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女人私房話(13)我們見面總是吃吃喝喝
2012/11/22 00:00:38瀏覽1671|回應0|推薦29

女人私房話(13)我們見面總是吃吃喝喝

大致上來說,我這樣一個獨生女,對於女性朋友的基本態度,就是把她們視為自己真正的姊妹。

前些日子和一位女性朋友出門逛街,這算是個人極度不喜但也願意配合的社交活動,主要是我性子憊懶,而且認為這純粹是花錢買疲勞的無聊過程,但我需要分享生活與心事的好姊妹,於是只有盡量配合她們,撥空在周末陪著逛大街。

在夏日艷陽下,或許百貨公司是個都市人可以休憩的好去處,也能在揮汗如雨的壓馬路運動後吹吹冷氣,享受各地下室美食街的小吃攤,補充一下步行損耗的卡路里。

那個星期日,我和好友T相約東區某家百貨公司,兩人從商場出來已近中午,本想一整天就耗在一間商場就好,免得給烈日曬傷了肌膚,結果這位好妹妹寧可繼續參觀別間百貨公司,我也只能本著閒逛櫥窗的運動來勉勵自己,她沒法決定當下要先吃飯還是立即參與某個周年慶折扣戰,所以我倆站在街邊就商量著去哪裡吃午飯。

T提議找間附近的高價牛排館,但她家就在附近,而我們沒有訂位,乾脆就回頭去百貨公司的地下購物中心買了些東西,把一些少見的食材派上用場,由我下廚給她嚐嚐,畢竟我的手藝也算是有口皆碑了。 T沒有異議。

過馬路的時候,T走得有些急,差點被逆向轉彎的小機車剮到裙襬,我抓住她的手臂把人拉到身邊,T略帶驚悸地看著汽車從面前呼嘯而過,右手自然而然的握住了我的左手,嘴裡直罵在美國留學時從沒遇上這樣魯莽又違反交通規則的汽車駕駛和機車騎士。

我們手牽手走過人行道,聊起了她在美國的見聞,T說自己在美國開車,動作都得做得特別大,所住的地方街廓寬闊,她很喜歡鹽湖城的生活,而且當地會講中文的美國佬特別多,她告訴我,說是自己不敢在大馬路上隨口閒扯,免得遭人側目。 到了美國,她說華人受到側目的情形很多,而我覺得非常有趣。

在台北,女孩子手牽手是很正常的情況,可以視之為姊妹情的表徵;而到了歐美,女性朋友之間並不會如此親密,倘若兩名女子如我們這般親密牽著手走路,旁人會覺得這是一對快樂的蕾絲邊同志。

這樣的好姊妹,如此的相處模式,我們身處於台北,沒有誰見了會想歪。

我們說說笑笑,到了馬路對面也沒有鬆開彼此的手,一直相握著走進T的住所,在那夏日熾烈的金色陽光下,她微笑的臉泛著潤澤的光。

T的廚藝還不錯,她更擅長的是泡茶,習慣天天都有下午茶的交誼時間,因此長年待在美國工作,據她所稱,不外是為了擁有一刻鐘能夠喘息的休閒時光。

我的生活完全不一樣,每天兢兢業業,熬夜加班是常有的事,吃外食久了,不免覺得烹飪手藝有些生疏,那日午時想煮得豐盛一些,便用自己從迪化街買得的乾貨和順道從她家冰箱捎出來的蔬菜雞魚,做了海參魚丸、白肉苦瓜盅、百合蓮子糕、枸杞燉雞湯這兩菜一湯搭配一道甜點,自誇點說,樣樣都是色香味俱全。

我喜歡喝咖啡,她愛飲茶,飯後品茗或啜飲香醇的摩卡,這些俱為人生樂事。

陽光暖融融地灑滿屋內,這是屬於我們的下午茶時間,放著我喜歡的莫札特歌劇,輕柔舒緩的旋律,搭配自己帶來的糖果餅乾,T善解人意地根據我吃喝的頻率把喜歡的東西調換到離這邊最近的位置。

好姊妹的下午茶時光便是如此,當我們目光相觸時,她報以溫柔如水的微笑……

我覺得有些暈眩,這暖意、這關切、這溫柔,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感受,甚至是對於真實姊妹的最好想像,那時卻有一位朋友,把這夢幻般的一切全留給了自己。

當一抹陽光照射到眼睛時,我偏了偏頭,突然有了落淚的衝動,好在最終忍住,默默地咀嚼著小盤中的糕點,與她閒聊各式各樣的話題。

之後,我們一起窩在廚房裡的流理臺邊洗碗盤,T專門抹清潔劑,而我負責沖洗並晾乾。

T會拉手風琴,我們之間的默契就是不需要太多言語,回到客廳剛落座,她也沒問我是否要繼續聽CD,就逕自彈奏起來。

那是曼夫德‧勃伯斯特的手風琴曲《泰加森林舞曲》(Tanz in Taiga),琴曲描述的是一個同樣明媚的午後,陽光斜穿過樹梢,驅散了寒冷,溫暖了整座泰加森林,那是一種安逸靜謐的景象。

我坐在寬敞的沙發上,沐浴在舒爽的陽光下,享受窗外吹來的自然涼風,不免緩緩閉上眼睛……

窗外,夏天的艷陽透過紗簾顯得柔和許多,燃起的綠色火焰正在風中搖曳,窗台上擺放的觀賞植物是悄然而來的生機。

然後在我醒來時,T說起了自己和男友之間的齟齬,要我給她些意見。

正題來了。

這對情侶剛交往不久,T本來和對方同居,那時開口找男友要房租費,男方當時沒錢,向朋友湊了錢後纔交給她,雖然那筆錢不算多,但卻帶給對方心底永遠留下了一個負面印記,導致兩人時常吵架。

或許台北的女子多半獨立自主,對於婚姻的意願也不高,只是此男人知道T比他存款更多,這樣做只是為了試探他,看男人是不是夠大度,能否肯為她花點小錢,可是男友卻覺得T對他的初衷已經改變,就為了她接了那筆錢,當T接手時,兩人的感情就已經生變。

我不曉得該怎樣評論這種問題,幸虧此時另一位好姊妹X來了,三個好姊妹自然可以研究出一個妥善解決的方式,臭皮匠勝過諸葛亮的道理,可能就在數量上的優勢。

而女性對於這方面的集體討論,算是好姊妹們分享生活的方式。

拜X所賜,T成為眾女欽羨的對象,這其中,也有我們三人都是單身貴族的緣故。

那一日,X笑嘻嘻地晃到身邊,一本正經地問:「大姊,我忽然發現喜歡上姊夫,怎麼辦?」

T敲了敲她的腦袋,嘻嘻哈哈地說:「姊妹如手足,男人如衣服,妳若喜歡,這衣服我脫了送妳。」

那個時候,我們並不知道衣服這東西不是送了便能穿的,也要看看合不合身。

於是T和前男友分手,前男友成了X現在的丈夫,本來兩個姊妹為此鬧翻,但是過了一陣子,我當和事佬約她們出來喝下午茶,沒想到就此解決問題,而T也有了新男友。

縱然此次見面的目的,是要試探T男友可能的態度,但兩人之間倒也出自真心,在T的人生字典裡,因一次偶然的擦肩就把餘生永遠定格在回眸中的人,無異於傻子,而X和她皆自認為是懂得向前看的智者,所以我們三人仍能作為好姊妹。

沒想到,X卻告訴我們,說她現在的老公出軌了。

X說她收看MSN電子信箱,無意中輸入先生的密碼,不料竟發現好幾封女生的表白,原來是她丈夫在教書的學校和班上的女同學過從甚密。

在X的逼問下,她的丈夫說,就那個小女生交往了一個多月,當然,上床幾次也坦承了,但目前兩人已經在他的理智之下順利分手。

然而,X又在即時通發現他一個秘密的「好友」,使用的不是那個小女生的ID,接著忍不住猜了丈夫的密碼,登錄上去。

X先刪除了那個女子的好友,稍後又再加上了一次。

未曾想,那女人一上來就喊「老公」還在即時通的對話視窗發了個紅心。

憔悴而痛苦的X覺得很好笑,卻又感到極度憤怒,忍不住思考她是否放任丈夫太多,使得兩人婚姻連連出狀況。

那名女子說,不曉得X的丈夫有老婆,她很驚訝且萬分抱歉,馬上尷尬地停止了對話;登出電腦之後,X問罪於她剛下班的先生,兩人為此大吵一架。

我詢問X,是否問過丈夫兩人之間的問題,或者她先生明確否定過外遇?

可能是誤會,亦或兩人需要更為瞭解對方的需求,增進彼此的信任一類問題?

X說,她知道怎麼做了,便沒有再開口,結束了我們三個好姊妹的下午茶對話。

後來,我們又到了T家中,這回我是個看客,聽姊妹們把整件事情明瞭地攤開來。

原來X這位職業婦女出差那次,她老公在台北,蓄謀隱瞞婚姻,先後結交了兩個小女生,並且發生關係長達三個月,直到被揭破為止。

否則,X的丈夫不知想持續出軌多久,而T也坦承,在X結婚之前,她跟前男友藕斷絲連,持續半年,只是想報復X,到了X與她和好方結束。

她們都是對婚姻沒有信心的女人,覺得愛情隨時都會走完,只有姊妹可以長久,而X結婚尚不及兩年。

X認為她先生對她一直很呵護,包容許多小缺點,只是兩人經過了很多波折,幾次都想放棄了,她卻一直很堅持也很堅定,當初不外是為了好姊妹而痛苦,後來也是由於好姊妹而諒解。

我一直弄不懂,這樣一個男人這麽努力建立的感情,卻一而再地親自摧毀,從T到X,再循老路子又產生兩段婚外情,或許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只是的情商無法理解,也無法對姊妹們認為出軌可以忽略不計是怎麼回事。

這樣蓄意的出軌,為何女性能容忍呢?

我聽了X和T的說法,姊妹們講述那個男人,說他在與別的女人溫存同時,還不忘對兩人噓寒問暖,這使我覺得很可怕。

T看得開,一段戀情結束,也就是另一段關係的開始;但X不同,就算是好姊妹,她一次一次給那男人機會,說服自己,只是為了同時保有友情與婚姻,後來開始再度說服自己,是因爲交往不久、情感不深、結婚時間尚短,男人還沒有那份責任感。

T認為沒有小孩,無法使男人有家的感覺。

我則覺得該果斷些,讓這種問題快刀斬亂麻,立即做個結束。

X考量的是雙方父母,公婆的疼愛使她覺得心痛,多次不免爲此流淚,這樣委屈難過,只是不想離婚了,讓雙方家人都擔心自己。

而我望著這兩名從來身邊一直持續有追求者的姊妹,她們都很優秀,只是想追求那種心動的感覺,能撓到心頭的癢,或者得著精神上的滿足,但相愛未必會幸福,人生就是如此現實。

她們聊著聊著,哭著抱成一團,因為她們發現:愛是不可靠的,婚姻是需要努力維持的,一旦改變,自己什麽都沒有。

或許僅能跟好姊妹傾訴,無法向父母求助,那樣一個人孤獨的感受,心痛得厲害,只要有能夠理解自己的友伴,似乎能獲得些許安慰。 看到陷在漩渦裡想抽身都難的姊妹們,人生往往該抉擇的時候就得果斷,見她們一而再地輪回著繼續受傷,很多時候覺得有些無奈,畢竟感情使女人懦弱,或者不忍,亦或不舍,無盡的痛苦,來自於女人的情感大過理性,往往到最後傷得體無完膚。

何必過得如此煎熬呢? 我曾以爲自己絕對容不下背叛,或許有一天變成婆婆媽媽,也要拿不定主意,但要做回曾經有魅力、有自信、有想法的女性,真的需要時間,更得身邊有傾訴的姊妹們能不吝伸出溫暖的雙手。

時間是個怪物,最令人不解的謎,望見滄海可變桑田,平地能起高樓,朋友可變仇敵,仇敵又會變成什麼?

我認為,人與人之間本就沒有什麼公平可言,一個人在給,一個人在要,雖不公平,卻是平衡,所以能捨的人,在獲得的時候便容易心存感激,也可以對過去逐漸釋懷。 X的婚姻還沒結束,在我們三人的下午茶之後,她可能沒想等待未來的七年之癢,狠下心分居了,不願意再為婚姻犧牲太多,頂多把時間留給我們這些姊妹。

往事不堪回首,T拉起了手風琴,X啜飲著茶水,對我微笑。

寫到這裡,姊妹們留下了兩個沒有結束的結局,但我相信她們心中都已經有了自己的答案。

我和她們一樣,也相信我們所有人都會按照自己幸福的方式生活下去,因為人生有時就是這樣,問題永遠無法作出確切的選擇;有些人,自己永遠也割捨不下,我們能做的就是樂觀地面對每一天,相信一切都會好起來。

然後,好姊妹依然能夠抽空來一場下午茶,對於午後的陽光和香濃的茶飲咖啡,我們永誌不忘。

(代貼)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7064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