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戀母情結
2012/11/15 12:56:26瀏覽1550|回應0|推薦34

戀母情結

很多事情當時怎麼樣也想不通,過了幾年自然而然便能夠領會了。

阿祺四歲的時候問:「爸爸呢?」

媽媽回答:「你沒有爸爸,忘了他吧。」

阿祺很想多問一些,但卻不確定該如何開口,他還太小,某天晚上那個男人消失了,望著空蕩蕩的家,只能窩在母親的懷抱裡發傻。

九歲的時候,老師出了作文題目《我的志願》,阿祺不曉得該怎麼下筆,列出了自己當年頗為自得的幾件事:每天幫忙洗碗、晾衣服、拖地板、餵鵝、第一次成功炒了一盤蔥爆牛柳。

他問媽媽:「我是不是長大了?」

媽媽摸著他的頭:「嗯,是個男子漢了。」

「那我可以娶妳了嗎?」

「你不是喜歡隔壁的小女生?」

阿祺紅著臉:「因為她笑起來很像妳……」

十三歲的時候,他穿著學校制服回家,母親和阿嬤正在聊天,他對著兩個女人炫耀:「我是國中生了!」

阿嬤拍了拍乖孫的腦袋:「沒大沒小!跟你阿母這樣說話?」

母親只是微笑,接過阿祺的書包,半夜幫他繡學號、改褲腿,順手給兒子縫了個裝便當的棉布袋。

阿祺瞧著媽媽熬夜的背影,心想:這樣的好女人,老爸——那個臭男人——當初怎麼捨得離開她呢?

有些人從自己的生命消失,或許離去得很突然,只記得後來母親因食道癌病逝,前後不過半年時間,入院連化療都沒進行,人就很快走了。

當阿祺跪在母親的靈堂前時,沒有流出半滴眼淚,他默默地低著頭,不斷地問:「媽,為什麼要離開我?」

阿嬤哭得很哀傷,阿祺望著老婦人,一見到那雙很像母親的眼睛就覺得難受,莫名其妙地胸口疼痛。

阿嬤說起了父母的故事,講那個男人去了大城市,離開東港的鄉下生活,還有那個不受祝福的孫子,自己的女兒又是如何含辛茹苦地將孫兒拉拔長大,直到去世。

阿祺盯著那雙酷似母親的蒼老眼睛:「阿嬤,別說了,以後我養妳。」

自從母親走後,阿祺打算做一個酷哥,學會不苟言笑,隨時隨地可以「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省得聽阿嬤嘮叨。

那年忌日,他在母親相片前跪很久,終於忍不住說:「媽,我去去就回來。」

他很掛念隔壁常常來過暑假的小女生,長得普通,還沒母親樣子好看,但是他覺得那青春飛揚的笑臉,總比瞧著阿嬤悲苦的皺紋來得舒心些。

遺傳這種東西真的很奇妙,他長得像媽媽,五官明晰,下巴些微外翹,而且都喜歡上那些討厭的城市人。

他喜歡的女孩子如同自家老爸,這一點不知道是不是遺傳自母親,看上了那種傻乎乎、沒責任心、習慣跑得無影無蹤的對象,而且總讓自己長年牽腸掛肚。

三天兩頭被阿嬤嘮叨著,在耳朵生出繭的同時,阿祺一咬牙,跑去台北找自己的青梅竹馬。

阿嬤歡天喜地,又唉聲歎氣,生怕孫兒也要離開自己。

那年,阿祺南下回到東港,車水馬龍的台北讓他非常厭煩。

隔壁那對老夫婦死了,兒子們收拾了為數不多的行李,家具能賣的賣,不能賣的舊東西全都扔了。

老房子正準備兜售給想要改建樓房的地產商,鄰居們一個個搬遷,他清楚地看到那個房屋仲介在接過隔壁鑰匙的時候,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晚上,他把媽媽放大的遺照抱在胸前,心想:如果換個地方生活,也是一樣吧?

雖然想知道那個女孩會不會來,但也不可能專門去問人家的舅舅們。

「隨便她吧……」嘟囔了一聲,沒幾天就將有關那女孩的事情拋到九霄雲外去,畢竟是不相干的人。

阿祺一邊念夜校,一面去水電行打工,實習時換過好幾份工作,因為跟所學不同,心裡對於重新展開的學習過程也有些厭煩,所以都做不長,最後還是自己摸索著安裝冷氣和分離式冷氣的線路系統,跟著現學現做。

有一次開著卡車送貨去南科園區,進了一間辦公室,正要幫老闆換冷氣,忽然在經過秘書室時,渾身一震。

那是一個年約卅歲左右的上班族,長相很清秀,穿著很普通,上班族的套裝並非相當惹眼。

可是,那名女子偏偏有著很像母親的眉眼,高挺的鼻子也雷同,嘴角偏偏有著一顆嫵媚的美人痣。

阿祺一見她就有些頭暈,本來盯著天花板旁邊弄管線,等冷氣糊里糊塗安裝完成,他竟然壓根不記得自己有沒有弄好接地線。

完成工作,他逃命似地從那間辦公室裡狂奔出來,喘個不停、心跳不止,覺得自己彷彿做了個夢一般,到了櫃台處,見到接待小姐的微笑,一邊想著自己「完了」,忍不住問了要借洗手間,想去廁所先清醒一下。

或者,是尋個由頭,再見一面那個白領上班族?

正在暗歎每個男人都有胡思亂想的難處,抬腿要往洗手間邁,卻不料有個身影走了過來。

阿祺和那個女子打了個照面,雙眼被什麼東西晃了一下,脫口而出:「是妳……」

她,也就是那個秘書室的白領麗人,舉起一只手機,微笑著說:「你的手機忘在我們總經理那兒了,幸好還沒走遠……」

阿祺正面對著那雙眼睛,還有那顆痣,一瞬間心亂如麻。

女子語氣急促,臉上飄著淡淡紅暈,皺了皺鼻子,將手機塞給他後轉身就走,很快消失在轉角處。

阿祺看了看空空的走廊,隱約還聽到高跟鞋的聲音遠去,眼皮不由自主猛跳了一下。

阿祺有些秘密,換言之,他一直以為自己很多秘密。

一年後的某一天,他在南科附近的汽車旅館裡面,床頭點起一根菸,吸了兩口後,突然摸了摸身旁的女子長髮,說道:「真的很像,所以我以前可能搞錯了……」

身旁的女人睡眼惺忪,似乎並沒有聽明白,只胡亂應了一句:「幹嘛?」

他把她的小手帶到自己胸口一放,「怎樣?」

「你的心跳有點快。」

「可是她抱著我的時候只覺得安心,並沒有這樣……」

「啊?」

阿祺低頭笑了笑:「呃,沒什麼。」

(完,代ROSY貼)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7047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