意願的話。)」 

菲莉西雅臉上一紅,顯得微微怔住了。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