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女人私房話(6)平凡妻子的滿腹牢騷
2012/09/11 00:00:26瀏覽1725|回應2|推薦33

※【寫在前面】

和女性朋友聊天,說來就是各式各樣的故事題材,感謝J小姐的提供,得到授權寫出這樣一段主婦的牢騷,其實真的有些惡趣味。

或許平凡的生活題材,比起純粹幻想的故事更顯得真實而嬉鬧一些?

女人私房話(6)平凡妻子的滿腹牢騷

七月份的時候,在台北與一位J姑娘見面,老同事能聊的內容不深也不多,無非是聽對方抱怨生活點滴罷了,畢竟這年頭已婚職業婦女的牢騷之多,大概一般人都能夠體會。

J小姐領悟到一種境界,她說:「我覺得人活著就是為了還債。」

我問她原因,覺得這個論點挺有趣。

J小姐說:「我老公煩死了,我家小孩煩死了,我也煩死了……我生來就是給那死男人當老媽子還債,給我那兩個調皮兒子還債,還得給身邊一群垃圾還債……」

我問她怎麼了,J小姐表示,長年的婚姻生活使她變成一個無趣的女人,在外忙著職業婦女的工作,回到家則繼續擔任老媽子,丈夫嫌她嘮叨,上小學的兩個孩子抱怨她情緒化,到哪裡都沒什麼人可以聊聊家庭和工作以外的事情。

J小姐的憂慮是:她不過卅幾歲,卻沒有了少女時期的風花雪月,人也愈來愈蒼老憔悴,每天看著鏡子裡面的自己就覺得厭煩,家裡的老小見了她也避之唯恐不及。

我跟她說自己很忙,沒有辦法常常聊MSN,即時通是有時間的人在使用的,我同樣對於工作充滿了無奈,每個人活著就是要找一些辦法來忍耐自己的單調生活,當初怎麼選擇的,就要盡量找到人際或事物處理上的平衡點。

J小姐說,如果要用一句話來形容從小到大的人生,她覺得年過卅歲之後,知道自己得到的評語鐵定只有「平凡」兩個字,但是要演繹這樣的「平凡」並分享給家人,或者在辦公室想找個同單位的同事談談,每個人都覺得她閒得無聊。

她談自己普通的長相,回憶自己念過的學校,論及當初的畢業好成績,卻出了社會做著普通的工作,跟同一個男人過著日復一日的普通生活,就算多了兩個孩子,可是彷彿有著無法溝通的代溝,不管講什麼老公小孩都不愛聽。

J小姐連連抱怨,說她開會的時候被上司責駡了,因為上個月的業績沒有達到標準,回家問先生的意見,男人兩手一攤,連點建議也懶得給。

小孩只有國小三年級,還有一個讀小一,怎麼可能會明白媽媽在外被長官當個幼稚園兒童一樣臭罵的痛苦?

雖然已經習慣了,那些也算不上是多難聽的話,也就比三字經之類的髒話還高明一點,當她慶幸還能夠加班而沒有失業的時候,老公卻埋怨她太晚回家而沒有準備晚餐;到了辦公室,同一件案子的同事跟老闆打小報告,她曾經幫忙掩飾對方開小差或打混,結果沒人領情,有時開完會回到座位的時候,隔壁的白領小姑娘還會忍不住把資料夾甩丟在她桌上發脾氣。

J小姐罵道:「現在那些草莓族多有心機啊!人懶不說,廿幾歲就壞死了!」

在辦公室,J小姐說她好受氣;回到家,沒人體諒她的煩惱,只會增加她的不愉快。

她為小孩準備速食一樣的漢堡,麵包是前日下班時經過麵包店買的打折品,小孩嫌難吃,老公隨手就扔去給自家養的貓當零食,J小姐很憤怒,結果說了兩句便與丈夫產生口角。

先生對於她的工作忙碌狀況頗有怨言,小孩要買最新出來的iPhone和iPad,可現在景氣這麼不好,能三餐吃飽就要偷笑了,誰還有閒情逸致拿錢出來購買不是立即需要的東西?

養車是很花錢的,汽油、保養、停車位、各種萬萬稅和保險費等等,她和丈夫各擁有一台車,一年至少要花費好幾萬台幣在上面,另一半幫忙繳納幾張單據就哇哇叫,有一回她上班時無意中趕時間超速被照像了,結果老公收到罰單把她罵得半死

J小姐覺得委屈,為了省錢而選擇將中古車賣掉,表示可以搭公車上班,讓丈夫接替自己每天早上接送兩個小孩的事情,為此兩夫妻又鬧得不愉快,因為老公得負責早晚接送孩子,導致完全不能加班,上級對此頗有微詞,丈夫也覺得這年頭責任制使他很難配合小孩上下課時間,但是當老婆將賣車的錢補貼給老公當罰單賠償的時候,那男人把鈔票收得分外爽快,對妻子連聲「謝」也沒有

J小姐說:「早知道我就拿來當自己的私房錢了!付了小孩周末的補習費不講,我老公一毛也不出,那時候囉哩叭唆怪我太蠢被二手車商坑了,真是氣死人……」

上個月,J小姐建議丈夫退掉目前租的公寓,打算搬到更便宜的地方居住,結果她的男人完全否決,說是小孩未來上中學的學區最好不要換,上班也比較近,不然怎麼幫忙天天接送孩子?

J小姐覺得現在住的地方屋齡有些老,廁所有時還會漏水,最受不了的是隔壁的住戶老喜歡把垃圾堆放在樓下的公共空間不按垃圾車的垃圾不落地時間處理,不僅占位置還會散發臭味,走過去都覺得難受,結果找了房東控訴,房東卻說因為那家人是單親家庭,大人忙著上班,小孩也要上學打工,每天收垃圾時間家裡沒有人在,好幾次按門鈴去抗議了,只不過最後結果都是忍耐下來。

周末的時候,好不容易有周休二日,J小姐有一回順手幫忙收了那戶人家堆放的垃圾,結果對方隔日繼續扔了更多的垃圾,包括發臭的一袋廚餘,連續好幾次都這樣,做一次好心人,那家人就以為她是清潔工啊?

J小姐為了環境衛生,戴著口罩要小孩一起幫忙處理了別人家的垃圾,房東竟然對此視而不見,老公還怪她多此一舉,那家人繼續依然故我亂扔垃圾,氣得她當下真想衝到那一戶鄰居門口去理論。

我問她:「那妳後來怎麼辦?」

J小姐說:「我在那家人的門口貼了三次字條,要他們別亂扔垃圾,以後自己處理那些東西,堆在樓下門口臭烘烘的,妨礙了大家的通行和空氣清新,也容易孳生蚊蟲……」

「對方改善了這種情況?」

「哪有啊?我最後氣得把那堆垃圾從樓下搬回樓上那戶人家的門口,看看還不臭死他們!」

J小姐揮舞著小小的拳頭,露出憤怒卻又解氣的表情,她說這樣的生活太枯燥了,也太使人憤怒了,害得她最近白頭髮都冒出好幾根,皺紋也多出兩條。

我哈哈笑著,聽她的長篇敘述,說她好後悔嫁了那樣一個懶散的老公,好想做些什麼,或者重新變回那個從前無憂無慮的少女時代。

J小姐對於丈夫和孩子都表現出無比的厭煩,她說自己好想做些什麼來破壞這種無聊的人生。

我問她:「把垃圾扔回鄰居門口算是一種搞破壞的辦法吧?」

J小姐露出一個難得的詭異微笑:「是啊,我還想把自家垃圾也扔去他家門口抗議呢,監視器有幾個死角……」

我聽了不表贊同,只覺得這樣的做法雖然不妥,可是沒有管委會或房東的干預,出此下策或許會有所轉機?

J小姐繼續聊到她十年的婚姻生活,說真後悔嫁給這樣的男人,表示自己「當初真是昏了頭纔想婚啊」。

同時,J小姐也表達了對於自家兩個兒子的不滿,她說:「那兩個搗蛋鬼,幫我丟個垃圾都不情願,天天打打鬧鬧,還要我每晚監督功課,我哪記得國小數學題目啊?班導師也不管好學生,要學的科目還有什麼原住民語言之類,我根本看不懂那些鬼編的教材,煩都煩死了!」

她還告訴我,當年的老公多麼柔情蜜意,過兩年就變樣了,而從前談戀愛的時候這男人總說她「特別」,可什麼叫「特別」呢

J小姐的解釋是:特別就是一種推托手法,這種詞彙最曖昧了,當一個男人實在不知道要誇妳有什麼好的時候,他就會講這種廢話了。什麼妳雖然不是很漂亮,家庭學歷長相身材都一般,但就是覺得妳特別啦,或者是對妳有特別的感覺啦,現在我老公時常說我特別討厭!

我說:「沒這麼嚴重吧?會不會是夫妻間開點小玩笑的口吻?這樣的平凡生活或許在我這種單身貴族看來也很特別……」

J小姐一臉扭曲地說:「玩笑個鬼呢,他那是數落我,要怪就只能怪我遇人不淑。

我不知該如何接口。

孩子都生了兩個,這麼多年的夫妻,也許互相埋怨也是習慣?或者情緒的抒發?亦或情趣?

這位少婦將稍稍弄亂的頭髮順到腦後,又說:「都老夫老妻了,可是我真後悔啊,好不容易能跟妳見個面,我家那口子唸得人煩死了,認為已婚婦女就該以家庭為重,常常跟好朋友吃頓便飯也要囉嗦,真煩!」

J小姐隨後告訴我,她覺得男人在婚前與婚後的變化,使得平凡的生活變得相處之間頻頻有煩躁的感覺,好像不吵幾句,日子就過不下去了。

她最後說了一段往事:「我老公以前跟我談戀愛的時候,有段時間恩愛有加,我是非君不嫁,他是非我不娶,有一次我出了車禍意外受傷,頭上縫了六針,他還慌亂得想要找醫生輸血給我呢!」

「後來呢?」

「後來嘛,我們血型相同,可是血庫的血夠了,他卻偷偷要求醫院把自己的血輸給我,那時我真的很感動,沒多久就決定嫁給他……上個禮拜天,我老公在吵架後鬧著跟我分手,就為了那堆垃圾的破事,還要求我把當年輸的血還給他。哪有可能啊?這死人,我一氣,就狠狠把手邊的一包衛生棉扔在他臉上了。」

我搖搖頭:「衛生棉?那東西一大包都軟軟的,砸誰都不會痛,看來妳嘴裡罵個不停,實際上還是心疼老公嘛!」

J小姐笑著說:「我纔不會心疼他呢!給他那包衛生棉,我當時就吼給他聽了,是要每個月分期付款還血給他啦!」

我愕然,努力憋著不敢笑出聲。

和J小姐聊完這段過程,她沒有講下文,我也不好意思問下去,只是不免心想:這樣的夫妻吵架,或者這般的平凡婚姻生活,好像也挺有意思的……

只是不曉得,J小姐這個月會不會真的還債了……

(代ROSY貼)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6812854

 回應文章

金大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還債,•••血債血還
2012/09/15 21:18
哈哈,那每月還血真是經典啊•••
3/14「寫·閱·評·聚」第五十回會議

鞭炮煙火憶春節(刊載在世界日報家園版)
聯考大衝刺(刊載在世界日報上下古今版)
漏水記(刊載在世界日報家園版)

。璽兒。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
2012/09/14 10:19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太有梗了