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台北W飯店十樓的歐式自助餐(三)The Kitchen Table饗宴之後的好去處和飯店人員的貼心服務
2013/08/20 22:00:40瀏覽3092|回應0|推薦18

前文請參照:〈台北W飯店十樓的歐式自助餐(一)The Kitchen Table和飯店設施

      〈台北W飯店十樓的歐式自助餐(二)值得本人大力推薦的The Kitchen Table的buffet盛宴

結束台北W飯店十樓的歐式自助餐The Kitchen Table的午餐,我和M姑娘便逕自往餐廳外面的游泳池而去。

由於個人很怕曬太陽,因此也就吹點下午三點左右的熱風,羨慕一下泳池中的那些小孩,然後與M姑娘天南地北隨口聊聊。

七月中旬非常熱,陽光直曬的時候,M姑娘跟我討論到肌膚如何保持白皙的問題;說來很簡單,在夏天少去外頭閒晃,膚色自然白一點,也不會長雀斑。

許多問題的答案非常簡單,遠離問題的根本,就是答案了。 

個人很喜歡十樓餐廳外的空間,除了舒適的聊天環境,還有一些挺有趣的設計,例如下圖的球型燈飾。

此處西曬,而且是癮君子的天堂,在禁菸的餐廳裡忽然想哈根菸,跑這兒就行。

熾烈的陽光反射在落地窗之上,天空是如此湛藍,飄過的白雲緩緩晃動,難得我這忙人也能有如此閒暇的午後時分。

由下往上拍,游泳池旁的戶外空間通風良好,白與黑的基本搭配加上木製設計,簡單中也很隨意。

不銹鋼的菸灰缸也能當作提包架子,這樣的擺設挺實用。

現在還是農曆七月,再過一陣子迎接秋天,這兒白色的吊籃式座位便相當舒服了,可以讓喜歡曬太陽的饕客在飽食之後,來此單點一些飲品,然後愜意躺進去享受人生。

下圖是餐廳外的游泳池一角,木製階梯同樣有防滑設計,在這樣炎熱的夏日,於the Kitchen table餐廳裡享受美食,偶爾抬頭瞥見窗外湛藍的景象,同樣能夠消暑。

然而,M姑娘把本人找去外頭曝曬的時間有點不適合,此時西曬熾烈,泳池畔已沒有泳客想挑戰台北下午三點過於明亮的艷陽。

我這脂肪肥厚的女人被忽然的陽光曬得渾身冒汗,後來M姑娘似乎也耐不住了,還是決定跟本人立刻回到擁有美好空調的室內。

下圖是室內的壁爐,在這樣悶熱的午後,回到餐廳旁邊的休息區,涼爽的空調也不免需要和這冒著熱氣的火爐相互調和。

壁爐的對面是單點的吧台,這裡的座位設計相當舒服,不過點餐方面可能要考量一二;此處並非the kitchen table那樣的歐式自助餐,單點一碗牛肉麵就要台幣五百五十元(須另加10%服務費)。

M姑娘不曉得W飯店的住宿行情,這也很正常,畢竟在這樣高消費的地方,每一分錢都可能讓旅客花得爽快,卻不太會如本人這般斤斤計較到刀口上。

下圖的服務人員非常敬業,M姑娘很喜歡此處提供的熱水,服務頗為殷勤。

飯店或酒店是一個微型社區,聚集了一些偶然相遇的人們,於是此處同樣有購物點,只不過荷包得特別豐厚纔行。

一缸子細碎的裝飾性人造水晶,紅艷艷地散發著奇特的光暈,上面還漂著一些新鮮花瓣。

本人對奢侈精品沒有太多愛好,而看待這樣的產品,總覺得不是十分實用,但仍不免想要觀察這些設計的本質。

小巧的陶瓷、木雕、杯碗瓢盆之類,說實在話,對於個人的觀賞意義比消費更來得多一些。

我本來想尋找一些首飾的設計,不過主打的主題不盡相同,因此沒有特別關注某一些貨品。

飯店十樓的另一側望去,可以看到樓梯與電梯,隨手亂拍之後,我發覺數位相機也差不多沒電了。

下圖這種不銹鋼衣帽架也能成為裝飾品,上面掛著鏤空的鳥籠,挺有後現代的感覺。

要說是鏤空鳥籠?

我也不太確定,中間擺置的裝飾品瞧不出是什麼,本人想像力薄弱,頂多能從自己所知所學發揮一二,但遇上了這類藝術品,就根本說不出個端倪。

在飯店十樓的精品櫥窗中,我發現豆導的大名,原來下圖這些神似日本卡通的深紅色恐龍玩偶,在此也成為銷售與裝飾的一景。

本人不喜歡金屬類的首飾,主要是銅或錫之類的合金,配戴在身上只有一種作用:裝飾。

我通常只配戴純銀或K金飾品,一方面是肌膚容易過敏,再者台灣的天氣濕熱,合金類的東西因氧化迅速,銅綠或變質的情況常常產生,故而這類設計看看就好。

說來這樣極簡風格也算大氣。

W飯店十樓的室內天花板,同樣採用這種很像棧板的裝飾,本人對於棧板有一種偏好,那使我回憶起當年跟著某個朋友學習開裝卸棧板機的樂趣。

台灣從前有許多製造商,出貨時要將貨品裝箱上櫃,無論是小櫃或大櫃,都得棧板機一樣樣把棧板上的貨物仔細裝卸,還必須計算櫃中空間的材數,思索自己的數學是否都還給了學校最惹人厭煩的數學老師。

在三維空間的印象中,棧板就是貨物依託的材料,這些同樣算是個人頗為懷念的特殊經驗。

再度近拍,真得頗似大大小小的木棧板。

午後的吧台邊,其實來此處喝幾杯的客人不少,顯見台灣人的消費力還是相當驚人的。

M姑娘對我展示她的手工傘,木製把柄,看得出來是手工製作,傘架上的木珠和流蘇皆觸手舒服,這樣的東西現在價格不斐,勝在低調卻精緻的工藝技術。

因此本人特別攝影留念。

後來想起:不少人認為在室內開傘非常不吉利,反正沒人瞧見,個人從不信邪,沒禁忌的情況下就當測試最後一絲相機的電力了。

M姑娘對此傘似乎特別鍾愛,這幾回見面都看她拎在手上。

合起的黑傘旁邊,是the kitchen table餐廳貼心的服務生所提供的塑膠杯,我們有兩瓶飲料沒有喝完,故而男服務生便將我們那兩瓶蘋果汁裝妥送來。

在此再度感謝當日敬業細心的the kitchen table餐廳男侍者。

不知為何,每次我跟M姑娘總有聊不完的話題,從文學到詩詞皆可。

後來,我們回到十樓外面,卻發現此時的天空已經暈紫,晚霞中亮起了各式各樣高樓大廈的光影秀。

許多浪漫的朋友都喜歡夕陽或紅霞,不過個人偏愛陰天,也不知這是什麼緣故?

有風的日子吹著頭疼,下雨的日子渾身都要發霉一般,而過於明亮的晴天卻又那樣難以忍受,不免覺得自己的喜好可能緣自於這容易厭煩的性格,對於氣候與環境總開始偏執。

夕陽西下之後,十樓相當舒適,柔風拂動面頰,那些躁熱的氣息也很快便會消散。

再度觀察上方的W飯店,忽然發現一整天待在此處,也是放鬆自己的一種方式。

這些仿藤椅或許已有飯店的住客訂位,大型靠墊很舒適,夜晚室外酒吧的燈光也漸次亮起。

我跟M姑娘還在此地聊天,太多想要談的話題,也有不少可以告訴她的意見,這又是意猶未竟的一天。

下圖球型燈飾的效果出來了,瞬間就有情人座的氣氛,地燈也可以照亮我們腳下的步伐。

我們在窗外遙望窗內,the kitchen table餐廳已經展開了晚餐的巡禮,依舊是座無虛席的饕客盛況。

暈紫的天空下,我一直在思考:究竟我能為朋友做些什麼?是不是我們該去補充一下夜間聊天的卡路里?或許M姑娘餓了?

我一直覺得這位女性朋友吃得太少,當她抱怨自己又瘦了的同時,本人認為增加體脂肪是一件很輕鬆如意的過程。

昏黑的天空下,已經差不多晚上七點多了,按照我們兩名女士的談話內容,估計又可以聊到最少九點多。

W飯店的十樓上,最後一抹霞光,看起來是那樣有趣。

因為那光影彷彿成了酒吧的探照燈,映出曖昧而吸引人的色澤,似乎下一回我們可以考慮在the kitchen table餐廳外頭也訂兩位?

W飯店夜間的泳池邊上,只剩下我們兩人,但話題總是聊不完,朋友之間還是有那麼多可以說的。

也有那樣多能夠分享的,就像是彼此的默契一般,我跟M小姐對話少有冷場。

W飯店在夜間頗為亮麗,從十樓往上瞧,我們忽然聊到了外星人和幽浮……

具有神秘感的東西,或許是我們兩人共同喜好的聊天素材,好比寫作,或者某些時事,亦或是談不完的各種話題。

好比下圖的設計,這到底是什麼裝飾品呢?

猶豫許久,本人還是決定拍攝留念,因為沒有歷史感的東西是很難探究其功能或裝設初衷的。

只沒想到,那幾線餘暉還是在遙遠的視線盡處,照亮著小半邊天空。

M姑娘一直很興奮,這是她頭一回來到W飯店,也是第一次品嘗the kitchen table餐廳的美食,由於中午吃得挺撐,我倆可以省下了今夜的晚餐。

我們都很愉悅,這樣開懷的心情是腸胃飽足的緣故,彼此都很清楚,日後大概想要聚會的話,M姑娘說她必然當the kitchen table餐廳是首選。

室外桌面上的粉紅色小燈,也一盞盞亮起,這種螢光正適合晚上來此休憩的旅客和情侶。

果不其然,就在我們仍快樂聊天的同時,已經有不少人來到此處,我和M姑娘只得轉移陣地。

到了W飯店大門口之外,台北市政府捷運站附近的商圈,依舊如此炫目而絢麗。

路的另一頭,有許多來來往往的忙碌台北人,在我們身邊迅速穿梭,閒適的時光結束,熟悉的車水馬龍再度回到眼前。

這樣可以在一間飯店的某一層樓打發時光的日子是珍貴的,生命在勞碌中耗損了太多精力,也由於少了點吃食的品質,或缺了些相聚片刻的快意,我難免變成同事或陌生人眼中過分沉默而被壓力逼得喘不過氣的某個印象。

只有在享受美食之後,能夠留下一些回憶的空間,細細觀察雙方所變化的氣質與模樣,那麼,這樣超過十個鐘頭共處的記憶,纔會提高了「飽食終日」卻仍舊「可以用心」的樂趣。

(待續)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8129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