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女人私房話(8)作文與看不懂的情書
2012/09/28 00:00:23瀏覽1555|回應0|推薦15

※【寫在前面】

感謝內地朋友提供下圖某學生的高考作文零分內容,或許這是電腦和電子產品成為生活日常用品之後所產生的影響:愈來愈少人會寫作文,無論兩岸哪一邊的學子,手寫一篇文章可能必須絞盡腦汁,心中卻對如何下筆感到一片空白。

我有位朋友曾經擔任過補習班的作文老師,現在去補作文課的學生並不少,往往愈是貌似簡單的抒情文,說來也愈是難寫。

當虛擬空間化為白紙上的格子,這有點像是現實中的安全模式,僅管茫然,還是要避免空白,可能當下只有一種習於數位化的作答方法了。

我和朋友聊起早年的補習班打工經驗,最厭煩的就是批改學生的作文,還有數學的證明題,無論是怎樣的題目,總有學生能瞎掰成篇,更無奈的是不給分數都不行。

如果一題十分,就算是寫錯了,批閱時發現答案至少沒有留白,就算寫錯或胡謅,老師也不可以打零分。

學生的認定是:左右反正每題每篇都寫了,老師總不好連點同情分都捨不得給吧?

早年那群外文系的同學,好幾個都成為專職教師,有去美國讀了雙語博士的高材生,也有從事補教業的班主任,還有的多年在各類學校任教捧鐵飯碗。

今年七月份和其中一位女老師F見面,我們討論了對於教育的無奈,不管是其中的甘苦,亦或這些年與各式各樣的師生及青少年男女相處的問題,說來都是些非常有趣又好笑的回憶。

F總是稱呼她班上的學生為「小惡魔」,她是一名國小老師,本以為工作單純,沒想到在職場上卻充滿了許多的煩惱與不得不面對的各類小大人。

然後,我們莫名其妙談到了「情書」。

現在的小孩太過於早熟,十幾歲就在校門口接吻或摟抱的比比皆是,早戀的情況已經遍及各類中小學,她還抱怨目前兒童比青春期的學生更難以教導,分享了一些讓她覺得又好氣又好笑的「情書」給我看。

這份「情書」說來僅僅是一張小紙條,往往老師在講台上課,底下的孩子們就互相寫紙條傳來傳去、扔來飛去,學生們哪像我們過去那般懵懵懂懂,只曉得乖乖坐在位置上努力學習呢?

F說:「這些臭小鬼啊,毛都沒長齊就想談什麼戀愛啊?」然後把課堂上搜出來的小紙條展示給我瞧。

其中幾封如下:

「GG:
 我養牧(仰慕)你哈你很久ㄌ(了)。」

注音文和錯別字並存,只有十個字,手寫得歪歪扭扭,卻具有一種別樣的笑料。

仰慕?我看到這一句就很想笑,不說白字,寫情書的小學生竟然文謅謅地使用了「仰慕」這詞再加上流行口語的「哈」,寫信的小孩到底知不知道什麼是「仰慕」,我們都有些懷疑。

繼續往下看,是另一張有趣的紙條。

「OO你長得像野江(薑)花,你見過那個花沒有?碧潭老街有很多賣的,白白的花很好看,偶可以一直看一直看,看你一天都不煩:)」

我本來以為這是某個小男生寫給小女生的內容,結果F卻說那是小女生拋給小男生的「情書」。

無論如何,形容一個小學男生長得像花,好像有點奇怪?

或許日常生活太無聊,窺看學生的私密小紙條也不道德,只是這種千奇百怪的「情書」,我們兩人只覺得愈讀愈開心,而被「養牧」的人可能也覺得很好笑吧。

比較單純而可愛的小紙條,是一封寫得比較完整的「情書」。

「XX我想跟你交朋友,可是你一直不笑,我也不太敢跟你講話,而且老師和同學可能都覺得我不應該跟你講話,所以我想寫信問你,你是不是跟追你的某某吵架了?你別怕,我不會跟老師說也會保護你的。」

我不確定一個小男生如何「保護」別的小女生,只是在那些樸拙的文字裡面,似乎「情書」也成為一種練習作文和邏輯的陳述方式,訴說著小孩子手拉手似的鬧劇。

對我們這些大人而言,廿一世紀小孩子的世界可能變得有些誇張,但是比起硬梆梆的電腦打字,說來這樣的「情書」小紙條所展現的許多真實感情,也許比成年男女的網戀還要來得更值得玩味。

只是我還不明白:F明明教的是小學一二年級的孩子呀,怎麼現在七八歲的小鬼頭就忙著學起大人,對同儕大膽而直接表白了那樣的傻氣感受呢……

可能這一摞「情書」也算是彰顯我們與新世紀兒童差了太多世代的代溝?

(代ROSY貼)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6898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